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中年人的崩溃都是悄无声息的~

原标题:中年人的崩溃都是悄无声息的~

知乎上有人问:“为什么那么多人开车回家,到楼下了不下车还要在车里坐好久?”

其中一个高赞回答是:

很多时候我也不想下车,因为那是一个分界点。在车上,一个人静一静,抽根烟,发会呆,这个躯体属于你自己;但推开车门,你就是父亲、是儿子、是老公,唯独不是你自己。

王小波说:“人在年轻的时候,觉得到处都是人,别人的事就是你的事,到了中年以后,才觉得世界上除了家人已经一无所有了。”

一无所有,真的是最可怕的词语。

来给大家说几个恐怖的事情。

33岁,创业3次,从22楼一跃而下,急速坠落。

甘来选择以这种方式离开世界。没人预料到,他会在公司已获得多轮融资的当口,结束自己的生命。

“谢谢。我会在天堂安好。”甘来最后一条朋友圈信息,停止在了8月7日这一天。

苦未尽甘未来

中兴42岁员工跳楼,从他的履历来看,75年出生的硕士,那个年代的大学生都少有,硕士更是含金量十足,在华为工作8年,在中兴工作6年,可以说是行业里的前辈级人物。

几天前,领导找他谈了话,谈话内容主要是两条:“你已被列入裁员名单。”“公司将低价收回你的股权。”

欧建新推开了26楼的一扇窗户,窗户很低,不用踩凳子,他一猫身,就跳了下去。

人到中年,却面临辞退,没有人知道他在纵身一跃前想的什么,是没有还完的房贷车贷,还是尚在年幼的儿子。

万达44岁女高管徐毓死了。

死于自杀。

她在家庭群里留下三字遗言:对不起。然后从高楼一跃而下。

美国著名设计师Kate Spade,在家中自缢身亡。这位以斑斓色彩设计闻名的设计师的离去,再次引起了我们对中年女性自杀率的关注。

最新报告说,自杀致死率1999年以来几乎皆有上升,中年人自杀率增幅最大。

但中年人集体失语,他们什么也不说,在崩溃来临前夕,依然斗志高昂,站在生活的刀俎之下。

为什么呢?

有人说,因为工作压力大。

也有人说,因为外界的围困,无法消解的重重问题。

当然还有更多的声音称,人到中年,举步维艰,这是悲催现实。

真正的痛苦复杂又庞大,细碎又繁多,无法一一句读。

我们在其中奋力泅渡,仍然时不时感到被吞噬的危险,即将窒息的绝望。

这就是中年危机。

活到中年,为人子女、为人夫,妻、为人父母,真的是不敢病,也不敢死。

成年人的崩溃真的都是静悄悄的。

中年人说自己有多坚强,往往就有多脆弱。

前段时间看到一条微博信息。这条信息是一个撸串店老板发的:

“昨天夜里很晚的时候,我的店里来了一位客人。他点了两瓶啤酒、一碟小串,在外面坐了很久很久。

快凌晨的时候,天下起了大雨。

他突然很伤心地哭了起来,他也不进来躲雨,浑身都被浇透了。

如果不是生活所迫,

谁又会这样默默承受呢。”

这些中年人,活成了一个人人嫌弃的笑话。

看过一张很扎心的图,一位农民工在冰天雪地里顶着风,等老虎车生意,但是并没有人光顾。

他取出兜里的蛋糕,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一抬眼,刚好看到有人拉着孩子匆匆走过,然后他低下头,开始不住地抽泣,眼泪都冻成了冰花。

他是太饿了吗?还是太冷了?亦或是想起了家乡的老婆和孩子?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但这个男人,也只能在这冰天雪地里默默地哭,因为一转头,他还要做一家人的“顶梁柱”。

有人说,中年人的困境,只有隐忍、强撑和熬。但是,很多能够强撑过去的事情,或许在最脆弱的某个时刻,却会强撑失败。

张爱玲说:“人到中年的男人,时常会觉得孤独,因为他一睁开眼睛,周围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却没有他可以依靠的人。”

13岁的黄傲雪今天很开心,她要去县城,给父亲送冬衣了

父亲说,他在县城做木工。家离县城只有20公里,但为了省车费,他已几个月没回家。

这次偷偷去找爸爸爸爸看到我一定会很惊喜吧!”

到了父亲工作的地方,她看到了一个“土人”正扛着重物,爬上爬下。原来父亲不是木工,他真正的工作,是卸水泥。

为了多挣钱,傲雪的父亲,一人揽下了一车,原本3人才能搬完的水泥。

傲雪站在那儿,望着“土人”的背影,愣了十几秒,带着哭腔喊:“爸,你这样搬你手不痛吗?”

女儿的突然出现,让一直瞒天过海的黄爸爸不知所措。

他紧张的拍拍衣服,内疚又笨拙地安慰着傲雪:“别哭了,爸爸挣钱给你读书。”

女儿在他身后,死死拉着他跪了下来,一边哭一边说:“爸,你别扛了,你别扛了……”

几十吨的水泥他扛过去了。

脏、疼、苦、累他扛过去了。

可女儿这一跪,他再也扛不住了

下班回家的地铁上看到这样一幕,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坐在座位的最左边,头靠在扶手柱上,双目呆滞,神情苦闷。西装的第一个扣子已经解开,领带有些松散。

途中他接到一个电话,可能是孩子打过来的,当他听到电话里的声音时,迅速直起了身子,声音中充满了活力,露出了笑容:“好好好,爸爸马上就回来了,快到了”。

短暂的几十秒的对话后,笑容消失了,叹了口气,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明明已经不堪重负,却还是在家人面前保持最好的样子。

中年人说自己有多坚强,往往就有多脆弱。

中年是一场斗争,人斗不过命,命斗不过时间。

姜文在《狗日的中年》里如是写道。

“在美国,经过17个月的抗癌治疗,2018年10月25日凌晨5点20分,永失我爱。”

今年正好五十岁的李咏,在本该刚刚知天命的年纪,突然离开。

人到中年,生老病死的事情都猝不及防,离开都变得悄不作声。

没来得及交代工作,没来得及跟亲人道别,甚至都没能好好地说声再见。

中年人不敢说,因为害怕说了,意外就会变成明天。

人到中年,最直接的忧虑往往来源于自己的身体。

日益上涨的发际线,不敢看的体检报告,越来越浅的睡眠,是中年人不得不面对的难关。

中年,是最不敢挥霍身体的年纪。

电影《我不是药神》里有一幕让人动容,一个得了白血病的老妇人说:“我得了病,吃了三年药,房子吃没了,家也吃垮了。”

那些不敢挥霍健康的中年人,最害怕的,就是得了个病,就把家给弄垮了。

如果是孤身一人,生个病挨一挨也就过去了。但对于上有老下有小的人来说,一场大病,可能给一个家庭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他们对身体状况感到焦虑的原因,不是因为担心自己,而是因为担心这个家。

《狗日的中年》中揭穿的中年人很血淋淋:“激情对中年人是一种浪费,而梦想对于中年人则是一个牌坊,守得住忠烈,还要做得好婊子。中年是狗日的现实。”

中年人说自己有多坚强,往往就有多脆弱。

中年人焦虑的真相是:钱不够用,健康不容乐观,感情不敢辜负。

中年,是被生活扼住了咽喉。想骂一声“去你妈的”转身走,一动弹,却被扼得更紧。

菲茨杰拉德40岁写《崩溃》,他说:

“一个成人的内心,那种希求气质超群的渴望,那种‘不断奋斗’的渴望,最终只会让忧郁雪上加霜。”

对一个普通的中年男人来说,中年到了一个由不得自己任性的阶段,比任性更重要的,是责任。

《可怕的中年》里描写了这样一个场景:

布兰登今天他已经穿着他的邓禄普绿色闪电跑鞋跑了四英里,骑行了十英里,上了一堂尊巴课,花了一整晚上网查询各种疼痛和肿块的信息,看它们是不是癌症和糖尿病的前兆。

凌晨三点,他会被焦虑的噩梦惊醒,梦里二十三岁的大学毕业生都能完成他所有的工作,并且只要他一半的工资。

朋友的一通电话,父母的体检报告,公司的裁员危机,孩子的一场病,伴侣的异常举动,身上奇怪的变化……人至中年,任何一件看起来稀松平常的小事都足以让一个中年男人丢盔弃甲举手投降

人到中年,最无奈的事,莫过于要目睹一场又一场的离别。许多亲人好友,或已经老去,或相隔千里,他们都将在你的目光中渐行渐远。那些与他们欢声笑语、把酒言欢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少。

“一天忙活完,最舒服的事儿,就是到家停好车,赖在里面。不慌不忙放个曲儿,慢条斯理点根烟,最后正式开始发呆。”

对中年人来说,生存法则里,只剩下了隐忍、强撑和熬。

想起柴静说:

“从尘土里来的人,能理解开怀大笑背后的酸楚,也知道幽默是面对不完美人生的最好办法,有些笑容背后是紧咬牙关的灵魂。”

外表乐观的中年男人,往往更脆弱。那些灿烂的笑容,都是故作的武装,他们让我们看到的,永远只有好的那一面。

中年人说自己有多坚强,往往就有多脆弱。

岁月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好的坏的都是风景。

愿每一个经历或正在经历绝望的人,都能够有直面生活的勇气。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