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这一年,我有点丧

原标题:这一年,我有点丧

马上要跨年了,在手机前看微信的你,准备欢欣鼓舞地迎接新年了吗?

我上周特别沮丧地发出了一堆话:

我最近很丧!因为莫名其妙被单位降薪了,工作也莫名出现很多状况。这次连很多杯咖啡和漂亮的衣服都没有让我明亮起来。最后打算去海边度个假,结果数数自己口袋里的钱,摇摇头,只能被窝里窝着..... 你这一年过得如何了?总是会比我好吧。

没有想到后台很多人都留言给我:这一年,我过得也很灰暗。

1

米小兔说——

莫名其妙地忧郁。我有时候只能躲在厕所里焦虑。我上有父母,下有孩子,特别害怕失去工作,害怕会没钱。我家里有房、有车,生活并不拮据,但就是焦虑。我经常告诉自己,人就是这个宇宙的微尘,我读心经,读佛经,就是想让自己把事情都看淡一点。

瘦子猪说——

我一个同事被开了。但是她拿了18个月的工资走了,很开心地走了。然后她所有的工作都全部给我了。我并没有加薪,其实变相减薪了。

我感觉自己做着完全没有一技之长的工作,这份工作结束后,我害怕以后找不到其他工作。如果以后和老公离婚了,我该怎么办呢。

下了很大的雨说——

每次到了年末都觉得很低潮。因为年末聚餐的气氛都感觉很差。我的朋友很多都是在传统媒体圈里的。你看大家聚餐就会说起,每年有多少单位的报纸倒闭了,感觉自己浪费了青春什么。而很多之前的同事朋友,已经从传统媒体离职了,但他们也没有想好转型的方向,在家里歇久了,都有点焦虑。我不管跟哪边的人吃饭,都能感觉到特别多的焦虑。

红红的水说——

我今年30多岁了,但是感情很不稳定,男朋友换来换去。现在又刚刚和一个男朋友分手了。我觉得自己不断地拉肚子,瘦了很多。感情好像是一个自己无法掌控的东西,每次当我想伸手抓住的时候,它就疏忽一下逃走了。

人为刀俎说——

我快40了,依然在一家国企里做着底层的工作。我也是全国数一数二大学研究生毕业,我总是以为自己会有一个傲人的社会地位,但是如今才发现,原来不管我怎么用力,依然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只是任别人宰割的。

这或许就是中年危机。

再见说——

我怀着孩子已经6个月大了,但是最近做羊穿做出来,孩子可能出现问题,必须要引产。我好难受啊,感受着它在我肚子里的每个日日夜夜,感受着它的胎动,感受着它的心跳。我为它准备了这么多可爱的衣服和礼物。这些产后的东西都已经堆满了我的房子。就在我准备迎接它时,它就这样走了。

我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才能修复这个痛苦。

2

我本来说,你们发点丧的消息让我开心一下。但其实我并没有因此而感到开心。看着这些文字,却很想穿过屏幕来抱抱你们。原来生活这个BITCH,对你们干了这么多坏事。我们不仅没办法反抗,还任由着它摆弄。

你在丧的时候会干什么让自己舒服一点呢?我先告诉你,我干了什么。

我一个人呆在车里呆了很久,想多久就多久。我不想管孩子,也不想管其他人,我觉得我需要先安抚好自己

我跑去星巴克咖啡馆一口气喝了3杯咖啡。一边喝咖啡,我一边好朋友发微信聊天,告诉他我现在的很多最糟糕的感受。我是坐在那种有吧台的星巴克咖啡馆的吧台边,另外那个长得好看的星巴克哥哥还不停地跟我聊天。

我还哭了一场。在没有人的地方大哭了一场,哭得很酣畅淋漓。我一开始并不是很想哭的,但是不知道为啥,越去感受那难受的情绪,就越是很想哭。

我把很丧的感受告诉了很多人。他们都在努力地安慰我。比如你们也是。用你们的经历治愈我。

我和孩子呆在一起玩。他不停地和你说话,不停地跟你聊着天马行空的故事,把你生命里的那个火红火红的小火焰重新点燃起来。

我有一个晚上,把孩子扔在家里,拖着老公去吃了一杯冰激凌。其实不只一个晚上,应该有好几个晚上。

我陪着娃去麦当劳,吃了好多次。我们两个一起坐在麦当劳的椅子上啃鸡翅和汉堡,就觉得麦当劳的温暖和炸鸡可以安慰我。我吃了很多油炸食品。

我还去旅游了。虽然我丧的原因之一是觉得自己很穷,但我还是出去旅游了。我选择了一个不太贵,但很温暖的海边,找了一个不太贵的海边酒店。旅行的时候,我开始有一种感觉,我们其实都是这个世界的过客,或者旅客。既然是旅客,那就怀着旅游的心情尽量在这个地方多走走,多经历一些,多看一些,吃些好吃的,玩累了,就狠狠睡一下吧。

3

他们说,寒冬将至我最爱的STARK家族的族语)。寒冬可能已经来了吧。

寒冬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窝在屋子里,彼此拥抱,互相取暖吧。或者就是围着篝火唱歌跳舞。

不要再责怪自己了,不要再想背很多单词,每天走1万步,不要让自己回到那个逼迫着自己考100分的孩子。

不要想着明年要做什么事,不要想赚多少钱,也别想自己瘦成一根闪电,更别希望孩子成为一个爱因斯坦。

好好地抚慰自己一下,像熊一样去冬眠,等待春天。

让现在的生活,这个坏BITCH快点滚蛋。

AFTER ALL,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再公布一下我们的投稿邮箱:chengzimomo2015@qq.com。其实写稿很麻烦,我知道的,你就对着我的大脑袋直接发消息吧。我都听着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