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感悟】罗力:《唐诗五首》教后点滴

原标题:【教学感悟】罗力:《唐诗五首》教后点滴

《唐诗五首》教后点滴

仙桃市第四中学 罗力

五首并排,各有境地。每一首侧重点不同。《野望》的归隐惆怅;《黄鹤楼》的的古今之思;《使至塞上》的达观豪气;《渡荆门送别》的浪漫妙语;《钱塘湖春行》的清新愉悦。读诗歌要结合背景,要知人论世,更比如《渡荆门送别》,形式上的合辙押韵,内容上的承转牵连,意趣上的浪漫生机都很值得一品。

诗的平仄与韵脚以及对仗都符合律诗的特点,因此读来特别有韵律节奏感。

“游”、“流”、“楼”、“舟”押平声韵,颔联、颈联的工整对仗,句子的平仄相间,每一项李白都合规遵守,组合一块儿却没有丝毫生硬之感。只能说,全赖于天分吧。

内容上起承转合,首尾呼应,纯然一体又起伏有致,显得意趣盎然。

首句“渡远荆门外,来从楚国游。”交代事由,属于总领之句。一“渡”一“游”,写出乘船出游之事。“渡远”即乘船远行,这是青年李白仗剑天涯之旅的开端。一个豪气浪漫的诗人即将开启他的诗酒人生,多么值得期待。

颔联紧承首联而来。所见景致充满了阔大与新鲜。穿行峡江的逼仄江水终于冲破夹岸高山的束缚,冲流至千里江汉大平原而一泻汪洋。“随”极为传神写出山峦渐次低矮乃至消失的动貌,这是行船所独感。“入”一下子将挣脱束缚扑腾进沃野的江水写活了。就是扑腾进去了,太敞了,撒着欢就冲泄而来了。“大荒”之“大”,确没有更好的形容词能替代形容。长江至此进入平原地带,不羁豪放,恣肆流淌,前面穿行深山峡谷的憋闷一扫而空。好风凭借力,直上青云端,大江找到了自己最好的流淌状态。感谢“大荒”容留了它,也回馈大荒以来自雪山峡谷的客水滋养。

颈联笔锋一转,写景的视角再次辟出新境界。“飞天镜”,江水因得以在平原完全的舒展,所以显得和缓清澈。其实,天地又何尝不是能见度超高,一派天清气朗景象。在双重因素影响下,月亮倒映于江水才如清辉明镜一般。这是一种具有柔性的美,雄性奔流的长江原来也有清辉玉璧的一面。

云“生”与“结”海楼之间,是一种浪漫的联想。天边云霞得益于水气充沛,呈现绚丽多姿的状态,令人浮想联翩。云彩的多姿是最难以描述又最易于吸引眼球,引发联想的动图。

尾联再次点题,呼应首联。叙事写景之后自然生发的感慨。“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怜”爱的是赋了人之情味的江水。故乡来的水,一路送我出蜀。山已经停了脚步,水还恋恋不舍,扶上马,再送一程。到底是水念人,还是人恋水?主客体已然模糊,但已不重要,要的就是这样的意趣——点到为止,意犹未尽。

同样是意犹未尽,说说李白。李白的仙气自然是非常人的,更何况是踌躇满志的青年李白呢?那个生于中亚碎叶城的李白,似乎留了黄沙莽天的粗犷;那个长于天府之国的李白,物华天宝里含英咀华,文气超绝。只有出蜀走向更广的天地,才能盛下他溢满的才华。依托这条大江,他走出了!一路的游走,一路的才情泼洒。浪漫豪气间,文字写就蓬蓬勃勃的冠绝诗篇。“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就是这份狂气自信,有谁不服?看来没谁不服!千年来,他就是盛唐的天朝大国代言人。没有之一,说之一就是谦虚中庸,就是侮辱这一天下第一的“狂人”。什么时候中国人能如他这样毫无压抑,自由豪放活着,才算是真正的民族复兴,精神意义上的复兴!

编辑制作团队

总 编:李华平

主 编:马琴 何鑫(执行)

本期责编:王秋丁

终 审:陈梦瑶

欢迎您

如何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