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密恐治疗专用片,一次看遍地球最提神的密集生物

原标题:密恐治疗专用片,一次看遍地球最提神的密集生物

不是我对自称是“密集恐惧症患者”的人有什么歧视,但我觉得这玩意真的用不着上纲上线。

人类抗拒密集且无规则的事物的确是出于生存本能,趋利避害无可厚非,可任谁都知道屏幕里的画面再密集也不会对你造成任何伤害,这病还是得治。

强烈建议观看本栏目精选的密集恐惧症治疗专用片——《超级集群:大自然不可思议的入侵》。

这部纪录片是我心目中的神作之一,音乐好听,画面美妙,内容详实;集功能性医疗、自然类科教、原生态美食鉴赏于一片;好震撼,好夺目,好炫彩!triple三位一体!

好,言归正传,推荐这样一部纪录片当然不会只因为密恐这么一个噱头。

实际上正是因为对密集事物的本能抗拒,鲜有人了解超级生物集群的有趣知识。

在英语中,生物集群一般会被称作Swarm,这个词语做名词时通常用来指代大型的蜂群。

所以呢,我们的这部纪录片以蜂群开头再合适不过了。

南美哥斯达黎加,一场足球比赛被突如其来的杀人蜂袭击,这种蜂其实就是一种杂交的蜜蜂,毒性不强,但特别敏感,攻击特别持久。

杀人蜂的故事我们在主打栏目中有详细的解读,没有看过的读者可以一阅,这里就不展开介绍了。蜂群的规模还配不上超级集群之名,真正的超级集群在人类历史上都是能称作灾的。

蝗灾和鼠灾,这两个农业的噩梦都具有非常夸张的爆发力。

圣经中提到的埃及十灾里,蝗灾就占一席。蝗虫其实本来是一种独具生物,食物充沛的时候它们各吃各草,各飞各跑。

但如果食物紧缺,这种情况通常发生在久旱之后,蝗虫们就会聚集成群迁徙觅食。吃完一片草地再一起去下一片,对已经成群的蝗虫们来说,最浪漫的事就是和它们的兄弟一起慢慢变老。

成了群的蝗虫仿佛成为了另一种生物,蝗虫群的密度极高,10亿只挤在机场那么大的区域内,靠着6倍于人类的反应速度,它们却能很好地协调与同伴的飞行。

一只蝗虫最好归宿是烤架上的竹签,可一群蝗虫就完全不一样了,会变得近乎无敌。

1954年肯尼亚蝗灾中,已知的50个蝗群估计共有500亿头蝗虫,重10万吨,它们24小时可吃掉相当于其体重的食物,如果这些都是粮食能养活上亿人。

鼠灾虽然形式上与蝗灾类似,但起因完全相反,鼠灾爆发的动力是有充足的食物。澳洲鼠灾平均每隔十年就会爆发一次鼠灾,通常在丰收年。

鼠群的秘诀是繁殖,性成熟后,母鼠每三周时间就能狗产下一窝幼崽,而幼崽仅需要5周就能够繁殖。一只老鼠一年就能靠繁殖变成3000只。

而老鼠所消耗的食物也正是人类的粮食,因此比起蝗虫老鼠也更为美味。鼠灾蝗灾两者搭配组合,覆盖旱季和丰收年,实为打击人类农业的梦幻组合。虽然影响很巨大,但对于需要定向治疗密恐的人来说这两种实在是口味过于清淡了。

不知道各位有没有看过关于蜉蝣朝生暮死的诗句,尽其乐的描述挺起来有些唯美,但是当它们真的出现在你眼前时就不是能吟诗赞美的了。

美国中西部每年都会经历一次蜉蝣大规模繁殖,称之为蜉蝣沙尘暴也不为过。想象一下,你被长着翅膀拖着尾须的奇怪昆虫包围,密度之大遮天蔽日,交通因此堵塞,连雷达都能探测得到。

一天内,突然出现的蜉蝣数量能够达到18万亿只,它们比躯干还长的尾须从你的后颈密集地划过,岂止是酸爽。

蜉蝣实际上有几个月到一年的寿命,但成为会飞的成虫之后它们最后的时间就得按小时来算了。在天上飞的蜉蝣只有交配这一个使命,它们为了让这件事变得更为极致,甚至连口器和消化系统都退化了。

原本这是个很成功的繁殖策略,但在人类的世界里就有些不管用了。蜉蝣这种古老的昆虫通常依靠光来判断事物,比如夜晚它们依靠月光来分辨方向,于是路灯成了它们的乱葬岗。

又比如它们在交配完成之后需要像蜻蜓一样回到水中产卵,可它们是通过水面反光来辨别河流的,可沥青柏油公路同样能反光,于是只消一夜就做成了一份终极亲子丼盖饭。

从蝗灾鼠灾的恶劣影响,到入侵城市的蜉蝣生命大和谐,接下来的案例就更偏向于与当地人和谐共处。

行军蚁可能是世界上把数量优势发挥得最淋漓尽致的一种生物。东非是它们的故乡之一,为了度过食物短缺的冬季,行军蚁在雨季过后就成立了特别狩猎集团军,将“三光”原则的温暖送到丛林中去。

既然是狩猎,必然要出远门,行军蚁有特别的出行方式:以大型兵蚁为路基建设一条高速路,兼具导航和保护两种功能。这些兵蚁们通过特别的信息素协同,一旦某处受到扰动,附近一片的兵蚁都会警戒。

因此,当地居民一定会受到误伤,可以说他们是从小被行军蚁咬大的。但是很奇怪,这里的居民宁愿忍受被咬,却从来不考虑搬离或者杀死它们。

原因就在于行军蚁干翻一切的实力。由于它们无孔不入,又总是饥渴难耐,所有出现在角落的危险小动物都会被杀干净,蝎子、毒蜘蛛等等。

连田里的害虫也都全部被卸成大块搬回行军蚁的老巢里,所以当地居民非常愿意忍受无害的蛰咬,以此换来各种隐性福利。

同样在非洲,最大的湖泊维多利亚湖,雨季期间每个月都会有神秘的云雾在湖面上聚集,不知道的人初看会以为那是什么地理景观,实际上每一处云雾都是几万亿只苍蝇。

说苍蝇其实不准确,这种被当地人称作湖蝇的昆虫实际上是一种蠓。由于湖水被有机质污染,养分伏击,湖蝇变得越来越有生机,已经成为了全球数量最大的生物群。

因为数量暴增,湖蝇不可避免地入侵人类的生活,湖边的村民几乎每个月都要经历一场湖蝇风暴的袭击。

与湖蝇的繁荣相比,村民们的生活是非常贫苦的,在他们眼里这些蚊子苍蝇一样的虫子就是会飞的蛋白质,而且极为容易捕捉。

你们可能想象不到当地村民捕捉湖蝇的方式有多粗暴,一般他们闲着的时候,全家老小就拿着口锅在空中挥舞,因为湖蝇的数量实在太多,才可以这么任性。

锅里抹上水,胡乱挥舞一通之后,锅里就沾满了湖蝇,用手刮下来凑在一起就能制作风靡当地几条村的美食——湖蝇肉饼!

一块湖蝇肉饼由50万只尸骸组成,蛋白质含量是牛肉的7倍,是不可多得的珍馐。虽然每条村子都有各自独特的做法,但折腾来折腾去他们都还是最爱香煎湖蝇肉饼这一味。

当然,按概率来说,大型动物集群总体还是一个大麻烦。纪录片中还提到了一些有趣的案例,非洲人民还要遭受“蝗虫鸟”的折磨。

红嘴奎利亚雀是世界上数量最多的鸟类,它们疯狂破坏庄稼粮食,以至于村民需要轮班看守田地。为了解决它们的数量问题,甚至发明了一种爆炸燃烧弹,一次集中引燃能消灭几十万只鸟,但这对数千万只的群体而言甚至不比九牛一毛。

再有就是风靡北美的“亚洲鲤鱼”,泛指鲤科的入侵种。现在它们的数量已经多到让驾船行驶都成为一种噩梦了。这些鱼受到惊扰会挣扎着跃出水面,每一次跳跃又会扰动周遭的同类。

如果有人驾船而过,将会迎来一场无比盛大的鲤鱼烟花,运气好点还能享受鱼尾马杀鸡,运气差点也能赚几条自投罗网的大鱼,然后扔掉他们。

纪录片的介绍就大体写这么多,并没有囊括所有的内容,仅仅是对第一集走马观花式的复述罢了,纪录片还有一集介绍人类如何控制和研究这些超级群体的,有时间的话还是建议亲自观赏。

写在最后,谨以此文提前祝各位2019元旦快乐,希望大家看过之后能有一个食欲高涨的愉快假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