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特朗普拯救不了美国汽车制造业,无法阻挡它们出走的决心;那么,特朗普真的能让汽车制造业进来吗?

文|智库君

12 月 4 日,摩根士丹利分析师在一份报告中提到,根据福特汽车于今年 10 月宣布的 110 亿美元的重组计划,预计将在全球裁员 2.5 万人。

对此,福特中国官方回应称:“如我们之前所公布的信息,福特汽车正在进行组织结构重组工作。这些相关重组工作将主要在北美之外的市场,包括对全球受薪员工的有针对性的,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构调整,所有相关重组工作正在进行中,目前任何对于裁员数目相关的报道纯属猜测。”

尽管福特尚未公布裁员的具体细节,但两家底特律巨头先后宣布的裁员计划,对美国传统汽车制造业而言,无疑将造成巨大的打击。

对于承诺 “ 重振美国制造业 ” 的美国总统特朗普而言,无疑又泼上了一盆凉水。

特朗普上台之后,为了将制造业带回美国,不惜通过动用关税大棒给企业施加压力。一方面,他希望美国的企业将制造业带回美国;一方面,他又希望外国企业加大在美国的投资。

当然,对于一家企业而言,追求最大的利益才是首要目的,而不是白宫的政策和美国人就业率。但特朗普正视图通过各种手段,来破坏原有的游戏规则和市场秩序。对于美国汽车制造业而言,特朗普究竟带来的是什么?

一剂砒霜?

由于特朗普挑起的贸易战,材料成本和大宗商品价格不断上涨,过去数月间,让通用汽车和福特汽车在今年感受到了巨大的挑战。尽管裁员主要的目的在于转型,但利润和销量的下滑则是裁员的“催化剂”。特朗普的关税政策,像是一剂福特和通用正在服下的“砒霜”。

当通用宣布裁员时, 11 月 26 日,特朗普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特朗普表示已经敦促通用汽车董事长、 CEO 玛丽 · 博拉停止在中国生产汽车,建议她从中国撤回生产并在俄亥俄州开设新工厂。特朗普甚至表示: “ 美国拯救了通用汽车,而这是我们所得到的 ‘ 感谢 ’ ,如今,我们正考虑把所有通用的补贴砍掉,包括对电动车的补贴。 ”

对于玛丽 · 博拉执掌的通用来说,掀起这一轮裁员风暴,做出一次孤注一掷的转身,意在让通用能够应对电动化和自动驾驶带来的产业变革,避免通用重蹈 10 年前金融风波破产的一幕。

当然,转型的同时,通用汽车目前也面临着不少压力。事实上,整个美国传统汽车制造业在今年都遇到了挑战。

不过,中美的贸易关系或许迎来转机。新华社消息,当地时间 12 月 1 日晚,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会晤。会晤后,中方经贸团队相关负责人对新华社表示,两国元首讨论了中美经贸问题并达成了共识。

双方决定,停止升级关税等贸易限制措施,包括不再提高现有针对对方的关税税率,及不对其他商品出台新的加征关税措施。

特朗普开始放下强硬态度,通用也可以暂时松一口气。当然,利好只是暂时的,问题并没有解决。

如果真的按照特朗普的计划,取消对通用的一切补贴,强制其关闭中国工厂,并且继续加征关税,对通用来说冲击巨大。

“ 如果关掉中国工厂,通用将会第二次破产,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12 月 2 日,一位汽车业内人士告诉智库君。

显然,玛丽 · 博拉并不想让悲剧重演。

“ 中国市场一直保持着健康有序的增长,产能运用充分。我们对于中国市场的长期发展充满信心,未来将会继续根据消费者需求规划产品布局。 ” 通用汽车中国有关人士表示。

作为全球最大的汽车生产和消费国,中国市场对任何一家全球性车企都至关重要。 2008 年,不少企业都是依靠中国市场度过了金融危机。对通用而言,更是如此,如果没有中国市场,别克品牌或许早就不存在了。

“ 中国市场的表现,长期来讲对通用非常重要,通用这几年在中国进展不是很顺利,还进行了大规模召回,这些对通用来说都是挑战。通用能否度过此次危机,还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但可以肯定的是,财务状况将是它能否渡过难关的一个重要因素。 ” 上述汽车业内人士告诉智库君。

除了来自特朗普政府的压力,此次大规模裁员也招来了工会的集体声讨。

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在一份声明中写道: “ 通用汽车的决定将受到挑战。 ”

玛丽拒绝讨论这些工厂是否可以重新开工,理由是通用汽车正在取消对这些工厂的任务分配。

“ 消减或关闭在美国运营的工厂,这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决定,且在这些计划实施的过程中对美国的劳动力造成了严重损害。 ”

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的通用汽车部门主管特里 · 迪特斯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指出,在经济低迷时期,通用汽车的生产决定把利润放在首位,而不是优先考虑这些在这段困难时间和通用一起,为通用牺牲个人利益的工薪家庭。通用的这些决定是给美国人民对它所做的援助历史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美国底特律市长达根在一份声明中称,这一消息令人感到不安,并表示底特律的经济发展团队和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正在共同努力,想出一个对通用汽车和员工都有利的解决方案。加拿大总理贾斯汀 · 特鲁多通过 Twitter 表示,他与博拉通了话,并表示深感失望。加拿大工会主席杰里 · 迪亚斯也承诺,将与通用汽车展开一场斗争。

“ 工会也会成为一个掣肘,因为有工会存在,所以生产成本高,工作效率低。日本在美国的工厂基本上都建在工会力量比较弱的地方,而通用所在的底特律是一个很重要的工会集中区域,力量很强。 ” 上述汽车业内人士分析。

受到众多反对声音,通用为何还要孤注一掷地进行这场变革?裁员只是改革的手段,通用的目的在转型。

通用将在传统领域缩减的成本,投入到电动车和自动驾驶等新兴领域。通用表示,通过一系列举措,预计到 2020 年底,通用汽车将实现全年约降低成本 60 亿美元,用以加强主营业务,并提升投资未来出行领域的能力。通用汽车方面称,预计未来两年内,在电动车和自动驾驶领域的投资将翻一番。

此外,通用还提出了推动不同车型之间的优质零部件共享、加大应用虚拟工具压缩开发周期和成本、整合车辆工程和驱动系统工程团队、精简全球产品开发机构的规模等举措。

上述业内人士认为,通用裁员其实是正确的选择,在没有那么多的产能和需求的情况下,如果还继续保留庞大的工人群体,无疑会加重公司成本负担。鉴于十年前的金融危机经验,削减成本对公司财务有利,有助于企业度过危机。

“ 这些措施将有效推动公司转型,使我们变得更敏捷、更柔韧、更具盈利能力,并提升我们投资未来的能力。我们必须始终基于市场变化与消费者需求制定成功的长远发展计划。 ”11 月 27 日,通用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玛丽 · 博拉表示。

显然,面对汽车 “ 新四化 ” 带来的机遇和挑战,通用已经决意作出改变,通过重组计划,利于通用在新一轮变革中把握产业方向。

事实上,近两年,随着智能化、电动化、自动化等新技术的不断涌现,电动化和自动驾驶的行业变革之下,大众、丰田、戴姆勒等大多数国际巨头都已经纷纷宣布转型,试图撕掉身上的 “ 传统汽车制造商 ” 的标签,向出行服务供应商转型。

对于通用和福特来说,巨大的变革风暴,赌的是一个不确定的产业未来,但不改革,谁都有可能灭亡。

一副解药?

不仅是在中国市场,提高关税也是特朗普政府平衡与欧盟之间贸易的重要手段。

“德国三巨头”已经感受到了这股压力。12月4日,戴姆勒董事会主席蔡澈、大众汽车集团CEO迪斯和宝马首席财务官尼古拉斯彼得,受特朗普的邀请,就美国考虑加征外国汽车和零部件关税事件进行在美国白宫进行商讨。

德国汽车三巨头希望,能够借此机会说服特朗普,让美国不对进口汽车征收 25% 的关税。

对于美国制造业来说,加征关税看起来像是一副新的解药。关税的壁垒,让大众、宝马、戴姆勒似乎在美国市场捉襟见肘,只能通过在当地建设工厂、加大投入,来避免一旦美国对欧洲提出的加征汽车关税所带来的影响。而这将为美国带来新的投资机会,并创造新的就业。

对于德国汽车制造商而言,美国贸易政策的影响已经显现。因为特朗普加征中国汽车的进口关税,使宝马和奔驰经美国生产出口至中国的汽车成本高企,只能通过提高售价并压缩利润来降低所带来的影响,奔驰同样受到了一定影响。

但事实是,不但相关车型的价格提高了,造成了销量的下滑;同时,单车的利润也大幅降低。这对于今年在全球销量并不十分理想寄希望通过中国市场扭转局势的宝马来说,增加了巨大的压力。

一旦特朗普将欧盟汽车关税从 2.5% 提高到 25% , BBA 由其他地区销往美国的进口车,将遭遇严重打击。其中,由于大众汽车集团旗下的保时捷和奥迪品牌在美国没有生产基地,打击更加严重。

三家德国汽车制造商,希望通过强调在美国的投入,来证明自己对美国汽车制造业的贡献,以阻止特朗普进一步向欧盟加征关税的意图。

比如,宝马宣布将在美国设立新的工厂,而大众也与福特建立联盟,大众汽车集团 CEO 迪斯表示,大众可能会利用联盟伙伴(福特)在美国的工厂来生产汽车,也在考虑在美国建立第二家汽车工厂。

现在来看,德国汽车三巨头的一系列计划,将为美国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并带来更多的投资。对特朗普而言,这的确将是一个好消息,而特朗普是否会因此而改变加征关税,还很难说。

有人说,特朗普是一个疯狂的“利己主义者”,他希望通过白宫的政策重振美国汽车制造业。不过,特朗普的态度一向很难让人猜透,汽车关税的政策,究竟会带来美国汽车制造业哪些影响,利弊之间又将如何权衡,充满未知。

实体经济在任何一个大国都是根本,但是利益是一家企业的目标,成本和经营效益是生存法则。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特朗普拯救不了美国汽车制造业,无法阻挡它们出走的决心;那么,特朗普真的能让汽车制造业进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