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新星|杨如许: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原标题:少年文学新星|杨如许: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浙江少年文学新星丛书·第五辑”征稿于2017年12月22日发文启动,2018年5月底截稿。自征稿启事发布之日起,五个多月内,丛书组委会共收到来稿作品集百余份,经组委会专家老师评选,12位同学的作品入选(排名不分先后)并获“浙江省少年文学新星”称号。

杨如许

作品《小鱼儿与范潇潇》

温州市实验中学

我,氧气小女生一枚。“如许”,出自于朱熹的诗“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意思为“这样”、“如此”。看似没有什么寓意的词语表现出来的却是一种释然的态度。我希望我的生活是安逸的,如同“就这样吧”的语气。我也希望自己的生活是丰富的,而且是“如此地”丰富。安逸的我拿写作打趣,活动大脑丰富心灵,放飞艺术翅膀,绽放青春风采;丰富的我有很多特长作伴,钢琴、舞蹈、书法、萨克斯、乒乓球……而在这句诗当中,“清如许”又意为这样清澈。父母的意愿是希望我的心灵如水一般清澈,专心致志,不受外界打扰,做好自己的事,我的意愿也是如此。若要真正概括自己,不妨用这句诗吧。

2018年取得浙江省萨克斯A级艺术特长生、浙江省钢琴B级艺术特长生荣誉

2015年《太阳的味道》荣获温州市“小作家”杯少儿短篇小说大赛二等奖

2014年《给书一个拥抱》荣获温州市第九届“小作家”杯作文比赛二等奖

杨如许访谈

【《少年文学之星》杂志编辑】 杨如许

杨如许(以下简称“杨”):经典是无意的,而经典的故事是有意的,若还是这样彬彬有礼的我,你们会喜欢吗?小鱼儿和范潇潇就是这样,永远都处于经典的边缘。下面,范潇潇的经典刚刚开始,而小鱼儿却原地徘徊。《小鱼儿与范潇潇》所写的是由日常校园生活改编,是我幻想出的热血沸腾的校园青春时代,书中的故事更是天马行空,包含科学真理与奇异想象。同学间的关爱与不舍,师生间的奇葩历程都在两位主人公——小鱼儿与范潇潇身上呈现。情节一波三折,但又蕴含生活中点点滴滴的道理。它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杨如许和她的母校

杨:入选《少年文学新星丛书•第五辑》对我来说是非常特殊且重要的一件事,因为从小学开始我的作文只是在班级内流传,而这一次,我的书可以在世界各地流传……这是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这一次通过评委们的认可,更坚定了自己写作创作的脚步,此后每每放学经过位于温州四营堂巷的朱自清故居,我的发散性思维定然更加绽放。

杨:看到自己的作品即将出版心情自然很难抑制,十分兴奋,毕竟自己的文字可以得到更官方的认可,这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一件事。

杨如许在《浙江少年文学新星丛书·第五辑》审读会现场

你的书中有一种特别的幽默感,你是如何把握这种文字的幽默感的?

杨:刚开始写的时候纯粹只是想给这本书搭一个结构,所以想着刻意暴露书中的奇葩笑点。但第二次修改时认为太单调了,总得含着些别的什么。也许自己本身就是个爱笑的人,十分懂得幽默是怎样产生的,我便想要将生活中自然纯粹的幽默感带给读者。

杨如许4岁在向日葵花田

李:有没有特别喜欢的作家,他们对你的写作有什么影响。

杨:我很喜欢杨鹏、郑渊洁这种偏童话类故事的作家;也崇拜老舍、朱自清、冰心这般淡然的作家;更欢愉于J.K.罗琳、安徒生这些天马行空的国外作家。学习朗诵的我,吟诵经典古诗篇也是我的日常爱好。没有太多唯美的句子,没有过多修饰的词藻,唯真!

杨如许(左一)在舞台上表演

李:在写作时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和我们分享。

我喜欢表演,这部作品的主旨也贴近生活,十分自然,那么我当然要自导自演一下啦!有时写好了一篇文章,自己心里舒畅,那就演一下看看效果吧,我就经常这么演,觉得演得不自然了就修改文章,再演。这样的话,自己开心,作品的效果又能更好。

李:在创作长篇小说时,你都是如何获取灵感和素材的。

杨:因为现在还在上学,总是上了学后回来写小说,我觉得上学是最有意思的事情,每天和朋友都有无数美妙的事情发生,当然,创作的灵感大部分来源于校园生活,也有一些来自同学间的谈话、家庭饭后侃大山的时间、旅行途中……

杨如许(第一排左一)与同学准备艺术节

李:你想成为一个怎样的人。

我希望我成为一个能把生活过得特别滋润、特别丰富的人。因为爱好特长很多,自认为也还都做得不错,那肯定要坚持下去,给未来的自己铺路。毕竟,人在江湖走、技多不压身。

李:除了写作,你还有什么兴趣爱好?

我喜欢弹钢琴、吹萨克斯、素描、写毛笔字、朗诵、打乒乓球……

杨如许(左)在打乒乓

杨如许萨克斯表演

李:家庭生活,教育的氛围是怎样的?

杨:家庭生活十分有趣,每天都有新鲜的事情发生,话题多变,待在家里绝对不会无聊。教育氛围十分良好,温州市实验中学里有古色古香的春草池,我每天徘徊在一种幽静的学习氛围里,每一位实验学子都神清气爽,言谈举止文明。每天早晨都有朗朗读书声萦绕在逸夫楼和中山楼之间。

杨如许在学校

李:文学创作是很艰苦的,尤其是长篇小说的书写,需要持之以恒的毅力,你是如何坚持下来的?

杨:当故事架构完成后,我就那样自然地“走进”小鱼儿和范潇潇的生活,因为我写的就是生活。有时,故事情节灵感来源于我弹拨黑白琴键的瞬间;有时,小鱼儿的“高调亮腔”就是突发于我纵情挥墨的刹那;更多的时候,我在舞蹈欣跃间与范潇潇喃喃对语……写作动力源于生活,然后赋予生活动力。所以我愿意写下去。长篇小说的书写也许在人们眼中是一支笔、一张纸,或仅仅一部电脑,但我们可是为一个个自己创造出来的小人编故事啊,在这个世界里我们自由驰骋。这,很快乐!

杨如许书法作品(图上署名为曾用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