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澳大利亚央行仍有降息空间,房价和消费拖累经济

原标题:澳大利亚央行仍有降息空间,房价和消费拖累经济

澳大利亚央行副行长盖伊·德贝尔(Guy Debelle)周四表示,尽管下一步仍有可能是加息,澳大利亚央行仍有降息的空间,这意味着有可能将政策利率从目前的历史低位下调。此番言论仅在澳大利亚政府发布经济数据一天后,金融市场的糟糕表现完全消除了明年加息的可能性。

澳大利亚央行一再表示,预期是货币政策的下一步行动更有可能是加息而不是降息。如果经济数据仍将不及预期或表现得更糟糕,那么政策利率还有进一步降低的空间。澳大利亚央行自2016年8月将其政策利率降至1.50%的历史地位以来一直维持利率不变以刺激经济增长并提振通胀,仍在等待工资增长和通货膨胀复苏。它坚持认为下一步可能加息,但自2010年底以来没有加息过。另外,澳大利亚央行也不愿意进一步下调利率,因为它担心这会加剧房地产市场的债务风险,而房地产市场在暴涨至历史高位后终于放缓。

投资者预计澳大利亚央行在明年年底前适度加息。周三公布的数据显示,随着商业建筑下滑和家庭支出放缓,澳大利亚第三季度经济增长率已经放缓至2.8%并且超过预期,而澳大利亚央行明确表示明年将加息。

德贝尔指出,如有必要,澳大利亚央行可能加息;若绝对必要,可以实施量化宽松政策。澳大利亚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也可以扩大,以帮助减少资金的上行压力。对于这个1.8万亿澳元规模的经济体而言,浮动利率也是一个重要的减震器。

在谈到全球金融危机的教训时,德贝尔表示,保持信贷流入经济非常重要,而目前澳大利亚银行的类似商业模式可能会成为阻碍。房价下跌等事件可能会加剧房地产市场的低迷。悉尼和墨尔本的房价在2008年至2016年期间大幅上涨,引发了市场对房地产泡沫破灭的担忧,并迫使监管机构采取措施降温。房地产价格自此以来一路走低,录得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糟糕的表现。到目前为止,澳大利亚央行对悉尼房屋价值下跌10%表示乐观。

对澳大利亚主要银行的不法行为进行的调查使得贷款成为重点关注的对象,2008年的金融危机显示了保持贷款流动的重要性,这一教训与今天澳大利亚的经济情况有关。澳大利亚存在降低放贷的风险,这将过度限制借贷,从而对澳大利亚经济造成影响。

西太平洋银行(Westpac Banking Corp.)高级经济学家安德鲁•汉兰(Andrew Hanlan)表示,在住房和消费者贷款标准进一步收紧的背景下,澳大利亚经济在2018年下半年失去动力,主要集中在住房和消费者身上。家庭储蓄率从修订后的2.8%降至2.4%,家庭支出增长从上一季度的0.9%放缓至0.3%。自2017年7月以来,悉尼的房价下跌了9.5%,超过了27年前上一次经济衰退期间记录的最大跌幅。随着公共和私营部门争夺劳动力,这些废弃项目与房屋建设繁荣的后期阶段相吻合,这迫使一些住宅建筑商因房地产市场疲软导致的过高成本而废弃项目。

积极的一面是澳大利亚政府增加了对道路桥梁和铁路项目的支出,这为经济提供了活力。澳大利亚政府正在加大基础设施项目以应对人口增长,而移民是另一个关键因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