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名篇赏析】 我读《梦游天姥吟留别》

原标题:【名篇赏析】 我读《梦游天姥吟留别》

《梦游天姥吟留别》赏析

摘要:李白 (701—762年),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诗风豪放飘逸,想象丰富,是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又称为“诗仙”。他生活在唐代极盛时期,具有“爱国”、“爱民”的进步理想,并为了这一理想而奋斗。他的大量诗篇,既反映了那个时代的繁荣气象,也揭露和批判了统治集团的荒淫和腐败,表现出蔑视权贵,反抗传统束缚,追求自由和理想的积极精神。在艺术上,他的诗想象新奇,感情强烈,意境奇伟瑰丽,语言清新明快,形成豪放、超迈的艺术风格,虽生于盛唐,但他郁郁不得志,人生理想得不到实现,大半生都过着游荡的生活,因此,写下了许多游历名山大川的诗篇,《梦游天姥吟留别》就是其中的代表作。今天读着诗句,诗人的那种豪放、超迈、那种刚直不阿就体现于我们的呼吸之间,令人油然而生敬意之感。全诗以“梦”为主线,按照入梦缘由——梦游幻境——出梦感叹的顺序来写。

入梦缘由:天姥山巍峨高耸,有气贯长虹之势,诗人对其充满了向往,入梦原因句:“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越人语天姥,云霞明灭或可睹。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天台一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

梦游幻境:飞度镜湖—登山览胜—洞天仙境—梦醒若失。

由现实转入梦境:我欲因之梦吴越。

由梦境转入现实: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唯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

出梦慨叹:蔑视权贵。揭示全诗主旨: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梦游天姥吟留别》是一首记梦诗,后人也称其为游仙诗。作者用夸张浪漫的手法描写了自己“梦游天姥”时的梦幻意境、所展现出的是满满的恢宏气魄和豪放的激情。字里行间无不讲述着诗人对现实黑暗的不满,对权贵势力的漠视,讲述着对于自由生活的向往和不愿苟合于世的悲声。发出了流传千古的“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警世名言!

李白一生热爱山水,流连忘返于青山绿水,如醉如痴,《梦游天姥吟留别》中的梦境,就是在他现实游览基础上所加工虚托的,是虚幻与现实的完美结合体,以梦游的形式展示天姥奇景,超越了现实,诗人大胆的想象和夸张的才能体现得淋漓尽致。

“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越人语天姥,云霞明灭或可睹。”瀛洲,是古代传说中的海外仙界,梦幻飘渺,无处可寻,天姥山则是临近剡溪,与天山相对,峰峦叠嶂,峭壁绝崖,诗的开头便从海客和越人的话语中,描摹出瀛洲的“烟涛微茫”、天姥的“云霞明灭”,曼妙而神秘。这里,形成强烈对比的是瀛洲“信难求”,而天姥则是“或可睹”,虚虚实实之中就给天姥山披上了一层美轮美奂的神秘面纱,从而勾起了诗人想神游天姥的念头。进而着力描写天姥山的高大:“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极尽夸张,用“五岳”、“赤城”、“天台”来映衬,“四万八千丈” 的天台是何等的巍峨,面对着它却好像要向东南倾斜拜倒一样。衬托出天姥山的高大,使人对天姥山的敬畏油然而生。

这座诗人梦中的天姥山,在诗人笔下高耸云天,直插云际,从而憧憬能够“到此一游”。由此,诗人之梦就有了现实的基础。诗人对天姥山的神往,正是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向往,诗人的浪漫情怀在这里得到了完美体现——开启了“梦游天姥”之旅,一幅又一幅绮丽的画卷展现在读者面前,使读者不知不觉中追逐着诗人的梦一同入境。

“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一个“欲”字表达出诗人李白本无此“梦”,“梦”,不过是一个美好的愿景,是诗人内心世界的真实写照。

天姥山如诗如画、美妙绝伦的奇景就是诗人心中向往的仙界,是没有世俗肮脏的净土。这个令人心驰神往的圣地怎不叫诗人“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得以“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这是梦吗?红日在半山腰悬挂,天鸡在晴空中啼鸣,“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浪漫写实的手法写出了天姥山真乃神仙世界也,诗人也是醉了,不知路往何处去了。

虚幻的梦境其实是诗人现实的写照,接下来的梦境曲曲折折,有如诗人的一生——

“熊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兮惊层巅。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在这里,层巅在战栗,深林在悸动,青云、烟、水皆阴霾,世界瞬间恐怖阴森起来,要下雨了!浪漫抒情意蕴深远。继而——

“列缺霹雳,丘峦崩摧。洞天石扇,訇然中开。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台”,通往神仙洞府之门打开了,多么的灿烂辉煌,金银楼阁金碧辉煌!如此美景,诗人心中的喜悦溢于言表;更加壮观的场景接踵而至——

“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这样的场面是多么的热烈与盛大!群仙都来列队欢迎诗人的光临,金台、银台可比日月,交相辉映,这不就是诗人在朝中做官时的场景吗?只是这样的处所与诗人毫无关联,自己在朝中只不过是一个御用文人,除了粉饰太平、吟诵风月,还能做什么呢?他的理政才华、他的安邦治国之策派不上一点用场……这就是这首诗的独特之处,诗人写梦游,不是平平常常的仙游,游历中有深沉的感慨,也有激烈的抗争。于虚幻之中着眼于现实——

“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梦,醒了!梦境破灭了,美好的一切化为乌有,刚刚还在自由自在地飘荡在梦幻中呢,一下子就躺卧在了实实在在的枕席之上了。世间之事不过过眼烟云而已——

“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别君去兮何时还?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万事“东流水”,这其中包含着李白多少的失意和感慨啊!天姥山啊,天姥山,你不是我向往的圣地!诗人终于回到了现实生活中来,“放白鹿”、“访名山”,将自己寄身于山水之间,岂不快哉!流连于山山水水的李白并没有被消极的情绪所困惑,向世人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呐喊——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这是对于权贵的抗争,是对于郁郁不得志人心声的倾吐,在那个年代,有多少人怀才不遇,有多少人屈身权贵,又有多少人才被埋没!李白大胆地向封建帝王说“不”——“安能”很好地体现出李白对权贵的蔑视,从此,一个孤高自傲,豪迈奔放的“诗仙”流芳后世。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