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4.74亿,谁撑起了保利现当代艺术的历史最佳成交?

原标题:4.74亿,谁撑起了保利现当代艺术的历史最佳成交?

扩展阅读:雅昌艺术网关于“以冒用'雅昌'名义骗取艺术品等犯罪行为”的声明

在经济大环境并不乐观的当下,2018年萧瑟的秋天原本并不是被寄予厚望的一季拍卖。然而疾风方知劲草,作为本年度国内现当代艺术大拍的收官之战,12月6日举槌的北京保利“现当代艺术夜场”却逆势而上,斩获4.74亿元,其中不仅创造了今年国内唯一过亿成交的油画,还有8件拍品超2000万元成交,刷新了北京保利拍卖该板块的历史最佳成绩。

2018保利秋拍现当代艺术夜场中《双燕》落槌瞬间

与大多数设有夜场的拍卖公司不同,保利本次前所未有地舍弃了日场环节,仅安排101件作品在夜场上拍,整体数量为历年最少,总标的价格却是历年最高,数量和价格间的反差折射出本场高估价拍品的众多。

面对愈发保守的市场,高价拍品反而会是更多精明藏家们愿意选择的理想标的。从结果而言,也印证了这一判断,几位久经市场考验的艺术家基本如预期地贡献了大部分的成交额,然而个中过程并不轻松,用北京保利现当代艺术部总经理常天鹄的话说:“整个体验下来,就像过山车”。

吴冠中毕生代表《双燕》再续传奇

当晚8点,早早挤到晚拍大厅门口的客人们并未等候太久,便看到了全场最精彩的一幕。被吴冠中本人称为毕生“最突出、最具代表性的”两幅《双燕》在全场第2和第3件,先后以咨询价上拍。

《双燕》的魅力吸引了大量观众围观拍卖过程

其中率先出场,创作于1988年的纸本彩墨《双燕》以4000万起拍,经过一位场内买家和一位电话买家的依次加价,以4700万元落槌于电话委托,加佣金5405万元成交。

其后,创作于1994年的油画版《双燕》以7500万起拍,获得了两位现场买家和两位电话买家的出价,在长达10分钟犬牙交错的竞争中,坚持到最后的只剩侯亚楠的电话委托,以及持8630号牌并参与过前一件《双燕》竞投的现场买家。

吴冠中《双燕》纸本设色 69x137cm 1988年作 成交价:5405万元

吴冠中《双燕》 布面油画 69x140cm 1994年作 成交价:1.127亿元

或许是错失前件佳作的悔恨令这位买家愈加坚定了竞争油画《双燕》的念头,他在最后阶段的出价气势如虹,最终油画《双燕》以9800万元落槌于这位现场买家,加佣金1.127亿元的成交价,位列吴冠中油画拍卖的第二名。这也为即将于明年到来的吴冠中百年诞辰,提前点燃了庆祝的烟火。

【相关链接】吴冠中的《双燕》情结

复制链接至网页打开:https://news.artron.net/20181206/n1037157.html)

赵无极《24.10.68》布面油画 114x161.5cm 1968年作 成交价:3220万元

乘着吴冠中的如虹气势,近两年在亚洲艺术市场独占鳌头的赵无极作品继续起舞。其1968年的作品《24.10.68》当晚拍出3220万元的高价,此外赵无极另3件创作于60年代和80年代的作品也都顺利成交,4件拍品共收获5566万元。另一位近期广受关注,却一画难求的华人大师常玉的作品《草原上的马群》当晚以2600万元起拍,此作曾是常玉好友亨利·皮尔·侯谢旧藏,故而也引起一轮竞争,最终该作以3200万元落槌,加佣金3680万元,位列本场第三。

常玉《草原上的马群》布面油画 44x80cm 1930年代 成交价:3680万元

视线集中,当代艺术名单淘洗激烈

三位大师瓜分万千宠爱,但也有些表现不尽如人意。这一特殊的节奏,在中国当代艺术部分也同样在延续。比如当代艺术板块引发全场激烈竞争的两件尚扬作品,其中之一创作于1998-99年的《许多年的大风景-2》以460万元成交,尺幅较小,创作于2002年的《E地风景之23》则以172.5万元成交,均超拍前估价近一倍,为全场溢价最高的拍品。

周春芽《太湖石》布面油画 200x150cm 2000年作 成交价:2760万元

而作为当代艺术市场的中坚力量,周春芽、曾梵志、刘炜等艺术表现稳定。其中高价拍品如周春芽仅创作过8件的《太湖石》以2760万元成交;曾梵志1999年的《面具》拍出2875万元;而价格在100万-1000万元区间的这些艺术家作品,也大多在估价内顺利成交,稳住了中国当代艺术的基本盘。

冷军《文物---新产品设计》布面油画 97x126cm 1993年作

而在写实部分,拍前被广泛关注的冷军1994年代表作《文物——新产品设计》在3800万元处遗憾流拍,令这件重量级作品的送拍人资深藏家唐炬也感叹“这个冬季真心有点凉”。近期市场露面较多的陈逸飞作品于低估价过关,其毕生唯一的东方女人体《横卧的裸体》以2070万元成交,另一件《小瞿》则拍出368万元。

陈逸飞《横卧的裸体》布面油画 200x200cm 1996年 成交价:2070万元

北京保利持续有推荐“新绘画”板块在市场行情震荡的档口,也同步遭遇了调整。其中市场资历较深,受众群体更广的刘韡、王光乐、黄宇兴等艺术家仍有稳定成交,虽然价格有所回落,但经受住了本轮市场的考验。

黄宇兴《万物生长》布面丙烯 125×200cm 2016年 成交价:63.25万元

对于本次夜场中的高潮和低谷,常天鹄总结道:“市场是巨大的磁场,每一位搭载的乘客如果不紧紧抓住,很容易被甩出来。每过一个弯道,都会甩掉一些,能够顺利到达终点的,都是平常基础过硬的。比如吴冠中一共上拍四件,悉数溢价成交,甚至油画《双燕》还创造了过亿的价格,这在当前严峻的经济环境下是个奇迹!”

“而那些仅差一步之遥没有成功的作品更值得尊重!因为有了这些没成交的作品,我们才知道了市场的底线在哪,才懂得了不能用自己的判断去代替市场的判断……(流拍)有定价的原因,有审美的原因,也有信心的原因。特别遗憾也有,比如拍前大家看好的冷军、张晓刚、王沂东等几件作品,我只能默默祝福幸亏没有割爱,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们还会创造辉煌!是金子早晚要发光的。”

张晓刚《血缘系列---大家庭第十三号》布面油画 190x150cm 1996年作

王沂东《约会春天》布面油画 146x100cm 2007年

顶级作品需求强,未来市场走向何方

纵观全场拍卖,吴冠中、赵无极、常玉、周春芽、曾梵志和陈逸飞6艺术家的20件作品,共取得了3.816亿元的成交额,这一组数字几乎完美地贴合了“二八定律”,也如常天鹄所言反映了市场对顶级作品的需求在增长。”

而尽管保利本季只保留夜场,最大限度地去除了“长尾”,但并不高的整体成交率,以及买家对中低价位、可替代程度较高作品日益低迷的兴致,也从侧面体现了当下主流购买力所发生的趋势性变化。

尚扬《许多年的大风景-2》布面油画 148.5×197.5cm 1998-1999年 成交价:460万元

事实上,买家对日场作品兴趣减弱并非仅发生在国内,据artnet数据统计,除了那些明星拍品,2018年当代艺术在全球拍卖中的表现均不如过去几年,尤其在购买更为谨慎的日场中表现更差。而市场似乎正在从更新、更便宜的作品转向更老、更昂贵作品的安全性——这可能是因为预期经济将出现更大萎缩而导致的。

更广泛的经济背景似乎与此相关。据《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报道,到2018年结束时至少有一个指标预测股票和债券都将成为亏损投资。这种情况已经25年没有发生过了。此外,“德意志银行追踪的70种资产类别中,有90%在截至11月中旬的一年中,以美元计算的总回报率为负值。”这是自1901年以来最可怕的结果。财务顾问兼作家乔希·布朗(Josh Brown)总结了这些信号,称2018年是“没有人赚钱的一年”。

曾梵志《面具》布面油画 222x330cm 1999年作 成交价:2875万元

虽然艺术品市场并不完全是宏观经济的具体反映,但从2018全年的拍卖成交而言,富有理财头脑的收藏家和交易商已经开始“退回到更年长和或更昂贵的艺术家那里”。而如果这个结论正确,那么在明年的拍卖中,我们很可能会看到更多“老”作品和“贵”作品在拍场中出现。

本场其他高价成交拍品

王衍成《无题》,成交价:2070万元

周春芽《春桃》,成交价:1058万元

吴冠中《渔家院》,成交价:977.5万元

吴冠中《雨后流泉》,成交价:977.5万元

赵无极《23.3.82》,成交价:966万元

王玉琦《悲怆》,成交价:828万元

赵无极《06.10.69》,成交价:805万元

周春芽《石头系列——雅安上里1号》,成交价:690万元

刘炜《苹果·沙发》,成交价:678.5万元

赵无极《20.8.84》,成交价:575万元

曾梵志《无题 07-10-1》,成交价:437万元

罗中立《约会》,成交价:414万元

陈逸飞《小瞿》,成交价:368万元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