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江河水》:从码头文化到港口改革,见证影视剧重要场景的革旧图新

原标题:《江河水》:从码头文化到港口改革,见证影视剧重要场景的革旧图新

从古至今,依水而建的码头都是各派力量对利益角逐较量的重要战场,一时间多少英雄豪杰,刀光剑影,帮派争斗,最后打出了一个响当当的“码头文化”,所谓的码头文化,是在重义重利的名头下,以交易为背景,以利益为骨架,编制出了一个独特的江湖,一时间侠义之气在码头上迅速氤氲,恩怨情仇在这里升级发酵,基于这种气质,码头成为了影视剧创作中最重要的场景之一。

就拿影视剧里甚至当下都十分流行的“拜码头”这一习俗来说,来到一方陌生之地,拜下当地大人物,以求顺风顺水,求得立足和庇护,这成为了一种没有码头也会在各处暗暗上演的戏码,究其历史可能要追溯到旧上海的青帮,当时徒众昔皆以漕运为业,故称粮船帮。

为了在大江大河的严苛环境下生存下去,为了抱团图安和发展,形成了推杯换盏乃至割头换颅的江湖义气和行帮形态。它往往以“义”字为口号,其实以“利”当头,对“老大”的“人身依附”,是码头行帮的纽带与实质,也形成了其浓厚的江湖气息。

其中在以20年代上海滩军阀混战为背景的《远大前程》里,陈思诚饰演的洪三元带着大米救了一大批码头工会的人,他凭借机智多次在凶险的上海滩化险为夷,没钱没权没势,没人没枪没地盘,却凭借着人脉慢慢做大,码头工人成为了组织和运动的重要力量。那个幻想闯荡江湖的冯三元,有着传统文化所提倡的侠之大者的仁义精神,这一丝可贵的烟火气,和码头的义味相得益彰,助他在世事浮沉的大背景下成就了一番作为。

而后码头在各方势力的操控之下,也成为了黑白势力忘我相杀的场所,快意之作《十月围城》里,从孙文踏上香港码头那一刻起,义士们就用自己的性命为之杀出重围,直至流尽最后一滴血。它既有大人物的指点江山,又有无数的小人物却如同大海中的水花,形成合力,推动历史前行。平民百姓将生死付之度外,很多人甚至不知道“革命”为何物。例如码头车夫的谢霆锋,李宇春超女变打女的华丽变身,草根平民的义举给了码头悲壮的渲染,牵动中国革命的这次大事件再次令码头补上了其停泊船只功能之外的那一抹惊鸿。

谍战剧里,几乎少不了码头的戏码,剧情往往在斗智斗勇、斗心斗狠的的基础上,总会赋予码头一些重要的戏剧冲突,这里上演着接头、激战、绑架甚至是革命战友、伴侣的偷偷告别,更有甚者,在《毒刺》中,徐僧饰演的祝中华明为码头黑帮老大,实际是地下党组织成员,利用码头的掩护从事着伟大的革命工作。

商战题材影视剧里,码头就站在历史的风口,见证了一位位商贾巨子从崛起到没落,或是从没落到崛起的命运,《大码头》里吴奇隆首度尝试的反面角色文阿陆,在竞争激烈、杀人不见血的商海里奋力搏击,为求成功不择手段。他用自己的努力抗争着命运,也渐渐变得心狠手辣。

到了现代戏,码头成为了藏毒纳垢、利益交换的场所,这里天然的遮蔽功能和人烟稀少让其继续上演着社会人性大片,恩怨情仇的故事从未间断,《扫毒》里古天乐、刘青云、张家辉在集装箱码头拦腰互撞,兄弟命运峰回路转。

《我不是药神》也上演了一出集装箱码头追击战,黄毛那一抹坚定的眼神,是孤僻人群的英雄主义献礼,码头留下了程勇的眼泪,和他对社会丑陋和生活的一声叹息。

码头还可以是浪漫的,将灰色的滤镜去除,换上明亮的颜色,台湾新北的淡水渔人码头,就见证了偶像剧《命中注定我爱你》阮经天和陈乔恩羞涩相约。

如今港口的发展日新月异,也会渐渐地将那些曾经的码头故事抛在历史里,它就像一把锋利的利刃将过去和未来划出一道口子,分出一个无人的现代化和一个有人的江湖,那个曾经海纳过“三教九流”和“鱼龙混杂”各式人等的是非之地,也必将在现代化改革的冲击下还原其最初的功能,那就是连接海运和陆运的中转站,这也是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之举!

12月14日于江苏卫视幸福剧场播出的《江河水》,以改革开放为背景,以港口改革为主线,将港口这一影视剧重要的场景再一次搬上了荧幕,见证了码头到港口百年间点点滴滴的历史变迁,再看《江河水》这一歌颂不忘初心谋发展,大刀阔斧求创新的时代作品,特别是其中那位勇敢站在风口浪尖上劈波斩浪的改革者,不就是一位毫无江湖之气,用头脑和魄力带领大家干实事的英雄么,在这热火朝天的新时代,我们必将不畏巨浪,勇立潮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