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从B级到A级,通缉杀人疑犯覃志钢

原标题:从B级到A级,通缉杀人疑犯覃志钢

覃志钢又逃了。

2018年10月23日晚上七点左右,他在广东省陆丰市甲子镇一家五金厂的宿舍内,涉嫌杀害了厂里的员工付建(化名)夫妇,然后逃离现场。监控视频拍下最后的画面显示,他从宿舍小门里闪出来,往大山的方向跑了,迅速消失在镜头中。

这是他第二次逃跑。第一次逃跑是在三年前,他涉嫌用柴刀将广西河池市环江县的一家五口砍伤,造成三死两重伤。事发当天下午,环江县公安局发布通告,悬赏2万元缉凶。一周后,公安部刑侦局的新浪微博也发布了悬赏令,覃志钢的名字被列入公安部B级通缉令在逃人员的名单中。

“逃亡的三年间,覃志钢为了逃避警方抓捕,隐瞒身份,将广西籍伪称为贵州等省籍,还用过莫小明、莫小华、蒙小明等化名。”陆丰市公安局的工作人员称。在广东陆丰犯案时,他使用的是名字是“莫小明”。

11月23日,公安部发布A级通缉令,全国缉捕在广西环江、广东陆丰两地杀害五人的犯罪嫌疑人覃志钢。广东、广西两地警方也形成联合办案组。

但至今,覃志钢仍未落网。

陆丰双命案

10月23日,广东省陆丰市甲子镇一家五金厂里发生了一起命案。当晚九点五十分左右,该厂的员工付建夫妇被发现死在宿舍里。

所谓的宿舍,不过是厂旁一个十平米左右的小院子,院子里用蓝色彩钢瓦搭起了五间小房子,住了三户人家。他们都是厂里的工人。

付建夫妇住在右手边第一间。付建三十多岁,“是个身材矮小瘦弱的湖南人,”五金厂老板吴凡(化名)回忆。付建在厂里干了五、六年,懂技术,负责维修生产螺丝的“打头机”,是厂里的“师傅”,每个月能挣一万多。

中间的房间住着陈庆(化名)夫妇,最后一间的住户名叫“莫小明”。

当晚,陈庆是第一个发现命案现场的人。那天晚上,工人们如同往常一样聚在一起聊天,但等到九点半,也没见付建出来。“付师傅怎么没来?”陈庆问。“他屋里电视开着,声音挺大。”一个工友说。

九点五十分左右,陈庆推开付建房间的窗户,探头一看,两夫妻已经倒在地上,满身是血。

案发的五金厂宿舍。10月23日晚上,覃志钢在这里杀害了付建(化名)夫妇。新京报记者王翀鹏程 摄

“付建躺下啦!”陈庆跑去找老板吴凡。吴凡的儿子站在门口扫了一眼:命案现场并不凌乱,看上去没有打斗过的痕迹。地上一大片血迹,付建趴在麻将桌底下,腿上似乎有伤,再往里看,付建的老婆也躺在地上,脖子和脸上都是血,身上有类似刀割的伤口。

救护车来时,夫妇俩早已断了气。

这起案件被陆丰市公安局命名为“10·23”双命案。经过侦查,警方将目标锁定在同厂工人“莫小明”身上。事发后,“莫小明”消失了。

路口的监控视频拍到了“莫小明”最后的身影。晚上7时12分,天色已经暗下来,他从宿舍的小铁门里闪出来,往右边跑去,那是山的方向。几秒钟后,黑影消失在镜头中。

经过DNA比对,警方发现,“莫小明”是个化名,嫌疑人的真名叫覃志钢,是公安部刑侦局悬赏一万元缉拿的B级通缉犯,曾在广西河池犯故意伤害案致三人死亡。

“可以确定,‘10·23’案件的嫌疑人就是覃志钢。” 11月28日,广东省陆丰市刑侦大队长余警官告诉新京报记者。

案发两天后,由陆丰市公安局发布的通缉令贴满大街小巷。从警方公布的信息和视频截图上看,覃志钢今年39岁,身高约170厘米,体型健壮,长脸、浓眉、眼皮下垂,厚嘴唇,笑起来很憨厚。唯一有辨识性的特征,是眉宇正中间一处竖向的疤痕。警方悬赏20万寻找他的踪迹。

“在陆丰犯案后,对覃志钢的通缉令从B级升为A级。”甲子镇党委协助政法工作的人员解释,“这是在全国范围内发布的级别最高的通缉令。”

在陆丰市,每隔几百米就能看见通缉覃志钢的悬赏令。新京报记者王翀鹏程 摄

A级通缉令是公安部认为应该重点统计的在逃人员而发布的命令,适用于案情重大或突发恶性案件;B级是公安部应各省级公安机关的请求而发布的缉捕在逃人员的命令。

事发当晚,五金厂宿舍的小铁门上多了一把红色的U型锁。事发突然,小院里一直保持着案发当天的样子,门边的水桶里泡着没洗的衣服。白色的封条在蓝色的彩钢板上打了个大大的叉。

工人“莫小明”

工人们最后一次见到“莫小明”,是事发当天傍晚六点半。他下了工,站在车间门口和同车间的工人李汉标交接当天机器的用料。这几乎是他们每天唯一的一次交流,虽然同属一个车间,但莫小明是个沉默的人。一问一答之后,莫小明出了车间,往宿舍方向走了。

这是一家私人经营的小工厂,主营螺丝生产,只有十余个工人。

莫小明是厂里的杂工,负责照看机器、收螺丝、填料等。螺丝生产主要靠机器生产,但还有些工序需要人工完成。厂房的墙上乌黑一片,灯光昏暗,弥漫着机油的味道。机器开起来,都是金属的撞击声,即使面对面说话,也要用喊。工人们身上蹭着油泥,手上黑乎乎的。这是一个脏累的活,莫小明自从2017年3、4月份进厂后,每个月工资3800元。

老板吴凡对莫小明很满意,这个健壮的男人不爱说话,但工作勤快。年底破例给了他3000块钱奖金,今年还把工资涨到了4000元。

案发一个多月后,工友们提起这个人,只记得他很勤奋,做工很卖力。除此之外,再也找不出其他的形容词。

覃志钢工作的五金厂。逃亡期间他在这里工作了一年半,是厂里的杂工。新京报记者王翀鹏程 摄

在他们眼中,莫小明很“普通”。“长相不丑也不好看、身高不高也不矮、身材不胖也不瘦。”工友回忆。他们无法准确描述出他的样子,思索半天,只能说出“和通缉令上一个样。”

“不知道为什么要杀人。”工人们说。在他们印象中,莫小明没和付建起过冲突。唯一的一次,是付建批评过他几句。“也没有真的骂他,根本不算个事。”有工人说。

今年八、九月份,付建送孩子回湖南老家,离开了三四天。莫小明试着修机器。“你不要乱动,付师傅回来要怪的。”李汉标提醒他。莫小明一歪头:“我会修”。

付建回来后果然不乐意了。他发现莫小明动了机器,责怪他乱搞,莫小明很生气,下午就罢工了。

工人禹永均记得,那天下午,他带着莫小明四处闲逛散心,把附近的五金厂都参观了一遍。但第二天,莫小明依然没上班,老板吴凡亲自去劝,直到第三天,他才恢复工作。“那是他进厂以来唯一一次请假。”禹永均说。

在五金厂里,莫小明几乎没有朋友。禹永均算得上是和他比较亲近的人。

“刚进厂时,他什么都不会,我教他骑摩托,带他去买了电视机。”禹永均说,莫小明在陆丰的一年半,电视机几乎成了他唯一的消遣方式。“他一下班就回宿舍煮饭、看电视,从没见他出去玩过。”

今年春节过后,莫小明在禹永均的怂恿下,花480元买了一部翻盖手机。因为没有身份证,禹永均还用自己的身份证帮他办了电话卡。

“身份证丢了,回贵州老家一趟要一个月。”上工三、四天时,覃志钢曾经用这个理由应付了老板吴凡。

莫小明告诉禹永均,他从没用过手机。禹永均给他下载了微信,教他如何添加附近的好友。之后的一段时间,莫小明经常捧着手机,取了个微信名叫“挺有”。

“他不会用手机打字,认字也不多,对方发来消息,一句话中他总有几个字不认识,跑来问我。我就教他发语音。”禹永均说。莫小明通过附近搜索加了好几个女孩子,一加上就发语音:“交个朋友啊,我请你吃饭。”工人们笑话他不会聊天。

买了手机一个月后,他告诉禹永均,不聊了,一个人都没约到,都是骗人的。

女友出逃

闲聊时,莫小明曾向禹永均透露,自己的老家在贵州的大山里,很穷,家里还有父亲和弟弟。事发后,禹永均才从通缉令上得知,莫小明真名叫覃志钢,是广西人,家住河池市环江县明伦镇干城村曲洞屯。

那是一个偏远的小村庄,距离镇上15公里,全村只有24户人家,90多人。覃是这里的大姓。

覃志钢的老家在广西河池一个偏僻的小村庄,距离镇子15公里,全村只有24户。新京报记者王翀鹏程 摄

覃志钢是家中的二子,不爱说话,在屯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即使面对面走过去,他也不打招呼,屯里的人说。

“他从小不爱读书,喜欢干活,因此读到小学三年级就辍学了,在家务农。”覃父回忆,覃志钢十八岁左右就跟着村里人到外地打工,之后一两年回来一次。直到2015年在屯里犯案逃走,覃父再也没见过他。

警方公布的信息显示,覃志钢2017年前曾在广东多地打工,到过汕尾可塘、梅陇、湛江赤坑等地。2007年,28岁的覃志钢在广东省海丰县可塘镇遇到了林萍(化名)。家里人认为,这个女孩是他第一次杀人的导火索。

当时,覃志钢在可塘一家宝石厂打工,负责磨石头。15岁的林萍是广东省陆丰县人,在隔壁厂上班。

“他平时见人笑眯眯的,嘴巴很甜,好像很老实,但内心狠毒。”林萍这样描述他。

据林萍单方面称,当年覃志钢想和她交往,但两人年龄相差十几岁,林萍不愿意,一天傍晚,覃志钢把她绑到山上,强行给她喂药,并发生了关系。但她当时并没有报警。

林萍说,她被迫和覃志钢交往。覃志钢去她家要户口本结婚。林萍妈妈不同意,覃志钢很生气,把她家的电视、凳子都打烂了。

“他说他喜欢打人,没人敢欺负他。还说‘杀你全家,之后你们都找不到我的。’”这句话让林萍感到一阵寒意。“覃志钢经常打我,我不敢反抗,也不敢告诉其他人。因为他说,如果讲出去就要杀我全家。”

2008年12月底,林萍跟着覃志钢回到他的老家曲洞屯。覃父第一次见到林萍时挺满意,因为林萍年纪太小,不能领结婚证,覃家在小范围内办了结婚酒。

但矛盾很快出现了。不会说普通话的覃母和她没法交流,林萍也觉得在覃家过得不好。“有一次因为我忘了煮菜,覃志钢就冲着我的头拍了几巴掌。”最严重的一次是孩子满月当天,林萍想跟着覃志钢去亲戚家喝喜酒,覃志钢不让她去,一巴掌把她打晕过去。“醒来时,我躺在鸡栏里面。”

但覃父否认了儿子打人的事。“从来没打过林萍。”曲洞屯的组长覃水豪也觉得,夫妻俩关系看起来不错,没听说过林萍被打的事情。

覃父记得,2009年12月份,林萍给覃志钢生了个儿子。孩子出生两个多月后,覃志钢出门打工了。林萍说,她想跟着一起去,但覃志钢不带她,半夜就一个人溜走了。两个月后,林萍留下儿子离开了曲洞屯,她在那里生活了16个月。

林萍向新京报记者解释,当年离开屯子是因为生活过不下去,出去打工了。“本来就是被逼着和覃志钢在一起的,又不是真的喜欢他。”

离开村子的那一年,林萍认识了现在的老公。她说,两人在一个工厂上班,她有不懂的问题总去问他,很快就熟悉了。2013年,两人领了结婚证。

林萍的老公也姓覃,老家在东兴镇,距离曲洞屯只有几十公里。最巧合的是,他的妹妹覃荣(化名)十几年前嫁到曲洞屯,和覃志钢家相距不足百米。

林萍再次见到覃志钢,大约是在2014年底。他们在广西环江县东兴镇碰见,覃志钢忽然跳出来拍她的肩膀,把她吓着了。“我一直在广东找你,没想到你还在广西。”覃志钢问,“结婚了没有?”

林萍谎称还是一个人,覃志钢笑了:“那就好,那就好商量了。”林萍和老公当晚就离开了东兴镇。

小村庄里的命案

那是林萍最后一次见到覃志钢,不到一年,她听说覃志钢砍人的消息,被砍的是她老公的妹妹覃荣一家。

“他知道林萍结婚了,认为是我从中牵线,把他老婆介绍给我哥哥。对我有怨气。”覃荣说。

覃志钢第一次表露出对覃荣的敌意是在2015年的农历八月十五。

覃荣记得,那天覃志钢曾拎着柴刀过来,质问她为什么要把他老婆介绍给别人。她说没有,覃志钢骂了几句,走了。傍晚,他又握着刀在村口要砍覃荣的老公。

出事前几天,覃志钢提出要和覃荣的妈妈“当面谈谈”。“我妈妈和一个干部一起来了,他又不说了。”覃荣告诉新京报记者。几天后,覃志钢就举刀挥向了她。

2015年9月30日早上六点多,天刚蒙蒙亮,村里的人还在睡觉。覃荣领着大女儿在村口等车。小姑娘刚上幼儿园一个多月,学校在镇上,每天早上,校车来村里接她。

覃荣有三个孩子: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9岁的儿子是她第一个孩子,大女儿四岁,小的刚一岁半。

覃志钢从小路走过来,手里提着一把柴刀。“你为什么把我老婆介绍给你哥哥?”他问。“我没有……”覃荣记得,她的话还没说完,柴刀已经落在头上。

覃荣的老公在家里听见村子里吵吵闹闹的声音,爬上屋顶看热闹。看了三、四分钟也没见到人,再下楼时,命案已经发生。

“杀人啦!”那天早上,曲洞屯的村民是在他的叫声中醒来的。之后,屯里人再也没见过覃志钢。

覃荣醒来时,已经是十多天之后。她躺在环江县人民医院的病床上,家人告诉她,两个女儿当场死亡,73岁的婆婆也因伤重,在医院不治身亡。

9岁的儿子虽然活过来了,但背上留下了一条十多厘米长的伤痕,从颈部延伸到背上,像一条蜈蚣趴在身上。

2015年9月30日,覃荣(化名)的儿子被覃志钢用柴刀砍伤,背上留下一道长长的伤疤。新京报记者王翀鹏程 摄

事发当天下午,环江县公安局发布通告,悬赏2万元缉凶。2015年10月9日中午,公安部刑侦局的新浪微博发布B级通缉令,对发现线索的举报人给予人民币1万元奖励。

“命案发生后,工作组第一时间调配了警力,在附近区域搜索、设卡,带着老百姓搜山,搜索了一个月。”环江毛南族自治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的工作人员说,“但山形复杂,没能发现覃志钢的踪迹。”

覃荣在医院住了几个月才出院。她的右眼瞎了睁不开,额头上有几道奇怪的凸起,像被压坏的道路,坑洼不平。“被砍了好几刀,从这里一直砍到眼睛边上。”这个34岁的女人个子矮小,右眼紧闭,她低着头扒开头发,想向人展示头上的伤疤。

回到屯里,她不敢住在家,一直借住在亲戚家。两个女儿和婆婆的照片,悬挂在老屋正对着大门的墙上。

二十多天前,覃荣从派出所民警那里得到消息——覃志钢又涉嫌杀人了,害怕得睡不着觉。“害怕他再回来。”

11月17日,广东省市县三级公安部门联合,在覃志钢曾居住过的海丰县城、可塘、梅陇、淘河、赤坑等镇张贴通缉令告示。广东陆丰、广西环江两地的警方也形成了联合办案组。但覃志钢至今未落网。

覃志钢逃跑后,留下6岁的儿子给爷爷奶奶抚养。奶奶带着孩子躲到外面,至今没敢回屯里。为了补贴家用,60岁的覃父不得不外出打零工。覃家的二层小楼,多数时间空无一人。

“有什么话想和覃志钢说?”新京报记者问。覃父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喊他回来投案自首吧,孩子不能没爹没妈呀。”

新京报记者王翀鹏程 编辑陈晓舒 校对王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