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他去过17次印度,还想再去17次

原标题:他去过17次印度,还想再去17次

6年里先后赴印度17次,

旅行总天数超过400天,

拍摄了15万张照片。

他是独立摄影师莫希智。

无处不在的宗教氛围、绚烂的色彩、迥异的风俗……印度对所有旅行者而言都是绝佳的摄影天堂,然而猎奇之后呢?今天,听听莫希智教你如何才能躲过各种坑蒙拐骗,成功避免被揩油的同时,深入鲜为人知的隐居之所,探索印度100多个民族背后纷繁惊艳的故事。

初识印度,发誓再也不来了

他第一次去印度纯属是被朋友忽悠去当随行人像摄影师的。对这个国家最初的认识仅仅停留在金城、蓝城、粉城、瓦拉纳西等几个地名,甚至连泰姬陵在哪儿也不知道。最终,他像逃难一样逃离了这个国家。

莫希智自己总结了三方面的原因:首先是选择了错误的季节,第一次去北印度是十一黄金周,北印度一年主要分三个季节,3~5月是热季、7~9月是雨季、11~2月是冷季。十一的时候恰逢雨季结束而冷季尚未来临,白天酷热难当,只有清晨傍晚适合室外活动。第二由于对印度的饮食一无所知,看着菜单不知所措,再加上印度人做菜的随性,每次点菜都像一场开奖。最后一点是因为北印度人的不靠谱,说话惯于信口开河,缺乏契约精神,旅游区的小坑小骗特别多。

旅行圈里有句话:第一次去印度不被骗的是神。在北印度,你要时刻对对你很热情的人严加提防,这就会大大影响旅行的心情。总之第一次在印度旅行的体验非常糟糕,他当时发誓再也不要来这个国家了。

印度之美,让他重返旅程

过了半年他又去了。第一次去印度的糟糕体验无法抹杀它的魅力,回来之后翻看照片让他忘掉了在印度的一切不快。印度有一种与中国完全不同的神秘东方气质,对于纪实摄影师而言是不可错过的天堂。印度男人几乎没有隐私观,能毫不忌讳面对镜头。而印度的环境本身也相当五彩斑斓,有些人说希腊把世界上最美的颜色都用完了,在他看来,那些颜色恐怕都是印度用剩下的吧。

绝大多数中国人对印度的认识都相当刻板,实际印度比大多数人想象的要丰富得多。别的不说,光说印度建筑方面的奇迹,举世闻名的泰姬陵在他的排名里连前三都排不上。

要知道在历史上其实从来都没有过“印度”这个国家,印度最初是一个地理概念,指兴都库什山脉到印度河流域之间的这片地区,古代四大文明中的古印度指的正是在这里发掘出来的文明遗址,与后来雅利安人的印度毫无关系,这一地理意义上的“印度”如今在巴基斯坦境内。

在英国人到来之前,印度次大陆也从未被完全统一过,这片土地过去由几百个小的封建土邦组成,因此印度在文化和人种的多样性上比整个欧洲还要复杂。北印度的文化基本趋同,但如果你周游整个印度,会觉得好像去了很多个不同的国家。从一个邦走到另一个邦,会发现当地人的文字语言、装束打扮都变了。是对印度教共同的信仰,将他们凝聚到一起。

印度在变,他也在变

在莫希智看来,印度也像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地区,甚至角落一样,发生着变化,但是速度很缓慢。德里街头的公厕多了,用智能手机的人多了,敢于光着腿穿裙子的印度姑娘多了,中国商品也多了,牛和猴子少了,恒河上没有浮尸了。但更多是不变:火车还是一样地慢,公车还是一样地破,街上的流浪狗还是一样地多,人还是一样地懒。瓦拉纳西的恒河岸和100年前依然没有太大的差别,印度许多地方的人们依然生活在传统中,并安于生活在传统中。

莫希智在印度的记录与观察也从最初的闯进贫民窟猎奇,到越来越关注地域、时代对文化的影响,并试图用影像去表现这种文化差异、变迁和冲突。一个更庞大、更复杂、更多面、更立体的印度在他面前徐徐展开:印度也有绝不逊色于玛雅和吴哥窟的失落文明,就在印度卡纳塔克邦北部贝拉里县的亨皮村,毗奢耶那伽罗王朝的废墟是印度历史上最后一个印度教帝国;在拉达克,观察藏传佛教、伊斯兰教、锡克教、印度教等不同宗教信仰如何共生;多次混入印度唯一一个可以让异教徒参与的洒红节,看当地人彼此挥毫泼墨。

当莫希智第一次从印度回来后,便迫不及待开了分享会;当他去了4次印度时,心想着等去够了6次,便编一本画册;当他真的去了6次后,想法变成了或许去了10次印度才能编画册;然而当他去了10次后,便再也不想关于出书出画册的事了——即便有,也应该是10年后的事吧。他已经拍摄了15万张关于印度的图片,而这离他“可以做一个长期拍摄专题”的距离,完成度还不到一半。

最经典的印度线路

对于没有去过印度的人来说,传统的北印度线路是最为经典的。在德里可以游览莫卧尔王朝时期遗留下来的老城、月光集市、贾玛清真寺、德里红堡等,都是非常接地气的地方,看看普通百姓的生活。德里以南5小时车程的阿格拉是泰姬陵的所在地,除了泰姬陵,还可以参观印度三大城堡之一的阿格拉红堡,以及郊外45公里处只是用了15年就被废弃的法塔赫西格里遗址。

阿格拉往东走,一路上有瓜廖尔要塞、占西古堡、克久拉霍性庙可以参观,克久拉霍再往西,距离传奇的圣城瓦拉纳西也就不远了,瓦拉纳西以恒河晨浴、烧尸、恒河夜祭、佛祖初次传法的鹿野苑闻名于世。

阿格拉往西走的话,则可以访问拉贾斯坦邦四色城——粉城斋普尔、白城乌代浦、蓝城焦特普尔、金城杰伊瑟尔梅尔,除了斋普尔略为商业化之外,其他三座城市都相当惊艳。

让他着迷的印度皇冠

除了经典线路之外,我们还特意问了莫希智他在印度最独特的体验。他说印度最独特的地方就是印控克什米尔的拉达克,就连印度人自己也将拉达克誉为印度的皇冠。拉达克无论地理还是文化,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相当不可思议的一种存在。

拉达克地处喜马拉雅和喀喇昆仑之间,这是世界上最高的两条山脉;曾经的拉达克是丝绸之路南线的重要据点,可以直抵新疆和田,最初汉传佛教便是从克什米尔地区经由拉达克传入了中国;如今的拉达克地区东部接壤中国西藏阿里,北部毗邻印巴停火线,政治上被印度控制,藏传佛教、伊斯兰教、锡克教、印度教等不同宗教信仰在这边和平共处,这种文化的多样性是非常罕见的。

实际上,他和拉达克的缘分不止于旅行,去年冬天他曾应邀在当地开班教授汉语课,在那边生活了两个多月,成为了弥足珍贵的人生经历。拉达克的海拔在3500米左右,由于夹在两座世界上最高的山脉中间,每年只通车5个月,11月到来年5月间所有的人员出入和物资补给都靠空运。冬季没有自来水可以用,大多数时候没有电力。

这里市场上难得会有新鲜蔬菜的供给,需要排很长时间的队才能买到。他的信条是:当地人能住的,我就能住;当地人能吃的,我就能吃。在拉达克教授汉语课的这两个月,让他有机会深入了解当地的社会文化和风俗习惯,跟当地人一起参加新年、宗教节日、法会、婚礼、葬礼等活动,对拉达克有了更为全方位的认识。

一招制胜的印度秘诀

在印度可以用钱解决一切困难。很多人觉得印度适合穷游,但印度旅游设施和法规不健全,穷游会碰到很多问题。当我去过许多次印度之后,总结出了一条金律:印度旅行的一切悲剧无一例外都是因为你想省钱造成的——住便宜的旅社、坐当地的公共交通工具固然能够有更丰富的旅行体验,然而这种体验说白了就是各种需要你去解决的麻烦。我在印度就碰到过一个女生为了省钱坐比较便宜的开放式火车,结果护照、帮人代购的金银首饰都被偷了,如果是全封闭的空调车厢这种事的发生概率就会小很多。

在印度,你可以以每天100人民币的超低预算旅行,然而你可能不得不每天都要睡在闷热的火车或者汽车上,只能在公共厕所里洗澡,或是吃得上吐下泻,把自己搞得狼狈不堪。你不需要每晚都住五星级酒店,只要每天多百八十块,偶尔跟人包个车,得到的体验和安全改善是成倍的。

在莫希智看来,这个世界上的不少发达国家都比印度更危险,但新闻媒体过度夸大了印度的危险。印度人的性格总的来说是比较怂的,你对他们强硬一些,他们就不敢对你怎么样了。女生在北印度旅行时,确实有被猥琐男揩油的风险,但也仅止于揩油。印度人非常喜欢自拍、合影,印度男人看到外国女游客常常会主动要求合影,而合影时有时手上就会有点小动作。另外就是最好避开印度的宗教节日或大型活动,在拥挤的场合难免有人会浑水摸鱼,有些印度人酒后也可能会做出一些危险的举动。

文丨冯祎、图 | 莫希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