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法国“黄背心”骚乱,敲响了西式民主制度的第一记丧钟!

原标题:法国“黄背心”骚乱,敲响了西式民主制度的第一记丧钟!

这几天的国际新闻,几乎被法国骚乱给包圆。这场因马克龙总统上调汽油税及柴油税而引发的抗议,仅仅半个月就席卷全法,发酵成为一场严重的社会及政治危机。虽然迫于压力,马克龙已宣布暂时中止提高油价,但经此一役,这位年轻总统的政治根基已经严重松动。据民调,马克龙的支持率已由一年半之前的62%,暴跌至25%,更有39%所谓受访民众表示对马克龙“非常不满意”。从趋势看,这位上任时备受期待的“改革总统”,极有可能步萨科齐、奥朗德两位前任的后尘。

法国为什么会爆发这次骚乱?表面看,导火索是马克龙坚持上调油价,引发民众不满,但这背后,其实隐藏着法国严重的社会和政治危机。而从根子上看,则是法国现行社会模式,已经严重不适应法国的现状,西方自诩为唯一政治正确的西式民主体制,和引以为傲的福利社会模式,至少在法国这个老牌资本主义大国,已经到了即将崩溃的边缘。

为什么说法国的骚乱是体制问题?这就涉及到西式民主制度下,民权的过度扩张问题。

过去这几十年,西方大肆鼓吹西式民主制度,在这种制度下,政府和议会由民众选举产生,民众用选票决定政客的命运和前途。

西式民主制度下,政客为了选票,必须尊重民众的需求,任何违背民意的行为,都将引发民众的反感,进而导致民众将其抛弃。

看上去,这是十分完美的制度。毕竟这种制度下,民意,才是决定政府行为的决定性因素——这是对人民权利的充分尊重。也正因为如此,西方对此大肆宣扬,认定其为现代人类文明的标配。而苏联的解体,似乎更是从反向证明了西式民主的“政治正确”。

但事实果真如此吗?其实并不是。不错,任何政府都应该尊重民意,但与此同时,大家必须明白,政府对民意的尊重,必须是有限度的。对民意的尊重,绝对不代表着政府应该对民众诉求的无底线满足。

这话听起来很讨打。但事实上,这才是正确的做法。

为什么不能无节制的听取民意?原因很简单——民意在很多时候,是不成熟、不理智的。

就政治而言,这本身就是一门复杂而精深的专业知识。如何维持社会稳定、如何推动国家发展,如何与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交往,如何有效且可持续的保障民生等等,这些都需要非常专业的知识、高超的技巧才能胜任。而且国家越大,打理国家的难度就越高,对相应知识和能力的要求就越高。

而民意所代表的普通民众,通常是不具备这种专业知识的。民众绝大部分都是普通老百姓,整体受教育程度不高、见识和视野有限,而且民众大都有自己的工作或生活,平时对政治的接触和了解不多,他们对“如何治理一个国家”的认识其实是很肤浅、很模糊的。由于综合素质有限,他们通常只能站在自己的视角,来理解问题,而无法站在宏观角度,来理性看待。

说白了,虽然民众中不乏有政治能力的个体,但就整体而言,民众这个群体,其实是不具备“治国”能力的。相应的,由民众主流意愿而提炼出的所谓民意,在很大程度上,其实并不能推动社会稳定健康的发展——因为绝大部分民众,其实根本就不懂国家和社会发展的基本逻辑,更遑论“治理”这种需要高超现实操作技巧的能力和知识。

而且,由绝大部分民众意愿中提炼出的民意,还有一个致命缺陷——容易只顾眼下而罔顾长远,只顾自身而罔顾全局。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一方面民众本身政治素质有限,缺乏长远战略视角;另一方面,每个民众所掌握的资源都是十分有限的,家底的不足,也决定了他必须尽可能的谋求即时可见的利益,而对那些长远规划缺乏耐心。

这就是民意的先天性缺陷。这种先天性缺陷,决定了,民意并不能作为治国的唯一风向标。要想真正治理好一个国家,除了民意,还需要精英的主导。

政治精英通常都接受良好教育,见识和视野广阔,而且经受过相应的政治训练,有足够的治理经验和能力。而且精英一般都能掌握大量资源,家底充足,所以自身承受力更强,所以就其本身来说,也拥有长远谋划的底气——起码熬的住。国家由精英来治理,这才是符合社会逻辑的正常状态。

当然,精英治理,并不代表着民意就没有用了。毕竟精英也有可能犯错——比如过于注重长远,而罔顾现实;而且精英也会以权谋私,利用公器为己攫取私利。而民意对政治的约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对精英予以约束,让他们出于对民意的忌惮,而不敢太过放肆。

但也仅就于此了。鉴于民众社会治理能力的先天不足,所以民意对政治的干预虽然不可或缺,但在干预程度上,应该是受限制的,可以对政治人物和他们的行为有所约束,但不能对政治家的专业决策过度操控。

说白了,就是民意干预政治,必须要适度,要坚持中庸原则。

当然,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执行起来,这个度是很难把握的。东方集权模式下,权力存在被政治精英滥用的风险——苏联就是这么被玩死的;而西式民主制度下,由于民众拥有选票,可以直接决定政治人物的生死,所以这种制度,也存在民意过度释放,干扰权力合理行使的风险。

当然,也不是没有防范的办法。东方集权模式下的办法就不说了——中国在这方面,现在还是比较成功的;而西方民选模式下,虽然民意看似有更大的决定权,但资本和政治权利却可以用舆论来引导民意,通过间接操纵,来构筑平衡。

但这种舆论反向操控,也不是在什么国家都可以做到。比如在法国,其实就是很失败的。

法国算得上是主要西方国家中,政府被民众绑架的典型。资本和政治权利不仅不能借舆论来引导民众,反而舆论还时常迎合民众,合伙来收拾资本和政治权力。

为什么法国的民众——或者说是民权能如此强大?这个说起来就很复杂了。如果从历史角度来看,这和法国光荣的革命传统不无关联。

从1789年法国大革命算起,法国一共经历了五个共和国,两个帝国(拿破仑一世和拿破仑三世),此外还有波旁王朝(路易十八复辟)、七月王朝,维希政府(德国占领)——短短二百三十年时间里,这个国家一共经历了十个朝代——这还没算法兰西第一共和国体系下雅各宾、吉伦特、督政府轮番上场以及巴黎公社等失败的革命运动等等。

二百三十年,十次改朝换代!这别说在世界主要国家中无人能及,哪怕就是那些战乱小国,估计也没几个比得上的。

每一次政治上的推倒重来,都是对现有政治和资本权力的一次重新洗牌。而这个洗牌过程中,新上位者为了挫败当权者,又必须高度依赖民众的支持。这不仅导致了民权的步步坐大,也锻造出了法国人民一个不爽就上街闹革命的光荣传统——进而发展成现代法国人的政治性格。

这种群众政治风格,哪个当权的受得了?但它们也没办法!为了避免被法国人民“革命”掉,政治权力只好对民众步步妥协,以至于越到后头,民权越尾大不掉,政治精英对民权已经不仅仅是尊重了,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成了迎合和讨好。

民权过于强大,看上去是很美好,但其实真正体现到社会运转方面,麻烦就来了。

民众要什么?最直接的,就是更少的工作时间,更多的薪酬,更好的福利保障,更严苛的裁员标准!

可这在逻辑上是有问题的。减少工作时间就意味着财富创造能力减弱,那企业哪来的钱给你发工资?政府哪儿来的钱给你提供福利?大环境不好,企业混不下去了必须裁员求生存,你却越困难时期裁员标准越严格,那企业还怎么活?而且你们民众个个要上老爷班,还要享受情调生活,那法国企业怎么去参与国际竞争?

所以,这个在理论上,其实是行不通的。

不过理论归理论,现实归现实,虽然理论上这一套玩不转,但在现实中,法国还真把这一套玩下来了——至少过去几十年里,法国混的还挺滋润。

法国之所以能玩下来,有两方面原因。

一方面是吃老本——毕竟烂船也有三斤钉,法国好歹是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和殖民大国,虽然祖宗们攒下的现实财富虽然在两次世界大战中被打光了,但留下的大国溢价和文明溢价,还是够当代法国人吃一阵的。

而另一方面,则是法国人赶上了好时候——20世纪60年代开始,第三次科技革命浪潮启动,法国作为老牌发达国家,也算是喝到头啖汤——虽然民众越来越懒,要求越来越多,但靠着科技的加持,法国的劳动生产率也越来越高,这样就形成了对冲;此外,欧洲一体化整合不断深入,欧盟的成型和欧元的诞生,也让法国的影响力和产业竞争力都得以增强;同时苏联的解体,也缓解了欧洲国家的生存压力,让法国敢于将更多的资源投入民生。靠着这几层利好,法国的福利社会有了源源不断的资源加持,民众大体能够满意,法兰西第五共和国也因此能够从1958年建立起,一直延续至今——虽然60年的国命对于正常国家而言不值一提,但考虑到大法国之前一百多年里改朝换代10次的凶残历史,这已经是非常了不得的成就了!

但问题是,这种和谐的状态,其实本质上是不可持续的。毕竟民众对“美好生活”的索求是没有尽头的——现在满足了,过几年他们又会有进一步要求,但法国却不可能永远有这么好的命!

法国虽然喝了第三次科技革命的头啖汤,但随着革命成果的普及,尤其是全球化的深入,其他国家也慢慢追赶了上来,并且开始蚕食法国的原有份额(你法国人工资那么高,工作时间又那么少——明显拼不过东亚国家);欧盟和欧元经历了90年代和本世纪初的高歌猛进,在2008年金融海啸后也疲态渐显,欧盟的正面聚合效应越来越少,负面的拖累威胁却随着经济的疲软,越来越显现。而法国圣母情怀下,穆裔难民和移民数量也高速增长——不仅给法国财政带来巨大负担,也对社会安全造成重大冲击

这种情况下,法国应该怎么办?正常的逻辑当然是提高经济竞争力,减少财政开支。但要做到这一点,就得削减福利、延长工时,降低工资、保护企业——换句话说,全国上下勒紧裤腰带,共度时艰。

但真要这么做,必然会遭到民意的反对。好逸恶劳是人类的天性。这种共度时艰,其实是和人民的本能作对。

这时候,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了。政府必须有相应的强制力,推动改革,逼大众接受现实,这样国家和社会才能完成必要的转型。

但问题是,法国做不到。为什么做不到?因为民权太强大了!民众高度一致,抵制任何侵犯自身利益的政治决策。

这就麻烦了!政治家再怎么公忠体国,他也得为自身利益考量——分明是为了人民的未来考量,人民还不领情,反而要搞得自己身败名裂,政治前途完蛋,这又是何苦?

人都是有私欲的,政治家也不例外。既然民意坚决反对,民选出来的总统,又岂能强推?

而且,就算法国总统真的愿意为国献身,为了法兰西的未来赔上自己的前程,这事儿依然很难搞定。为什么?因为法国人民不仅有选票,还有光荣的革命传统。你要是让我们不爽,我们不仅有可能用选票做掉你这个总统,甚至不排除上街闹革命,推翻法兰西第五共和国这个朝代!

这下简直就是无解了!就算你总统愿意脑袋别裤腰带上搞改革,但体制内的其他人不愿意啊!你总统思想觉悟高,你可以什么搭上性命也要改革;但你的下属、盟友、金主,他们不可能赔你一起赌上身家性命。所以,在法国人民的革命传统面前,就算总统想来硬的,也不会有人跟随。他真要敢这么干,立马就会成为光杆司令。

这就是法国政治的死结。民意的不理智和不现实,决定了民众的诉求其实是不可能满足的。可民权又太过强大,政治权力被其高度捆绑甚至重度威胁,所以明知有些民意是瞎胡闹,也无可奈何。

从萨科齐到奥朗德再到今日的马克龙,每一位总统都是高票当选,每一位总统都深知国家积弊,力图改革,但十几年下来,法国的处境,不仅没有好转,反而在步步滑向深渊。萨科齐和奥朗德现在已经身败名裂——前者成为近三十年首位没有连任的法国总统;后者第一任任期结束时支持率已经低到瞠目结舌的4%——直接逼的他放弃谋求连任。而马克龙这位年轻帅哥,现在也因改革而面临支持率雪崩,眼瞅着要步前辈后尘。

综上所述,法国之弊,非政治家之弊,而是体制之弊、民权之弊。有这样的西式民主体制,再摊上强大到没人约束得了的民权,法兰西第五共和国,也就只能病入膏肓了。如果马克龙接下来不能拿出什么奇策,等他这一任任期结束后,就等着右翼上台吧。

其实不仅仅是法国,整个欧洲,现在都普遍陷入这种困境。随着经济的恶化和穆裔移民的冲击,不仅右翼强势崛起,体制上,西式民主这个所谓的政治正确,以及欧洲引以为傲的福利社会,也都越来越不适应当下的形势。法国不是第一个落难的,但如果法国真的倒下,以它的江湖地位,势必造成巨大的连锁反应。倘若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真的因此走向崩溃,那西式民主制度和福利社会,至少在欧洲,其之走下神坛,也就为时不远了。

当然,现在马克龙已经被迫妥协。但亡羊补牢,为时已晚。经过这一轮重挫,马克龙还能坚持多久?他会不会改弦易辙?如果法国变色,又会对欧盟的维系,造成什么样的冲击?,云石君下一节继续为您解读。

本文为云石海外风云系列1898章。解读大国博弈内幕,剖析政治深度逻辑,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云石,收看全部云石君国际时事分析系列文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