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宋清辉:转控股权化解平仓危机效果相对较差

原标题:宋清辉:转控股权化解平仓危机效果相对较差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说明其股权质押风险已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不过相比获得国资纾困的企业,其化解平仓危机效果相对要差一些。

业绩滑坡叠加平仓危机 金新农拟再转控股权自救

时代周报记者 黄嘉祥 发自深圳

在向深圳国资申请纾困资金未果之后,遭遇平仓危机的金新农(002548.SZ)控股股东欲将公司控制权转让给民资,意图自救。

2018年12月10日早间,金新农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舟山大成欣农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大成欣农”)正在筹划将其所持有的部分公司股份合计9400万股普通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4.70%)转让给粤港澳大湾区联合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湾区联控”)或其指定方。交易完成后,湾区联控或其指定方将成为金新农的控股股东。

拟易主的背后,金新农面临着多重风险,包括控股股东高比例质押股权、业绩出现大幅滑坡等。对于本次拟转让公司控制权相关事宜,时代周报记者联系金新农方面采访,并将相关问题发至董秘邮箱。金新农董秘办相关工作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并不是金新农一家企业遭遇这样的问题,近来大北农、唐人神等农牧类上市公司亦不同程度面临同样的难题,至于公司控制权转让事宜,一切以公告为准。

业绩持续下滑

作为一家以猪饲料生产销售和生猪养殖为主业的企业,金新农的发展模式与大多数畜禽养殖企业不一样,其定位是为规模化养猪企业和家庭农场提供综合解决方案。进入资本市场之后,金新农动作频频,不断延伸业务,从收购盈华讯方、武汉天种、福建一春到增资新大牧业,再到控股华扬动保,逐步形成贯穿猪饲料业务上下游的全产业链。

在业绩方面,从2011年上市以来,金新农的表现可以用稳健来形容。财报显示,2015年、2016年,公司实现净利润均超亿元,分别为1.33亿元和1.6亿元,呈增长趋势。

转折点在2017年,金新农业绩增长的趋势在这一年终结。2018年2月3日,金新农披露2017年度业绩快报,预计2017年度归母净利润为1.05亿元。然而,4月19日,金新农将2017年预计归母净利润修正为6390.11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金新农披露2017年前三季度便实现净利润9159万元,其最初在三季度报告中预计的净利润为11911.7万–16676.38万元,而在今年1月底也已修正过一次业绩预告。

对于业绩修正的原因,金新农方面表示,基于猪价行情下跌,造成个别养殖端客户财务状况恶化,公司对个别应收账款进行单项计提坏账准备,同时计提了存货跌价准备;公司退出芜湖九派金新农产业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取得的利润在合并报表进行了抵消。

令人意外的是,4月24日,金新农披露的2017年年报依旧与此前多次修正后的版本存在差异。年报显示,金新农2017年度经审计归母净利润为6765.78万元。

金新农因此还收到深交所的监管函。监管函显示,金新农业绩预告、业绩快报披露的预计2017年归母净利润与2017年度实际经审计的归母净利润存在较大差异,公司未能及时、准确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违反了深交所的相关规定;并表示金新农董事长兼总经理陈俊海、财务负责人刘阳未能恪尽职守、履行诚信勤勉义务,违反了深交所的相关规定,并对公司上述违规行为负有责任。

金新农遭遇业绩大滑坡,为后来控股股东筹划控制权转让事宜埋下了伏笔。

5月21日,金新农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大成欣农正在筹划与公司相关的重大事项并与相关方签署了意向性协议,该事项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的变更及公司重大资产的处置。大成欣农拟向江西双胞胎控股公司转让所持有上市公司股份11378.1万股,占上市公司股本总额的29.9%,预计交易总金额不超过19.34亿元。

不过,这项转让事宜最终未果。而金新农2018年的业绩也未有所好转,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为亏损3628.2万元,为近4年来首次亏损。

为解决困局,今年8月金新农迎来一场管理层变动,陈俊海辞去总经理一职,由公司另外一位创始人王坚能担任公司总经理。

王坚能上任之后坦言,过去几年公司各种投资有点过猛,在公司管理上的激励措施也不够,这也造成公司抵抗风险的能力下降。公司新一届管理层的主要任务是减缓或停止部分投资项目,控制对外投资节奏,并以减费增效的措施,提升经营管理效率,壮大主业、养精蓄锐、积累实力。

此后,金新农采取了包括转让参股公司股权在内的一系列措施。不过,这并未能让金新农化解困局。三季报显示,金新农今年前三季度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5471万元,同比下降159.73%。

除了业绩承压,金新农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同样不容乐观。财报显示,2015–2017年、2018年1–9月,金新农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86亿元、-4867万元、2.08亿元和-1.41亿元。

民资溢价接盘

另一个更为棘手的问题是,控股股东高比例质押股权。日渐增大的平仓危机,迫使金新农控股股东再次作出转让公司控制权的决定。

截至11月26日,舟山大成持有金新农1.4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8.98%,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累计1.19亿股,占其所持股份的 80.41%,占公司股份总数的31.35%。

对于股权质押风险,金新农也早有行动。王坚能曾表示,控股股东已通过补充质押物、提前还款、补充保证金等一系列措施,提升履约保障比例降低股权质押风险。与此同时,控股股东也在采取积极措施,通过其他方式筹措资金。

10月24日,针对深圳国资安排数百亿元专项资金驰援上市公司的行动,金新农曾在互动平台表示,公司及公司控股股东与相关部门有接触,并且公司已将控股股东的缓解股票质押风险之相关诉求与相关部门有对接过。至于能否获得深圳市国资委的援助方案或相应的援助资金,尚存在不确定性。

12月10日,金新农发布公告称,公司接到控股股东大成欣农的通知,大成欣农于12月8日与湾区联控签署了《股权转让框架性协议》,其正在筹划将其所持有的24.7%公司股份转让给湾区联控或其指定方。交易完成后,湾区联控或其指定方将成为金新农的控股股东。

根据公告,此次股权总转让款暂定不超过10.70亿元,对应每股转让价为11.38元。在转让价格方面,若按照金新农12月8日的收盘价8.64元计算则溢价逾三成。

与近来大北农、唐人神等农牧上市公司和国资扎堆“联姻”不同的是,接盘新金农的湾区联控并不是有国资背景的企业,而是一家今年刚成立不久的民营企业。尽管如此,湾区联控的来头亦不小。

天眼查显示,湾区联控于今年4月成立,注册资本150亿元,由粤港澳大湾区产融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湾区产融”)100%控股。公开资料显示,湾区产融由广东省工商业联合会(总商会)、广东省商业联合会共同发起,48家境内外优质上市公司、优质民营企业于 2018年出资设立,注册资本400亿元,是广东省内最大、全国前三的综合产融投资平台。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说明其股权质押风险已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不过相比获得国资纾困的企业,其化解平仓危机效果相对要差一些。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则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从质押比例来看,金新农大股东的风险并不算是非常高,目前的上市公司纾困政策并不是让民营大股东借机金蝉脱壳,会根据具体不同情况加以甄别。被国资搁置,要么是因为上市公司资产质量差,要么是因为情况并不危急。

“股东质押比例高,想尽一切办法,该想的都想了,现在要到平仓线了。”金新农方面曾对媒体如是表示。

其后续的一系列举措也侧面证明了缓解平仓危机的紧迫性。

12月11日,金新农发布公告称,大成欣农已于2018年12月10日收到与湾区联控支付的股权转让交易保证金5亿元,并将其质押给中信证券、华泰证券及国泰君安证券的股份办理了解除质押手续。

公告显示,上述三笔质押到期日分别为今年12月7日、12月5日和明年8月8日,合计股份1.10亿股,占其所持金新农股份的比例约为74%。

“公司控股股东大成欣农质押的股份目前不存在平仓风险,质押风险在可控范围内。”金新农表示,本次解除质押后,大成欣农持有金新农1.4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8.98%,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累计900万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6.07%,占公司股份总数的2.36%。

至此,金新农的平仓危机得以暂时解除。不过,金新农未来将如何扭转业绩颓势,并且如何消化近年收购的产业,依旧是其需解决的问题。

“能否缓解金新农或其大股东的问题,主要取决于其问题的性质,和接手方的实力,从接手方的民营背景看,不确定性很高。”沈萌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原标题:业绩滑坡叠加平仓危机 金新农拟再转控股权自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