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网来课堂】APEC电子商务工商联主席王健:企业的话语权就应该大

原标题:【网来课堂】APEC电子商务工商联主席王健:企业的话语权就应该大

为适应当前跨境电子商务快速发展的新形势,加快跨境电子商务专业实用性人才培养,德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商务合作局委托网来云商环球信息技术(武汉)有限公司举办跨境电商政策理论及操作技能专题培训。

APEC电子商务工商联盟专家委员会主席、联合国贸易便利化专家、商务部电子商务专家委员会委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国际商务研究中心主任、EWTA全球网络贸易联盟智库专家——王健教授以《全球跨境电商发展及趋势探讨:模式创新与政策演变》为主题给大家带来了一场精彩有效的培训课。

王健教授指出,因为特别是在中美贸易现在处于非常微妙的时期,我们今年从政策上调整到了,似乎都是鼓励进口,毕竟中国这样一个大市场,中国做一带一路,那么是要很强调的,我们的市场的开放是让一带一路的国家也要享受到中国改革开放的红利。因为我们市场你不开放,我们的消费者也会到海外去购物。

但出口是国民经济“三驾马车”之一,这是无法改变的大格局平衡。我们把国内国际市场结合起来,出口市场面临着比较大的压力。不久前,实际上我院就开始布置,就在调研关于出口的问题,如何加大出口?当然没有去宣传,也没有对外去讲的。出口的这些面临的问题如何来解决?所以在这样一个形势下,当然我们就要给所有人去解释说全球的市场发生了什么变化?

WTO也遇到了多边贸易谈判困惑,多边的这种谈判,走不下去了。多边的贸易谈判,把所有的不同国家的这些政府官员也好,规则的制定者也好,拿到一个平台让大家去谈判达成一致,已经不太可能。所以这时候你会发现,基本上都是双边和单边的事,所以才会有双边的自贸协定的谈判,才会有这种双边的这种贸易安排。

未来的贸易,一定是技术驱动,互联网驱动电子商务,这一定是个趋势。我们观察到的是全球,我们电子商务已经不是中国的事情,也是全球的事情,这个趋势越来越明显。电商在引领全球贸易全球市场已经发生了一些本质的变化,我们希望所有的人能够意识到这样一个变化,特别是企业界,你要说我还没有考虑,可能后面你就会越来越被动。

企业的话语权就应该大。我们在市场当中摸爬滚打去试错是做出来的东西,哪些市场当中的发展,碰到了政府的政策和监管障碍,那就要让政府去改。应该是这样一种思维方式。

还有金关工程与电子口岸、与阿里巴巴、与马云有什么关系?外贸综合服务平台模式是怎么来的?电子世界贸易平台(eWTP)是怎么来的?2005-2018跨境电商政策如何演变的?市场的变化是怎样倒逼政策改革的?都可以在王健教授的演讲里找到!

干货满满!诚意十足,字数较多,分上下两篇来发布!

========================================================

演讲课程实录(上):

中国跨境电子商务发展阶段

背景

因为特别是在中美贸易现在处于非常微妙的时期,我们今年从政策上调整到了,似乎都是鼓励进口。大家也知道国内的消费增长,特别是对于海外的一些产品,需求量也是比较大,所以某种程度上前一阶段发出的这些信号都是我们要增加进口。

因为毕竟中国这样一个大市场,中国做一带一路,那么是要很强调的,我们的市场的开放是让一带一路的国家也要享受到中国改革开放的红利。因为我们市场你不开放,我们的消费者也会到海外去购物,对不对?商务部几年前对外公布数字,1万亿消费在海外。

但是我说2019年我们预测的数字是2万亿消费在海外。这些年,5、6年间这种增长速度很快。说明我们的老百姓还是有消费能力,当然我承认不是说中国整体的市场,每一个老百姓都有这么强的消费能力,但至少很大一部分在中国大市场中,消费者还是倾向于购买国外的消费品。所以你进口市场就是要开放。

把国内国际市场结合起来,出口,那么大家也知道出口市场面临着比较大的压力,不久前,实际上我院就开始布置,就在调研关于出口的问题,如何加大出口?当然没有去宣传,也没有讲,但是马上去西安,去广州、深圳,我们要进行一些密集的调研,出口的这些面临的问题如何来解决?所以在这样一个形势下,当然我们就要给所有人去解释说全球的市场发生了什么变化?因为不同的人对全球市场的发展变化,它的视角是不一样的,每个人的视角都是不一样的。所以今天我就讲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我们来给大家分析全球跨境电商发展和趋势,特别是来分析背后的中国的电子商务、跨境电子商务的发展以及相关的一些政策,因为我想在座的两个层面的人,一个就是政府机构,政策的执行制定者和执行者。那么第二个就是企业,企业面临的是什么呢?就是企业下一步的发展战略、业务的拓展,到底在什么地方?以及未来我用什么方式来拓展我的业务,是不是要继续扩大我的全球市场?

那么所有这些角色背后都是对市场未来发展方向的一个判定。我们就想用这个时间跟大家来分享,来分析,至少我们是一个角度,我也不能说我这百分之百就正确,但是我们给你提供一个分析的视角,来看一看全球市场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那么为什么能提出这个问题?我们先给您简单的回顾一下,跨境电商发展的历程。为什么这么大的一个命题,就是全球市场发生了变化,我们把它落脚点落到跨境电商,原因就是现在从所有的官方统计指标上去看,我们的经济都不好,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

国内大家会感觉到企业的经营有压力,很复杂。那么国际你去看全球的贸易和投资,实际上这个数字已经不像多少年前的了,不然的话美国也不会打trade war了。那就证明这个世界变了,至少人们的观念变了。当然经济学家会给你解释了,从经济学角度来讲,一般都是分析供给和需求,传统企业也是这样,你说你经营企业的,你也会去分析供给的需求,所以对市场的需求怎么样?经济学家会讲说,你看经济不景气,一般来讲都是需求不足,因为我找不到买我的东西,所以需求不足。这是我们大多数人也会判断,需求不足;还有经济学,这是经济周期,有好的有坏的,他总是不断的波动,甚至于有到经济发展的成长期,然后最后他下降期怎么样,你看我们现在经济发展在循环过程当中处于低迷的状态,你听着反正也有道理,我也没有说这些经济学家解释是错误的,这样去解释也没有问题。

而这都是传统的从供给需求的基本的经济学的原理出发,来解释我们这种市场发展的变化。就是告诉大家说,反正现在是低迷的状态是萧条的状态,金融危机爆发之后的影响还没有消除,大家就忍耐一下,就是这种状态。有它的道理,但是可能这些经济学家也好,或者是这样去判断的话,可能都不完整的去看世界市场发生的变化,在互联网和电子商务所驱使下,全世界的贸易所发生的这种变化。你想一想我们在中国互联网这几年,我们讲1997年是人类社会发展过程当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里程碑。

可是这个世界现在已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那么全世界的全球贸易和全球市场的变化,是不是也这样?当然是,十一的时候在日内瓦,WTO世界贸易组织搞了一个,它每年都搞一个很宏大的一个公共论坛,因为大家也知道世界贸易组织也面临着一个巨大的改革。世界贸易组织是全球贸易规则的制定者,所有的这些国家在这个平台上去讨论全球贸易的规则。

可是WTO到这个时候开始困惑。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有WTO研究院,北院院长问我:你怎么解释WTO?我说WTO很多人讲说已经死了,他就讲他也觉得。当然这是结论了,感觉因为确实在全球贸易的谈判领域,多边的这种谈判,走不下去了。多边的贸易谈判,把所有的不同国家的这些政府官员也好,规则的制定者也好,拿到一个平台让大家去谈判达成一致,已经不太可能。所以这时候你会发现,基本上都是双边和单边的事,所以才会有双边的自贸协定的谈判,才会有这种双边的这种贸易安排。

双边的贸易安排要容易多了。我昨天下午从商务部开会,就是讨论一带一路,现在就是要用这种双边的安排,来更好的解决和不同国家之间的这种贸易,比如说便利化的问题,大家共同发展的问题。因为多边的贸易规则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同意。因为每一个国家都站在自己的立场,这个世界大家看法都不一样。全球贸易未来的发展方向大家都看的不一样,大家都知道现在处于一个整个全球化发展的一个十字路口。 所以你很难在这个舞台上达成一致,所以十一的时候,日内瓦的WTO的公共论坛就在讨论:面对2030年的贸易。换句话说,我们要站在未来的角度看全球贸易的发展。马云被要求参加开幕式,我也被邀请专门做了一个演讲。我的演讲是基于贸易的实践,我说你看这个咱们需要制定全球贸易规则,但所有的贸易规则都要基于商业实践。

跨境电子商务实践与统计方法:6.7万亿.

好,我就告诉你中国跨境电商的商业实践是什么,因为这些官员都在讲说,但是他们都没有实践。因为跨境电商的真正的很多实践都是在中国,不管怎么样的贸易规则,我说所有的规则制定都是基于实践,你没有实践,你怎么制定规则。所以我们去分享,当然也包括一些今天讲的内容。为什么让阿里巴巴马云去,当然就很所有的人几乎都有这样的共识。也就是说要去面对2030年的贸易,未来的贸易,那一定是一个技术驱动的话,是吧?一定是个技术驱动,或者叫我们讲跨境电商,跨境电商不就是技术驱动,互联网驱动电子商务,这一定是个趋势,这毫无疑问。

而且从最近这些年来,我们观察到的是全球,我们电子商务已经不是中国的事情,也是全球的事情。这个趋势越来越明显。所以我们怎么去解释全球发展的变化?当然需要放到这一个所谓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的发展大环境下,去判断全球市场未来的走势。我们今天这样去讲,实际上WTO也好,联合国也好,其实大家都是在路上快跑。联合国每次咨询会请学术界,那就是我去。为什么?因为大家都想了解,跨境电商到底,会把我们的全球贸易引到何方?

所以今天我们就当然也也在这个环境,我们就给大家介绍到底怎么引导这个变化,那我就给你从另外一个角度,我说经济学家的解释,我不反驳他,但是我觉得这个角度也是全球贸易的发展变化更合适一些。因为电子商务很快,电商在引领全球贸易全球市场已经发生了一些本质的变化,我们希望所有的人能够意识到这样一个变化,特别是企业界,你要说我还没有考虑,可能后面你就会越来越被动。

实际上跨境电商某种程度上就是新外贸。新外贸,也就是说你的外贸面对的电子商务和互联网未来的这种市场发展的变化趋势,我要改变我的外贸的经营方式,所有跟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相关的,改变贸易方式的,包括B2C包括B2B全是属于跨境电商。

我们在座的做机械产品,我说同样你面临的全球市场变化趋势,不是说就是广东的事,就深圳的事,就是义乌的事,它不是这样,因为你会看到你的业务也在不断的发生变化,但是这个变化怎么来的,我给你讲。最早就是源于上世纪90年代,因为90年代的时候互联网还没有普及,还没有办法上网。但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在外贸领域就有一些我们叫做信息技术或者网络技术的应用,最早的应用就是我们国家讲的这个叫做金关工程

90年代的“金关工程”(90年代)

·电子口岸

·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CIECC)

·Global Trade Point项目与马云创业(阿里巴巴)

也可以把它简单的理解,就是国家用信息技术的手段来监管贸易,同时帮助中小企业帮助更多的企业来参与全球贸易。我想从那个时候开始,当然方式不一样,不一定说我替你卖东西。我给你搞电子化让你通关效率提高。所以那时候金关工程就围绕着电子口岸这个报关商检,就是所谓的关检汇税。当时你看到的现在留下的一些痕迹,包括电子口岸,商务部的国际电子商务中心,实际上阿里巴巴当时也是金关工程的成果之一。

只不过这成果不是说当时对政府,因为我们做政府的项目,但是它从这种项目当中演化出来的。马云当年给金关工程打工,那部分人作网上的黄页,互联网行业,你看网上都搜不到中国的产品、中国的公司,那不行,得让全世界都知道,就金关工程,然后讲政府监管,但同时帮助企业,所以马云在中国黄页辞职之后到杭州来创办他的阿里巴巴。

当然他也看到了机会。也有人讲你看马云,又不懂技术,不是技术出身,然后也不懂外贸。你就是杭州师范大学毕业的,英语专业,而且还当过老师。怎么会进入这个领域?我说实际上他是最早了解在外贸领域,在电子商务领域的。为什么?因为金关工程那时候,联合国很多的专家就开始有一个愿景。因为你想这些国际组织,就像我们现在参与的一些国际组织,大家都是针对未来去看,未来发展什么变化,这个变化我们怎么去去为未来去谋划。

政策监管,大家都事情都是这样。当时专家们就面对互联网在全球的普及,实际上就想象出来,我认为我们做一些事情,我们搞一个最后贴个标签,说我们搞一个叫全球贸易网点网络,这个项目现在还存在,但是你听不到声音了。这个项目,当初的vision既然有了全球的互联网,那我就在各个国家设定所谓的节点,实际上节点就是做一个服务器,然后把所有的信息传到服务器上,然后在全球网络上面进行共享,产品的信息,客户的信息和公司的信息,全世界的中小微都输进去了,好,一共享信息可以就帮助全世界中小企业进入全球市场。这就是当初的愿景对不对?我们这些专家搞这么一个项目,让各个国家利用政府的渠道。后来你会发现,联合国所谓专家大家集体设计的这样一个项目,到今天仍然存在,但是你做不过阿里巴巴,为什么?

阿里巴巴是一个私营企业,私营企业它的这种技术创新当然比联合国要强了,肯定是私营企业驱动,然后讲这个跨境电商也好,电子商务也好,肯定都是私营企业领先。国营企业你看哪个成功了,发改委、国资委问王教授,哪一个国营企业做电子商务成功,我说我现在没看到。它一定是私营企业,因为私营企业的机制和国营企业的整个的决策和管理的机制是不一样的,这个才能够激发更多的这些市场的力量,包括电子商务法的制定,其实某种程度上也是想保证市场能够真正的让市场规律必须去做。其实某种程度上,当初立法的目的也是这样。但是后来解释就比较乱,那马云带着这样的一个vision,我要帮助众多的中小企业,所以才创建了阿里巴巴。那么到今天国际组织之所以认同马云,把他当做一个榜样,也就是因为你看当初我们那么多专家也好,国际社会也好的这种梦想,终于有企业把它实现,至少已经朝这个方向,你让人看到全球贸易的雏形,所以我就说这一为什么解释说,你看咱们WTO开幕式让马云去,他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说,你看你做的那个点正好是符合我们大家期望的那一点。

当然马云是一个代表,大家比如说企业和网站多的是,比如说网来云商也是从另外一个点去切入,ebay和亚马逊它又从另外一点切入,但是大的趋势是技术驱动,电子商务、跨境电商趋势,改变全球市场的整个趋势,这是谁也阻挡不了的改变。工业化社会从农业社会逐渐演化出来,我们叫工业经济。那么数字经济趋势也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你没法阻止它。为什么?因为后续的发展,你就可以看到所有的这些创新,是吧?从阿里巴巴最早的网页行业模式,到2004年之后的这些ebay敦煌我们要网上交易的模式,有在网上可以交易了,可以买卖的,把产品直接卖到海外的消费者。

外贸综合服务平台模式

到后来的2010年之后的所谓外贸综合服务平台的发展模式,这些都是我们讲的创新。到后来我们大量的进口增长是2014年以后。大家这样看,尽管可能大家对阿里有很多不同的认识,一个平台,各种不同的认识,但是它已经基本上建立了完整的基于互联网的一个生态体系。市场的生态体可能全世界我们应该承认,不管怎么样,全世界没有一个像他这样。

电子世界贸易平台(eWTP)(2015年以后)

·阿里巴巴网络生态系统形成,交易前、交易中和交易后数据打通

我说这是目前唯一的。所以才提出来的,所谓EWTP,电子化的是世界贸易平台的概念。概念提出就是一种标志,你提出来的,就是你证明你有这样的一个基本的一个概念这样一个概念,形成了这样一个概念。那么到2016年的政策,包括司法行政,你想想司法行政到了两年今天,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一号,国务院常务会议才把政策落地,落地就是说把一个暂时的规定,他说我不写暂时了,当然是更多的进口,那么这里面涉及到整个政策发展的演变过程。

政策,我一会儿分析,我先告诉你发展历程时间点,这个时间点我们说我们怎么去解释,我看到的是一个以时间为顺序的这样一个脉络,这是很容易理解的。但是我们怎么去分析,那你得用专业的视角去给它分类,给它去分析图,你就看你给我们看全球市场发生变化,你就可以把整个我们的外贸是吧?我们整个的外贸流程,我们讲生态,市场生态发生变化,那么就看生态它的生态体系发生变化,那就看国际贸易整个交易过程,我们某种意义上来讲,可以把它分成交易前交易中交易后。

交易前就是撮合,对不对?是为了达成交易,你要在传统市场上你就去交易会,你得去展览会,国内国外的展览会,跟这些你的生意伙伴,潜在的生意伙伴建立关系,交易中是指在网上完成交易,完成支付,甚至于在网上完成交付的过程,交互过程我都把它整合到一块。然后业务的整个流程,信息化过程我们在网上都做,线下有人执行就完了。所以我们叫交易过程。但是现在目前交易过程对于传统外贸来讲,你可能都是函电往来客户这种见面或者是通过函电就可以也可以形成合同。那么有了平台之后,这个平台都可以帮助你通过一击点鼠标,那可能就支付了。当然我们更多的是小额的,比如说国际贸易,你说大额的100万,500万的订单,你敢在鼠标上记一下好像不行,为什么?整个的财务体系,国家的支付体系一样,它也不支持这个。但是现在不支持,并不意味着明天不支持。它总有一个变化过程,就跟我们最早我们也不接受什么拿手机支付,手机丢了怎么办?这钱瞬间就没了。你也担心,可是最后有的人现在还担心,其实也不用担心,这套体系还是比较安全,可能比现金还安全。你想想你一点点点你的观念的转变,当然业务的这种转变也会是一点一点。但是需要一个过程是吧?这三年五年十年,但是这个趋势是不可转变。交易后是国际贸易当中特有的过程,也就是说你要制作各种各样的单证,你至少得40多个单证才能够完成这笔交易。你要做单证,要对付这些关检汇税出口国家进口国家,所以贸易之所以复杂,其实主要就是这个过程的复杂。

我们单纯从业务逻辑上看,比较复杂,我们贸易便利化WTO达成协议,唯一达成的协议就是我们把监管过程把它简化,贸易便利化,所以大家都同意。因为你讲话是给所有的企业都可以带来好处,所有国家都同意,所以WTO唯一的目前达成的一致的协议落实的就是这。然后我们教国际贸易学国际化也都是这一块。那么我们看,针对于国际贸易当中每一个环节,实际上现在都出现了跟它相配套的,我们叫做互联网的跨境电商的第三方平台。



外贸综合服务平台模式发展阶段

第三方平台。比如说阿里速卖通,宁波世贸通、阿里的一达通等等,我们叫第三方平台。我们叫做平台为什么呢?因为平台是一种在电子商务和市场变革当中所出现的一种新的物种。我们叫新物种。为什么叫新物种?是因为这个物种以前没有,原来在市场当中不存在。是因为这种电子商务互联网特定的环境造成的,它出现了一种新的商业模式。

你像明年要准备马上实施的电子商务法,在我看来,电子商务法里面的最大的贡献,实际上就是明确了第三方平台,当然包括立法者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大家关心的是阿里平台淘宝这些,实际上你碰到的所有问题,包括有人说你看这平台什么假货问题,跨境电商电商也有假货,然后你也看到平台知识产权的问题,你也看到这平台的管理问题,这些责任义务的问题,其实都是源于我们这种新的商业模式。

新的市场的物种,那么这种物种的变化,那么马上就涉及到他和这些不同市场主体之间的关系。而这一次的电子商务法里面的很多规定,实际上都是围绕这些。我们觉得这一块才是值得立法。最早给他贴标签,从2010年以后,我就做立法,当初是网络零售立法,国务院网络零售立法,我是副组长,我们这边贴标签,还是这个就叫第三方平台,第三方市场,贴个标签。然后交易后,我们总结一达通的模式,我们同样给它贴标签。

我说这个叫外贸综合服务,我们给他贴上,当然一达通最早都不叫外贸综合服务,叫业务外包,我说你的不对,你好像不能迅速地让人知道你新的商业模式是什么。我说你改个名字被人看懂,你就叫外贸综合服务。我们把这个标签给他贴上之后,马上就写入中央文件,马上全国都叫外贸综合服务平台。你去分析这些商业模式,所以我们研究这么一个时间线,就是我们有一个自始至终的逻辑,看市场变化的一个基本逻辑。

有很多人问我,你到底研究哪块?我说我不可能所有都做,我只是选一个角度,我说我们选这个角度,从1999年开始,我出了电子商务的书。阿里巴巴也99年成立的。不是介绍中国的,是介绍全球的电子商务的商业模式,我说那时候我们就已经建立起来整个研究的逻辑。这个逻辑是什么呢?就是我们认为互联网和电子商务,他给全球市场整个市场所带来的发展变化,就相当于生态环境的突变,市场生态环境的突变。

因为它太快了,技术采用的速度非常快,更新换代也非常快,那人类社会哪有这么短的时间内,一下子就发生这样的重大变化。技术的应用的这种变化,对人类生活和商业的经营方式所发生变化,几乎也就是20年,到现在20年。上个礼拜在阿里研究院在讨论,就年底要开会讨论这个主题,我说要不要回顾20年,为什么?因为我们马上要开启另外一个人类发展的新的20年。所以昨天下午在我的办公室的对当时我们北大什么这些的教授,阿里什么的,我们在讨论,马上就要叫启航智能经济。

这还没公布,这是可能,我估计得得1月份的时候,我们讨论确定为我们总结了20年的发展,20年的发展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整个市场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你不能够适应整个市场生态环境,这种突变,你就肯定会被淘汰。

你不要怪别人,是因为你没有看到市场发展的趋势,也没有走到那个趋势的点上,你要有发展,你肯定是在市场发展的趋势点子上,你才得到发展。马云为什么起来?马云没这个时代,没这个点踩在这个点上,他也起不来。所以我们要顺大势,那就要研究大势。

在商业世界的变化,它一定是商业模式的变化,今天我们看到的这些平台,以及未来崛起的平台,都是这样,我们看哪些物种适应不了被淘汰。你去看哪些物种快速的改进,就适应,我们叫做企业转型,转型就是不断地适应这种新的变化。为什么我们强调突变?突变才会带来所谓商业模式或者新的物种。我们今天讲的这些不断有限的独角兽企业也好,这个平台也好,我们说都是所谓新的物种,这些新的物种出现,又意味着什么?

跨境电子商务实践与统计方法:6.7万亿.

一定是意味着市场规则会发生变。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今天讲商业实践,我们又在WTO讲实践对于整个全球贸易规则的影响,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大家都会这么去想。所以说我们昨天确定了,你阿里今年所展现的它一定是这种新经济对未来制度所产生的影响。所以肯定是我们讲技术,然后再去讲经济对经济的影响,对市场影响,然后落实到我们要引领制度的创新,这是毫无疑问的。所以我们确定了这样一个主题思路,这反应背后的我们的逻辑,我们怎么看待市场看待社会所发生的变化?

商业在变化,社会在变化,所以我们要去看这种转型到底怎么转了,发生什么变化,我不用讲你企业怎么应对,你只要认清这个变化,自然,你就知道在变化当中,我在这里边找到自己在市场变化中我的角色。但这个角色我肯定不能替你找,我只能去反映市场发展的规律,你每个企业听了规律之后,你就知道你在规律当中你怎么去应对?那是一个另外一个问题,不可能在这站着讲怎么应对怎么什么都没有用。为什么?我不是你,我也不了解你的情况,我怎么会给你提建议?所以我提不了建议,我只是把所谓规律给大家揭示出来,你才能知道下一步你怎么去做。所以这个变化我们从生态上去看,整个新外贸的变化,我们大致有了一个感觉。但国家政策实际上国家中央各部委实际上已经已经注意到这种政策变化,所以也鼓励我们的企业更多地要抓住这个机遇,要制定各种政策,创造这个环境。

2005-2018跨境电商政策演变

·2005年:平台示范

·2011年:外贸综合服务

·2013年:“9610”分送集报

·2014年:“1210”综合保税

·2015年:杭州综合试验区

·2017-2018年:进口减税

·政策与法规的影响

·跨境电商试点城市

·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

·“48新政”带来跨境电商新挑战

·税改与监管思路的纠结

·义乌“市场采购” (2011)

·“9610”分送集报(2013)

·监管模式创新,“三单比对”, 阳光化监管

·外贸综合服务平台模式 (“一次申报、一次查验、一次放行”)

所以从2005年的开始,实际上政策就开始慢慢演变。当时是搞了平台的示范,那时候商务部平台示范,我们这些专家把重要的平台的示范给他评选出来,然后商务部通过文件把这些平台,希望你们的企业更多的关注,是吧?这个所谓新的商业模式这种变化。那么到2011年我前面也讲了,当时汪洋副总理去考察一达通这些外贸综合服务,因为你帮助众多的外贸的中小企业来通关退税,是一个比较好的模式,可以加快通关的效率,也给企业提供融资的服务,解决企业目前面临的问题。

我礼拜一到广州,晚上我就到深圳开了一个出口座谈会,也就了解企业到底做当中碰到哪些困惑,还可以怎么去做帮助企业,然后再做的,我想很多也是这样,我们也希望听到这样的反馈。那么大家也知道网上可以实现交易,可以把产品直接卖给消费者,这样一个创新,中央就给他制定相应的政策,因为企业有这样的诉求,比如说你看我们产品,都小单化,碎片化。

网来云商郑总说了,你看我们在山东做鄄城假发,帮助假发企业把产品卖到海外,小单,针对个人的消费者。这时候我们的外贸原来的管理体制是不太适合。因为原来的外贸管理体制都是针对于B2B企业,对企业的进出口商,以前外贸当中都没有个人,因为个人不是外贸的主体。但今天不一样,今天我们讲这些电商平台的发展,让全球的中小微企业以及消费者已经变成了全球贸易的主体。

当你代购的时候,当你把产品卖给国外消费者的时候,我两个星期前在义乌,我们也有研究项目在义乌,说你看现在经济不景气,可是我去义乌工商学院的学生,去年毕业,就这一年,夫妻两个人。在义乌旁边租了一个房子,3室1厅,就在速卖通上卖。义乌的小商品,都是什么行李牌,什么手机壳,一屋子。在创业在一年小年轻的刚毕业创业一年,我说你赚了多少钱?这一年算算,他说这一年大概净利润100万。

我相信他说的应该是真的,他说马上我要再扩大,扩大机遇。你说经济不景气,这小年轻,刚毕业出了校门就开始创业,就开始在速卖通上开个账号就开始卖,然后这边一看就发货。我说前几年我在深圳调研就看,就可以看到缺商机缺需求吗?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大家所讲的需求不振,需求不振怎么大量的到海外去购物?

其实不是这个问题,还是一个在市场当中供需的匹配问题,是不是还是一个供需的匹配问题,换句话说,你没有找到你买主,要么你的原来传统的范围内客户群在不断的缩小,你的客户在变,市场在变,你能不能适应这种变化?你说不适应变化当然被淘汰。所以现在不是我讲不是需求短缺的问题,而是你怎么样去唤起需求,你就去研究这个市场当中,你的客户群体到底怎么变?

这是一个匹配的问题,因为全世界市场现在发生的变化,已经让我们传统的方式不太能够适应。就像包括进口,我们听到了很多,说我们开放进口,然后我们允许跨境网络零售订购。你们看前一阶段就讲为什么这个政策是这样?因为我们要把一般贸易和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公平对待。怕后者对前者产生冲击,记者一问我的时候,我说,他就是冲击,而且我们制定这政策就是冲击它。

你一冲击进口,价格就下降了。有些做原来传统的那些说我不行了,我们都改了。我说这就对了,因为你一改价格下降了,消费者买东西就便宜了。你不冲击你不刺激企业,他也不会去改,他把两个市场割裂开。所以我们说国家的政策也在不断地根据这些新的外贸的经营方式在不断的调整,包括比如说针对出口零散化碎片化,好了,我就分送集报。

分送集报,就是我可以小单化卖一个两个,我半年积累一个大单子,再向海关去申报,就是我们分送集报。2013年推出的政策,当然这个政策我觉得也没有太到位,因为本来就是小企业,单位在座的肯定是大企业了。本来小企业就没有什么税票这些困难。你让他正规拿税票也难。所以当然传统企业会说了,你看你经营不规范,是不是?但是现实就是这个现实市场,就是让我们很多的小企业开始进入市场。规范是慢慢在发展当中规范,因为这个趋势是不可阻挡。

我一直讲这个趋势是不可阻挡。当然你说我站在另外一个角度,我站在一般贸易角度,我就认为它也不应该存在。可是你要站在消费者角度,这个事情就不是这样。你要站在消费者的角度,消费者说为什么不能给我多一个选择权呢?因为互联网和平台以及互联网电子商务发展给了我这样的更多选择。所以我们说这个政策就逐渐适应逐渐适应,包括分送集报,包括跨境电商进口零售,1210的综合保税的这个政策,14年推动,到15年最后形成了综合试验区,到17年18年的进口减税,那么基本上我们的政策是两条线,一个是跨境电商的试点城市,一个是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

那么就形成了这样一些外贸的监管的政策。比如从出口上看,那就形成一个除了一般贸易之外,就正常的进出口,可能又出现这对于小批量的这种货物的市场采购,以及分送集报碎片外贸,至少这个政策上给你开了一个头。而且现在把市场采购又扩大了,为什么?因为市场采购原来最早是义乌搞,现在临邑也可以做。可能做的不是太好,因为可能产品特性各方面可能在监管方面还是会有一些一些问题,但是需要企业提出诉求,对不对?

企业说我有个路走不通,就提出来,中央政策就得改。现在的是什么?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以前是看中央制定什么政策,我就怎么做。好多企业也是,但是我觉得现在市场发生变化,企业的话语权就应该大我们在市场当中摸爬滚打去试错是做出来的东西,哪些市场当中的发展,我碰到了政府的政策和监管障碍,那我就要让他去改。那么现在应该是这样一种思维方式。

所以有些地方就主动改,有些地方可能是被动,主动的就像义乌,2011年的时候搞市场采购,因为他就适合义乌那种发展,因为有小产品的批发市场。最早我说义乌他做外贸,义乌的商人,不像我们的企业到全球市场开拓,义乌,他说我就是坐商,坐着干什么,我就开一个门店,你看市场当中我开一个店,我开个门店,我也不在全球市场上推广,我根本就跟国际上跟我没关系,但是我的产品首先第一我的产品肯定是国外欢迎的需求,因为小商品哪都需求。

第二个,我薄利多销。我也要什么,你去义乌一看的小商品,外国人到这一看一问价格,不像以前中国人一般价格给你报一高高的,然后我们再去慢慢的谈。义乌商人不是这样,我给你报一下,肯定是实价。我就在我这基础上就给你加一个利润点,但这个利润点很可能就是几分钱几笔钱。但是我要走量,你要批发多少多少,外商一到这来一看,一问价格,不相信,在他们那这东西卖十倍20倍都可能。外商想着我干脆买一包,我旅行箱就带回去了,我到我自由市场上随便一卖,我钱就挣着了。

义乌人做生意就是这样,反正我薄利多销,所以才吸引了全球的这些商人到义乌来,他不用他自己推广,而全世界的商人都到这来了,因为他定价和它的审核市场机制,价格文化,他说我就是批发市场,你到这来吧,当然还得做大对不对?换句话他要给下游留有挣钱的空间,人家才会到,我们不能说这市场,我从上游到下游我通吃,我说那你通吃你就做不起来,对吧?他要给人家挣钱空间,所以全世界商人才到义乌了。你看全世界商人,我们因为义乌有项目,我们来研究义乌,包括欧盟的项目,英国什科大学在欧盟申请项目250万欧元,就研究义乌。

因为我们是在研究顾问,去研究义乌,整个的商业网络怎么知道怎么形成的?为什么是这样?做生意的方式,哪些商人在做?我们要去调研,因为涉及到后边的义乌的市场转型,我们就发现义乌商人里面最多的是中东的商人。中东商人里面最多的是阿富汗的商人,你一看阿富汗做生意的方式都不一样。那次我们去看我们做研究,阿富汗商人做生意都是在义乌茶馆酒馆,咖啡馆,你看那些纱门都是抽水烟袋,也就是做生意的地方,咱都集中到那。

天天你看大家在这聊天都在谈生意,你要研究他怎么做生意的。为什么阿富汗的商人来?你会发现,因为阿富汗战争,很多人都移民到全世界。这些人移民到全世界,他就得生存,他怎么生存,包括中国人也一样那么多。江浙一代,福建人到全世界他怎么生存,他就得做生意,跟你讲做生意你才能生存的最简便的方式,然后我到这来买袋东西,倒买倒卖。

所以有时候你看这种零散的贸易,原来都不计入国际贸易,现在我能不能把它计入国际贸易,能够符合监管的流程?好,我就跟中央调整设备,我能搞个市场采购,是吧?我这正常贸易就如同这些国外商人到市场上买了以后带过去是一样的。我就按这个模式去制定政策,所以市场采购就开始,至少是市场往下的市场,这样一个零散碎片化。

到了电子商务,我觉得这种市场现在到了互联网的阶段的时候,互联网就更是体现了这种碎片化,很多都是个人。就像我们看到洋码头进口,那不也是众多的海外买主,说你消费者想买什么东西,我直接可以买,个人参与。所以我们说在出口当中才形成这样一些监管政策。进口实际上比出口还复杂,比书还要复杂。进口除了一般贸易交增值税关税消费税之外,你个人还可以携带在一定范围内还可以免税,还可以邮寄,那么多,什么代购也好。

网上的C2C很多的行邮,有免税在一定范围内里面,比如说50块钱以下可以免税。那么后来因为消费比较多,怎么样把国外的消费留到再到国内,就出现了保税备货模式。那么前一阶段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跨境电商零售进口政策的时候,实际上是针对这就是针对这个跟其他都没关系,就这。除此之外,还有海南岛的离岛免税计划,就说好像也调整也免费已经到了。这个也要海南岛也是给他一个比较好的政策,最近。

当然很多其他海关那边说你给他你公平吗?我跟你讲公平也都是借口。实际上本身这么复杂的征税系统就是一个不公平。你觉得是公平,但实际上是没办法。这就是我们看到的这些大致的进出口的监管政策,它和整个的跨境电商的发展,它是相适应,尽管这里面有很多还值得商榷,但是大致形成了这样一个政策环境。

那么这个政策环境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全球市场发生了重大的转型。那么我我想我们是不是休息,休息几个休息,休息个五六分钟,然后大家上个洗手间之类的,好吧?我们继续给你讲后面。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