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玩命的中学、快乐的大学”?大学生挂科成常态

原标题:“玩命的中学、快乐的大学”?大学生挂科成常态

  金羊网讯

记者孙唯 实习生 周兴宇 焦文慧 张佳玉报道:“等你上了大学之后就可以随便玩了”,相信这句话是很多人从小学奋斗到高三的精神支柱。在经历了高考的重压后,在课程相对宽松的大学校园里,很多人开始挥霍着大把的时间和精力,过着“梦寐以求”的生活,频频缺课,挂科、留级已成为某些大学生的常态,高校甚至流行着这样的说法:“没有挂过科的大学四年是不完整的”,中国教育“玩命的中学、快乐的大学”现象该如何扭转?

为什么会挂科?

“衡水学霸”沉迷游戏留级读“大五”

为了深入了解高校的挂科情况,记者专访了几位高校学生,听他们讲述了自己在大学里“挂科”的辛酸历程。

来自中国民航大学的小刘(化名)因为留级,目前正在读“大五”。小刘中学就读于著名的衡水中学,讲起自己的经历时,他表示,中学时自己的成绩还挺不错的,在班上的中间地带。但是上了大学之后,却挂了不少科。“由于整个高中阶段都处于一种被动学习状态,对学习并没有产生过真正的兴趣,甚至还有一点厌学心理。到了大学后,无法适应大学这种自主性强的学习模式,因此无聊时就开始沉迷游戏”。小刘说。

为什么会选择“游戏”作为排遣时间的方式?小刘表示,身边很多男生都在打游戏,“如果你想得到别的同学的认可,不是学习成绩好,而是游戏里的段位高。”在这样的氛围下,小刘给自己定位了“学渣”,任由自己挂科,也不想努力了。

但是,小刘认为,大学挂这么多门科的根本原因,还是因为在大学刚开始时,没有为自己定下一个清晰的目标。幸运的是,在老师和辅导员的多方开导下,小刘现在已“改邪归正”,正努力备考本校的跨专业研究生考试。

不想上“水课”,逃课挂科成了常态

在华东政法大学就读的小晨也遭遇到同样的困境。据他讲述,大一大二时,他的学习很容易受到心情的影响,“看到一些社会事件,我的内心会感到愤懑不平,因此就不想学习。”最后,竟然发展到老师不点名的课绝对不去,要么在宿舍睡觉,要么出门溜达。到了大三,他发现周围的同学都在认真学习,突然有了压力,但却有一种“无力回天”的感觉。

其实,小刘和小晨的例子在高校并非个案。据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大三的黄同学讲述,他挂科主要是因为缺课太多,导致平时成绩不及格。他认为,本专业的课都比较无聊,都是“水课”。“某些老师上课水平低,只读PPT,期末考试也是为考而考,因此与其把时间花在上课,不如多参加实习和外出实践”。在大学,他挂过多次科,“第一次知道自己挂科的时候,我觉得很惊讶,但是后来就慢慢习惯了。”黄同学坦言,自己高中的成绩一直不错,但在大学挂科后,却没有要奋发图强的心态,甚至认为大学有挂过科才是正常。

合理增负

严把毕业关,高校取消“清考”制度

今年6月21日,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在成都召开。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表示,中国教育“玩命的中学、快乐的大学”现象应该扭转,对中小学生要有效“减负”,对大学生要合理“增负”,提升大学生的学业挑战度。

记者了解到,早在教育部门发布“增负”信息之前,广东不少高校就对大学生挂科现象高度重视,多所高校近年纷纷抬高毕业门槛,通过上涨毕业学分绩点、取消“清考”等措施,让“混”文凭不再容易。

在今年9月新学期开始之际,华南理工大学教务处公布了两份名单,包括64名学生被学业预警及降级试读,582名学生被学业预警。据了解,在广东的高校中,华南理工大学、华南农业大学、深圳大学等学校都颁布了对全日制本科学生学业预警的规定,对一些“挂科”严重、学分不达标的学生先给予不同等级的学业预警,情节严重的予以退学。

而早在2015年,华工就推出“携手计划”,对达到预警条件的学生先进行干预帮助,采用“师生携手”“生生携手”“学院与家长携手”等方式,派出指定人员,在学期开学初帮助学生制定合理的选课、学习计划,敦促其端正学习态度,合理安排时间,提高学习效率,促使其顺利完成学业,对于进步突出的学生甚至还有一定的奖励。

今年8月21日,《教育部关于狠抓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精神落实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发布,要求“切实加强学习过程考核,加大过程考核成绩在课程总成绩中的比重,严格考试纪律、严把毕业出口关,坚决取消"清考"制度。”据悉,此前不少高校组织“清考”,给重修、补考仍未通过的学生在毕业前一次考试机会,“清考”过关即能顺利毕业。在广东,有不少学校陆续取消这一“放水”行为,例如广州大学就从2017年起取消“清考”,无疑断了不少学生的“后路”。

优化课程,淘汰“水课”打造“金课”

实际上,学生存在逃课、学分修不够或者考试不及格的情况,除了学生自身因素外,和老师的授课质量也有很大关系。“几乎每个学校都有比较"水"的专业,存在学生不爱上课,作业也不认真的情况。”中山大学学生许家琪说。

对此,教育部的《通知》指出,各高校要全面梳理各门课程的教学内容,淘汰“水课”、打造“金课”,合理提升学业挑战度、增加课程难度、拓展课程深度,切实提高课程教学质量。记者了解到,最近几年,为提高本科教育教学质量,中山大学推出一系列措施,治理“水课、水师、水专业”,对质量不高的专业实行动态调整,推动教授进本科生课堂工作,鼓励“大牌”教授为本科生授课。近几年教授为本科生上课比例逐年提高,去年已达到87.6%。

“把挂科严重或者学分不够的学生降为专科,这个规定本身没有问题,但是课程的设置应该优化,一些对提升专业无益、对建立知识结构无益的课程是否有必要安排为必修课,这也是学校要考虑的问题。”华南师范大学教师胡锋如是说。

大学强制早读,管用么?

从2018年开始,暨南大学华文学院汉语国际教育专业的大一新生要每天强制性早读英语。暨南大学华文学院应用语言学系系主任李军表示,设置早读的目的是帮助汉教专业的同学顺利通过英语“专四”“专八”的考试,同时让学生培养早起读书的习惯。他提到,学习外语需要背诵,也需要提高口语能力,因此早读措施以后将会一届一届地延续下去。

对此举措,学生的看法不一。暨大的大一新生张同学表示,目前,早读的出勤率还是比较高的,对学生的学习也起到一定的督促作用,但她认为,这项规定也会将一些人的计划打乱。来自暨大华文学院汉语国际教育专业的大三学生张同学则觉得,这个措施没有必要,因为大学生完全有能力合理安排学习时间,不需要学校像高中一样强制推行早读政策。

作者:孙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