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成都竟然也能看到这样级别的摄影展

原标题:成都竟然也能看到这样级别的摄影展

拍照这件事上,成都人从来都毫不含糊。

这不,看见满大街的银杏要来一张,路边偶遇“熊mermer”要来一张,坐地铁1号线赶上了时尚基因爆棚的“唤醒号”更是要不停地拍拍拍。

▲图源@牙尖儿 @慕树 @CDIFW成都国际时尚周

不得不说1839年摄影术的诞生,于广大摄影爱好者来说,真的可谓是最伟大的发明之一了。

1989年,为了纪念这一伟大发明诞生150周年,美国《时代》周刊(TIME)还出了一期特刊,让世界上最为顶级的十位摄影界大咖跨越时空“共聚一堂”。

▲1989年8月,美国《时代周刊》杂志封面上刊登了世界10大摄影名人肖像

然而,就在这期《时代》特刊的封面上,一位中国人的脸庞赫然在列,俊朗的颜值,从容的微笑,使他在一众欧美面孔中突出出来。

他,到底是谁?

今天,就让我们到东郊记忆5号楼新视觉影像艺术中心,跟随《逆光—中国当代风景摄影展》,聊聊当代风光摄影那些事儿。

在揭晓29年前《时代》周刊封面华人肖像的谜底之前,我们先来细数登上这期特刊封面的摄影界名人们:

达盖尔、塔尔博特、乔治•伊斯曼、列夫•普罗伊斯、埃德温•兰德、尼埃普斯、布鲁诺•乌尔、马雷拉•阿涅利、大西石。

▲图源@网络

这可全都是现代摄影术的发展史上的骨灰级“大人物”呀:

他们之中有摄影术的发明者,现存世界上第一张照片的拍摄者,“卡罗式摄影法”的发明者,柯达公司的创始人,富士胶片株式会社社长,甚至还有史蒂夫•乔布斯的精神导师!

而那位与这些现代摄影技术奠基人们共同跻身《时代》周刊封面之列的中国人,就是我国鼎鼎有名的摄影大师:陈长芬

就在杂志出刊的当天,中国报纸上大多都刊载着这样一句话:

“这是中国摄影界的光荣,它标志着我国摄影艺术在国际摄坛上占据了一定的地位。”

▲陈长芬 图源@网络

1941年,陈长芬出生于湖南省衡阳市,13岁离乡外出求学。18岁那年,他有了自己的第一台相机,从此,便与祖国的山川大地结下了不解之缘。

当下正流行的航拍,在陈长芬这,可算不得什么新鲜的事儿了。1965年,瑞士总理致信给周恩来总理,请求寄送宣传中国的航拍照片。这项任务落在了正在中国航空公司工作的陈长芬身上。

▲陈长芬 图源@网络

从那时起,他便通过手中的镜头,向世界宣传着自己的祖国,而这当中始终有一个重要的符号,就是象征着中国古人智慧与家国情怀的长城。

近60载的时光里,陈长芬曾扛着30多公斤的摄影器材与长城日夜相伴,通过拍摄无人区的长城,他将没有经过人工破坏的长城原原本本地记录下来。

此次《逆光—中国当代风景摄影展》展出了陈长芬的《纵横万里》。此幅作品于1978年拍摄,以一条巍峨蜿蜒的“红长城”展示着蓬勃活力,同时,也确立了他在中国摄影界的地位。

▲《纵横万里》 陈长芬 1978年

上个世纪,陈长芬完成了“大地”、“星空”、“翰海”、“长城”四大系列的风光摄影,作品曾多次被国外顶级杂志报道。

1985年,他拍摄了一幅名为《日月》的照片,不但在摄影界引起反响,整个艺术界也有所关注,《日月》在此次展览也获得展出。

▲《日月》 陈长芬 1985年

夜空中升起的到底是太阳,还是月亮?这张感染力非凡的照片即使放在30余年后的今天,也是震撼力满满!

正如1997年1月,美国重新修订出版的《世界摄影史》对他的评价:“陈长芬对摄影美学潜力的领会,在他的航拍的大地、日月等照片中,把现代美学观念和古老的哲学思想融合起来”。

就在陈长芬醉心于日月星辰之时,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前叶的“三军”(袁学军、王建军、王达军)却另辟蹊径,端着镜头走进了“世界屋脊”,用一张张颇具“前卫”风格的照片引发了“西部风光摄影”的热潮。(现在知道母上们的朋友圈中常常出现的西部风光搭配丝巾的经典造型的三位祖师级摄影师又是谁了吧?)

▲“三军”出发前在成都军区大院合影 图源@网络

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时任解放军画报记者的袁学军与王达军、王建军组成了采访小组,与以军画报的名义搞起了“西部五万里”。

一辆国产越野车,载上了三位喜欢摄影的“军人”就这样出发了,出发的时间为1990年4月,而出发地就在成都军区大院。

7个月的时间里,他们深入了四川、云南、西藏、甘肃、青海、宁夏、新疆、内蒙古、陕西等地,用闪烁着地理故事与人文情怀的镜头刻画着一方土地。

▲ 云南元阳县 王达军 1990年

相比于陈长芬的摄影,“三军”的拍摄历程更像是旅行日记,他们边行边拍,也记录一些文字。关于沿途遇到的风光,三人感受各有不同:

从小学美术的袁学军,对构图光影很敏感,在拍摄时没有从地理的角度拍,是从审美的角度拍的。在他看来,在比较熟悉的情况下进行拍摄,摄影才会自觉。

▲四川 红原 袁学军 1990年

王达军在一路上写下了日记,他说遇到绝色美景时,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但赶路时有时又觉得自己是最孤独的人。

王建军说,西部的路是最险的,也是最美的,这条路上的险,生与死,他见得太多了。

▲西藏阿里岗巴古堡 王建军 1990年

“三军”的西行之路,成为了中国摄影史上一个与“风光”有关的节点,间接引发此后十多年间摄影家和摄影爱好者奔赴西部的热潮。而在此次的摄影展中,观众们将跟随着“三军”的镜头在祖国的西部风光中来一次别样的视觉之旅。

除了陈长芬与“三军”镜头下的“意象自然”,此次展览中,观众们还能领会一番风景与人共同勾勒的纪实性作品。

来自北京的摄影师任曙林以《八十年代中学生》带领我们重回过去的校园时光与青葱岁月,这些作品得到了策展人那日松的中肯评价。

▲任曙林 《八十年代中学生》

他说,透过擦窗户的中学生,观众可以看到风景,而这个风景中反映着80年代的生活,因此,照片本身也构成了风景的一种视觉感。

同样,2015年拿下亚洲先锋摄影师大奖的李颀拯用他的《怒海谋生》系列讲述了一场中国“圣地亚哥”与“马林鱼”的故事。临渊而立的渔夫到底看到了大海还是沙漠?

▲《怒海谋生》 李颀拯 2014年

此外,李少白、金平、王琦、张大力、郑连杰、苍鑫等摄影师的作品也在本次展览上获得了展出。在“当代风景”的主题之下,这场展览所带来的风光之旅包揽了自然与社会。

伴随着社会变革而不断发展的中国摄影在这场展览中呈现了它的奋斗历程,而包裹在其中的又是中国社会本身的风貌史。

这一次,华天文旅旗下中国(成都)新视觉影像艺术中心要做“逆光”的导游,带领你与78位中国摄影师的100幅顶级作品相遇,跟随着摄影师的镜头,穿越到上个世纪以来的风光摄影世界中,在光与影的交织中感受“逆光矗立深刻有趣”。

YOU成都

互动福利

七彩的阳光之下,摄影师的镜头总是绚丽多姿的。它们探索着城池与乡村,勾勒着自然的每一寸土地,用自己的方式解读隐藏在时空中的故事和诗意。

然而,面对太阳的光芒,摄影师们会看到怎样的风景?

2018年12月1日—2019年1月31日到中国(成都)新视觉影像艺术中心,《逆光—中国当代风景摄影展》用光与影为你开启一场“逆光飞行之旅”。

《逆光—中国当代风景摄影展》门票5张,YOU成都免费送!

让我们感受留言的走心度点赞数吧!

《逆光—中国当代风景摄影展》

2018年12月1日—2019年1月31日

每日9:30—18:00,每周一闭馆

中国(成都)新视觉影像艺术中心

(东郊记忆5号楼)

28元

扫码购买

福利公布时间

2018年12月8日

※最终解释权归“YOU成都”所有

— THE END —

编辑:牙尖儿 设计:陈霜奕

资料来源:新视觉影像艺术中心、影像东方、中国摄影在线

免责申明:

部分图片及内容源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

请留言联系我们,领取稿费或删除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