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正文

东京奥运会吉祥物诞生的知识产权保障

原标题:东京奥运会吉祥物诞生的知识产权保障

最近,东京2020年奥运会的吉祥物Miraitowa很忙。11月25日,他还抽空和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日本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进行了一场会谈。

关于他和他的小伙伴——东京2020年残奥会吉祥物Someity的特许商品,也早已摆上了货架。

东京奥运会吉祥物和残奥会吉祥物的公仔

东京奥运会吉祥物和残奥会吉祥物的服装服饰

东京奥运会吉祥物和残奥会吉祥物的钥匙挂件

在祝贺Miraitowa杰出表现的同时,联想起Miraitowa和Someity孕育诞生的日日夜夜,更觉得来之不易。若没有东京奥组委充分的法律保障,特别是充分的知识产权保障工作,这两个小家伙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1

合同保障

吉祥物的设计征集,牵扯到数千征集作品,如何使这些作品的法律风险降低到可控水平,就需要和每一位征集人签署全面、周全的协议。

尽管协议内容专业而繁琐,但简单来说,协议中的知识产权条款无外乎两方面内容:

第一是要求征集的吉祥物作品本身不侵犯别人的权利。东京奥组委要求征集人保证其参赛作品是本人原创,不能与已经公开的任何在先权利冲突,征集人不得在作品入围公告之前向任何人透露相关信息。如果一旦侵犯他人任何权利,不仅提交的作品无效,由此引起的所有损害赔偿责任均由征集人承担。

第二是要求附着在该作品的各项权利应无条件转让给东京奥组委。东京奥组委要求征集人向奥组委转让著作权、商标权、外观设计权等全球范围内的全部权利,特别是日本版权法第27条和第28条规定的全部著作权利。条款中还有一点很关键的是,征集人同意不得行使与著作权相关的作者的精神权利。

东京2020年奥运会吉祥物诞生的过程,大致经历了以下过程:

时间节点

主要事件

征集作品形式审查阶段(2017年8月)

东京奥组委对所有征集作品进行形式审查,确保作品符合标准,确定进入初选作品1753件。

设计初审阶段(2017年9月中旬)

东京奥组委邀请专业评审对进入初选作品进行专业审查,确定进入评审委员会初步评审作品98件。

评审委员会初步评审阶段(2017年9月下旬)

评审委员会对进入这一阶段的作品进行评议,确定进入候选作品评议阶段作品16件。

评审委员会候选作品评议阶段(2017年10月中旬)

评审委员会对进入这一阶段的作品进行评议,确定进入公众票选阶段作品3件。

公众票选阶段(2017年12月—2018年2月)

日本16769所小学的205755个班的小学生进行投票选择,确定了1件作品。

吉祥物形象公布(2018年2月28日)

东京奥组委对选出来的吉祥物形象进行了公布。

吉祥物名称选拔阶段(2018年5月)

东京奥组委聘请专业公司对吉祥物名称进行命名,并综合票选阶段意见和吉祥物形象设计人意见,由专家确定进入评审委员会评审吉祥物名称30件。

吉祥物名称确定阶段(2018年6月-7月)

评审委员会确定吉祥物名称。

吉祥物形象公布(2018年7月22日)

东京奥组委对吉祥物名称进行了公布。

在整个过程中,知识产权的工作贯穿始终,较为重要的切入发生在以下几个时间节点:

一是在征集作品形式审查阶段(2017年8月),对全部征集作品材料的法律文件进行形式审查,检查征集人是否书面完全同意知识产权条款的内容。

二是在吉祥物形象公布(2018年2月28日)前,对选出的进入公众票选阶段的3件作品在日本国内进行注册商标申请。

三是吉祥物名称确定阶段(2018年6月-7月),对候选吉祥物名称和形象进行国内外商标查重,并对候选吉祥物名称进行注册商标申请。

综上可识知识产权保障对东京奥运会吉祥物的重要性了。由于吉祥物的拟人化特征,今后Miraitowa和Someity代表东京奥组委出镜的频率将会越来越高。以里约2016年奥运会的吉祥物Vinicius为例,看看除了特许产品,吉祥物会有什么作为:

广泛参与到涉奥社会活动,特别是宣传和教育活动中

参与影片、动画和各种音视频应用

在赛场调动观众情绪

成为重要活动和城市的景观

甚至成为安抚运动员情绪的最好帮手

(来源:吹IP)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