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从登基算起,刘秀用了多少年方才平定天下?

原标题:从登基算起,刘秀用了多少年方才平定天下?

从登基算起,刘秀用了多少年方才平定天下?

公孙述手下的骑都尉荆邯,见东方将被平定,刘秀的大军马上就要西向,对公孙述道出了一番精彩论对。此论,既道出了隗嚣战略上的严重失误,又给公孙述指出了对抗东帝刘秀的策略,即进则可有获胜之机,退保则必不可全。公孙述亦赞同荆邯的这番论断,欲尽发西蜀之兵,使延岑、田戎分出两道,与汉中诸将合兵并势。蜀中之人及其弟公孙光,以为不宜空国千里之外,决成败于一举,均极力劝说公孙述罢兵,公孙述竟按他们这些人说的做了。

延岑、田戎也数次请求出兵,但公孙述终究疑虑而没有听从。公孙述的优柔寡断,使得其失去了最后与东方的刘秀争夺天下的资本,待刘秀彻底平定了东方,大军西指,等待偏安于蜀中的公孙述的结局就只有失败了。

建武七年(公元31年),陇右的隗嚣迫于汉军压境,遂向公孙述称臣,以求与蜀联兵,共同对抗东方的刘秀。建武八年(公元32年),公孙述遣将援助隗嚣,并联合隗嚣击败了攻打西城的汉军,迫其退回了长安一线。但不久,隗嚣病死,刘秀再次对陇右用兵,陇右之军崩溃,公孙述的援军也损失甚重,蜀中震动。陇右的覆灭,顿使益州失去了北部屏障。

建武十一年(公元35年),刘秀命岑彭和来歙分别从南、北两个方向大举伐蜀。早在建武九年,公孙述已令翼江王田戎、大司徒任满、南郡太守程泛等将数万兵马沿江乘竹排下江关(今四川奉节东),击破了刘秀的威虏将军冯俊等部,攻下了巫县及夷陵、夷道(今湖北宜都),公孙述军因此得以据荆门、虎牙(此处之荆门、虎牙皆为山峰之名,荆门山在南,虎牙山在北,江水从中而过。其地在今湖北宜昌东南),并且“横江水起浮桥、楼观,立攒柱以绝水道,结营跨山以塞陆路,拒汉兵”,可见,公孙述军在建武九年就击败了刘秀军,并建立了坚固而险阻的荆门山防线,成为了西蜀南部的屏障。

之前,岑彭曾多次试图夺回荆门,但均未成功。现在,汉军大举伐蜀,岑彭则总结了以往的教训,准备了大小各种战船数千艘,并以火攻烧毁了蜀军设在荆门一线的浮桥和楼观,蜀军大乱,溺死者数千人,蜀将王政斩杀了大司徒任满,投奔了汉军,田戎则退保江州。岑彭等来到江州后,见一时难以攻取,遂转攻平曲,大胜,“收其米数十万石”。

公孙述见岑彭的南路大军攻克了平曲,即令延岑、王元与其弟公孙恢率领重兵据守广汉及资中,又遣侯丹率两万余人据黄石(今四川涪陵东北)。岑彭见势,多张疑兵,令臧宫等从涪水上平曲,以牵制延岑等蜀将,自己则分兵顺江而下,还江州。然后,溯都江而上,攻袭蜀将侯丹部,大破之。紧接着西向“因晨夜倍道兼行二千余里,径拔武阳。使精骑驰广都,去成都数十里”,岑彭分兵绕道奔袭两千余里,克武阳,前部骑兵到了广都,距成都不过数十里,先前公孙述令延岑等率蜀军主力屯于广汉,即为堵截岑彭的南路汉军,谁知岑彭的兵马竟绕出延岑军后,逼近了成都,蜀地震骇,公孙述大怒,用手杖击地曰“是何神也!”不久,南路的臧宫部率五万兵马大败延岑,“斩首溺死者数万人,水为之浊流”。臧宫军进抵绵竹,公孙述的大将从陇右隗嚣处归奔的王元,不得已“举城降”。

此时,刘秀致书公孙述,言陈言祸福,以明丹青之信,公孙述感叹良久,言:“废兴,命也。岂有降天子哉!”。见南路连续失利,公孙述又遣蜀中刺客,混入汉军,刺杀了岑彭,为拒汉军,公孙述可算是方法用尽。

不久,刘秀遣大司马吴汉接替岑彭,担任南路汉军的统帅。没过多久,在鱼涪津(今四川乐山),吴汉击败蜀将魏党、公孙永等,兵围武阳。

公孙述的女婿史兴,率五千兵马来助,亦为吴汉所破,吴汉得以占据武阳。此时,刘秀诏令吴汉“直取广都,据其心腹”,吴汉依令而行,果然,武阳以东诸小城皆降。

南路的臧宫,在逼降蜀将王元后,又破涪城,斩杀了公孙述的弟弟公孙恢。面对如此局面,蜀中“将帅恐惧,日夜离叛,述虽诛灭其家,犹不能禁”。此时刘秀再次致书公孙述:“往年诏书比下,开示恩信,勿以来歙、岑彭受害自疑。今以时自诣,则家族完全;若迷惑不喻,委肉虎口,痛哉奈何!将帅疲倦,吏士思归,不乐久相屯守,诏书手记,不可数得,朕不食言。”刘秀在手书中劝公孙述,认清方今之大势,再战下去,犹如委肉于虎口,而早日归汉,则家族地位可得保全。这样的机会,不会再有,他刘秀也绝不食言。公孙述则“终无降意”,可见公孙述亦不愧为一方之雄。

吴汉攻拔广都后,已迫近成都,刘秀致书告诫吴汉道:“成都十万余众,不可轻也”。吴汉新胜,未听刘秀之言,与刘尚分兵轻敌冒进,二人兵马相距二十里。刘秀知后大惊,料定吴汉与刘尚的兵马危险。不出刘秀所料,公孙述将十多万兵马分为二十余营,一面截住刘尚,一面猛攻吴汉部,吴汉与蜀军激战了整整一日,终因寡不敌众,败回营垒。

吴汉回营后,闭营三日不出,他一面多树旗帜,使烟火不绝;一面在第三日晚,趁夜色偷渡过江,与刘尚部会合。

吴汉与刘尚会合的第二天,蜀国大司徒谢丰等还不知吴汉军已渡江与江南岸的刘尚部会合,只留部分人马牵制江北,自将主力攻江南岸的汉军。双方鏖战,从早晨一直打到太阳快要落山,吴汉军胜,斩蜀军五千余级。

此后,吴汉军与蜀军在广都、成都之间展开了数次大战,吴汉军均获胜利,遂进抵了公孙述的都城—成都。与此同时,汉军臧宫部也相续攻占了占繁(今四川彭县北)等地,“与吴汉会于成都”。

到了最后时刻,公孙述谓延岑曰:“事当奈何?”延岑则言:“男儿当死中求生,可坐穷乎!财物易聚耳,不宜有爱。”意思是,男子汉大丈夫应当死中求生,岂可坐以待毙!财物容易聚得,不应该吝惜。公孙述随即“悉散金帛,募敢死士五千余人”,交由延岑指挥。延岑一面在正面大张旗帜、鸣鼓挑战,一面派出一支“奇兵”绕到吴汉军的背后,突然发动了进攻,吴汉军大败,吴汉本人也坠马落水,幸得拽住马尾才从水中脱险。此战汉军损失颇大,粮草也只够七日之用,吴汉见此,令备船只,打算暂时退兵。

这时,刘秀遣蜀郡太守张堪,押运粮草和七千匹战马至前线,同时张堪说:“述必败,不宜退师之策”。得到补充的吴汉,见迫近成都以来,两次与蜀军交战不利,也不敢轻举了。

随后,吴汉将精骑隐于后,令弱兵前往挑战。公孙述方胜,又见吴汉兵马羸弱,认为破敌之时已到,遂令延岑领一军以拒臧宫,自己则亲率数万大军出战吴汉,延岑与臧宫交战,三战三胜;而公孙述这边与吴汉大战,“自旦及日中,军士不得食,并疲”,这一战,双方从早上一直打到正午,激战半日,双方军士都极为疲惫,这时,吴汉令护军高午、唐邯率隐于后的数万精锐冲击敌阵,蜀军大乱,

高午冲入敌阵,直刺公孙述,正中其前胸,公孙述受伤坠马,幸被手下救回城中。公孙述伤重,将成都兵马交予延岑后,当夜便死于成都皇宫。

见蜀帝身亡,延岑亦无心再战,第二日,便举城而降。历时十二年之久的西帝公孙述,终落得了一个身死国灭的下场。

自建武元年至建武十二年,刘秀登基后用了十二年的时间,终于平定天下。

(本篇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