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故宫的“左膀右臂”要回来了!!

原标题:故宫的“左膀右臂”要回来了!!

2018年,北京市对中轴线上几大公园内的住户展开疏解腾退工作,北海、景山、天坛,这几座北京人从小玩到大,隔三差五就去逛的公园,开放范围由此将会变得更大,今后逛起来会更过瘾。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劳动人民文化宫中山公园,这两处距离“天子”最近的地界儿,好似故宫的“左右手”,也在2018年完成了居民腾退。

太庙、社稷坛

腾退疏解完成 重现“左祖右社”荣光

劳动人民文化宫(本名太庙)和中山公园(本名社稷坛),分列故宫的东西两侧,是封建礼制“左祖右社”在明清时代的体现。

太庙文物腾退是今年北京中轴线申遗综合整治重点项目中需要腾退住户最多的项目,自11月22日正式启动签约程序,12月1日奖励期结束当天,实现全部73户100%签约,90%以上住户交房。

这73户居民中,外单位职工27户、文化宫职工46户,均是自上世纪五十年代起,因工作等历史原因,在太庙东北角区域、体育场看台下、故宫端门东墙下等地居住的居民。

图片来自 北京东城 id bjdongcheng_gov

而在今年4月3日,社稷坛文物腾退项目就启动了签约,5户居民在当日便完成全部签约并搬家交房,创造了项目整体签约率、搬家交房率双100%的纪录。

图片来自“人民网”,刘立军 摄

始于社稷坛,止于太庙,2018中轴申遗综合整治重点任务就此算是画上了完美的句号,同时也为今后重点文物腾退项目的开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和起到了良好的示范效应。

从现在起您就可以憧憬重新亮相后的太庙和社稷坛了,那里有着多少神秘往事?掌故传说?会如此让人神往?

太庙

敬天法祖 高过三殿

“在中国社会,祖先崇拜在生活中历来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因此坐落在皇城东南角的皇室祖庙——太庙也就显得十分重要。”

这是作家林语堂对太庙的描述,地理方位,用途来历都说的很明白。故宫东侧的太庙,是明清两代皇帝祭奠祖先的家庙,是“左祖右社”传统礼制的重要组成部分。

太庙究竟有多重要?这么说吧,皇帝从登基开始,直到结婚、生子,以及出征或凯旋,每逢此类大事,都要亲自出马,去太庙祭祀列祖列宗。

因为是孝敬祖宗的,所以太庙修盖的宏大无比,近32.5米高,比隔壁故宫三大殿之首的太和殿还要高大,这也体现了太庙“敬天法祖”的价值观,敬重上天,效法先祖。

由此可见,太庙就是历代帝王们的精神家园,能将祖先的牌位放入太庙,不仅是精神崇拜,更是政治举措。而政治嘛,就意味着经常会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

太庙

大礼仪事件之

“扔出去”和“搬进来”

明代的嘉靖皇帝朱厚熜,是以外藩兴献王之子的身份入主大统的,年仅15岁的他刚刚继位,就要封自己的母亲为太后,把自己父亲的牌位请进太庙以祭祀。

影视作品中的嘉靖皇帝朱厚熜

可按照大明祖制,朱厚熜的父亲朱祐杬不过一地方藩王,没做过皇帝,不能进太庙。而且,嘉靖皇帝是以堂兄明武宗朱厚照继承人的身份继位的,应该奉朱厚照为先皇,皇考。

影视作品中的嘉靖皇帝朱厚熜

固执且强硬的嘉靖小皇帝不为所动,坚决要尊自己的父亲为皇考,还要进太庙,在朝堂上不惜殴打大臣,酿成流血事件,这就是著名的“大礼仪之争”。

影视作品中的嘉靖皇帝朱厚熜

老臣们拗不过皇帝,只好妥协,让嘉靖奉自己的父亲为皇考,奉明武宗朱厚照的父亲明孝宗朱祐樘为皇伯考,这才告一段落。

可因“礼有以多为贵者,天子七庙”这一古法规矩,天子的太庙只能放七位皇帝,开国之君朱元璋是一定要在太庙的,剩下六个位置就要遵循 “亲尽则祧”,所以嘉靖执意要将父亲的牌位放在太庙,就又是一个难题。

“ 亲尽”就是说,超出了与现任皇帝的亲缘关系,牌位就要被扔出太庙,嘉靖皇帝要把父亲搞进来,那么必去掉一位,按照亲疏远近的关系,最远的就是朱棣了。

永乐皇帝 朱棣

大臣们为此哭天抢地,五征蒙古大漠、派舰队数次出巡西洋、文治武功都极盛的永乐皇帝牌位,居然要被踢出太庙?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的!

于是大臣们将朱棣谥号改为启天弘道高明肇运圣武神功纯仁至孝文皇帝”,庙号由“太宗”改为“成祖”,这才把牌位保了下来。

既然朱棣的牌位动不得,那只能动他儿子朱高炽了,这位皇帝在位一年就死了,存在感极低,正好是个软柿子 ,于是牌位被扔出太庙,放在了后殿角落里面。而嘉靖顺利封自己的父亲兴献王成了明睿宗,于嘉靖二十九年入太庙。

为了这么个名分的事情,嘉靖足足折腾了半辈子,这位皇帝的刻薄与专注力由此可见一斑,他后半生一味玄修炼丹,更是执着的要命,最后也正是被丹药要了命。

辛亥革命以后,太庙一度仍归清室所有,在1924年辟为和平公园,1950年改为现名“劳动人民文化宫”。1988年1月太庙被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里一度是北京的文化圣地。

太庙

延绵不断的文化盛宴

印象中的劳动人民文化宫,曾经定期组织书市,规模可以和地坛书市并称90年代京城两大淘书圣地;

1997年初夏,希腊现代音乐大师雅尼曾在太庙举办了两场音乐会,可电视台进行了现场直播,这让很多到场观众当时很是怒不可遏;

1998年,张艺谋执导了太庙版本的歌剧《图兰朵》,也是轰动一时;

电影《大腕》在太庙里有很多取景拍摄,这部以调侃讽刺有钱人、伪贵族为视角的电影,真是爆笑了一个贺岁季,也让太庙的知名度走向更高;

而姜文,更是在太庙里,开设了个人的工作室,看来中国的大牌导演们,对太庙都是情有独钟啊;

姜文带着“好莱坞影帝”罗伯特德尼罗畅游太庙

最近这些年,太庙还成了婚纱摄影的取景宝地,当然,有的是真在太庙拍的照,而大部分么,应该是P的了。

门票:2元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长安街天安门东侧

交通:乘坐地铁1号线到天安门东站A口出;或乘坐1路、52路等公交车到天安门东站下车

社稷坛

天子脚下 社稷为重

社稷坛建于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是明清时期帝王们祭祀土地和五谷之神的地方,同时也是京城九坛中距离故宫紫禁城最近的一座。

“社稷”,向来被封建帝王们视为国家的象征。皇帝身为天子,受命于天,为了祈祷丰收,自明永乐皇帝始,明清两代的皇帝每年二月、八月都要在这里祭祀土神、谷神,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而凡遇出征、打仗、班师、献俘、旱涝灾害等特殊情况,皇帝也要亲临社稷坛,祈祷并举行仪式。

社稷坛呈正方形,共有三层,由汉白玉石砌筑; 四周则有壝墙环护,墙上青、红、白、黑四色琉璃瓦按东、南、西、北的方向排列,每面墙正中各有一座汉白玉石的棂星门。

而在内坛核心区,因铺设有五种颜色的土壤,被俗称“五色土”。

作为封建皇权祭祀文化的象征,社稷坛的神圣与庄严,魔力和法度,都浓缩在了这块五色土上。

社稷坛

普天之下 莫非王土

五色土按中黄、东青、南红、西白、北黑五个方位填实,五种颜色代表金、木、水、火、土“五行”;

也代表东、西、南、北、中的“五方”,即:青土东方、白土西疆、红土岭南、黑土塞外、黄土中原。

因此“五色土”象征着中国辽阔的大地和疆土,正迎合了历代帝王们的千秋大梦——“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图片来自“李毅军的博客”

而在祭坛中央立的那根埋入土中的石柱,名为“社主石”或“江山石”,象征着“江山永固,社稷长存”。

明清两代共计24位帝王曾先后在近500年的时间里,在社稷坛举行过1300余次祭祀活动,祈求自己的江山千秋万代、统治延绵不休;可惜,这也只能化作一枕黄粱梦。

图片来自“李毅军的博客”

1911年秋,清皇室在这里举行了最后一次祭社稷大典。典礼上,中和韶乐,清远悠长,祭祀礼官依循着繁复的礼制祈望国泰民安。

然而,紫禁城外,革命的枪声已此起彼伏,危如累卵的清政府并未能从这古老仪式中获得救赎,而是走向了末路......

在末代皇帝溥仪退位后,皇朝作古,社稷坛的历史使命行将完成,却在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了京城第一座对公众开放的公园。

社稷坛

中山公园 篆刻历史

1913年,最后一任奉祀官撤销,社稷坛无人管理,开始种植苜蓿,饲养牛羊,杂草丛生,几近荒废。一年后,时任内城警察厅丞的朱启钤路过此处,决定将这里辟为中央公园。

1914年10月10日,已经安静许久的社稷坛人山人海、热闹非常,北京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公园——中央公园,在这一天正式对外开放。曾经神秘威严,闲人免进的皇家禁地,终于向普罗大众们敞开了大门。

中央公园一经开放,便赢得了广大市民的欢迎。即便当时园内没有什么游乐设施,但只是几件皇帝祭祀的御道、祭器,就极大满足了北京市民的好奇心。

据说当年一到花季,会有一列火车一早从天津老站开出,沿途不停车,一直开到前门东站,晚上六七点钟再返回天津,专门拉着天津游客到中山公园看盛开的芍药、牡丹和菊花,人称“看花列车”。

1925年,孙中山在北京去世,灵柩就停放在中央公园,供各界人士瞻仰吊唁。1928年,中央公园改名为中山公园。

作为开创皇家园林辟为市民公园之先河的中山公园,别看地方不算大,却陈列着很多历史风物,几乎每一件,都可以向您讲述一段传奇往事。

社稷坛

屈辱写照 “和平牌坊”

如今,当您走进中山公园南门,迎面的是一座蓝琉璃瓦顶的石牌坊,牌坊正中镌刻着“保卫和平”四个大字,名曰“和平牌坊”,是中山公园的标志性建筑。

图片来自“李毅军的博客”

然而这座牌坊当初不在社稷坛,而是矗立在东单路口,名为克林德碑,它记载着一段华夏民族不堪回首的历史。

将时光拉回到1900年,中华大地上反洋人、反教会的呼声震天,遍地都是义和团。洋人和义和团民互殴、打群架的消息隔三岔五就会蹦出来,民族矛盾激化犹如随时爆炸的火药桶。

1900年6月20日上午,德国驻华公使克林德一行人在东单北大街的西总布胡同西口与清军神机营队长恩海的巡逻队发生冲突,克林德当场被杀。

“克林德事件”后八国联军加快了侵华脚步,随后庚子国难降临。

克林德

娄子已经捅了,总得找人来“擦屁股”,慈禧和光绪逃出京城,一路向西;差遣李鸿章从广州北上与八国谈判,克林德夫人对丈夫的死不依不挠,谈判陷入僵局。

说来也巧,当时的“名妓”赛金花曾随丈夫洪钧出使德国,与克林德夫人相识,李鸿章赶紧托宫女找到赛金花寻求帮助。

赛金花与洪钧

赛金花劝克林德夫人为丈夫建牌坊,这在中国文化中的意义可是大了去了,克林德夫人与瓦德西最终同意。

立牌坊被写进《辛丑条约》第一条,1903年,克林德牌坊在东单路口建成,醇亲王载沣代表清廷前往碑下致祭。

立碑当天,北京的各国公使馆中的外交使节还有他们的夫人、孩子都参加了落成仪式,满载屈辱的“石头牌楼”就此在东单大街屹立了整整16年,一直到民国六年(1918年)。

1918年,一战结束,德国成为战败国,作为协约国一方的中国成了战胜国,北洋政府欣喜地拆除了克林德碑,拆除的材料全部被转移到中央公园重新修好,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号称“公理战胜强权”,把克林德碑改成“公理战胜”碑。

可事后看来,作为战胜国的中国如战败国一样在巴黎和会上受到宰割,原来德国在山东的一切权益被日本接手,“公理战胜强权”成了一句空话,“和平牌坊”更是成了笑话。

因巴黎和会而爆发的“五四运动”

1952年10月2日,亚洲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在北京召开。为了表彰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的功绩,大会决定将公理战胜坊改为“保卫和平坊”。为此把中英文“公理战胜”文字镌去,刻上了郭沫若题写的“保卫和平”四个鎏金大字。

至此,这座牌坊才真正洗去了耻辱,容光焕发地屹立在中山公园之中,在此后的岁月里,它都是华夏民族从新崛起挺立的标志。

社稷坛

中山先生 伟大“千古”

前文提到,孙中山先生于1925年3月21日在北京病逝,灵柩停放于社稷坛北侧的拜殿。

为了纪念这位革命先驱,1928年,国民政府将社稷坛拜殿正式更名为“中山堂”。

拜殿为木结构, 黄色琉璃简瓦单檐歇山顶式,内设5间殿堂,白石台基,本是明清两代皇帝在社稷坛(五色土)祭祀休息或遇风雨行礼的地方。

而在建国后,中山堂成为了纪念孙中山先生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是每年举办孙中山诞辰和逝世纪念仪式的重要场所。

社稷坛

中山音乐堂 高雅艺术圣地

在国家大剧院没盖好之前,它的周边就有不少欣赏高雅音乐会的场馆,比如人民大会堂,六部口的北京音乐厅,还有就是中山公园内的中山音乐堂了。

中山音乐堂音响效果在国内首屈一指,演奏厅顶部安装4道吊杆,舞台上方悬挂22块有机玻璃反声板,声学指标据说可媲美维也纳金色大厅。

西城、东城的孩子,上学那会儿应该都没少被组织着来中山音乐堂欣赏音乐会,接受艺术熏陶。

此外,小北记得还在这里听过一次相声专场,其中有笑林和李国盛老师登台表演。

社稷坛

百年茶社 来今雨轩

当年中央公园辟园开放后,园内的茶座享誉京城文化圈,其中最负盛名的,便是位于园东的来今雨轩。

图片来自“细雨山丘”的博客

这里本是公园董事会的俱乐部,经营茶水,后来开始卖点心、吃食。据说最有名的干烧活鱼,每天都得做百八十条。

图片来自“北多”的博客

人们在来今雨轩闲谈、看书、写作、会友、宴请客人,渐渐地,来今雨轩成了精英荟萃的地方。人们曾笑称这里是“国务院”,因为政界要人闲暇时总在此碰头。

1926年的来今雨轩

民国的文人、知识分子们更是不会放过这处听起来就诗情画意的宝地,日常来此“打卡”,若彼时就有抖音短视频的话,来今雨轩一定天天爆红。

通俗文学大师张恨水先生在来今雨轩的春柳含烟、蝶舞莺唱中找到了灵感,创作出了代表作《啼笑因缘》;

图片来自“北多”的博客

而鲁迅先生更是曾27次到来今雨轩就餐、饮茗、交谈、阅报、翻译小说,经典童话《小约翰》便是他在这里翻译完成的。

图片来自“北多”的博客

另外,陈垣、陈寅恪、萧乾、蔡锷、冰心、叶圣陶、李大钊、高君宇等社会名人也多次到来今雨轩饭庄就餐。

图片来自“北多”的博客

需要提一嘴的是,在90年代初曾以经营“红楼宴”而风靡一时的来今雨轩饭庄,又名“杏花村”位于公园西侧,它并不是民国年间名流荟萃的来今雨轩茶社旧址。

图片 东方天宇摄

社稷坛

温室花房唐花坞

唐花坞是一座温室花房。

“唐”与“煻”通,“煻”是用火烘焙的意思。“唐花”,即是在暖房里培育的花。

每到腊月,唐花坞的牡丹、梅花、迎春花等通过花期控制技术同时绽放,已成为京城花事一景。

社稷坛

不逊江南水榭景区

唐花坞南面的水域被称为水榭景区,荷塘、垂柳、游廊、听雨桥、迎晖亭、四宜轩......夏秋之际行走于此处,仿佛徜徉于江南市镇间的谐趣园林。

图片 东方天宇摄

社稷坛

至理名言格言亭

由白石筑成的西洋风格的白色亭子,8根石柱内侧刻有先人格言各一则,孔孟、朱熹、王阳明、岳飞等名家规戒世人的至理名言见于石柱,可惜在1955年因政治原因被全部磨掉了。

图片来自“李毅军的博客”

社稷坛

太湖名石青云片

原是圆明园四十景之一“别有洞天”景区内时赏斋前的遗物,一块巨大的太湖石,曾是明万历年间进士、书画家米万钟家中的爱物。

图片来自“李毅军的博客”

社稷坛

曲水流觞 兰亭碑亭

同样也是原圆明园四十景之一,于1917年迁入。亭为重檐蓝瓦八角攒尖顶,立在中间的石碑上刻有“兰亭修禊曲水流觞图”和乾隆帝所写的有关“兰亭”的诗作,八根石柱上分别刻着历代书法家临摹王羲之的兰亭帖,是珍贵的石刻文物。

图片来自“李毅军的博客”

如小北这样的北京孩子,对于中山公园念念不忘的一定是童年在游乐场中的欢笑声,露天电瓶碰碰车场,也算是京城当年的独一份了,期末考试得了双百后,爸妈总要奖励来中山公园坐上几回碰碰车的。

还有一处值得回忆的便是最北边的筒子河了,逛累了,走疲了,就靠在筒子河畔,买袋快餐鱼和一瓶北冰洋,边吃边喝边看游人划船,微风一吹,杨柳一摆,最是惬意。

可如今呐,这筒子河畔,却有了新的用途。

社稷坛

神经兮兮相亲角

在2017年的夏天,中山公园筒子河畔的“相亲角”,因一位替儿子找对象的北京大爷的言辞而一时间被刷爆了朋友圈,“北京相亲鄙视链”一下子就上了热搜榜。

图片来自《北京晨报》

对于这个问题,孰是孰非小北不想多言,正好关于积分落户北京的具体政策今年刚刚出台落地,您可以联系起来琢磨琢磨,挺有点意思的。

图片来自《北京晨报》

让小北感到无奈与悲哀的是,曾经天真烂漫的儿时最喜爱的中山公园一角,如今沦为了大爷大妈们为儿女们谋取终身大事的“菜市场”,“爱情买卖”天天市侩一般上演着。

图片来自《男人装》

而让这些老人家能舍下老脸当着别人讨价还价、神吹海侃的,基本都是小北这代同龄人中的“剩斗士”们,真是当年有多么无忧无虑,今日就有多么无边苦恼。

图片来自《北京晨报》

当然了,多烦您也得来遛遛不是么?

门票:3元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中华路4号

交通:乘坐地铁1号线到天安门西站B口出;或乘坐1路、52路等公交车到天安门西站下车

整理/壹月陆日

大家都在看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