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靳普:腾风是专业的科研企业 | 汽车评价

原标题:靳普:腾风是专业的科研企业 | 汽车评价

他是汽车界所有的创始人里年纪最小的,26岁的他现任腾风集团的创始人、CTO。16岁被特招去了清华大学的基科班。他的研发工作足迹涉及军警用装备和航天技术。21岁时被聘为航天科工第六研究院的“特聘高级专家”,以及航空动力增程式电动汽车系统获得美日欧等国发明专利。他集团下属的迅玲腾风汽车动力科技有限公司刚被评为“隐形独角兽企业”。他被外界称为“天才”,他就是靳普。

腾风集团的创始人、CTO 靳普

他说,他不喜欢拿职称、评专家这种一眼就能望到边际的模式化科研之路,于是机缘巧之下开始创业,那时候他只有19岁。他做的是鲜有人去尝试的燃气轮机。搭载这项燃气轮机的腾风“至仁RS”超级跑车连续3年在日内瓦车展亮相。理想的路况条件下,用80L燃料可续航1916km,其热效率比世界顶级量产汽油发动机动力系统总成高出一倍以上。

但是,很多人不相信这项技术,认为国内造不出好的燃气轮机,甚至国外一些车企,例如捷豹、克莱斯勒等,曾经将这项燃气涡轮发动机应用到一些车型上,但是因为噪声大、成本高、排放超标的问题难以解决,最后也不再进行更多的尝试。

为何他就能克服这些壁垒?他的自信从何而来?业界非常不理解,包括同行、资本等,有很多人表示不看好,甚至有人说这是“骗局”。但是,他并不在意外界的看法。因为,外界认为他要造车,可事实上,他只是要做燃气轮机的设备供应商。他表达实际造车的目的也更多的是想要宣传这项技术。

我问,“当同行、资本、媒体一直否定你的时候,你还会继续吗?”他的回答很果断,“这项技术的价值是无法估量的,因为它是能源装备,决定了我们未来将如何、以及付出何种成本去使用可再生的清洁能源。”

腾风的技术团队

专访的地点是在位于北京国贸三期腾风集团的会议室里,腾风在这里租下半层写字楼,主要作为管理层的办公场所。靳普不常在此办公,更多时候他在位于大兴亦庄开发区的研发中心。在门口的墙面上清楚地展示着腾风集团的旗下全部品牌,包括专门做燃气轮机的迅玲腾风,比较受关注的汽车泰克鲁斯腾风,专门做磁悬浮的麦克斯韦腾风,以及明耀腾风新能源、鸣雷腾风通用动力和投资管理。走进东侧办公区内,员工并不多,大概十几人的样子,大家都在各忙各的,技术人员日常都会在实验室里工作。

虽然技术总监是天才少年,但腾风的技术团队堪称国内第一梯队。这里的工程师和技术员平均年龄大概29-30,平均学历硕士以上。分别都来自于中国航发集团、中国航天科工集团、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中国重型燃气轮机研究院、中航工业、上汽集团、零壹空间、LG集团等国内外顶尖工程技术公司,主管工程师都有8-10年以上的工作经验。更厉害的是,他们有10位以上来自北航、清华等国内外一线高校的兼职教授和研究员,同时还有两位院士顾问,可见其研发实力非同一般。谈及团队资历时,靳普露出了油然而生的兴奋感,还自豪地介绍了一下正规科研的标准流程。

“我们科研开发部的口号是:‘一次成功,腾风传统’。”

提及燃气轮机这样超强的多学科集成、开发周期特别长且迭代工作量特别大的硬科技,是如何在民营企业这样资金条件不如国家队的情况下,能够快速低成本地开发出来的,靳普说:“一方面是加强数学计算,可以在前期把大量显而易见的问题提前解决,另一方面就得仰仗团队扎实的工程经验了。”

“科研并不是靠堆人力资源就一定能做得快做得好的,精英级的团队和正确的沟通与协作方式决定了很多事情顺不顺的。”

所以才有了他说的,“绝大多数零件做出来,在实验台上都是一次成功。当然这里的成功指的是达到设计目标,与设计零件时和其间预想的结果都是高度一致的。”

在经营企业和科研工作上,年纪小吃了大亏

“都说90后很佛系,你是这样吗?”

“不是,我认为佛系是个贬义词。你可以理解为我们被驯化了,野性和棱角都被磨平了,也没了什么动力去追求,才被称为佛系。”

“在之前的报道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你的一头黄发,是不是代表一种个性?”

“如果不干这行,我会乐意尝试不同的发型,但黄发不是故意染的。因为精神压力大,睡觉睡得少,所以长了白头发,这一撮那一撮,像斑点狗一样,所以无奈就染了白色,后来白色逐渐褪成了黄色。”

专访靳普之前,我尽可能多地查阅了有关他和腾风集团的相关资料,天才、90后、富二代、头发个性、高冷是结合这些资料我给他贴的初始化“标签”。

这次专访也是我第一次见到靳普本人,与想象中有些不同,头发是黑色,西装革履,而且并不高冷。相反,他倒是个十分健谈的人,关于外界对腾风的质疑、燃气轮机的量产化应用、资本的不看好等等,他回答得很坦诚。在与靳普对话的四个小时里,能够感受得到,今年26岁的他,有这个年纪该有的棱角,但这也正是他一直在刻意掩饰的。对他来说,在年纪小上吃了大亏,“因为有时候越是解释,越是抗议,就显得越不成熟。”

燃气轮机为何不优先用于乘用车?

在国内,发动机技术难以突破已经是不争的事实。燃气轮机其实可以理解为增程式电动车的增程器,属于内燃机的一种,同时也是一个专职发电的发电系统,如果在车上大规模商用,能够解决电动汽车续驶里程短、充电难的问题。但传统的燃气轮机同时也存在成本高、排放技术要求高、噪声控制难等现实问题。

如何规避燃气轮机的现实问题?靳普表示,“腾风开发的燃气轮机是专门为民用汽车发电设计的,在设计之初的目标就是要高效率、低噪音、低排放和低成本,并且在过程中通过技术手段来实现这些目标。所以这是一种以前不常见的新型机种,在这些方面反而比活塞发动机有优势。成本高、噪音高、排放高的那种主要是航空和军用的。它们的这些问题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并不是每种燃气轮机都生来就有这样的问题。”

的确,搭载了燃气轮机动力的泰克鲁斯腾风“至仁RS”,可以实现百公里加速仅需2.5s,最大时速每小时可以达到330km,最大续驶里程达到1170km。从实际应用角度来说,的确满足了纯电动汽车所难以突破的壁垒。但是,腾风集团却并不是要造车,也不将这项技术率先应用在乘用车上。

靳普表示,要做燃气轮机的供应商,而非造车企业。“我们不会主动把自己转变成一家造车企业,造车真的很辛苦且利润率也低。就算以后发展的好真的造车,我们也会造类似于保时捷这样高质量的小批量车型,暂没有财力和精力涉足10万、20万级别的大规模量产车型。”

此外,在燃气轮机的应用上,靳普明确表示,不会率先在乘用车上使用,而是先在地面和商用车、卡车上应用。他解释道,“如果和乘用车整车厂去适配,这个实验和检验时间至少需要三年,这是客观严谨的研发周期,不能跳的。目前我们正在跟车企接触,提供给他们样机,并联合开发车型。但如果等到市场上真正能买到这样的乘用车,至少也是三年以后的事了。”同时,他坦言,“一般来讲,新技术先在商用车或卡车上使用,一方面因为认证快,另一方面具有容错性,因为商用车都是定点召回,无论维修还是发现问题都比较好操作。”

其实,靳普相信这项技术在地面上应用是更快商业化的,他举例道,现在有能源公司、充电桩企业在合作。“我们负责把设备销售给厂家,并且负责后期的维修、保养和备件。”就拿充电桩来说,很多老旧小区或者公共场所不具备足够的电容量来支撑大批量充电桩的建设,而扩容费用经常超过百万。燃气轮机相当于小的发电厂,取代场地的公共用电资源,而通过自身靠燃烧酒精、天然气等清洁能源来提供充电桩本身的用电。

根据靳普的计划,明年年初将建设一个设计年产10万台的工厂,专门进行燃气轮机的生产、研发和销售。

机会与挑战

其实,在我看来,这项技术在充电桩领域的应用场景还有待考证。虽然他们单台燃气轮机的成本惊人的低,但这无疑还是加大了充电桩建设运营企业的投入成本,给原本就回报率低的桩企带来了不小的压力。所以在电容量足够的地方,从这一点来看,其可实施性还有待观望。从靳普的角度出发,他说我们肯定是把设备装在电网所不能及或功率不够的地方以获得极高的产出比。但至于电容量明显不够或不能到达的场景有多少,我们暂时不清楚。

但是,值得肯定的是,燃气轮机既然被誉为“工业皇冠上的明珠”,其极高的技术门槛背后蕴藏的价值自然远不止于此。在聊到燃气轮机如何应用时,靳普向我们展示了两段简短的视频,一个是西藏一家旅馆在停电时用活塞汽油发电机发电的视频,另一个是用柴油发电车为共享电动车充电的场景。视频中浓烟滚滚,看起来是真心不环保。就像靳普所说的,作为工业设备,燃气轮机就像一个可以连续运转很多年能量源,可以提供高效并清洁的电能和热能,可以应用到电力资源少、用电资源紧张的地区和领域,例如岛礁、偏远山区等电网不能触及的地区造福一方人民。

但美好的企业愿景在成长的过程中,他们却面临诸多障碍,比如既得利益团体早期收购技术的诱惑,套现资本对科研项目的短视,技术间谍的潜入攻击,制定的宣传方案被别人偷去用做“炒概念、说故事”等等。当被问到,如果做最坏的打算,在团队、融资、既得利益团体虎视眈眈等多重压力叠加之下,会不会放弃时,靳普回答得很干脆。

“你若不想被别人当成既得利益团体,被革命的话,你唯一的办法就是不停革自己的命,不停更新自己,然后创造出更好的东西来,你只有在一个行业里面不断精进,才不会被后来者取代。这也算是一种企业家精神吧。”

问到燃气轮机的未来,靳普唯一一次显露出了他内心柔软的一面,“如果只是为了挣些钱,何必把最好的10年青春献给冬冷夏热的实验室?还不是因为热爱这项事业,希望能为社会带来无法用钱估量的帮助。全面电气化的时代,有人的地方都需要电,同时全球还有大量的人们生活在没有持续、稳定的电力的地方,享受不到公平的发展权。正因为想要帮助他们点亮家里的灯光、享受通讯和互联网带来的精彩生活、希望大家能用上不冒烟的发电机、拥抱清洁的蓝天、享受低成本可持续的能源,所以才有这般定力去追求这看似遥不可及的技术奇迹,同时这也是我们的价值所在。”

编辑总结:靳普说,腾风不是创业企业,也不是造车新势力,而更多的是科研公司,而这才是一直被误解、被质疑的症结所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