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朝读美文 | 吕中元:风是什么颜色

原标题:朝读美文 | 吕中元:风是什么颜色

风是什么颜色?这个问题或许不会有答案。

但是这篇文、这些画、这段声音,

或许能带给你不一样的感触。

欢迎点击收听,新的一天给你新的温暖。

冬日的一个下午,我靠在墙边,漫不经心地画着院子里那棵老树。这时,邻家的小妹抱着一只小猫坐在了树下的石凳上,正好入我的画。

她认真地看着几个在院子里游戏的童孩。准确地说,她不是在看,而是在听。因为她生下来就患有眼疾,什么也看不见。她不时摆动着头去寻童孩们游戏的动向,用微笑去追那游戏的闹声,而她身边的小猫,却用明亮的眼睛在东张西望。

暮色渐渐罩染着这个炊烟弥漫的大院。院里的孩子们陆续散去,晚霞的余晖把老树和小妹的阴影拉得长长的投在了白色的院墙上。

树枝的阴影开始在院墙上晃动,地上的枯叶哗哗地飘飞起来,啊!起风了。

我放下画夹走到小妹身边了说道:“起风了,我送你回家吧?”

“嗯,谢谢!不用,我自己能回家。你刚才在画我吧?那你画了风吗?风是什么颜色呢?”

她这么随口一问,我一时发懵,惊愕地站在黄昏的晚风里,后来我才意识到这不是随口一问。这是怎样的一个色彩世界?也许是她天天在想的问题。

苍茫的天穹,浩瀚的大地,一粒沙,一滴水,一块石,一片云,都有它们固有的色彩。还有那冉冉东升的朝阳,沉沉西下的落日,绿枝飘逸的春,烈日浓荫的夏,桔色落叶的秋,皑皑白雪的冬。这些色彩现象构成了我们五彩斑斓的世界。

好多年过去了,我一直在纠结,总忘不了邻家小妹那句随口的提问,那是一个生活在黑暗里的人向享受着光明的人的无助求证。

那年夏天,我从北京毕业回到了故乡,我画了生平的第一幅主题画创作。画面是以邻家小妹为模特儿,在一个虚无的空间里她用指尖触摸着法国盲人“布莱尔”创造的盲文。她通过手指触及六点制排列的盲文来认知这个世界,想象这个世界。

这张画的名字叫《妹妹的世界》。

这幅画入选了第六届全国美术展后,收到了一些来信和在报刊上看见了有人写的评论。其中有一位盲人教师写了一首诗附在我的画旁,发表在《湖北日报》的文化副刊上,现在我还依稀记得最后一句:“她看见了一切,她是一位明姑娘。”

从那以后,我画了长江系列,画了大山大水系列。总是想用我的画笔去帮她寻找风的颜色!

我画了《碧水谣》:风和蓝色的水,永远一起吟着疲惫的歌。

画了《思念赋》:云和山涧的风,是那任性狂放的梦呓!

画了《天青色》:纷扬的雨丝,被风吹成了雾,润湿了忧郁的乡愁。

画了《阳关驿》:苍凉的远方,风,引领着我们去了那心灵宿泊的驿站。

画了《山谷馨》:山谷里的风,怜惜那一汪迷茫,一阵馨香。

多年来倾心探索的泼彩油画大山大水系列,虽以唯美的手法表现了宇宙色彩的四时变幻,寓意了画境的空灵与张扬,风动与禅静,但还是无法掩饰我内心的抑郁,那无助的求证常常萦绕着我!

上千年来,生活在光明世界里的人把这丰富多彩的世界描画成黑白的水墨,而生活在黑暗里的人又把整日相伴的无色物质空间想象成五光十色的美丽世界。

一天,在书架旁翻着书,一段文字印入我的眼帘:慧能去广州法性寺,值印宗法师讲《涅槃经》,有二僧辩论风幡,一个说风动,一个说幡动,争论不已。慧能便插口说:不是风动,也不是幡动,是你们的心动。

蓦然,我想到了那个多年来一直不能释怀的纠结:风是什么颜色?

吕中元,当代著名画家、美术教育家。多年致力于东西方油画艺术的融合,展现禅宗理念和精神意境,将形式的写实与装饰,色彩的张力与思想的含蓄融为一体,使画作呈现出充满东方理想的幽远意境,形成了鲜明的个人艺术特色。美术作品《妹妹的世界》入选中国第六届全国美展;《京剧》入选亚细国际美术展;《禅境》入选北京国际艺术营;《北望古城》入选《中国油画家》画册;2012年《长江》画册出版;2013年《大山大水》画册出版。主要著述有《汉字意象》《中国标志创意》《日本现代美术教育设计》《日本现代美术教育学术》《日本现代平面设计》《日本现代艺术摄影》《日本现代时尚服饰》等。

她的声音温暖、质朴,被评书表演艺术家何祚欢评价为具有难得的老牌播音员的声线。她爱书,爱笑,爱生活。她愿用自己的声音陪伴你度过每一段美好的时光。她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对武汉有着深深的眷恋。她要和你一起,读遍武汉的大江大河、寻常巷陌、烟火气息。

她是“阅读武汉”领读者——莘荑。

<END>

——————————

文字|吕中元

绘画|吕中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