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喜蛙:二月河过世,骂与非骂

原标题:曹喜蛙:二月河过世,骂与非骂

文、曹喜蛙

著名小说家二月河因病去世,早上我就看到了,在微信群里顺手转了一下,尤其我才知道虽然他是河南作家,但他是山西昔阳出生的。他的落霞三部曲《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被海内外熟知,改成的电视连续剧妇孺皆知。

对这样一个历史小说家我们应该给予起码尊敬,尤其是他刚刚去世还没有一天,连夕阳还没有落入西山,有人就开始骂了,我觉得不妥。我们有些人号称自由世界的代言人,但我们不要忘记了尽管我们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们捍卫你自由发言的权力。鄙人也经常写文章批评人,比如美术界大名鼎鼎的范迪安我曾经写过十几篇文章不断给予抨击,但我从来没有全部否定过范迪安,他对中国美术界还是有过贡献的。

同样,尽管清朝的灭亡离我们才100多年,但我们有多少人能说清清朝的事,多数人只会人云亦云鹦鹉学舌。而二月河先生却用他的笔,给我们塑造了一个个活灵活现的历史人物,后来才有电视艺术工作者以此为蓝本再现了鲜活的人物,他的文学原创力任何人不可以不可能磨灭的。试问一下,你们都号称是个现代知识分子,那你们有多少人拥有现代知识分子的人格呢?不要说对新世界的贡献,连旧的自由主义经典恐怕还没有弄懂弄通。

二月河没有你们读的书多,就是一个当兵的,不像你们一不留神就掏出一个硕士、博士学位证书吓死老百姓。但他知道尊敬人,尤其那些历史人物,要不他怎么去塑造那些活灵活现的历史人物?

李大可先生是个评论家,据说他研究过一点二月河,他最后总结二月河是专制国家主义的作家。但他好像没有骂过二月河,因为他知道谩骂不能代替学术研究。他也没有教唆过谁去骂二月河,我估计他也不想替那些骂人的人去负责。

有人说二月河有舔菊之嫌,对此我跟二月河不熟,不知道他的为人,但我看过以他的小说改编的电视剧,他是塑造了一批清官、好皇帝,单从人格上他希望有一批清官,有一批有担当的领导人,难道我们的现代知识分子与此完全相反吗?恐怕未必。不管现代还是古代,对知识分子的人格尽管不一样,但都主张不作恶恐这一点恐怕是一致的。只是治理的方法不一样而已,而现代管理制度却会胜古人一筹。

二月河的小说是历史小说,不可能从他的历史小说、古装电视剧里是寻找现代国家的治理、救国之路,但可以给我们以启示、警示。至少二月河从小说创作和对待现实善恶的褒扬鞭挞是一致的,他的人格是独立的。

我们的现实要远比二月河所写的历史要复杂,对一个老人我们的要求不要太完美,尤其面对一个刚刚去世的历史小说作家,还有更多的时间让我们进行学术论讨。让我们先对二月河的亲人说一句:节哀!顺变!

2015年12月15日16:35于北京月牙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