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正文

直播答题周年祭:芝士超人变斗地主,年初最火风口惊悚转型

原标题:直播答题周年祭:芝士超人变斗地主,年初最火风口惊悚转型

为记者量身打造的行业资讯平台

作者 | 郝圆

王思聪的2018年第一周总结:王思聪撒币,张一鸣撒币,周鸿祎撒币,奉佑生撒币。

他们掀起了中国互联网市场2018年的第一个风口——直播答题,一时间,网友抢着答题,老板争相撒币,如今再打开这些直播软件,“撒币”这两个字显得意味深长。

当时的爆款APP中有一款名为“芝士超人”,曾创下单场奖金101w的战绩,就在12个小时之前,它完成了自己最新一次版本更新,同时更名为【来下斗地主—芝士版】,彻底变成了一款斗地主APP。

在不知不觉中,直播答题的风口以这样一种让人哭笑不得的方式退场了。

风口过后,“芝士超人”们那意料之外的转型

翻看“芝士超人”在App Store的版本历史记录可以发现,向“斗地主”的转型并非一夜之间完成的,早在8个月之前APP中就开始增加了“斗地主”和“麻将”的玩法。这一转变虽然看似“意料之外”,但细究却发现也有逻辑可寻。

某互联网从业者表示,“芝士超人通过直播答题获取了大量用户,那接下来的痛点就是如何把这些人留存下来去变现,那肯定是要根据他们的用户特点来分析,什么是最适合在这个群体上推广的东西,斗地主这类游戏可能就是他们的判断结果。”

根据艾瑞咨询数据分析,“芝士超人”的用户的年龄主要集中在35岁以下,区域占比排名前五的分别是辽宁、广东、山东、江苏、浙江。再看斗地主类APP,以“欢乐斗地主”为例,主要使用人群年龄也集中在35岁以下,而地域分布前五位为:广东、江苏、山东、河南、浙江,二者高度重合。“像斗地主这种棋牌游戏可以有稳定的现金流,是验证过的模式,基本上算很保险的做法了,”某产品经理评价道。

芝士超人使用区域占比 图片来源:艾瑞

与“芝士超人”同期的“冲顶大会”也走上了转型之路,曾经靠着思聪老公“狂撒币”走红的它如今散发着浓浓的“电视购物”气息,基本上见不到任何“知识”的身影,所谓的“答题”变成了“猜折扣、赢奖金”。曾经盛极一时的直播答题风口彻底宣告结束。

虽然“短命”的直播答题APP们都在努力地转型求生,但结果却不如人意。据艾瑞咨询数据,“芝士超人”上的月独立设备数已经从今年2月的549万降至10月的20万;而“冲顶大会”则从2月的764万降至10月的15万。

图片来源:艾瑞

“这个数据基本可以说是无人问津了,基本没什么有价值的客户;这不像理财app有个十几万用户能贡献几个亿,这类app十几万用户基本没啥意义了,”某互联网数据分析师告诉蓝鲸记者。

“芝士超人”们是如何陨落的?

2018年年初,借着生日的名义,三十而立的王思聪发起了一场疯狂“撒币”行动,冲顶大会将奖金从中午场的1万元涨到10万元,当晚的答题参与人数也达到了25万人,直接将这个全民竞答游戏推向了高潮。

吹捧声与争议声此起彼伏,变现来得比想象中更快。1月9日,映客旗下的“芝士超人”率先拿下了来自趣店旗下大白汽车分期的一亿元广告费,在真金白银的冲击下,直播答题的赛道变得格外拥挤,但也并非所有参与者都有所收获。

某理财类APP的产品经理告诉蓝鲸记者,直播答题大热时他们领导认为这种形式非常符合他们的教育用户财商的业务定位,于是连夜与业务、技术等部门沟通要开发一个答题的功能。“让用户答题,答错了就当作学习了,答对得到的奖励就需要开户,这样就完成了用户教育和业务拉新,”然而事实上不仅参与人数没多少,开户人数更是少得可怜,“就只是满足了一个跟风潮而已,业务和创意大概率是不兼容的,”他告诉蓝鲸记者。

易凯资本创始人兼CEO王冉曾对这个风口出了一道选择题:

请回答本场临时增加的第13题:现在遍地开花的知识问答市场一个月内会发生什么?

A.更多玩家跟进;

B.出现单场千万奖金额;

C.有关部门出台政策严格限制。

10秒,开始!”

参与“撒币”的周鸿祎自然非常乐观,“有什么理由限制这种非常正能量的活动呢。应该选择A,”并补充道A选项应该改成巨头纷纷进入,身为巨头的马化腾并不这么认为,他选C

事实果然如Pony所料,2月14日,广电总局发出通知,要求对网络视听直播答题活动加强管理,进一步规范网上传播秩序,防范社会风险。明确规定:未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任何机构和个人,一律不得开办网络直播答题节目;直播答题节目主持人应当具备广播电视节目主持人相应的条件,具有高尚的道德品质和良好的业务素质。基本给大部分做直播答题的平台判了“死刑”。

某第三方平台负责人告诉蓝鲸记者,直播答题鼎盛期不少品牌和APP都曾经找他们来做这个项目,但是政策出了之后,本来在洽谈的生意也都黄了,“其实这不是一个性价比很高的玩法,虽然对于短期引爆来说效果还是挺好的,但是后来奖金水涨船高,几万块基本上都刺激不到用户了,加上政策这一棒子,担心有风险就都撤了,”该负责人说。

据刺猬公社报道,原计划在年后结束的百万英雄、百万赢家、黄金十秒等节目先后提前宣告第一季结束,其他诸如冲顶大会、网易大赢家、爱乐之战等也贴出了系统维护升级的字样。

一年过后,直播答题已鲜有人提及,而那些APP们也以令人哭笑不得地方式宣告着风口的终结。

答题告终,直播翻红之路举步维艰

直播答题的兴盛期,几乎每一家直播平台都参与到了这场“撒币行动”中,它被视作已经整个直播行业的一汪活水,平台希望借此丰富自己的玩法,拉动用户增长,提升DAU。然而用大量烧钱的方式拉新并非长远可靠的方式,被直播平台寄予厚望的直播答题策略已宣告失败。

在无题可答的日子里,直播平台们的生存举步维艰,有人黯然离场,有人苦苦挣扎。

据钛媒体报道,11月28日,新浪在第三季度财报会议上,新浪微博CEO王高飞确认微博收购一下科技旗下的一直播,并表示并将用1-2个季度,对微博和一直播产品进行融合和优化,这一讯号为一直播的秀场直播时代画上了句号。

刚庆祝完开播一周年的网易薄荷直播在12月3日发出公告,称将于2018年12月3日12:00起停止官方渠道的APP下载服务;2018年12月6日12:00起停止网易薄荷直播、短视频服务;2018年12月31日00:00起全面停止网易薄荷的运营,关闭服务器。因为入场过晚,网易薄荷已经很难再直播界分到一杯羹。

占据先发优势的头部直播平台日子也不好过,据36氪消息,斗鱼直播近期进行了紧急裁员。这次裁员没有经过书面通知,只是口头通知,裁员的规模为70余人。随后,斗鱼方面进行了回应,表示这一裁员决定只是部分业务调整。

有人将“直播的冬天”归咎于“短视频的崛起”,“ 直播的市场,从短视频兴起之后就一直在下滑,直播这种依赖主播、实时视频的运营模式,在抖音这种内容库充足、不局限时间的视频流下毫无竞争力……”某互联网从业者评论道,但雪球创始人方三文在接受界面采访时则表示,“短视频平台和直播平台中不太存在竞争,直播平台本质上是陪聊,而短视频主要是看,但直播是个手段,短视频平台也可以做直播,总体上是一个新增的巨大增量市场……直播这个东西只有完全长尾化,有无数的主播来了,这个平台才有价值。”

直播答题被现实“证伪”,互联网寒冬考验着直播平台的生命力,一场残酷的大逃杀已经拉开大幕,今年冬天“王思聪们”还能再造一个“风口”救救直播吗?

专为记者打造的平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