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我们的四十年》:发时代之声,破思想之局,拓荒的小人物成就汪洋澎湃

原标题:《我们的四十年》:发时代之声,破思想之局,拓荒的小人物成就汪洋澎湃

最近,荧屏上突然出现了一大批改革开放40年重点推荐剧目,遥控器哪个台调过去都是一水的年代戏,都在同步描绘着一副平凡感动的小人物们和时代同频共振的励志画卷。40年前的这场改革,如一场骇世风雷,激荡着茫茫大海上的那叶扁舟,有的人淹没在了时光之水中,留下了瞬间的悲喜,有的人逆流而上,不惧惊涛骇浪,成为了汪洋的主宰,一个时代的风云气象,开启了40年电光火石般的人生沉浮。

我生于改革之初,从不谙世事到顺应生活,跟大人一起经历了那段不平凡的时光,回头再看这场裹着我们前行的巨大洪流,几次看得人泪流满面。

江苏卫视幸福剧场播出的《我们的四十年》无疑是这批剧目中最值得深层玩味的作品,它准确的抓住了改革中的最典型的一件物件的发展史,就是电视。这其中又拓展了内外两条线,外在来说是电视机本身的发展,从1982年,到1993年左右的时间,在中国市场开始由最初的黑白电视机向彩色电视机开始转换,我出生那年前后,电视还象征着一个家庭的高层背景和富裕,能吸引来街坊四邻围坐某家看电视,是一种硬实力。

从《正阳门下小女人》的小酒馆文化到八十年代初因电视聚集的“电视文化”,是一种探知欲在引领着人进步,足不出户时已不满足于小酒馆内把酒言欢的牙祭唠嗑,转而通过这个神奇的“盒子”来满足向外的精神文化需求,聚集的力量在悄悄的发生着变化。

那会儿电视机作为商品是商家一种天然的“饥饿营销”,那种紧俏度是如今家电商家无法企及和复制的神话。

内在来说电视节目打开了国内的眼界,那些年仅有的引进作品对国人的影响之深远简直是无敌的,还记得《我们的四十年》里冯都、肖战、黑子他们小时候玩火烧洪常青,差点就闹出了人命,观众对于电视的痴迷程度,如同揭开了一道门帘,捅破了一层窗户,我们终于得以窥见世界的模样,闻到了外面的气息,感受到了万千世界的精彩,观众的神经被电击,脑子被拓展,全新的意识形态开始占据人的思想,那些光怪陆离的影像就像一个潘多拉魔盒,打开后的那束光亮照的国人心潮澎湃。

想象一下如果没有电视,我们的生活将会多么的贫瘠和苍白,透过电视的小窗打开的新世界,就像诗人北岛在1979年留下的那行诗一般,“我的时代在背后,突然敲响大鼓。”这鼓点声循序渐进,由微到沉,终于敲得人振聋发聩,心灵震荡,使整个国家与国民的精神面貌为之一振。

剧中的冯都无疑是深刻地听到了改革的号角声,翻身而起提枪而战,这个人物的设置尤其让我着迷,他是一个精明的胡同串子,饱读诗书不陈腐,顽劣成性又深谙人情世故,他雅痞的皮囊之下藏着一颗正直的心,再直接点评价就是文武双全,才思过人,这样的“小人物”简直是推动中国改革航船驶入未知水域的最佳水手。

其实很多时候即使人物处在被推挤的境地之下,大部分仍愿意成为随波逐流的那群人,而“杀出血路”、“摸着石头过河”,需要的是一种大无畏的试验精神,而那波澜壮阔的40年,无疑是开拓者们最佳的“试验场”。

一群群如冯都这样的弄潮儿们,抓得住机遇,摸得出规律,喊得出激情,冒得了天险,从小时候能想出看电视收费这种馊主意,到长大了攒电视,卖天线,再到敏锐得抓住了制作电视节目这个朝阳产业。

冯都每一大步都跨在前面,想在前头。牢牢的和改革的脚步肩并肩,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生活和命运,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困境和难题,江湖夜雨十年灯的冯都,为任何时代为现实困惑着的迷茫人点燃了一盏灯。

《我们的四十年》在树立正确的价值观方面亦有独到之处,极具现实意义,冯都作为一名品学兼优的学生,并没有一红到底。

他从小到大字典里都没有“妥协”二字,表现为对爸爸冯胜利的不妥协,对“坏人”李铭柱的不妥协,因黑子录像厅违规操作,冯都一个人扛下了所有的责任,没有供出好友肖战,以至于高考耽误了一门考试,大学校门就这样跟他擦身而过。后来他跟着肖战到大学辩论,又一次因为打伤了同学错过了进杂志社的机会。再后来,他创办“子都影视”遇到资金周转困难,在“民间借贷”时不愿因为两千万认大佬做爸爸。

大学和工作,人生的两个重大转折都因为他强硬、有态度的“不妥协”而失之交臂,当然他的“坚守已心”也为他赢得了一些尊重和转机,他选择了用“硬骨头”和这个世界打交道,他特像一位执意仗剑走天涯的江湖侠客,头也不回的和现世安稳说再见,他的远方是诗和田野,还有愿意陪他一起不屈不挠地流浪于凡尘世间的西城。

“不将就”“不妥协”成为了一种时代精神,它在《我们的四十年》里是闪闪发光的宝贝。不仅是冯都,它也照耀着每一个为梦想而奋斗的年轻身影,肖战义无反顾的炒了体制鱿鱼投身电子产业,肖红军携妻闯荡改革的前沿深圳,黑子冯青不惜颠沛流离也要看到大洋彼岸的“月亮”是不是圆的,甚至伊春,也在“摔跟头”的伤痛下一步步地朝着自己的演员梦前进。

除去家庭变故、自我救赎、个人奋斗、时代变迁外,《我们的四十年》用“电视”这个时代符号串起几家人温情与悲情交叉共融的四十年,它借草根“冯都”发时代之声,破思想之局,在普通平凡人身上,体现时代大情怀,与时代同前行,我永远记得当肖战家电视里紧急插播毛主席逝世的消息时,人们自觉的站起来默哀,电视机里哀乐低回,大家默默地流下了泪水。

中国梦,奋发路,其实特需要一种精神的回归,很欣喜的在《我们的四十年》里看到了一种精神内涵,而这些顺应时代的“小人物”们终会成为实现民族复兴中国梦的不竭动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