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原创」四川自贡荣县:高石梯隐藏一座挂在山壁不为人知的陡岩!

原标题:「原创」四川自贡荣县:高石梯隐藏一座挂在山壁不为人知的陡岩!

这是一条不平常的路!是一座不平常的陡岩!

许多到荣县高石梯森林公园游玩的朋友原来大都去林场场部,转山转森林,去看那颗大树,后来后山石笋沟开发了,大家去看那石笋和茶园,还有那伍寨坪的栀子花……

然而,很少人知道,高石梯前山还隐藏着一座挂在山壁陡峭的山路,当地人称之为——陡岩!

陡岩,就是高石梯大门山王庙下蓝靛沟到高石梯前山老冲嘴的一条捷径路。

很早以前,蓝沟靛是一个生产队,有三个自然小组,沟里两个,上山老冲嘴是一个自然组。

我家是从沟里大房子搬到山上老冲嘴去的,到现在应该是45年左右了。那时读书就到山王庙小学读,最近的路就是从老冲嘴下陡岩,经过大房子再爬坡到学校。印象最深的就是冬天下雪时下山和平时放学割牛草爬陡岩,下雪路滑,很容易滑倒,记不清拽了多少次,也没拽下悬崖,放学背草上山,饿得精疲力竭眼冒金花也没摔下山崖,很多时候我都静下心来想,也许那时是条件所限无知无畏,也许是上帝的恩赐,赐予我能顽强生存下来,走出大山,走向新天地!

也许是对故乡的一种不舍和眷恋,现在我常常会利用节假日回去看看那条路,那座山,那陡岩。

季节不同,景色不一,那份情一直没有改变……

陡岩就是我图中红线画的路线,看起来就只有100米高左右,但最高处的两级十分陡峭,是在整块岩石上打凿出来的能容纳一个脚的石梯和放得下一个手的抓槽,一级一级往上挪动,当时生活困难,读书时枯瘦如柴,十分矮小,背着几乎与自己高的背篼,常常角度没有掌握好都要抵在岩石上动荡不得,稍不注意就会摔下山崖,粉身碎骨,现在想起来都不寒而栗。

这是沟内的大房子,现在几乎没人住了,大都外出打工买房没有回来的。

只有零星几家人还没搬走

我家就是从这里搬上山的。

挂在山壁的陡岩

现在画出来感觉不是陡

沟里可以看见高石梯大门口的红石岩和蓝靛沟水库上的挑炭岩

近看陡岩,坚如磐石。

小时候经常看见老鹰在洞口飞来飞去。

这条路现在几乎没人走了。

有些地方是用石头垫起来的。

从这些深浅不一的脚印,你可感受到留下多少人的脚印。

一些石梯已经风化,踩在上面很容易滑倒。

多少年来,似跨非跨,依然保持一样的姿态

这里是我们经常歇脚躲雨的地方,路面其实就一尺多,有草的地方就是岩边,在这里歇歇是为了爬最陡的一段路。

不知个个有什么错?!

几乎接近80度的陡岩,打凿的石梯其实一个台阶只能放一只脚,手要抓住上面的凿子,手脚并用慢慢往山挪动,可想而知,那时被一背篼草是何等艰难和危险!特别是冬天不是下雨就是下雪,为了布鞋不被打湿,上学常常是把布鞋脱掉,放在书包里,打着赤脚在隐没脚背的雪中行走,那雪水冷得沁骨,下这陡崖时,脚已冻得麻木了,踩在那些岩壁凿的已被大雪覆盖的脚踏处根本没有感觉,更不听使唤。一旦踩滑就会掉到100多米的山下,那后果不堪设想……

回头看看走过的路,不知朋友们有何感想?!有些经历一辈子也不能忘记!记得我读小学二年级的夏天,我的左腋窝长了“羊子”,那时农村叫长了“羊子”,现在是淋巴结发炎,淋巴结在皮下跑,发炎很痛,痛了一个多月也不见好转,每天还得去割牛草,砍柴。后来伤口感染,化脓,最后生蛆,一直不敢穿衣服,穿上衣服就和肉粘在一起无法脱开,有时撕扯起来撕心裂肺的痛,由于没钱医治,到冬天也一直在流脓,下雪天衣服都只穿一个袖子,伤口那边只有把衣服批在肩上,刺骨的寒风时时穿透整个身躯,冷得瑟瑟发抖,牙齿咬得“咕咕”响。更让人揪心的是读书上下那笔直的陡崖,只有一只手扣紧石壁洞。有一次没有抓牢,滑到10多米的半山腰被杂草和树藤拦住才没有摔下山底。真是老头有眼啊!我现在都无法想象那个冬天我是怎么熬过来的,每当看见腋窝那长长的疤痕我都会感慨万千……

近几年来,沟里和山上居住的人少了,这条路几乎没人走了,每次回到老家都要去岩边看看这条路,这座山,这陡岩!

风雨过后是彩虹!人一生要经历很多,那些艰难岁月的过往虽已时过境迁,但在我的记忆里是难以磨灭的!永远忘不了条不平常之路,忘不了这陡岩,我感谢这陡岩没有过早收把我收走,让我拥有这大山陡岩胸怀,一样的坚强和坚韧,给予了我演绎人生的资本,让我在人生道路上永远怀着感恩知足和大爱!

挑炭岩拍摄老家老冲嘴

不论走多远,老家永远是温暖的港湾……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