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矫正12岁弑母少年,需对其家庭进行多元干预

原标题:矫正12岁弑母少年,需对其家庭进行多元干预

文丨井世洁(华东政法大学社会发展学院副教授)

近日,湖南沅江市泗湖镇发生的一起六年级男生杀母案令世人骇然,为本已冰冷的冬日平添了些许悲凉氛围。

大众对此事的关注点在于,涉案当事人吴某康所实施犯罪行为的凶残性、实施暴力行为的低龄性及吴某康后续监管等问题,更有人对少年司法的轻缓化提出了质疑。

应该说,未成年人暴力犯罪已成为我国一个严峻的社会现实问题,这起六年级男生杀母案仅仅是未成年人暴力犯罪的冰山一角。司法实务届人士指出,13周岁的未成年人犯罪现象已较为突出。

(弑母少年吴某康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某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一次统计显示,青少年恶性刑事案件中,严重危害社会行为的始发年龄最小为10岁左右,多集中于13周岁。该年龄段恶行案件比率正在不断上升,并趋向暴力化、残忍化。

现阶段我国未成年人犯罪现象频发不但是青春期的身心特点的产物,更与社会原因和制度背景等诸多因素有关。城乡二元结构下的农村劳动力流动是我国留守儿童数量巨大和留守未成年人犯罪频发的根本性原因。

吴某康作为一个典型的留守儿童,长期生活在一个结构不完整、功能不健全的家庭之中,父母的“生儿不养、养而不教、教而不当”与爷爷奶奶的宠溺和纵容,最终将他推向了违法犯罪道路。

我国的刑事责任年龄起点为14周岁,“未满14周岁为绝对不负刑事责任年龄”。仅有12岁的吴某康必然会被释放,而他的释放后安置便成为一个棘手的问题。很显然,我国现有司法及福利制度框架体系中的处遇方式,不能回应吴某康所面临的诸多困境。

首先,与吴某康需要健全的家庭生活相对应的是他已经支离破碎的家庭。他的父亲吴建勇声称,作为九口之家中唯一的劳动力,他的经济负担非常繁重,不能承担儿子的教育和照顾工作,而其年老多病的双亲和岳父母亦无力承担。这种亲子纽带的断裂和家长教育功能的缺失无法做到对孩子的不良心理与行为进行有效疏导与矫正。

其次,与吴某康需要接受义务教育的需求形成落差的是,原就读学校拒绝其继续就学的要求,且这一要求也受到同校其他学生家长的抵制与反对。

第三,吴某康被释放回家后,他所在村的村民对自身及村庄的安全表示担忧。

第四,现有的收容教养及工读学校因为易造成交叉感染和过早的“标签化”,而极少被用来作为低龄未成年犯罪人的矫正方法。

以上这些原因直接导致了对低龄未成年人犯罪人“既不处罚也不教育”的局面,“一放了之”的最终结果便是陷入某种困局——只能等低龄未成年犯罪人达到了刑事责任年龄,或者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到了可以予以刑罚处罚的程度,再动用刑罚进行惩罚。

(吴某康此前就读的学校。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由于他们尚处于“绝对不负刑事责任”的阶段,探索有效的干预措施就显得尤为必要。未成年人心智不成熟、思想观念未定型,未成年人犯罪理应与成年人的犯罪行为作为完全不同性质的行为对待和处理,对于未成年犯罪人应该秉持“少年宜教不宜罚”的理念,且要将保护少年的权益和儿童利益最大化放在首位,这不仅“为现代少年刑事司法制度所推崇,且为各国奉为少年立法之圭臬”。

百多年来,世界各国以上述原则为基础的少年司法实践为我国探索低龄未成年犯罪人的矫正措施提供一定的参考与借鉴。

第一,针对未成年犯罪人的保护处分。保护处分是一种针对未成年犯罪人所实施的非监禁性社区处遇。接受保护管束的少年可以继续和家人同住,接受正常的教育,但必须接受少年保护官的“保护”与“管束”,也可称为“辅导”与“监督”。

少年保护官需要与涉罪少年保持密切而经常性的接触,了解他们的生活、就学与就业等状况,对他们的养育、教育、就医、求职和交友等方面给予适当的辅导。常见的保护处分方式有训诫、假日生活辅导、保护管束、感化教育、社区服务和安置辅导等。

第二,针对未成年犯罪人家庭的多元化系统性治疗。多元化系统性治疗是一种针对存在严重反社会行为、问题行为和罪错行为的未成年人的家庭为本的密集性社区干预。这一治疗技术强调家庭,特别是父母的责任,因为为家长提供积极管理儿童方法的干预措施可以显著减少青少年犯罪。

多元化系统治疗是一种密集型家庭服务,服务周期一般为1-5个月,全天候为未成年犯罪人的家庭量身定制所需要的服务。一个常规干预方案主要包括提高家长的监管能力、加强家庭中的情感联系、减少未成年人与偏差同辈群体的接触、增加未成年人与亲社会同辈群体的接触、提升未成年人在学校和职场的表现、引导未成年人参与亲社会的娱乐活动等。

第三,针对未成年犯罪人的多维度治疗性寄养照顾。多维度治疗性寄养照顾也被称为密集性寄养,是一种基于社会学习理论的未成年人寄养方式。

这一方法主要适用于原生家庭不具备照顾和管束具有严重问题行为的青少年的能力,因此被少年法庭判处暂时剥夺监护权的未成年犯罪人。通过为期6-9个月的寄养家庭生活,多学科小组根据未成年人需求量身定做服务方案,为未成年人提供持续性和强化性环境以使他们获得学习和积极生活的技能。除了针对未成年犯罪人的服务外,该项目还为服务对象的父母提供相应服务,以便使家庭能够做好重新迎接孩子回家的准备。

回到12岁弑母少年的案件,提供以家庭为本的干预服务可能更合适他们的家庭现状。他的父亲在养育孩子方面确实存在主观和客观方面的问题,因此,在国家亲权和儿童利益最大化双重原则的引领下,建立健全针对涉罪未成年人的社会服务体系,推动他的家庭系统功能完善,强化家庭系统的外部社会支持,才能让他早日回归正途,同时也减少社会隐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