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金立破产,揭秘不为人知的金立创投

原标题:金立破产,揭秘不为人知的金立创投

不过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则认为,之前的易主和更名能否避开与金立集团的关系,有待法院的判决。“一般而言,易主和更名并不完全能够逃避相关法律责任。”

金立破产,揭秘不为人知的金立创投

金立创投这么一家不贪多且效益不差的机构,2016年前后却发生了股权结构巨变,投资十分冷清,最近五年仅有一起投资案例,为去年年底的FyusionB轮数百万美元融资。市场不禁要问,曾经的“小钢炮”怎么突然哑火了?

每经记者 李蕾 实习记者 任飞 每经编辑 叶峰

随着法院受理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立集团”)的破产清算申请,集团及其下属单位的资产处置备受外界关注。此前由集团和董事长刘立荣控股的深圳市金立创新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立创投”现名称已变更为深圳市新基地创新投资有限公司)凭借其早期投资的优势,在国内创投先锋中以高效著称。不过受制于集团资金链困扰,公司近五年投资冷清,刘立荣与集团占股也在今年年初火速撤离。市场分析人士指出,此举大概率是金立创投在同麻烦缠身的金立集团和刘立荣做法律切割。

“十投四中”实属不易

生在2008年的金立创投是幸运的,借着2004年中小板问世后的企业上市热,再叠加2009年创业板的造富神话。同当年众多风投跟进互联网、电子等新兴产业一样,金立创投的发家也从发力行业景气龙头标的开始。

记者了解到,彼时国内第一家高温袋式过滤除尘企业三维丝就曾被金立创投看上,围绕着企业早期投资的策略,金立创投在2008年6月对其出资200万,认购98万股。这笔占股仅2.5%的投资项目仅用了不到两年就在创业板上开出鲜花。

三维丝上市后,金立创投在2011年6月、9月和2012年3月间公开在市场减持获利退出,记者按CVSource投中数据的统计,历次减持累计的股权价值总计约7213.34万元,对比200万的投资成本,该项目退出回报率高达3506.5%。

此后的投资项目中,金立创投加大了对农业、节能环保和影视音乐等行业的关注,投资轮次往往从A轮或更早期开始布局。值得注意的是,金立创投的投资命中率极高。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12月18日,这家公司共投资跟进过10个项目,其中两家在A股上市,一家登陆新三板,还有一家的股权通过同行转售退出。

具体来看,据CVSource投中数据统计,2009年3月16日,金立创投出资1000万元认购百洋股份428.11万元注册资本,占股7.99%,待2012年公司上市后,退出收益率979.56%;2012年2月24日,金立创投将其持有的蓝色火焰分别以1,885万元、3,965万元的对价转让给达晨创投、云锋基金,退出回报率高达8382.51%;此外,奕方股份分别在2009年和2010年间获得金立创投A、B轮融资支持,现已在挂牌新三板基础层,最新持股比例为4.22%。

“十投四中”的命中率放在私募股权投资领域里实属不易。换用当下投资人的格局去评价,突飞猛进的后期掘金不如稳扎稳打的前期培育来得实在。深圳某大型PE合伙人在同记者交流时表示,“早期投资的天使轮或A轮往往需要GP为初创公司开发工作雏形,再打磨好细分市场帮助其吸引最早的客户。”实践证明,能够在企业创立之初就给予管理、经营乃至渠道支援的项目,往后日子都不算差。

然而,就是这么一家不贪多且效益不差的机构,2016年前后却发生了股权结构巨变,投资十分冷清,最近五年仅有一起投资案例,为去年年底的FyusionB轮数百万美元融资。市场不禁要问,曾经的“小钢炮”怎么突然哑火了?

与“麻烦”切割保全资产?

事实上,由于金立集团在近五年内“噪音”不断,不论是刘立荣的赌博巨亏,亦或是集团高管变动,外界均对其“金品质立天下”的产业抱负心生怀疑。且由于资金链出现危机,公司经营在2017年间急转直下,现已资不抵债并向深圳中院申请破产清算。

此前刘立荣在接受《证券时报》采访时曾承认,自己有参与到塞班赌博,甚至挪用公司资金超过十亿。他同时表示,从2013年到2015年,金立集团月均亏损不低于1亿,到2016年和2017年,月均亏损不低于2亿。保守估计,从2013年到2017年底,金立集团累计亏损就有约80亿。记者从16金立债披露的集团财务信息中了解到,从2015年开始,公司的资产负债率连年升高,截至2017年中,金立集团资产负债率已由58.69%上升为64.59%。

事实上,从金立创投近五年的投资沉寂可以感知,集团日子不好过的处境也对子公司业务造成冲击。业内人士表示,投资作为集团的衍生业务,包括品牌管理和资源引流都有或多或少的利益关联。“从现金流的角度分析,控股子公司的资金来源肯定需要得到上级部门的批复才能操作,集团整体资金出现问题,殃及的不仅仅是手机生产这么简单。”

不过记者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那便是金立创投早在2016年就开始通过股东增资和退出的方式调整股权结构。需指出的是,与众多明星创投掌门人和大股东坚守把门不同,金立集团董事长刘立荣不仅在历次股权让渡中退出,就连作为企业法人股东的金立集团也淡出了金立创投。

天眼查显示,金立创投的工商变更登记多达26条,其中,有关投资人的变更信息(包括出资额、出资方式、出资形式、投资人名称等)有4条,绝大多数发生在2016年下半年到2018年初。

具体来看,自金立集团在2013年2月完成对金立创投1.81亿元增资后,成为占股72.32%的最大股东,彼时刘立荣的出资占比为6.78%,集团控股意味明显;随后的2016年9月新一轮增资中,金立集团的出资比例达到75.24%,刘立荣为6.78%保持不变。到2017年12月29日,金立创投的投资人变更明细中,金立集团的出资比例达到75.34%,刘立荣微降至6.68%;而在2018年1月9日公布的投资人变更明细中,金立集团和刘立荣显示“退出状态”。

可见,金立创投在十天左右的时间里完成了对二者的资产转移。与之而来的是金立创投投资人持股变得分散,且公司也在1月9日完成了董事长的变更,由刘立荣变为吴昊天。据悉,吴昊天系金立集团副总裁,此前他所持有的金立创投股份极低,本次增资后出资占比升至52.95%。与吴昊天同为金立集团高管且在本次增资中大幅持股金立创投的还有卢光辉的8.1%、李金荣的8.1%和杨力的2.08%。

核心在变,门脸也换了,金立创投在1月9日变更名称为深圳市新基地创新投资有限公司。“至少从股权结构和名称上,能够与争议人物和金立集团划清界限。”北京一位投资界人士告诉记者,这或许是刘立荣为了解决金立集团遇到的流动性问题而退出变卖,不过他坦言,到底是卖股权筹钱,还是为了金蝉脱壳,要看当初的交易细节。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这些高管仍是刘立荣的核心团队,那么金立创投或许只是一次资产保全。”在他看来,金立创投这样做是为了与麻烦缠身的金立集团和刘立荣做法律切割。

即便如此,法院已受理了金立集团的破产清算申请,作为公司旗下的金立创投也可能被拍卖。沈萌认为,是否受影响,要看是否之前也进行股权转让及变更。“只要不是有意逃避,就不受影响。”不过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则认为,之前的易主和更名能否避开与金立集团的关系,有待法院的判决。“一般而言,易主和更名并不完全能够逃避相关法律责任。”原标题:金立破产,揭秘不为人知的金立创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