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紧要关头,才知道自己无关紧要

原标题:紧要关头,才知道自己无关紧要

陈益

清梁绍壬《两般秋雨庵随笔》中,记述他与朋友聚会小饮,常常集戏名对偶作为酒令。例如“惊魂”(《风筝误》)对“吓痴”(《八义记》),“盗甲”(《雁翎甲》)对“拱丁”(《桃花扇》),“访素”(《红梨记》)对“拷红”(《西厢记》),“折柳”(《紫钗记》)对“采莲”(《浣纱记》)……凡此种种,有长长的一篇。虽属文字游戏,但必然建立在熟知戏目的基础上,显现了以昆曲为风雅的社会风尚。

读《徐兆玮日记》,发现有《长生殿》酒令的记述,也饶有情趣。

徐兆玮,清末民初学者、藏书家。徐氏先世于清康熙年间从昆山迁居常熟,其为第七世。光绪十六年(1890)进士,历官翰林院编修。三十三年,赴日本学习法政,加入同盟会。辛亥革命后,曾任常熟代理民政长。民国元年当选为第一届国会众议员。一生著作多达百余种。

洪昇在写成《长生殿》前,先以诗词闻名于世。他曾拜著名诗人王士禛、施闰章为师,朱彝尊、毛奇龄、吴仪一、查慎行等等都是他的诗友,彼此交往甚多。为创作《长生殿》,他十余年间曾三易其稿,对剧本主题、人物、情节不断酝酿、提炼,使之日趋成熟。无疑,剧中的曲牌唱词是很讲究的。且雅俗共赏,很适宜作为文人酒令。

“没有一个不到俺楼上吃三杯。通关。枳棘中拂羽毛。有须者饮。奴身止鬑鬑发数根。无须者饮。庭花不及娇模样。面麻者饮。爱他红玉一团。面赤者饮。标致无人能及。貌寝者饮。不由我对你爱你扶你觑你怜你。貌美者饮。俺仔细看他模样。近视者饮。影濛濛空花乱双眼。近视者饮。纤云点缀双星。戴眼镜者饮。……请娘娘到桂宫花下销炎。挥扇者饮。单只待望着梅来把渴消。索茶者饮。笑吟吟传杯送盏。执杯者饮。我只得脱下衣裳与你权当酒。脱衣者饮。满身新带五云香。衣香者饮。镇日里高擎在掌。执杯者饮。便千金何处买。有笑声者饮。嘴边起个霹雳。咳嗽者饮。拼把百般亲媚,酬他半日分离。耳语者饮。似海棠睡足增娇艳。呵欠者饮……”

这一段,撷取《长生殿》中的唱词,一一行令,与饮酒者的举止相貌巧妙对应,确实给席间增添了雅兴。

昆曲与酒历来有不解之缘。昆曲最初就是宴饮时的侑觞之曲。江南历来富庶,每逢寿辰、升迁、送行、雅集、祭祀,士大夫或富商们往往在厅堂内宴请宾客。此时免不了家班的演唱。雅乐侑酒,衍成一种时尚,一种交际方式,在明清时期的江南城镇十分流行。这正是昆曲得以繁盛的文化土壤。以戏名、曲牌和行酒令,参与者当对昆曲更娴熟。

《长生殿》的高潮部分,演的就是唐明皇与杨贵妃在御花园中赏花饮酒,尽情游乐。酒兴正浓时,忽然传来了安禄山叛乱,潼关已被攻破的消息。唐明皇顿时惊惶万分,决定离宫逃往成都。这是《惊变》,紧接着是《埋玉》,一支由右龙武将军陈玄礼指挥的护驾军队来到马嵬坡,突然哗变,杀了奸相杨国忠,接着逼驾,要求赐死杨贵妃。杨贵妃知大势已去,也自求请死。唐明皇无奈,赐以白绫,让贵妃自尽,埋在马嵬坡。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帝妃之恋与安史之乱的错综扭结,构成了充溢于《长生殿》的深层悲剧意蕴。

杨贵妃悲切地喊了一声“陛下”,她又惊又怕。惊的是家兄被戮,怕的是真的祸及自身。眼下最能依靠的,就是堂堂君王了。除了这位口声声与自己千般恩宠万般柔情的皇帝,还有谁呢?然而,万能的皇帝也有毫无办法的时候:“堂堂天子贵,不及莫愁家。难道把恩和义,霎时抛下!”杨贵妃一半真心一半无奈地说出了这句话:“今事势危急,望赐自尽,以定军心。”这不能不唤起唐明皇的内心情感:“你若捐生,朕虽有九重之尊,四海之富,要他则甚!宁可国破家亡,决不肯抛舍你也!”他的确是真情流露。可惜,这样的言辞只能在戏里,是戏里的人做戏给人看。她不愿意捐身,他又怎么舍得国破家亡?战争是残酷的,在敌人的刀枪面前,必须作出抉择。山盟海誓的情爱,此刻已不堪一击。一条万千宠爱集一身的美丽生命,很简单地就被抛弃了。

到了紧要关头,才知道自己其实无关紧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