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正文

马旭:一千万捐款背后的故事

原标题:马旭:一千万捐款背后的故事

   央视网消息:初冬的黄陂,黎明来得越来越晚,气温也逐渐走低。可颜学庸老人仍像往常一样习惯早起。

“每天早上5点钟就起来蒸土豆,都是我起来的,因为我感觉她身体稍微差一点,我就多做一点儿。”正当颜学庸忙着准备早饭时,他的老伴马旭也起床了。

“你的头发全部白了,没有几根黑的了。”颜学庸一边给马旭梳头,一边感叹。单从家中陈设和生活日常上看,没有人能把眼前的两位老人和“千万富翁”联系起来。

然而今年9月,马旭夫妇二人和另外两人来到工商银行武汉机场河支行转账300万元,因为款项较大,引起银行职员的警觉,从而有了后续“八旬老人转账巨款银行报了警”的故事。也正因为这个暖心的误会,让中国第一位空降女兵马旭的事迹广为人知。

中国第一位空降女兵的传奇人生

1933年,马旭出生在黑龙江木兰县,父亲早年过世,家里日子过得清贫。1946年2月,木兰县解放,建立了民主政府。随着解放军在东北战场上的节节胜利,更多人应征入伍。14岁的马旭在母亲和父老乡亲的鼓励支持下,坚定了要当兵入伍、为祖国做贡献的决心。

马旭从军后,很快成为了医务兵,随军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等战役,战后被保送到第一军医大学。空降兵部队组建后,当时28岁的她开始担任跳伞训练的卫勤保障,是所在部队仅有的两名女兵之一。这次调动,改变了马旭的人生,她的脑海里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看我不跳伞,没有用了,部队同志都跳伞下去了,我这个军医不能随他们一起去,有什么用,战士们生病、受伤了,要及时治疗,我必须跳伞。”那时,战友们的训练是在部队搭建的平台上往沙坑里跳,当时马旭的身高一米五三,体重仅有七十斤,远不能达到训练大纲的要求。而且,那时的新中国并没有女兵跳伞的先例,部队领导几经考虑,婉拒了她的请求。

马旭自己在家挖了一个三尺多深的大坑,填满沙子,用两张桌子、两把椅子搭起跳伞练习台。“有了沙坑,没人的时候我就跳,一天跳五六百次。”训练过程,伤痛在所难免,马旭咬紧牙关继续练。半年后,部队要对空降兵进行考核的时候,马旭再次出现在了训练场上。“两个腿溜直溜直的 ,一点都没晃荡。这部队有千把人围着看,就鼓掌。我们那个主持伞训的副师长,看他们都给我鼓掌,他说:‘好,我批准你跳伞了。’”马旭回忆。

从此,马旭开始和其他男兵一起训练跳伞,这一跳就是二十多年。20年里,她跳伞200多次,创造了三项中国之最:第一个跳伞女兵、跳伞次数最多的女兵和空降年龄最大的女兵。

当时的报纸对马旭进行报道,除了将她视为军中传奇,更多的笔墨则给了她的发明创造。1995年,解放军报的一篇报道称赞她发明的“供养背心”填补了空降兵高原跳伞供氧上的一项空白。不仅如此,他们发明的跳伞时着陆保护脚踝的充气护踝,获得了国家专利,成了空降兵获得的第一个国家专利。做成后,已是花甲之年的他们,坚持自己去青藏高原做跳伞试验。

几十年间,马旭和老伴儿在军内外报刊发表了100多篇学术论文和体会,并撰写了《空降兵生理病理学》《空降兵体能心理训练依据》,填补了当时相关领域的空白。这些发明创造获得的报酬,马旭老人也全部存了下来,成为了一千万元中的一部分。

“空投”一千万回报家乡

马旭老人的家在武汉市远郊区黄陂,这里是部队旁的一个角落。上世纪80年代,马旭和老伴以大校军衔离休,放弃了部队安排的住房,搬到了这个偏僻不起眼的小院。院子里有两间自己盖的低矮砖房,院子一角辟出一片地,她和老伴儿种上了橘树和一些蔬菜,这里和农村最普通的院落相比几无差别。

在老人仅有的几间屋子内,只有一间看上去相对宽敞明亮,一边的地上摆满了他们收集的书报,另一边书柜里则存着他们几十年间的工作、学习资料。

在他们居住的这间屋内,条件要艰苦得多,房间光线昏暗,墙面已经找不出一块完好的地方,屋内的陈设是几十年前的老家具,这个简易书架上的书算得上其中最值钱的了。

马旭对书籍和知识的渴望来自妈妈的影响。虽然出身贫寒,但她的妈妈却自学认字,靠着给人说书赚点家用。书中那些英姿飒爽的女英雄都是马旭憧憬的对象,虽然没能带兵打仗,但在父老乡亲的帮助下,马旭还是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成为了一名军医。这也是她为什么要把毕生积蓄捐给家乡教育事业的原因。

目前,300万元已经打到黑龙江木兰县的账户上,当地称将给县里的学校建一个学术报告厅,后续700万明年也将到账,当地规划继续用于教育事业。

“军中伉俪”的人生追求

能够让马旭如此坚定完成自己的心愿,离不开老伴的理解和支持。结缘于部队,相守在部队,半个多世纪的行医之路,她和同为军医的颜学庸不知从鬼门关上拉回了多少个生命,给多少战友点亮了希望的火种。为了更好地服务部队医疗需要,马旭和丈夫没有生育自己的孩子,至今无儿无女。

78岁早已到了颐养天年的年龄,可在这一年,马旭却在老伴儿的支持下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她要考研。尽管知道可能会遇到重重困难,但被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基础医学院破格录取的马旭相当珍惜这次学习的机会。经过三年学习,马旭大多学科都顺利通过考试,只有日语没有过关。在简朴的家里,马旭经常朗读日语给老伴听,在家里的桌子上也贴满了日语单词。说起自己学日语的窍门儿,马旭笑着说就是硬背,背得多了自然就记住了。等到明年她还要参加考试。

14岁入伍,71年的部队生活经历让马旭对部队的感情早已深深地融入到了血液之中。即使早已离休,她最爱穿的依然是那身迷彩服,最常做的还是和老伴颜学庸一起看战士们训练、打拳。

马旭说:“有人觉得我们日子过得苦,有人觉得我们自己太抠门了,但我觉得拥有知识就是拥有财富。买书我舍得,只要有好书我就想办法买了,多少钱我也买。我把我毕生的积蓄都回馈给当年送我参军的故乡。不为别的,就是希望更多的人能获得知识的力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