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MeToo余波:这首圣诞欢歌在美化约会强奸?

原标题:#MeToo余波:这首圣诞欢歌在美化约会强奸?

圣诞临近,买一张圣诞主题的CD送人本是个不坏的主意:选择多,不贵,又贴合节日的氛围。然而在实体音乐产品早已衰落的今天,买CD送人似乎不是个好点子了,毕竟,还有几个人手边有CD播放器呢?但无论是商场还是餐厅,咖啡馆抑或是书店,圣诞主题的欢歌依旧是这个时节的背景音,在城中各处响起,就好比临近春节时的中国娃娃或者刘德华的《恭喜发财》。

然而在#MeToo运动的影响下,美国俄亥俄州的一家文娱电台将《姑娘,外面冷》(Baby, It’s Cold Outside),一首播放了近70年的圣诞时节的经典歌曲,从播放列表中拿下了,因为歌曲似乎暗示乃至美化了一场约会强奸。“我们的世界已经变得更加敏感了,人们很容易被冒犯,尽管歌曲创作于另一个时代,但在#MeToo运动让女性发声的当下,它不再适宜被播放。”电台主持在他的博客上写道。这一事件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了广泛的讨论。

创作于1944年的《姑娘,外面冷》,由里卡多·蒙特尔班和埃丝特·威廉斯在1949年的电影《洛水神仙》(Neptune's Daughter)中演唱,从此广为人知;歌曲并于次年在第22届奥斯卡金像奖上赢得了最佳原创歌曲奖。

《洛水神仙》海报

《姑娘,外面冷》是一首男女对唱歌曲,据BBC概述,“描绘了一个男人,劝说到访的女客和他再喝一杯,并与他共度夜晚,而不要冒险在恶劣的天气条件下回家”。 歌词中女方的一句“这杯酒里有什么?(What’s in this drink?)”和男方不着边际的回应“街上已经打不到车了”被批评者认为暗示了正在进行或者即将到来的约会强奸。比如2012年刊于“沙龙”(salon.com)上的一篇文章就是这样解读的歌词:女方明确地说不,但他却仍想以魅力俘获对方,直到某一刻,“女方高声惊呼:‘酒里有什么?’是他给她灌了太多的酒呢,还是他在酒里下了药?”,作者引我们思考,并随即给出自己的结论:“到了这一步,一切都太明显了,他是捕食者,而她是猎物”。

《洛水神仙》剧照,“姑娘,外面冷”一幕。左为埃丝特·威廉斯,右为里卡多·蒙特尔班。

这首歌真的唱了一场约会强奸并被作为圣诞欢歌从上世纪50年代播放至今?

如果我们听一下歌,或者至少完整地看一下歌词的话,就会发现事情远不像批评者想要我们相信的那样简单。歌曲以女方说“我得走了”开始,男方的回应是“但外面太冷了”。女方说:“这是个非常美好的夜晚(This evening has been so very nice)”,但如果还不走的话,“我的妈妈要担心的” ,“我的爸爸要在屋子里焦急地走来走去的”,“所以我真得赶快回去了”。但在他的挽留下,她说:“也许再喝上半杯也不妨(But maybe just half a drink more)”,然而酒刚倒上,她又开始顾虑起邻居。

实际上,女方的担心不仅来自对父母和邻居的考量,她继而在歌词中透露,自己必须要考虑到哥哥、姐姐,还有未结婚的姨妈,对她的行为将会进行怎样的评判。你知道,“我必须说‘不不不’(I ought to say: "No, no, no, sir")”,这样“至少我可以(对别人解释)说我尝试过了(拒绝你)(At least I'm gonna say that I tried)”。而他呢,一边赞美她的容貌,一边反复申说着外面冷,她冒着风雪就这样走的话,恐怕要得病的。

《洛水神仙》剧照

在她的顾虑和他的挽留下,“我受到的款待是那样温暖”,她说,“也许可以再抽上一支烟”。但来自他人的评判还是她挥之不去的阴影,“明天人们肯定要讲闲话的(There's bound to be talk tomorrow)”,要不你借我一件大衣吧,她说。最后,她似乎决定留下来,因为他们俩一起唱道“外面确实是冷啊”。

如果说这首歌描述了什么,它肯定不是一场约会强奸。这首歌反映的,是在一个女人不被认为可以自主地表达她们的性欲望或满足她们的性需求的社会里,一个好女孩儿在类似的情景下,所必须进行的推脱。尽管他的款待温暖,尽管今晚是非常美好的夜晚,但是她不能够主动表示她想要留下来。她要搬出她的母亲、父亲、哥哥和姐姐的担忧,作为她不得不走的理由;她甚至也不能直接答应他不要走的请求,而要说她必须考虑到邻居和人们的看法。她需要反复地拒绝,不停地说“不不不”。这样,她才能在人们指责她的留宿时,说“我尝试过拒绝他”。

埃丝特·威廉斯

至于“这杯酒里有什么?(What’s in this drink)”一句,如果你去听歌曲相应的段落,或将这句歌词放在整首歌词的情景下去理解,就知道这既非惊呼,也非质问。她不是在质疑“我的酒里有什么!”,而是在以近乎撒娇的口吻说“你都给我喝了什么呀!”,为自己接下来可能选择的留宿找一个理由或是借口。

王小波在《革命时期的爱情》里有过一段描写:X海鹰问我,“你喜欢读什么书”,我回答说喜欢读《毛选》,X海鹰问:“说真的,你喜欢读什么书?”我回答说,说真的就是喜欢读毛选。于是X海鹰只好问“说假的你喜欢什么书”以便知道“我”真的喜欢什么书。

所以如果说《姑娘,外面冷》这首歌真的有什么问题,不在于它描绘或是美化了一场约会强奸,而在于它提醒我们,在一个女人不能主动表达自己的性欲望的社会,她们必须说“不想”,尽管她们实际上“想”;而如果是这样的话,当她们真的“不想”时,她们就很难让对方清楚明了自己的意思了。

新京报记者 寇淮禹

编辑 董牧孜 校对:薛京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