>文化>>正文

今年的虚构文学最差性爱描写奖,入围决选的全是男作家

原标题:今年的虚构文学最差性爱描写奖,入围决选的全是男作家

🙄🙄🙄🙄🙄🙄🙄🙄🙄

从 1993 年开始,英国杂志《文学评论》(Literary Review)每年都要“嘉奖”一位贡献了当年最差性爱描写的虚构文学作者。该奖的目的是“让人们关注现代虚构作品中极为差劲、敷衍又冗余的性爱段落,劝阻作者们别再这么干”。

候选列表中不乏一些畅销书和口碑佳作,但会把纯粹的情色作品排除在外。今年的决选作品则全部来自于男作者:村上春树的《刺杀骑士团长》、詹姆斯·弗雷的《卡特琳娜》、爱尔兰小说家朱利安·高夫的《联结》、卢克·特雷盖特的《Kismet》、杰拉德·伍德沃德的《纸侣》、威廉·沃尔的《格蕾丝的一天》和 Victor Cornwall 与 St John Trevelyan 合著的回忆录 The Hunt for Hansclapp .

2018 年被评委们视为“丰收的一年”,不少描写“太高杆了简直骇人”,而多数作品给人造成了解剖学上的困惑,尤其是男性生产精液的能力。

最后,经过数天的评议,曾经的畅销作家詹姆斯·弗雷凭借《卡特琳娜》获得了评委们的一致“肯定”,成为了该奖的最终归属。

《卡特琳娜》是弗雷一本回忆录性质的小说,他以小说方式回顾了自己在 1990 年代游历法国时的一段艳遇。男主 Jay 是一位想成为作家的美国年轻人,声称要“追随自己的心和下半身”,他在巴黎饮酒作乐,期间遇到了一位叫卡特琳娜的挪威女模特,两人开始进行性爱冒险。

《文学评论》的评委们称,书中卡特琳娜等女性角色让人无法信服,他们也被几段性爱描写震撼了,包括停车场邂逅和出租车后座的场景,尤其是浴室背景下展开的一段性描写,在那段文字中,弗雷用了 8 个 “cum” 描述射精。EW 在引用这个段落时也评论“如果这还不足以让你想自抠双目……”他们一致决定把奖颁给弗雷,给出的结语是,“在这份强大的男作者名单里,弗雷凭借多次而冗长的可疑性爱描写战胜了所有人,关于卡特琳娜的多处性幻想足以让他把这个奖拿好几遍。”

这本小说出版后其实也得到了不少刻薄的书评。《卫报》给出的评语是,小说“粗鲁而自恋”,看到第三页就仿佛看一个陌生人在公开场合自慰,读者情绪中混了震惊、厌恶和尴尬,占据很长篇幅的露骨性爱细节,最终也没能向读者解释,他们为什么要和作者自命不凡又空洞的自我意识产生共鸣;《纽约时报》评论,弗雷想把亨利·米勒的《北回归线》作为精神导师,然而他笔下的巴黎缺少灵魂和内脏,比较像留学生肤浅的海外学习日记,卡特琳娜像个工具而非用心塑造的角色,在稍微深层的主题探索方面,读者会产生“你到底在讲什么”的疑问。

弗雷在 2004 年凭借回忆录《百万碎片》(A Million Little Pieces)一举成名,这本标明“非虚构”的作品讲述了他身为吸毒瘾君子的经历,但后来被记者曝光某些部分并非真实,他最终也承认书中事件经过了润色。《百万碎片》也曾被提名过最差性爱奖,连同他 2011 年的小说《圣经最后的遗嘱》。

这位作家也“欣然”接受了奖项,“我为自己得到这个有声望的奖感到荣耀,点赞给所有候选人,你们在过去一年为我提供了好多个小时让人愉悦的阅读经历。”

值得一提的是,在该奖 25 年的历史中,只有 3 个女作家拿过头名。但是《文学评论》并不“正式”承认女性写性好于男性。“过去有很多女作家写出了特别糟糕的性爱,但是今年男性更胜一筹。其实在候选大名单里有好几位女作者,但我们最终认为她们还不够垃圾。”

部分作品段落节选见此。

题图来自 Kingworldnews

一个游戏发行新手,在版号审批冻结之后 | 2018 故事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