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火币负面层出不穷,但李林还想打造区块链BAT

原标题:火币负面层出不穷,但李林还想打造区块链BAT

过去的火币,站在比特币浪潮的风口起飞。而现在,李林的野心恐怕是打造区块链领域的BAT。

不喜欢“被支配”的感觉

对于创业者来说,最可怕的莫过于失去了一颗创业的心。

李林不同于王兴等在大学期间就立志创业的80后创业家,他在大学折腾了好多事,搞过很多兼职和实习,但即便如此,他也从没想过创业。包括在清华读研期间,也没想过。

这和他的出身不无关系。1982年,李林出生于湖南衡阳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作为家中长子,他在初中时就养成了大事小情自己拿主意的习惯,习惯自己把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

2000年,李林以640分的高分考入同济大学。没有了应试教育的束缚,他在同济不断地吸收和丰富自己,综合素质得到极大提高,同时,也拥有了补贴家里的经济能力。

五年后,在“理工男非清华不去”的情怀影响下,李林如愿前往清华读研。在清华的两年里,李林与各路顶尖人才朝夕相处,他的眼界更为开阔,思维更加清明。“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真的就决定了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那段求学岁月,在多年后仍是李林津津乐道的故事。

十几年前,清华最优秀的人才毕业基本都去了外企。李林毕业后,也进入了甲骨文。在那里,他的工作轻松,且“小聪明”还会得到经理的偏爱,但越来越安逸的生活让他觉得没有挑战性。

“我本身就是个喜欢挑战的人,在大公司每个人只是螺丝钉,成长性并不强”,不喜欢在大公司“被支配”的李林选择跳出这个笼子。

“人生如行路,一路艰辛,一路风景。你的目光所及,就是你的人生境界。”这是李林在微博上点赞过的一句话,用在那个阶段的李林身上再合适不过。之后的李林常常和一帮混IT界的技术男们聚在一起,讨论社会上最前沿的项目和技术,分析还有没有什么“可以抓住的机会”。

彼时,轰轰烈烈的互联网创业热潮唤起了他的创业热情。“每一代人都会被那一代人的故事所影响”。Facebook、人人网等社交媒体的火爆,让李林第一次有了创业的念头。

2009年4、5月份,李林和朋友合伙投入30万元成立了“友易网”,试图通过搭建人际关系网络来实现资源共享,他们开始了一边工作,一边创业的生活。一年时间,网站只做到了7万用户,公司因盈利模式不清晰而夭折,投入的30万打了水漂。

几年后回忆起这段创业史,李林平静地说:“创业团队很重要,一是必须全身心投入,我们却都是兼职 ——这也是为什么我现在绝不在重要岗位用兼职人员的道理;二是团队必须有灵魂人物,我们那会基本都一水儿的IT,成员知识结构和能力层次都太相近,连股份都是4:3:3,当所有人都有决策权的时候,其实等于没有决策权。”

第一次的创业失败给了李林深刻的经验,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很沮丧的事,“就当是10万元读了个MBA,这样看我还是赚的”。带着对首次创业失败的思考,李林马不停蹄地开始了第二次创业。

这次他抓住了当时团购正火的大趋势,创立了给各大团购网站提供商务服务、给用户提供团购信息汇总服务的“人人折”。由于功能实用,“人人折”很快受到大批用户欢迎,上线第一个月就已经有营收,两个月后用户数量开始爆发式增长。

李林曾向媒体商业电讯回忆这段创业经历:“每天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很累很充实。在招聘到销售人员之前,自己凌晨三四点发布消息,晚上八九点还做客服。”

此后的一年时间里,人人折经历了“黄金发展期”,每次开会业绩数据都会比上一次翻一番, 后来又拿到了天使投资。然而,随着2012年团购热潮的褪去,高度依赖团购网站的“人人折”也遇到了发展瓶颈,李林决定抽身而退。

此时,他已经通过人人折赚到了几千万,在北京有房有车,完全过上了中产生活。按理说,他没必要再不停地“折腾”。然而不喜被支配的他再次主动改变了自己的方向,命运也慷慨地给了他第三次机会,并且这次成功来得太大、太快。

创业下半场:火币之火

红海的黄金期总会过去,当红海不再有时,就必须寻找新的红海。

2013年春,李林所在的技术圈子里出现了一个全民讨论的话题“比特币”,于是他登录了比特币中国的网站,打算买几个比特币试水。登录后,他发现比特币中国的用户体验不是特别好,同时在讨论组内,也有用户抱怨交易网站打开速度慢、产品体验不好。

对市场很敏感的他,马上萌生了做虚拟货币交易所的想法。如同前两次创业一样,一旦看准了趋势,李林就会马上投入其中,说干就干。2013年5月15日,他购买了正式域名“huobiwang”,为了避开谐音“货币网”而将公司起名为“火币网”:“要火嘛,红红火火,而且木生火呀。”李林这样解释名字里的深意。

吸取了第一次创业的教训,这次的创业团队也相对成熟,他先拉了不到10个人过来一起做,后来又发展到三四十人。2013年9月1日,火币网正式上线,定位为中国最专业的比特币交易平台,并且宣布永久免除手续费(2017年又恢复收费)。

“就像360最初杀毒免费一样,有些事业总要有革新。和交易手续费比起来,我们更看重为用户提供的增值服务。”免费举措给业界带来极大震撼,也让火币网一下子成了用户最青睐的比特币交易平台。

2013年11月,火币网上线半年后,获得了真格基金与天使投资人戴志康的联合投资,真格基金联合创始人王强甚至热情地称赞火币网:“火币,必火!”最鼎盛时期,火币网一度占据了全球比特币交易市场50%以上的份额,成为全球交易量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

突然而至的巨大成功也是巨大的压力。2014年清明节时,还在公司加班的李林对前去采访的记者说:“压力这么大,依然不放弃能支撑着走下去的,也许就是那点创业理想的小火苗。”

时至今日,李林当初的“小火苗”已愈来愈大,火币网已在区块链技术研发、区块链媒体、区块链投资基金等领域进行了广泛布局。李林也逐渐在区块链领域站稳了脚跟,成为与赵长鹏、徐明星等齐名的“大佬”。但在高歌猛进、攻城略地的过程中,李林还是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和来自“创新者的窘境”。

技术安全、市场竞争,这些可见的困难对李林来说并不算什么。在火币快速C位出道、受到极大关注之后,李林更关心的是政策压力。他深知,虽然比特币经过几年的发展,已经在全球市场流通,但在国内,还是一个异常敏感的话题。

这种担忧在2017年得到印证。当年9月4日,央行等7部委叫停ICO。9月15日,北京市监管机构约谈辖内比特币交易平台,要求各交易平台当日明确所有虚拟货币交易的最终时间,并立即停止新用户注册。

9月15日,火币网发布公告称,即日起暂停注册、人民币充值业务,并将于9月30日前通知所有用户即将停止交易。随后,新京报消息称,包括李林在内的各大数字货币交易平台负责人、高管被要求配合调查、限制离京。

作为掌舵人的李林一度被传患上了抑郁症。知情人士爆料,那段时间李林精神状况一直不太好,有些神经衰弱,甚至打算卖掉公司不干了。

李林和他的护城河

李林挺了过来,并且带领火币快速进入新的发展时期。

以合规为首要前提的火币开始在扩张路上狂奔,业务范围从交易所延伸至矿池、钱包、媒体、咨询、研究分析、教育培训、项目孵化等,员工数量也从200人左右扩张到1300人。

从表面上看,经过持续一年令人眼花缭乱的布局,火币已经将自己打造为一艘庞大而坚固的航空母舰,通过业务拓展与大规模投资涉足区块链全产业链。有人甚至称,李林的野心可能是打造区块链领域的BAT。

有趣的是,火币追求上市的意图也愈加明显。早在2016年,李林就开始了上市布局,当年1月和2月他通过股转系统购入新三板公司般固科技42.34%的股份,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随后将“般固科技”更名为“财猫网络”。但新三板流动性有限,财猫网络也一直处于亏损状态。随着国内对数字货币市场的严厉监管,火币只能把目标转向港股。

今年7月参加媒体活动时,有媒体问李林:“火币是否有意借壳上市?”他如是回答:传统金融市场未来会拥抱区块链经济,两者有可能会融合,火币不排除在传统的资本市场上市。

8月,李林收购港股主板上市公司桐成控股73.73%的股权后,火币意欲借壳上市的消息引起了区块链行业震动。

但李林野心勃勃的背后,关于火币的负面新闻却层出不穷:裁员节流、借壳上市、内部贪腐、恶意宕机、控制傀儡节点、挪用用户资金……这些行为极大透支了用户的信任度。有媒体评论说:“火币或许已经死了,只是尸体还热着”。

今年7月10日,火币COO朱嘉伟在一场公开活动上高调宣称火币将开展多维度的“反腐行动”。李林在随后也发了一条朋友圈,除了宣布反腐的细节,还欢迎大家提交相关线索,对提供线索者进行奖励。

尴尬的是,两天后的7月12日,火币区块链研究院首席战略分析师闫思被曝性骚扰一名女性,虽然后来经火币公关证实后被开除处理,但人员素质的参差不齐还是遭到坊间吐槽。

8月,火币首席战略官蔡凯龙离职。9月底,4名HR遭到火币集体辞退后,在微博上对火币进行了“爆料”,该HR透露称,“火币自肖焱离职后便遭到清理,集团内部人人自危,新到任的庞白雁CHR大动筋骨,将人力架构由三支柱模式改为传统的六大模块。”一时间,火币被贴上“内斗”、“人员大清洗”、“辞退孕妇”等标签。

对此,李林在朋友圈给出了自己的态度:人多了,管理确实越来越成为一个难题,但火币的价值观不容挑战,坚决杜绝“薅公司羊毛”的现象。对待离职员工,火币从来不亏待,也不受威胁。

另一方面,不算离职的员工,这几年从火币离职的高管团队也已经超过7人:创始合伙人级别的杜均和谭晨辉离职后分别创办了区块链媒体金色财经和币世界,成为媒体“双子星”;联合创始人袁大伟和火币股东孙泽宇共同创立了库神冷钱包;另一联合创始人胡东海则创办蜂窝矿机,前CTO张健、巨建华,也都在行业内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绩。

逐渐爆发的隐患和渐行渐远的高管,折射出火币高速发展后大公司病初现的一些症状。

“想放手也放不开了”

从平凡之路走来的李林,其成长和创业经历中充斥着强烈的自驱力。同时,他也拥有草根创业者天生的危机感。

网络上流传着2014年火币高速发展时,李林说的一段话:到2019年,不管火币网那时候会怎样,我都会放手。下一个十年,我想体验其他生活。而在今年8月在一次社群分享中,李林却改口说:火币还有很多事需要做,很长的路需要走,想放手也放不开了。

距离2019年尚有近20天,寒冬已经到达了北京,也带起了数字货币市场的断崖式下跌。而此时,火币的战略布局尚没有全面开花,内部治理形势依然严峻,有过放手承诺的李林,或许只能带着一丝丝腼腆和希望,紧握住火币的手。

放不开手的,不止李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