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成长,就是要不断地与过去告别

原标题:成长,就是要不断地与过去告别

今天,“中国教育研究”的微信改名字了,改成了“明教育”。

同事们说,改名字后我们的粉丝会可能会失去很多,也有同事说,改名字后我们的被检索到的机会少很多。本没有想写这些文字,但同事们说的多了,而且不停地给我说,我们应该发个声,给粉丝们做个说明吧。给粉丝做个说明,有个交待,这个我觉得有必要,所以就有了这篇文字。

中国不让用了,中华也不让用了,华夏也不行了,世界和全球都不行了,改炎黄教育吧。真的还瞬间通过了“炎黄教育”这个名字,但越想越不是滋味,这叫什么呀,还是没有走出思维的局限。叫狗蛋教育吧,怕俗气,也怕被骂。思来想去,想到了我们为什么要做教育,为谁做?不为苍天,不为世界,也首先不是为国家,为别人,首先是为自己,为自己的修行。

修什么?修本真,修觉知,修知行合一。

在我看来,名字就是个符号,本无意义,只是为了称呼方便。

虽然当年用“中国”二字有“痛之深,爱之切”的动机,但绝对不能否认有拉大旗做虎皮的嫌疑。被动改名,狐假虎威的事不能干了,我觉得这是社会发展的进步。既然社会文明在进步,管理艺术在提升,那我们不能拖后腿,要接受规范管理,更要切实管理好自己。

“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庄子·《逍遥游》)不要想的太多,就是简单变个名字,把“中国教育研究”变成了“明教育”,这和“张三”改名成“李四”没有太大的本质区别。

如果有人十分在意名字而取消关注,这是好事,留下的人群都是更加精准的人群。我相信,即使是原来关注“中国教育研究”的粉丝,也鲜有是冲着名字关注的,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没有价值,没有个性,还有谁关注、喝彩。

名字变了,人没有变,心更没有变。而且,人更加单纯,心更加明净。

这些年,有关我们的难事和重大事情,都第一时间找大军求教。本次更名,得益于大军兄一个月前给我们论坛的点拨。

坦诚而言,直到现在我好像还没有真正明白“明教育”全部的真正含义,但直觉知道,“明”是我们的方向,更是底线。再次,我试着解读一下我理解的“明教育”吧。

我认为,明教育首先是一种尊重人和人性的教育。如果一种教育,连人,连基本的人性都不懂,都不能尊重,还谈什么教育?还谈什么真正的教育。对人和人性的理解和尊重,是教育最最基本的底线,如果违反了这个,不管用什么形式,什么旗号,我想都不是真正的教育,更不是什么好的教育。老子所言的“知常,明也,不知常,妄作,凶。”不知是不是多少能关联我的理解。

其次,明教育是一种遵循教育基本发展规律的教育。教育基本发展规律首先是对教育真正主体的厘定,其次是学习本质和学习规律的尊重。基于此,明教育始终会以学习者为真正的主体和中心,不管是目标设定、课程设计和教学,还是最后的评价,都是基于学习者这一绝对的中心。

第三,社会的多元多变,没有任何一种教育能适用所有人。为此,明教育坚持包容开放,容纳一切关于真教育的探讨。明教育旨在通过教育本原的思考与探索,进而探寻出真心做真教育的有效路径。

基于此,明教育坚决摒弃权威,崇尚自由;我们坚决摒弃大而无当,坐而论道;坚决拒绝表象的喧嚣繁华,坚决拒绝一切形式的功利。我们不会满足发几篇高效能鸡汤文章圈些粉丝,我们更注重看见自己,找到本原;我们也不会满足简单构建一个平台,我们更想构建起一个高能能量场,在这个能量场里的人能量相当,彼此赋能。在这个能量场里,每个人都是构建者,都会为这个场赋予不同的正能量。

生命本没有意义,除非遇到了你喜欢的事喜欢的人。就是这样,生命的真正意义也需要自己赋予。”最近,我在不同的场合会经常说到这句话。有人说,这是我对生命的消极反应,我不知道是不是消极,但我知道,我现在越来越怕死,越来越感知生命时间的流逝。所以,一旦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事情,遇见了喜欢人,我就穷追不舍,至死不渝。

我们相信缘份,哪怕是在微信上的相遇,我也相信是上苍的有意安排。

感恩遇见,珍惜遇见。

谨以此文与过去的名字,与过去告别。

(END)

版权说明:

图片源于 网络

如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删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