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小说连载 | 野草湾的那些事儿(29)

原标题:小说连载 | 野草湾的那些事儿(29)

几个月后,突然深居的苇子在自家厨屋的草窠里生了一个男孩。

这个孩子没有人给起名子,长大后,人们都叫他狗子。

寡妇生孩子,该是多么大的新闻呀。

围绕狗子是谁的种的事,野草湾一下子就沸腾了。

男人们一边议论别人,一边在极力撇清是非,除了石头那个脑袋被驴踢了的家伙;女人们一边做出各种可能与不可能的猜测后,回到家里还要审问自己的男人。

但不久,有人出来说话了,能肯定是谁了。因为村里安电的那一段时间苇子经常去桃园,而老粪头天天晚上从桃园经过。

这个权威的消息顿时让野草湾炸了锅。人们几乎都是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噢,以前的事原来是真的呀,也难怪呀,孤男寡女的,干柴烈火呀;这老粪头真行呀,看着挺有知识、老实本分,原来也是这种货色呀。

面对流言蜚语,当事人苇子并没有否认。

这一下,老粪头真的扛不住了,立马就倒了。他感觉他所有的不幸与痛苦、委屈与挣扎、现实与虚幻都在一片遣责声中像脓血一样被挤了出来。

直到现在的他,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老粪头了。

“狗子,你妈喊你回家吃饭!”

空气中飘浮着一个游移不定的声音。

狗子似乎听见了,他想睁一下眼,想动一下嘴,不料这最后努力也失败了。

野草湾的风似乎停了,黑夜即将褪去。

在野草湾特有的躁动里,还残留着猴子的兴奋、菊花的思念、老粪头的挣扎、苇子的固执,还有河对岸菜园主人的诅咒和谩骂,在这本属于狗子的乐园里,而他的身体却在一洼儿水坑里一点一点地冷却下去。

此时的狗子还在迷惘:我为什么会生在野草湾?我为什么会没有爹?我为什么会毫无征兆地来到这个世界,然后又被无情的抛弃?

狗子还有很多问题却来不及去问。

疲倦不堪的狗子,只想与石蛋告别,他想告诉石蛋:你是我狗子最好的朋友!

狗子不想惊动野草湾,因为这个有山有水、有沟有坎美丽的地方他似乎从没来过。

狗子可能永远不会知道,是菜园里的黄瓜、西红柿、豇豆上的“敌敌畏”送他离开这个浮躁的世界的。

“妈妈,我还没有吃饭呢!”

这是狗子最后的声音。

写在后面的话:感谢朋友们的关注与厚爱,十斗山原创小说《野草湾的那些事儿》今日完结。因平台规则所限,该小说内容有删节,如影响阅读的连贯性请谅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