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15岁锒铛入狱,20年后满身刺青的黑道大哥却成了台湾之光,用一碗面喂饱40000多人

原标题:15岁锒铛入狱,20年后满身刺青的黑道大哥却成了台湾之光,用一碗面喂饱40000多人

《无间道》里有句话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早几年才“放下屠刀”的颜维勋,现在有时候会后怕,好在还有赎罪的机会,还的是给社会的福报,而不是在某次厮杀中,稀里糊涂还了自己的命。

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但这条回头路,他磕磕绊绊走了20多年。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路灯准时亮起来,

在台北新北市板桥区青翠菜市场的转角处,

有一家不太起眼的小面店却依然灯火通明,

面店里只有五六张桌子,满是烟火气,

最显眼的是店门口挂的“行善面店”红心招牌。

客人吃面的悉索声,老板打开煤气的声音,

让这里显得格外热闹。

一位身形干瘦的老人在门外小心翼翼地张望着,

她听说这里可以免费吃面,但迟迟不敢走进去。

刚才还在炒面的老板看到门外的老人,

热情地招呼她:“要吃面吗?快进来坐啊。”

老人走到最靠门的桌子边坐下,

没一会,一碗热气腾腾的面就放到了她面前,

虾仁、蛤仔、鱿鱼、肉丝、高丽菜丝,

这碗什锦面用料十足,而且色香味俱全。

没想要明明是免费的面,却这么丰盛。

更想不到的是,送出免费面的老板,是个浑身纹满刺青,还曾经坐过牢的黑道大哥。

5年间,他送出了超过40000碗面,喂饱了那些吃不上饭的人。

“黑道大哥“叫颜维勋,长得稍微有点凶,再加上两条大花臂,一看就是在道上混过的,只是现在他经常笑,待人接物也很温和,客人也都没这么怕他了。

想当年,颜维勋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古惑仔。国小毕业就开始混社会,国中的时候,颜维勋和他的兄弟几乎无恶不作。

翘课、打架、飙车甚至随机砍人,反正就是一个字:混!

颜维勋的妈妈回忆说:“常常半夜会有电话打到家里,我就知道一定又出事了。”

生意做到一半关店,或者大半夜爬起来出去找人,都是常有的事。找不到,妈妈只能干着急,担心得睡不着,有时候都是哭到天亮。

但当时还没成年的颜维勋已经被江湖道义那一套洗了脑。对于他们来说,坐牢是资历的象征,没蹲过监狱,你是小弟,但要是在牢里走一遭,你就成“颜哥”了。

但没想到的是,他这么快就闯了弥天大祸。

那一天,他和“兄弟们”在KTV里喝“嗨”了,因为琐事和人发生口角,结果一失手就把人打死了,还重伤了两个。

颜维勋家里并不富裕,仅靠着父母经营一家小面店维持生计。闹出人命官司之后,母亲为了支付儿子的诉讼费和出庭费,不得不卖掉一家人住的房子。

因为是少年犯,颜维勋被判了4年有期徒刑。跨进监狱大门的那一年,他刚满15岁。

出狱之后,其实颜维勋也有点茫然,不知道以后该何去何从。

但过去的“兄弟们”很快就又来找他了,也真的一口一个“颜哥”地叫他。

颜维勋又重新加入他们,回到了过去的生活,甚至连凶器都更新换代,从明刀变成了暗枪。

以前看武侠小说,里面有句话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当时颜维勋不懂,现在他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懂了。不和他们混,又能做什么呢?他陷进了死胡同。

看着他现在的样子,父母比以前更担惊受怕,他却浑然不知,就这样过着麻木又糟糕的生活。

直到他做了一个噩梦,一切才开始改变。

在梦里,他喝醉了酒,在家里阳台开枪,子弹直直地射穿了窗户,打死了里面睡觉的一个老婆婆。砰”地一声枪响,他被吓醒了。

第二天回家,看到满脸憔悴的妈妈,颜维勋立刻联想到梦里的老婆婆,他几乎有种如梦初醒的感觉。

“你到底还要让家人失望多少次?难道你还要让已经上了年纪的父母为了你以泪洗面?”

他决定金盆洗手,还去庙里祈求:“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行善回报。”

结果造化弄人,就在这时候,警察在他的刺青店里搜出了枪,颜维勋再次被捕入狱。

想要重新做人却又失去自由的那一刻,他觉得周围的世界都变成黑白的了。

没想到,法官这一次对颜维勋判了缓刑,他恍如重生。

这是老天给我的机会,这次我不能再选错了。

颜维勋终于决定彻底改变,重新做人,行善回报的念头也在他心里扎下了根。

刚开始,颜维勋去周边拜访贫困家庭,给他们带一些食物和日常生活用品。

但他发现自己的力量很渺小,就把自己接触的家庭拍照放到脸书上号召大家。

没想要参与的人非常踊跃

有人捐钱有人寄购物卡,

大家都想尽自己的力量帮助弱势群体。

但他以前的朋友却不相信他做善事,

“做什么善事啊?

你是不是又想到什么新的敛财方式?”

那种感觉真的很受伤。

为了不落人口实,

颜维勋每个月都会公布善款明细和票据。

甚至为了更好地善用这些款项,

他每次买东西都会货比三家,

直到买到最划算的为止。

“这都是人家捐的血汗钱,

一分都不能浪费。“

而为了彻底证明自己的决心,他开始筹划“环岛行善之旅”。

2010年,他发起了第一次环岛行善行动,用28天时间,跑遍了全台湾107家育幼院,给他们捐赠物资。

一路上,颜维勋一直背着一尊神像。对他而言,这是一个重生的仪式。

环岛行善之旅每年一次,一直没停,到现在筹集的善款已经超过了1100万新台币(约250万人民币)

环岛行善之旅之后,颜维勋一直挖空心思,在想更持续更日常的行善方式,偶然在网上看到“待用咖啡”的形式,脑子活泛的他立刻就想到了家里的面店。

意大利的待用咖啡文化中,匿名人士提前支付了一杯咖啡的钱以行慈善,使有需要人士可以免费喝到咖啡,这种形式起源于那不勒斯的一家咖啡店。

现在待用咖啡文化在当地早已过时,这家看上去不起眼的面店,却成了台湾第一家待用面馆,并且引爆台湾

这碗小小的“待用面,在5年时间里喂饱了超过40000名吃不上饭的人,引得媒体争相采访。

而爱心的力量也很快传遍开来,现在台湾已经有700多家待用餐馆、咖啡店、摊位等,在温饱着社会弱势者的肚子。

2013年, 这家开在菜市场里,有着30多个年头的小面馆,开始了“待用面计划”

没想到计划进行得非常顺利,捐面者和吃面者都来得越来越多。

颜维勋专门在店里挂了一块白板,用“正”字来记录捐面者和数量,并且对所有客人公开。

一般来吃面的都是流浪汉、残疾人或者孤寡老人,都是家里穷得实在过不去的基层弱势者。

但其实对于想吃待用面的客人,面店没有审核的标准,因为就怕一个错估,疏忽了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颜维勋还记得有一次,一位60来岁的老人来店里吃待用面,他看上去很健壮,当时旁边的客人就冷言冷语,“好手好脚的,还领什么待用面!”

老人露出尴尬又落寞的神情,一言不发地从包里掏出了低收入证明和残疾证,颜维勋才知道他有听力障碍。

他说想要打包一碗面,

给家里90多岁的妈妈吃。

颜维勋问他,“那你自己呢?”

他说自己没有关系,

和妈妈吃一碗就行了。

最后颜维勋还是给他打包了两碗面。

自尊非常重要,不要为了自己的善意,伤害到其他人的自尊。而且到底是真的生活困苦还是占便宜,其实看眼神就知道。”

所以为了避免吃面的人尴尬,在行善面馆吃待用面从来不用什么证明。

没做待用面之前,颜家的面摊大概3、4点就打烊了,但自从开始做待用面,颜维勋和父母怕晚上有人想吃吃不到,而且有的人习惯在人潮散去后再来,所以坚持晚上也营业。

吃的人倒是很稳定,一般每天差不多有15、6个,但后来捐面的人越来越少,最后一直是颜维勋自己在补贴。

好在媒体报道让待用面出了名,更多善心人士的捐款涌入这家小面店。颜维勋依然保持以前的习惯,会在社交网络上公示捐款明细。

这几年,为了避免食用者的尴尬,颜维勋还和地方福利社合作发行“待用券”,减少食用者的尴尬。

现在推行待用餐的店家遍地开花,光是台湾就已经有700家待用餐店。颜维勋也很乐意用自己的影响力帮这些店家推广,“能帮到更多人就是好事”。

颜维勋说,其实他自己也在做待用面的过程中得到了很多。

他记得有一个回收垃圾的婆婆,吃完会帮忙收拾碗筷。人家给了她两个苹果,她都要特意拿过来给他和妈妈吃,“她觉得我们每天都在煮面,很辛苦。”

后来没几年,她就过世了,但好歹在她人生的最后几年,一直过着温饱安定的生活。

也有失业落魄的人,在这里吃了一碗面,后来又回来捐了十碗面。那碗面可能不是解决温饱,但在他内心最彷徨无助的时候,给了他一点温暖。

每次看到待用客人在店里等候,脸上露出期待的表情,仿佛等会要享用的,是一顿饕餮盛宴,颜维勋就会格外满足。

比起当“颜哥”,现在的幸福感是截然不同的,“我觉得自己很踏实,幸福到梦里都会笑出来的那种。”

“晚餐沒着落的您餓了嗎?趕緊來吧,来吃一碗美味的面吧“

《无间道》里,刘建明有一句台词,“以前我没得选,现在我想做个好人。”可惜,他没能做成。

人生在世也就几十年,颜维勋的前半生是浪子回头金不换的最佳写照。

谁也想不到,那个曾经拿起刀的黑道大哥,那个或许在大多数人眼中已经没有什么未来可言的少年犯,有一天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人生没有几次重新开始的机会,颜维勋无疑是幸运的,这个社会给了他又一张做好人的入场券,让他能用善行,弥补过去的错与罪。

参考资料:

腾讯视频《和陌生人说话》

纪录节目《谁来晚餐GuessWho》

公益节目《甘愿人生》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