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2018青年英才】孙亚军:“戏”如人生 “剧”中生活

原标题:【2018青年英才】孙亚军:“戏”如人生 “剧”中生活

文/金羊网 记者李妹妍

用孙亚军的话说,他的2018年充满“别人的生活”。

刚从麦克白阴郁残暴的影子走出,他又将走进1927年鲁迅故交周家骅的喜怒哀乐,再加上此前的《南越王》、《凡人大事》、《谎言背后》和《第十二夜》,一年担纲六部戏的主演,让他全身上下的细胞“过足了戏瘾”。

“演戏带给了我很多的快乐,真切地体验着不同的人生。”身为广州话剧艺术中心国家一级演员,孙亚军笑言,走上话剧演员这条路纯属“阴差阳错”,但从上“贼船”那一刻起,他就再没想过要看别的风景。在外人看来枯燥乏味的“家—排练场—舞台”的三点一线中,他自得其乐地品着自己的生活,也品着他者的人生,“人生如戏,戏亦如人生,我永远也学不够。”

在角色里体验他者人生

从《第十二夜》的排练场下来,举手投足间还带着公爵体面尊贵的影子,孙亚军一头钻进了化妆间。趁着化妆的一小段空白时间,他闭上眼睛,将晚上要上演的《谎言背后》完整地在心里过了一遍,再睁开眼,眼神已是剧中心理医生的冰冷。

从风流倜傥的公爵迅速切换到风格截然不同的变态心理医生,这样的快速抽离、再快速浸入,即便孙亚军已在台上摸爬滚打18年,也需要足够的专注。“我有一个小诀窍,进化妆间开始就不说话,把自己真正排空。”他的眼里有着类似顽皮的笑意,“我保留着演的每一出戏的剧本,上面有我做的笔记,在后台化妆的时候,把我的剧本拿出来复习,立马就能形成画面。”

在同为话剧演员的妻子崔冰看来,这样的举重若轻也来自于日常的点滴积累,“如果近期要排什么戏,他晚上睡觉之前要默词,早上起来吃早点的时候也要默词。”

这样的专注也曾让崔冰吓一跳。在排练《凡人大事》期间,某天夫妻俩下班回家等电梯时,她还在絮叨着家长里短,孙亚军心不在焉地看了她一眼,冷漠的眼神惊得她脱口而出,“张少鹏你干嘛呢?”因为那一瞬间他活脱脱就是剧里的“心机男”张少鹏,“还没有从戏里拔出来”。

“演员这个职业最吸引人的一点,是你能进入到不同的角色中体会不同的人生,再回到自己的生活。”作为儿子、丈夫和爸爸,孙亚军有着自己普通而幸福的生活,但偶尔从普通市民孙亚军的身份抽离,体验不同的人生境遇,也让他深深着迷。

《南越王》中,王者怎么看两次归汉?《凡人大事》中,“心机男”的内心如何一变再变?《谎言背后》里的心理医生如何层层剥开真相?在他看来,人生如戏,戏亦如人生,表演就是生活的提炼,人物形象要立得住,必定要有真实打动人的东西,“而当你找到这些东西,一点点充实进角色里,就是从角色的视角体验了一回他者的人生。”

在生活中碰撞捕捉灵感

“我表演有个习惯,要做大量的案头工作。”和大学同班同学相比,孙亚军的艺术启蒙极晚,但练习也极为刻苦。拿到剧本后,他总会花很长时间了解人物背景,琢磨分析人物之间的关系,“其中大量的工作和剧本可能都没关系,但能帮助你更好理解人物角色。”

话剧《春雪润之》中,毛泽东送长子毛岸英到朝鲜战场前线,这场父子对话怎么表现?饰演毛岸英的孙亚军将剧本反复研读、与导演探讨,感觉却迟迟出不来。他跑到图书馆,找回大量历史资料慢慢“啃”,直至看到一张历史图片:毛岸英双手合拢抱着膝盖面带微笑“小心翼翼”地看着父亲,毛主席翘着二郎腿右手夹着香烟开怀大笑。这个细节一下子撕开了他脑中纠缠已久的混沌。

正是凭借该剧中精湛的演出,他获得了话剧界的最高奖项第八届全国话剧金狮奖表演奖,“很多观众对毛岸英这个动作记忆犹新,很容易就理解了当时毛岸英和父亲谈话的这场戏。”

今年上演的《凡人大事》中,孙亚军饰演一个“心机男”张少鹏,这是他目前最满意的一个角色,因为“张少鹏这个人身上有好多人的特征,几乎在每个人身边都能挖掘出原型”。得益于日常观察生活的习惯,他用一个一个细节将这个角色填充丰满:说话的语气是从一个朋友身上借鉴的,聊天时东张西望的小动作是在咖啡厅无意中看到的……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在孙亚军看来,每一个有血有肉的角色背后都是无数的细节支撑起来的,好的演员要学会深入人群观察,“要完完全全走入你的角色,就要在生活中不断碰撞捕捉灵感。”

这样的一丝不苟也体现在舞台上。无论一部剧演了多少场,他依然要求自己每一场都当成全新的创作,“每一次演出总结保留一个亮点,下一场再寻找新的细节进行补充,也许演了99场以后,第100场这个人物在舞台上就完完全全立住了。”

【面对面】演员这个职业是不能掺假的

金羊网:您第一次在大戏中担纲主演是什么时候,紧张吗?

孙亚军:2005年排的《南越王》是我排的第一部大戏,这也是团里的保留剧目,全团上下老中青三代演员同台。扮演南越王赵佗的张页川老师当时已经49岁了,建议由我来演青年版的南越王,因为前面一两场我在体力上有优势,但到后面演老年的时候,我对人物的塑造有点吃力,还是张老师立得住。那时候台上跟我搭戏的都是国家一级演员,我才是三级演员,觉得腿都在发抖。

金羊网:《南越王》从排练到演出用了多久?

孙亚军:一个月。一个月对排练大戏来说是比较宽松的,但是对我来说是很紧的。因为要塑造这么一个王者形象,加上当时我的舞台经验比较少,台上那么多老艺术家对着你朝拜、磕头,心里的怯场多多少少都是会有的。我看了大量的资料,也去河源赵佗祠、南越王宫遗址等地了解那段历史,尽自己努力在外部形体、声音塑造上更贴近角色,至于内心能走多少就走多少。也得益于那部戏的学习机会,我没事就四处请教,在这些老艺术家身上学到了很多,一步一步地建立了舞台自信。

金羊网:您如今在舞台上挥洒自如,除了经验之外,还有什么诀窍心得吗?

孙亚军:2016年我们复排了《南越王》,我还是演南越王赵佗。跟10年前的表演做了一个比较,我就时常感慨,那个时候怎么会这么演,确实很稚嫩啊。但这个确实是要时间打磨,这10年间我排了很多戏,业务能力提高了,对作品的理解、人物的塑造力也不断地在提升,正是这些大戏、小戏不断的磨练,生活中的大量积累,才会在台上的自如。演员这个职业是不能掺假、投机取巧的,一天不练功,自己知道;两天不练,同行知道;三天不练,观众知道。舞台是最严格的,你有没有料,一下子都能知道。

【人物志】

孙亚军,男,1977年出生于陕西眉县,1997年考入深圳大学艺术学院表演系,现为广州话剧艺术中心国家一级演员,广州市戏剧家协会副主席。主要参演剧目有《凡人大事》、《第十二夜》、《麦克白》、《俄狄浦斯王》、《南越王》、《春雪润之》、《侦察》、《早餐》等20多部,凭借精湛出色的演技,曾获得第八届全国戏剧文化奖话剧金狮奖表演奖、第十二届广东省艺术节表演奖。

【心推荐】

《百年孤独》、《美丽人生》

《百年孤独》这部作品将现实主义场面和虚构情境非常巧妙的融合在一起,展现出一个光怪陆离的想象中的世界。本书融神话故事、民间传说于一体,采用打乱时间次序的独特的叙述手法,使我自己都迷醉于这巨大魔力的漩涡里。

之所以推荐《美丽人生》这部电影,是因为影片的主体部分描述着战争的黑暗和对人性的摧残。可影片为什么叫《美丽人生》呢?因为他是基于内心执着的追求和不灭的希望,他为自己的儿子编制一个美丽的游戏,让儿子的心灵免受战争的摧残,同时这也是每个热爱着生活的人的共鸣,也是引导着形形色色的人去发现“生活的美好”!另外一个理由是我的职业习惯,影片中每一位演员的表演真实细腻、感人,塑造的人物形象立体生动可信。

【一句话】

认真审视自己的每一幅想象、每一次交流、每一句台词、每一个动作,是否都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

作者:李妹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