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翟良:这块屏幕改变命运 结论像下的甜甜的雪

原标题:翟良:这块屏幕改变命运 结论像下的甜甜的雪

文/翟良

(壹 )

北方干冷,还没下雪。有人说,无雪,人间才冷。

一篇标题为《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的文章刷屏朋友圈,上网百度了下,哇,“这块屏幕,真的挺晃眼的,像下的甜甜的雪,也像极了破冰后才有的太阳。”

作者程盟超擅长写新闻故事,他曾经也写过一篇新闻调查故事——《考上北大,然后呢?》, 从《考上北大,然后呢?》到《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除了难以掩饰作者深厚的讲故事的功底之外,也不难看出作者对于考生考前考后的关注与思考。

读完这篇文章,我眼前突然呈现出这样一幅画面:一个背包客,手持木杖,背着帐篷、睡袋、登山绳、岩石钉等出行装备,从高峻陡峭的斜面攀过,然后在黄昏里留下神秘而美丽的身影......

当然不需要携带雪板,这是赵雷唱过的地方,而且此时此刻也无雪。

这个故事有着让人泪流面面的情节:248所贫困地区的中学,通过直播,与著名的成都七中同步上课。更惊艳的是,无数学子被这块屏幕改变命运,88人考上清华、北大!

有网友“啊”了一声,随后很冷静地呵呵了,“照这速度,看来清华北大要扩建校区了!”

喜欢故事的儿子昨晚开了个玩笑:“难道人间也有仙界,我在读高二,快快取那面魔镜来。”

想起来,我在教育部一直属部门工作时,也曾写过类似的故事,只是不曾像背包客那么文艺,走两步都能听到民谣的歌喉,更重要的是,我那些故事少了故事里不该少的煽情。

一本200多页的《教学实验项目交流材料》,有近40页的“故事”是由我来写的,看看《立足本土的研究与探索》的题目都比《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更冷静和真实,您非要说比后者更专业,俺也不说什么了。

让我不能接受且感到痛心的是,如今所谓的教学实验的成果,都统统不需要课题组、应用研究、中期评估、结题验收等过程,有了那块魔镜般的“屏幕”,鼓捣一年半载就放话:一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

倘若一项教育实验的成果,仅靠一篇会讲故事的软文来炒作。

这样的故事还是不如西游记更好看。

(贰 )

这两天,这块屏幕快被讨论的炸锅了,真担心这块屏幕要碎了。

有业内人士说,“像成都七中那样的直播,一般来说,也不是文章讲的那样会一片繁荣。”

也有人说,不是所有的考生都会有机会上成都七中那样的直播课,重点高中的直播课其实是掐尖的课,在当地是绝少数人的游戏。

更有人甚至将成都七中直播课背后的资本运作深深地挖了出来:“这块屏幕可能无法改变命运,但却能造就亿万富豪夫妻”,“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背后:行贿、挪用资金、股权冻结”......

大伙讨论来讨论去,最后的结论却惊人相似:双师课堂是否有可持续的教学成果、是否是一个解决之道,仍存在很大的争议,仍需要时间的磨砺和检验。

我不禁感叹自媒体的强大,全媒体的时代,当一个热点问题被炒糊了,熏到很多人的时候,太多的个体会将键盘代替了反应强大的“咳嗽”。

以上各路键盘手所提出的质疑并无道理,但这个“屏幕”的故事还不在于此,更为重要的是,当我们面对一个背包客编写的一个动人的故事(亦或谱写的一首民谣),我们却谈得那么多、那么深,真的有些太不珍惜体内的力气了。

一直有一个问题,让我不得不重新辨别这个时代的面孔和喉咙。

以前听故事,会记住那杆长长的烟袋;而今天听故事,为什么却只剩下了“热闹”?

再说说故事里所宣扬的用一块“屏幕”破解教育资源不均的事儿。

有位校长曾这样调侃:“学校的硬件设施是很好的,各种配套设施也比较齐全,除了缺学生啥都不缺。”

第一财经称,人口隐形危机:逾50%农村幼儿认知滞后。

这其实说的都是教育资源不均衡(不公平)的问题。

教育资源这个玩意儿,确实是越来越向有钱的阶层集中,穷人当然不是没有机会,只是机会越来越少,难度越来越大。

教育公平的问题,其实是一个古老的话题,是个历史的范畴,古希腊思想家柏拉图最先提出了教育公平的思想,我国的大教育家孔子也提出了“有教无类”的教育民主主张。到了18世纪末,教育公平的思想已在西方国家转化为立法措施。近代西方社会更是崇尚教育公平观。

而不得不提的是,自从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从上世纪90年代,才开始关注教育公平的话题。

如何破解教育资源不均衡的问题?互联网大佬们把一块“魔镜”捧了出来。

我想说的是,教育公平的话题有些沉重,当一种教育不再是培养而是魔鬼训练,当一种教育以畸形的升学政绩为终极目标,当一种教育用掐尖的分数“公平”地分出聪明与笨拙、优质与粗劣,教育会一如既往地不公平下去,任性的力量蟒蛇一样顽强。

说的通俗点讲,教育如果不把学生当人却当机器,永远地板着筛选高分的面孔,那么教育就不会存在公平,就像社会从来没有公平一样,会任性而“合理”地延续下去。

而解决教育资源不均衡的问题,其实这仅仅是教育不公平的枝枝蔓蔓,搞互联网的群体只看到了解决教育公平的一面。在我看来,双师教学并非解决教育不公平的最后的一根稻草(且有些观点且促进了教育的更加不公平),即便是教育资源配置、农村办学条件、考试评价制度、监管体系的建立等问题都彻底得以解决,是否就意味着教育就从此公平了呢?

所以,只有一句话是靠谱的:

双师教学模式的尝试与推进,只是实现教育相对的公平,说得太满,都是扯淡。

(叁)

写小说三十多年了,不用怀疑我究竟写了多少个故事。

我承认,我没有离开那间房子半步,我没有背包,更没有手持木杖从一段断壁攀过。

我还承认,我编的故事没有人看。

而今天,一块“屏幕”的故事,一个发生在净土之上的故事,却有那么多的人围观和炒作。

究竟有多少声音值得思考和尊敬?

上帝知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