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幕僚眼中的老布什:他做的未必都对,但我们欠他一个集体感谢

原标题:幕僚眼中的老布什:他做的未必都对,但我们欠他一个集体感谢

【编者按】

美国第41任总统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George H. W. Bush)的葬礼于美国东部时间12月5日上午10时在华盛顿国家大教堂举行。来自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的多位政要出席葬礼为老布什送行。本文是老布什的幕僚、在他的任期内担任总统特别助理和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的理查德·哈斯对老上司的怀念。

理查德·哈斯

我曾为四位美国总统工作过,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皆有,而我在这个过程中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或许就是我们称之为“历史”的事件极少是无可避免的。在这个世界上发生的事情,都是人们在面临挑战和机遇时选择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的结果。

乔治·H·W·布什(George H.W. Bush,下称老布什)担任总统的四年间我一直在为他工作。我是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负责监督中东、波斯湾、阿富汗,印度和巴基斯坦政策的制定和执行,还受命参与了其他多项政策审议。

他谨慎,但并非胆怯

老布什为人善良体面、公正开明、待人处事体贴而不带偏见,谦逊却不放弃原则,而且非常忠诚。他重视公共服务,并认为自己只不过是众多美国总统中的最新一员,是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的某个临时占用者,也是美国民主的监护人。

从冷战结束后他的外交政策取得了许多重大成就。可以肯定的是,冷战的终结确实与前面四十年间西方在世界各地的协同努力、苏联在阿富汗的失败,其体系内部根深蒂固的缺陷以及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的言行密不可分。但这并不意味着冷战就一定会快速或平静地落幕。

而冷战之所以能顺利终结,部分原因在于老布什敏锐地感受到了戈尔巴乔夫及其继任者鲍里斯·叶利钦(Boris Yeltsin)所处的困境,并避免让一个困难的局面沦为一场羞辱。他小心翼翼地避免幸灾乐祸或沉迷于胜利主义的言论。他因这种克制而受到了广泛批评,却也成功避免了激发我们当前在俄罗斯所看到的那种民族主义反应。

他也得偿所愿。没有人应该把老布什的谨慎与胆怯混为一谈。他在克服了许多欧洲领导人的不情愿(有时甚至是反对)的情况下推动了德国的统一,而且是在北约内部实现了这一点。这可算是最高超的治国方略。

他坚定有原则也很克制

老布什的另一项伟大的外交政策成就是海湾战争。他认为萨达姆·侯赛因对科威特的入侵和征服不仅会威胁到该地区的关键石油供应,还有损于新兴的冷战后世界。老布什担心如果各界不去对这场战争行动做出回应,那么进一步的混乱必将到来。

在危机爆发刚几天的时候老布什就声言萨达姆的侵略不会持久。随后他组织了一个规模空前的国际联盟来实施制裁和武力威胁,从全世界调集了50万美军与其他国家的数十万部队组成联军,并且在外交努力未能实现伊拉克完全和无条件撤军后在几周内以联军轻微的伤亡代价解放了科威特。一切都堪称是多边主义如何运作的教科书式案例。

在此还有必要留意另外两点。首先,当时的美国国会不愿对萨达姆的侵略做出反应。参议院批准军事行动的投票差点就遭遇失败。而老布什早已准备在没有国会批准的情况下命令执行沙漠风暴行动,因为他已经获得了国际法和联合国安理会的支持。当时的他是如此坚定而有原则。

其次,老布什拒绝让自己陷入这个事件。任务的内容是解放科威特,而非伊拉克。老布什从四十多年前美国和联合国部队在朝鲜扩大战略目标并试图用武力统一半岛的事件中吸取了教训,顶住了进一步扩大战争目标的压力。他担心会因此失去了世界各国领导人的信任并导致更多的生命损失。他还希望能得到阿拉伯国家政府的支持以改善不到一年后在马德里启动的中东和平努力的前景。再一次,他表现得足够坚强,经得起当下情绪的考验。

上述这些一切并不是说老布什做的都是对的。海湾战争的收尾混乱不堪,因为萨达姆依然成功把握住了权力并在北部库尔德人和南部的什叶派聚集区实施残酷镇压。老布什政府对一年后巴尔干地区暴力事件的反应也相当迟钝。它也本可以在苏联解体后的初期阶段更多地扶助俄罗斯。但总的来说,政府的外交政策记录与现代哪一位美国总统或其他世界领导人相比都是优胜的。

他的麾下济济多士

最后一点就是老布什召集了堪称美国有史以来最优秀的国家安全团队。布兰特·斯科克劳夫特(Brent Scowcroft)是国家安全顾问的黄金标杆。詹姆斯·贝克(James Baker)可算是自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以来最为成功的国务卿。与他们一同奋战的是科林·鲍威尔(Colin Powell),迪克·切尼(Dick Cheney),罗伯特·盖茨(Robert Gates),拉里·伊格勒伯格(Larry Eagleburger),威廉·韦伯斯特(William Webster)以及其他敢担当有阅历之人。

古语有云“将帅无能,累死三军”,而一位优秀的领导人也能带来繁荣。在第41任总统的诸多贡献之下美国得以蓬勃发展。我们欠他一个集体感谢。愿他安息,这是他当之无愧的。

理查德·N·哈斯,智库机构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著有《紊乱的世界:美国的外交政策以及旧秩序的危机》。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8.

www.project-syndicate.org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