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读《斜阳》废墟上的文学,在说着-人间不值得

原标题:读《斜阳》废墟上的文学,在说着-人间不值得

文:石陵

《斜阳》是太宰治最著名的三部曲之一,故事创作背景石太平洋战争日本无条件的投降,太宰治的文学又以二战的废墟为主要存在基础,是战后文学的重要标志,以颓废抵抗社会化,被评价为“与川端康成、三岛由纪夫并列为日本战后文学的巅峰人物”

《斜阳》是在看完人间失格之后看的,从人间失格中看到了作者太宰治对于人性的捕捉,生活与生命之间,两者出现不匹配时,犹然觉得生活的极度压力和无力感,这是斜阳同样赋予的情绪。

太宰治的笔下人物选择自尽显得那么的平常,或多或少主人公都出现了对一切的看淡,人间失格的叶藏与斜阳的直治,两个都是从小承受着不公平的待遇,前者叶藏是人为受害,后者是社会性质的因为自身的阶级身份导致的,一个贵族的称谓需承受多少不平等的待遇。说来可笑贵族自古以来在固定思维中都有着高于常人的意义,是带有一定阶层意意义的额,但存在的意义却是人为的赋予,就如斜阳以没落贵族的家庭为整个基调,所有的外界因素都是由于一个爵位世袭所承受的。

《斜阳》运用的姐姐“我”的视角,讲述一个二战后没落贵族的故事,情节发展很简单,弟弟,“我”,妈妈三人,外加上原、舅舅的因素,简述妈妈的是最后一个贵族的女性形象,“喝汤母亲则是手指扶着桌边上身挺直,仰着头,也不看盘子,横着汤匙轻巧的舀起汤来,宛如燕子一般”这是开头对于母亲的形容也奠定了母亲可爱优雅高级的一面,在母亲的形象下,姐弟俩的状态呈现出社会因素的多样。不同的人生观在社会下的生存状态,诡谲在一起的感情关联线。

姐姐和子在婚姻失败后,与母亲两人相依为命,没有经济来源,不断地典当,最后舅舅的过手下卖掉了老宅子,买下了乡下宅子,过着自食其力的拮据生活,失火、煮蛇蛋成为某种象征性事件,弟弟的回来再一开始引起母女两人关于孩子对待上的分歧,重男轻女的思想被说在台面上,小说塑造了和子这个有感情有分寸的坚毅女性,身上不带有任何贵族女孩的影响,愿意下地干活养家,宁愿去打工也不“卖身”的态度,因为某一种力量去追逐上原的果敢,想要跟上原生个孩子,这是和子对于爱情、生活的态度,直接率性有爱,但同时也是努力维系着弟弟、家庭的身份。是一个穷困生活状态下积极的人生观体现,很真实也很辛苦。

最令人感到一些压抑的是弟弟直治,前期的口述显得那么的没心没肺,蛮不在乎,当母亲逝世的时候更多的还是低头抽泣,看起来是带有叛逆期的男孩,从小校园环境的贵族欺凌,对直治的影响从尝试融入到最后逃避,产生对贵族的反抗和对生命的冷漠“不能说,有爵位就是贵族,有的人虽无爵位,但拥有天爵的气质,也有像咱们这样的只有爵位名号,可穷酸的跟贱民差不多”翻看直治的每一句话,发现更多的是有无奈到冷淡,因为爵位的身份无法被接受,这时不抗的因素,一步步背弃生活,酒精、肉欲、精神幻剂不同的方式麻木自己,这种对于外物的放纵不会加深他的不堪,而是觉得生活艰难,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喝酒,大概是身不由己!

特别动容的是直治与上原的关系,上原拥有对贵族身份报以不屑的畸形心理,从这点出发直治和上原是不会搭在一起的,或许有时候更多是讲究,爱情会讲究,友情也会讲究,不是学都离不开谁,而是想要的没出现罢了,直治有一种很正确的态度可以说,因为贵族落魄的生活,宁愿去拿家里姐姐妈妈的东西去典当也不接受别人辛苦挣钱的请客形式,可能是一种敏感,但这种相互考量的方式是认同的,只不过上原不是指的直治考量的人。

直治的出场一开始就是一个不务正业的形象,“我虽然纵情声色,却一点也不快乐”或许放荡无度,选择不喜欢做的事情,整天勾搭不喜欢的人,自甘堕落才会让人看到的“我”的缺点,而不会让人看到“我”的身份,在自尽时留给姐姐的最后一封信,因为生活赋予的心理创伤,代价、不满、耻笑甚至更多的不在乎,这一刻自己的心是起伏的,无法忍受的最后阶级,短暂前生的放荡没有忘却那个小时候努力靠近却不被接受的自己。

直治的艰辛有种对贵族头衔的无力感,没有办法的抗争,特别是当你费尽心思去接近某一样东西是到头来别人从骨子里就嫌弃你,不会因为你的改变而动摇,或许这就是应该,应该放弃的人,应该选择像和子一样的态度,应该像妈妈一样保持活力,但这就不是直治了。

当我们活得越来越不像自己,被社会改变时,一个成长涵盖不了全部,五味杂陈,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的角色,小的时候想要成为医生、科学家甚至是高特曼超人等等,到头来没有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一切变得那么的实际,爱情、友情分分合合,我们再也不是当初的自己,他们也是一样,谁没有对错,谁都没有对错!

只有时间的缘故,时间让我们特别早的遇到的一些事情在某些时候,力不从心,努力的想要放弃,但我们走到了最后,不是人生的赢家,但活下来了,这是不是争夺冠亚军的比赛,是跟自己的比赛,咬着牙的生活虽然很辛苦,但是一切过去了会很自豪!

最后的结束时和子与直治的爱情关系线,和子爱上了上原,直治爱上了上原的妻子,虽说上原家庭方面看起来没有那么温情,但不可忽视的夫妻因素永远摆在姐弟两人面前,弟弟直治想要得到的是认同感,姐姐想要得到的是依赖,最后的书信是和子写给上原的一句话“让您的太太抱一下我生的孩子,只抱一次就可以。到时候请允许我这样说:“这是直治和一个女人生的孩子”姐姐和子用最后一个机会去原了弟弟的遗憾,或许这是一种对遗憾的补偿

我希望你会过得开心,遇上最好的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