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他是飞越莫斯科红场的唯一中国人,驾驶P-5战斗机接受各国元首检阅

原标题:他是飞越莫斯科红场的唯一中国人,驾驶P-5战斗机接受各国元首检阅

▲1995年,唐铎被授予少将军衔。

飞越莫斯科红场的唯一中国人

1925年8月唐铎从广东军事飞机学校毕业后,与刘云、王叔铭、朴太厦、王翱、冯荀等6人被选派去苏联留学。当时赴苏联留学带队的是苏联顾问兼广东军事飞机学校首任校长李糜。到达苏联后,刘云、唐铎等人被安排到位于莫斯科以南的沃罗涅日州的鲍里索格列布斯克镇的苏联空军第二飞行学校学习。在这里唐铎学习了物理、数学、航空理论、材料力学等课程,还学习掌握了驾驶乌-1空中军用教练机、苏军P-1战斗机等早期的飞机驾驶技能和一些空中战斗战术。从苏联空军第二飞行学校毕业时,他被授予“红色军事飞行员”的光荣称号。

1926年2月,经刘云和宗孚、陈定远的介绍,唐铎在莫斯科东方大学中共旅欧支部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唐铎与刘云、王叔铭、郭允恭、宗孚、陈定远等6名党员还组成了一个党小组,刘云任党小组组长。1927年,蒋介石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蒋介石政府电告苏联政府,要求当时在苏联留学的中国人员一律限期回国,并到南京报到。那时唐铎已是中共党员,他拒绝回国为蒋介石政府服务,决定留在苏联继续学习,以待时机再回国服务。和唐铎一起从广东军事飞机学校被派到苏联留学的刘云也作出了留在苏联继续学习的决定。1930年6月,刘云按照中共中央的指示,与刘伯承、左权等中共党员一起从苏联回到国内。回国后,刘云出任中共中央长江局军委委员兼长江局红军总参谋长。同年9月2日,因叛徒出卖,在与有关人员秘密接头时被国民党反动派抓获。蒋介石闻知刘云被捕后,连夜乘机飞往武汉亲自劝降刘云,但遭到刘云严词拒绝。9月6日,刘云英勇就义。

1927年当唐铎作出继续留在苏联学习航空的决定时,他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苏联停留20多年。唐铎在苏联留学期间,先后就读了苏联空军第二飞行学校、苏联空军空中战斗学校、苏联空军第三飞行学校、苏联空军空中侦察学校、莫斯科空军通信学校、莫斯科茹可夫斯基空军工程学院。其中,莫斯科茹可夫斯基空军工程学院是苏联空军最高学府。从这所学院走出来的不仅有雅克、图波列夫、伊尔、米格等著名飞机系列的大设计师,还有人类第一个航天员加加林、世界第一名女宇航员捷列什科娃、人类第一位在太空行走的宇航员列昂诺夫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副司令员常乾坤中将、中央军委航空局首任政委王弼、中国探月工程总设计师孙家栋、长征二号丁运载火箭和长征四号运载火箭总设计师孙敬良等。唐铎始终为能在这所学府深造而骄傲。据相关资料统计,唐铎是解放军将帅赴苏联留学人员中就读苏联院校最多的人。从苏联空军院校毕业后,唐铎被分配到苏联空军部队服务。

1933年11月7日,在苏联庆祝十月社会主义革命16周年之际,在苏联空军空六旅服务的上尉飞行员唐铎,作为莫斯科红场节日阅兵式的空军受检阅部队的长机飞行员,驾驶P-5战斗机率100多架战机飞越了莫斯科红场,接受了苏联党和国家领导人斯大林、莫洛托夫、加里宁等以及来访的各国元首和各国代表团的检阅,在历史上他成为了飞越莫斯科红场的唯一中国人。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唐铎以苏联空军白俄罗斯第三方面军第一空军集团军第七十四团副团长的军职奔赴前线,分别驾驶被德军称为“黑死神”的苏军伊尔-2强击机和二战时期苏联最著名的轻型轰炸机佩-2参加了白俄罗斯战役、波罗的海战役、解放东普鲁士战役、攻占柯尼斯堡战役,指挥苏军战机作战,屡建战功,多次受到上级的嘉奖。在苏联部队服务的28年中,唐铎先后荣获了包括苏联国家最高荣誉勋章———列宁勋章在内的4枚勋章和“攻占柯尼斯堡”等3枚奖章。苏联政府给予他这些荣誉,以表彰他对苏德战争和对苏联空军建设所作出的突出贡献。

对中国航空事业的忠诚之心矢志不渝

1953年,经中共中央和周恩来多次与苏方交涉,唐铎回国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回国后,唐铎参加了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创建工作,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空军工程系系主任长达11年之久。在此期间,他主持建成了中国第一个高水平的、能保证飞机设计研究进行定量测试分析的实验室,填补了中国航空工程在实验中低、亚声速风洞和超声速风洞,飞机起落架强度疲劳冲击等方面的空白。他还创建了飞机发动机、航空军械设计、航空仪表、航空无线电、飞机场建筑、航空气象6个专业。唐铎高瞻远瞩,在他的倡议下,经时任解放军代总参谋长陈赓和空军党委批准,1956年哈军工开始为空军轮训团、师、军的机务主任和各级工程部门的技术骨干。1957年,唐铎受命负责并领导了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的导弹、原子弹专业的创建工作。

▲1959年12月,周恩来视察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前排左二周恩来、左三唐铎)

1964年,唐铎被调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转业到地方工作。他被迫脱下军装,离开部队,转业到辽宁省,任辽宁大学党委副书记、副校长。动乱时期,他遭受林彪、“四人帮”、康生之流迫害,以“莫须有”的“苏修特务”罪名被捕入狱,并被关押长达六年半之久。在监狱里,他度过了70岁生日。虽然唐铎已年逾古稀,被迫离开了自己从青年时代开始所一直从事和热爱的航空事业,并被投入牢中,但他丝毫没有动摇对中国航空事业的忠诚之心。就是在监狱中,他仍然惦念、关心着中国航空事业的发展。在监狱中,他写出了《关于我国战斗机设计和发展长远规划的几点意见和建议》。1974年唐铎被释放出狱,1978年被平反、恢复名誉、恢复工作。1978年,他将在狱中写成的这份《意见和建议》转交给了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邓小平。邓小平阅后,立即作出了重要批示,并转给了负责国防建设工作的聂荣臻。

事后不久,时任国务院国防工业办公室主任的洪学智还特地约唐铎到北京面谈,以听取这位在中国最早从事航空事业的、又受过国外高等航空教育的、还有过二战空中实战经验的唐铎的意见和建议。国防科工委科技委员会副主任叶正大从北京也给在辽宁大学工作的唐铎打来电话,以听取这位航空老前辈对中国航空国防建设的一些建议。这就是中国最早从事航空事业的共产党人唐铎晚年为中国航空事业作出的最后贡献,历史将永载唐铎的不朽功绩。

——摘选自《党史博览》2015年第7期

作者:唐瓦加 来源:文汇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