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大跌眼镜?其实不必

原标题:大跌眼镜?其实不必

昨天下午,台湾联合新闻网爆出钮承泽性侵女工作人员的消息。

有不少人的态度还是“先不站队等反转”。

因为性侵发生时多半是一对一的状况,双方各执一词、人证物证模糊的话怎么办?验伤虽然难度不大,但也有可争执的余地啊。

不过失联了22个小时,今天傍晚,钮承泽自己在facebook发声,说“明天会主动前往大安分局说明事件经过”,基本上就是认了的意思。

那就可以来好好说说这件事了。

(注明一下:台湾有多家媒体跟进报道此事,但联合新闻网今晚更新受害者投诉,有些媒体资讯错误,也质疑警方有泄露笔录可能,所以关于受害详情叙述我还是采用最初来源也就是联合新闻网的统一说法哈)

钮承泽,台湾著名导演、演员、戏剧制作人,今年52岁。

事情发生的时候,他正在拍摄自己的最新电影《跑马》。

△电影男主任贤齐,所以钮承泽出事时铺天盖地都是二人合照

而受害女性就是《跑马》剧组的工作人员,从她进组开工时,钮承泽就已经对其格外殷勤、关怀备注,只是当时共事的同事们都觉得这是在缓和拍摄气氛,没加以警觉。

毕竟钮承泽出了名的脾气不好,跟他合作过的演员基本上都吐槽过他爱发飙:

陈意涵说被吓死,阮经天说“温和就不是钮承泽”👇

舒淇跟他拍戏,看钮承泽各种摔东西骂人到忍不住拿手机录下来……

当然钮承泽自己也说过,拍戏的时候他就是个神经病,疯起来连自己都打。

结果这种“关怀”持续到11月下旬,钮承泽以身心状况不佳为由取消了剧组会议,但却发消息让受害者的上司到自己住处聊天,并且提到可以带受害人一起来。

这不是单独邀约,况且受害人到了钮承泽住处时,那里还有一些他的朋友,不能怪受害人不够警醒。

之后其他人陆陆续续离开,只留下钮承泽、受害人和受害人上司。再过了一些时候,受害人上司也因为宿醉想回家,钮承泽让对方安心先走,并强调自己“很尊重女性”。

出于对钮承泽心理状况的担忧,受害者没有随上司离开,一开始两人也只是聊天,并没有任何异常情况。

但很快,钮承泽就开始靠近,并对受害人下手。

据受害者友人叙述,钮承泽虽然征服欲强烈,但因为临场不行却也完成了侵犯动作。

这已经严重影响了被害者的身心,她拒绝道歉,并连夜向剧组辞职、打包走人。

不管钮承泽是怎么进行侵犯的,受害者有挣扎反抗意识,那么双方撕扭还是会留下一些印记。

于是她在事发后第一时间请朋友陪自己去医院验伤,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提供了手臂淤青照片以示伤情。

事发之后钮承泽是知道自己错了的,在昨天的新闻里记者也有提到他不断给受害者传讯释放悔意。

今晚受害者本人跟联合新闻网沟通时有补充一些细节:

钮承泽有通过当时一起去他家的那位上司传递出想支付半年或一年薪水做赔偿的意思。那位上司换算了受害者的工资,按年算开出了60万台币(算下来一个月工资就5万台币)的要求,钮承泽也欣然应允。

但受害者担心这会变成封口费,直言谢绝。

因为受害者希望用这件事敲响警钟,让类似案件不再发生。

《苹果日报》之类的媒体有写钮承泽方面向受害者施压,让她息事宁人不要告,受害者也借由今晚的新闻强调,钮承泽没有不让告。

12月5日也就是昨天下午,受害者在友人的陪同下前往警察局报案做笔录。

之所以隔了这么久才报案,是因为这个案子是非告诉乃论:该犯罪必须有被害人的控告,司法机关才能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原告不能撤告——开弓没有回头箭。

警方接到报案后也向钮承泽发去约谈通知书,但都没有回应,只能传讯请他到案说明。

补充说明一下,这个案子台北地检署已经指派妇幼专组检察官来侦办了,警方已经完成对钮承泽的合法通知程序,如果他不到案说明是会被视作有逃跑嫌疑的。

毕竟他所在的大安分局已经给过两次期限,没到案就依法向检察官申请拘票,直接把人上拷带回警察局审。

有律师分析过,钮承泽最重可判10年徒刑。

之前也有个叫张作骥的导演性侵女编剧被抓,被判了3年10月。

不过台湾那边是可以用文艺作品来减刑的,张作骥就是因为在牢里拍片拿了奖,去年8月假释出狱。

钮承泽也有过拍片假释的经历——他当年拍《军中乐园》的时候带着该片摄影师、姚晨老公曹郁以“冒名”的方式偷偷进入海军基地勘景,就违法被判刑了。

划一下重点哈,是没有报备、冒名,进入了军事基地,这本身就是不对的,跟立场无关哈。

后来法院判他缓刑两年,要履行60小时义务劳动,台北地检署就点名叫他拍修复式司法微电影。

大概画面是这样的👇不过比较讽刺的是,他还配了旁白,有一句是“发生的已经发生,做什么都不能让事实逆转”。

当然眼下涉及性侵,而且行为恶劣,比之前的问题又要更严重了。

钮承泽在受害人报案、新闻见报后的这20几个小时,他虽然没有露面,但也不是全无准备:

有媒体在他住所附近蹲点,发现已经有律师模样的人进出。

虽然这两位西装人士离开时对媒体放话说“你们连我的身份是什么都不知道”,但在钮承泽发了声明后,他的律师胡源龙是在大安分局门口接受了采访的,显然是做好了应对。

对于一部分不太关心台湾影视剧的观众知道这条新闻后会说,“钮承泽?谁啊?”

但就台湾岛内而言,这已经是“地震级”的消息了,特别是有网友挖出12月1日就有人已经爆料过这件事……

传说中他可能会去应讯的北检和大安分局都有大批记者苦苦蹲等。

毕竟是性侵这样涉及人权的问题,已经有媒体把整件事归类到“社会”板块去跟进了。

但更多的媒体也在持续挖钮承泽的旧料,因为他的演艺生涯太太太太太久了,可挖掘的点也足够多。

要知道虽然钮承泽不是标准意义上的美男,但他是作为童星出道的:

1975年、9岁时就跟秦汉、恬妞他们演了一部叫《小雨丝丝》的电影。

83年的时候他演了部电影《小毕的故事》,算是打开了自己的知名度。

钮承泽是演员出身,他读书就读的国光艺校影剧科,跟张世、孙鹏等人是同学。

之后也演了挺多影视剧及MV,比如任贤齐《伤心太平洋》👇

又或者是……《春光灿烂猪八戒》!

后来他开始执导电视剧,再慢慢转向电影导演,作品包括《吐司男之吻》《我在垦丁天气晴》《艋舺》《爱》《军中乐园》……

这一连串履历下来,钮承泽在注重权势更信奉辈分的演艺圈是混得风生水起。

《康熙来了》曾经做过国光帮的专访,最出圈的梗就来自钮承泽,因为根本就是混混嘛,上课喝酒还划拳。

他说他读书时跟孙鹏比赛,把学妹带到厕所里去亲。

并且现场演示……

主持人当时有问过说怎么亲,钮承泽说当然是亲嘴啊!

于是就有了下面这张图👇小S说“你们根本是强暴犯!”

但与其说这是国光帮的劣习,我倒觉得是钮承泽在成长过程中上有所缺失,所以他习惯了用强权来掩饰自己的无能。

这次也有人提到钮承泽的满人身份,他的姓氏本来是钮钴禄,也就是皇族后裔。

为此他还参与过一部纪录片,叫做《客从何处来》,讲了自己身为外乡人的身份焦灼。

在钮承泽的成长过程里,来自父母家族家族的荣光一直笼罩着他,他把这件事当做自己可以依靠的资本。

但同时家庭关爱对于他是一把双刃剑,因为钮承泽的父亲是渐冻人,越到后来脾气越怪。

而弟弟出生后,他连母爱也缺失了,因为长子是注定不受宠的,这些迷思也都被装进了他的影视讲述里。

正是在这种状况下,他一直活在扭曲的双面人生里,而在看人眼色行事的少年时期,他对导演位置向往理由之一就是觉得“很神气,可以乱骂人”。

这种意识多多少少贯穿在了他之后的执导过程中,你可以说这是创作本性使然,但更多的还是对自己的习惯性回避和自卑,于是用发飙、暴走甚至更加强横粗鲁的性侵方式来发泄。

而国光帮玩笑嬉闹、淡漠弱势及女性群体的习惯也影响了他之后的路,让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犯错、惹事,甚至到了“大家都不意外”的地步。

只是暴力不可取,性侵更是,不懂得爱人也不会自爱,最终只会一无所有。

原创不易,转载本文请务必注明作者以及微信号(cj10141234)。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