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正文

法国“黄背心”运动暂缓,欧洲不安定因素在增加

原标题:法国“黄背心”运动暂缓,欧洲不安定因素在增加

文丨宗威

巴黎烧了吗?这是“二战”末期巴黎解放日当天,希特勒问德军总参谋长的话。结果我们都知道了,在各方的努力下,巴黎并未如希特勒所愿烧起来。

然而在过去的这个周末里,巴黎爆发了50多年来最严重骚乱——汽车被点燃、商店被砸抢,身着黄背心的示威者向警察投掷石块,警方则动用催泪弹和高压水枪还击。从凯旋门到香榭丽舍大街,整个巴黎陷入一片火海,浪漫之都成了硝烟弥漫的战场。

(当地时间12月1日,法国巴黎,游行示威者烧毁路边的警车。)

原本和平的“黄背心”运动抗议,为何会演变成严重暴力骚乱?马克龙政府将如何应对?骚乱会不会造成示范效应,蔓延到整个欧洲?

马克龙的烦恼

导致巴黎骚乱的原因可以追溯到10月底。法国政府彼时宣布,明年1月起将加速提征燃料税,即对每升柴油和汽油分别征收6.5欧分和2.9欧分的二氧化碳税。

这里的大背景是,2015年的巴黎气候大会后,通过提征燃油税等方法来控制碳排放,成了法国政府改革计划的一部分。马克龙上台后,更是希望通过在气候和环保议题上下功夫,在全球范围内获得更多的政治资本。

然而,马克龙政府严重低估了民众的反应。早已饱受油价上涨之苦的法国普通民众,对政府“雪上加霜”的做法异常愤怒。据法国媒体报道,今年以来,法国柴油价格上涨了23%,汽油价格上涨了15%,每升柴油和汽油价格均高于欧盟平均水平。

抗议人群在社交媒体的号召下聚集,身着表示自己是驾车人的黄色背心,在11月17日周六这天走上街头,并最终演变成严重骚乱。

(当地时间12月1日,法国巴黎,“黄背心”示威持续进行,示威者与警方发生冲突。)

如果说一开始的“黄背心”运动,还只是针对提征燃油税的临时性反抗,随着运动的发展,已经成了法国中低收入民众对马克龙政府不满情绪的全面发泄。

在“黄背心”运动抗议者看来,马克龙上台后不但没有实现减税诺言,反而不断提征燃料税,导致他们的交通开支直接上涨。更让他们愤怒的是,政府还取消了针对富裕群体的“社会团结税”,马克龙在他们口中成了“富人的总统”。

而抗议者的诉求,也随着运动的发展越来越多、越来越政治化:从最初的取消燃油税、重设“社会团结税”,到提高最低工资水平、强化火车运输、恢复废弃的乡间邮政设施,最后甚至提出了要求马克龙下台、解散议会重组政府等诉求。

面对巨大的压力,马克龙做出了妥协。当地时间4日,法国政府宣布暂停上调燃油税。然而,运动的发展早已超出任何人的控制,马克龙任内面临的“最严峻政治挑战”,并不会就此轻易结束。

欧洲之春?

“黄背心”运动最终走向如何?目前还难以给出清晰的判断。按照以往类似抗议活动的结局,最有可能的结果是,政府通过不断让步最终平息民众的愤怒。只不过对马克龙来说,他将陷入一个两难局面:改革,有人反对;不改革,还是有人反对。他该如何去兑现竞选时提出的承诺?

马克龙选择妥协后,“黄背心”运动暂时得到了缓和,而对欧洲其他国家领导人来说,来自革命之都的广泛社会运动,会给他们的国家带来示范效应:“黄背心”运动会蔓延到整个欧洲吗?

事实上,影响已经在一些国家发生。

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上周末,当地民众身着黄背心走上街头,抗议高昂的油价和物价。一些示威者在试图强行突破警方警戒线过程中与警方发生冲突,最终演变了暴力活动:至少2辆警车被焚烧,警方逮捕了约60人。

(当地时间11月30日,比利时布鲁塞尔,民众参加“黄背心”游行,抗议油价上涨,与警察发生冲突。)

在荷兰和意大利,同样对政府不满的人群在社交媒体上聚集,将效仿法国“黄背心”运动,在这个周末走上街头游行抗议。尽管政府方面表示将此视为普通的抗议活动,但谁也无法预料事态的最终发展趋势,会不会在极端政治势力、专门打砸抢烧分子的挑动下,像法国、比利时那样演变成骚乱。

在这一背景下,有评论人士认为,“黄背心”运动最后有可能发展到完全不受控制,“传染”给欧洲其他国家,就像2011年那场起源于突尼斯进而席卷了整个中东地区的革命一样。

有这种担忧可以理解,但也不必过于紧张。拿民主制度经过千锤百炼的欧洲,跟民主制度尚不健全的中东比,根本没有可比性。一个事实是,“黄背心”运动不太可能演变成“欧洲之春”,但它潜在的扩散效应同样会挑战整个欧洲的民主政体。

警钟已敲响

马克龙面临的困境,其实也是特蕾莎·梅、安格拉·默克尔的烦恼。在整体经济不景气的局势下,那些曾被掩盖的矛盾全都喷发了出来:如何平衡底层民众的诉求和改革之间的矛盾?

彭博新闻社的一篇新闻评论指出,英国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黄背心”运动波及的国家。作者认为,法国的抗议给英国敲响了警钟:民众生活水平的不断下降和对政府不信任度的不断高涨,同样有可能在英国产生骚乱。

其实早在2011年,英国就发生过一次类似的大骚乱。当年8月,由一名黑人男子遭伦敦警方射杀引发民众抗议,最终发酵成扩散至英格兰大部分大城市社区的骚乱。这场骚乱跟法国“黄背心”运动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是在针对单一事件的抗议得不到满意回应后,民众对政府的不满情绪全面爆发,进而发展成打砸抢烧骚乱。

与2011年相比,如今英国面临的局势更糟糕。离预定的脱欧日期(2019年3月)越来越近,英国内部却还在为脱欧协议吵得不可开交。依据目前形势,特蕾莎·梅上个月底与欧盟27国领导人达成的脱欧协议草案,很可能会被英国议会否决。按有关分析,一旦英国“硬脱欧”,其原本就孱弱的经济将蒙受巨大损失。

(当地时间11月24日,比利时布鲁塞尔,英国首相特蕾莎·梅会见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讨论退欧协议草案。)

其实,放眼整个欧洲,不安定因素的不断滋长,归根结底还是经济不景气。数据显示,欧盟GDP增长速度近些年在不断下滑: 2017年的GDP增速是2.3%,2018年预期只有2.1%,2019年则下调到了1.9%。

经济增长缓慢,普通民众生活水平下降,每个上台的欧洲国家领导人,都将改革作为提振经济的重要手段。然而问题是,要怎样改?

法国“黄背心”运动证明,任何以提税为手段的改革,都会遭到民众的强烈抗议。而抗议导致的民怨沸腾,会让政府所有的改革措施都不得人心。对欧洲其他国家来说同样如此,改不改,都是问题,成了一个死胡同。那么前进的路在哪里?至少目前还没人能知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