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翁美玲童年:私生女身份造成性格缺陷

原标题:翁美玲童年:私生女身份造成性格缺陷

翁美玲有一个坎坷的童年,从快乐到失意,其实只有百米之遥,这样大起大落的生活给她造成了深刻的影响,她对人世的态度有着悲观冷漠的一面。

因为翁美玲的母亲并非其父亲的妻子,因此,童年时代的翁美玲就有着一般私生女的不幸,在七岁之前,翁父尚未去世,翁美玲和父亲还生活在一起,她过着被双亲宠爱的快乐生活,这样的日子,同其他人家的掌上明珠并无不同。但在翁美玲七岁的时候,这一切即刻成为如梦如泡影的回忆。

这一年,翁美玲的父亲去世,而翁母无名无分,没有分到夫家的任何遗产,翁美玲与母亲的生活面临困顿。所幸,翁母有一个谊弟陈景,亲如手足,翁美玲母女多得他的照顾。

到十二三岁的时候,翁母改嫁廖锦棠,翁母与丈夫前往英国谋生,而翁美玲则与舅父一起在香港生活了两年。

出于对世事浮沉、人情冷暖的深刻体会,翁美玲对社会抱着“人吃人”的冷淡看法,但她依然是个自强不息的女孩。

1985年5月16日清晨,五个女人一同来到香港一公众殓房认尸,她们行动匆忙,面目悲伤,而在殓房的大门外面,早有大批记者在此守候多时,刹那间打破了殓房冰冷的宁静。摄像机的镜头似乎比人还要多出几个,纷纷探出了注视这一切。而这五个女人,就是要来给当红影星翁美玲认领尸体的,她们是翁的干妈和干姐。

下午2时,她们又匆匆离开,殡仪馆的一辆客货车跟在她们后面,很快将翁美玲的尸体拉走,一瞬间,红颜凋零的现实摆在人们的面前。

翁母在痛,而汤镇业已经呆若木鸡,悲伤、惊讶可以摧毁一个人的意志,他只有在好友苗侨伟的陪伴下才知道自己该如何行动。

媒体、无线电视台、圈中朋友、亲友、影迷……被她的自杀震伤,最伤心的人无非她的母亲和爱侣汤镇业。

香港人在报纸的消息栏中找到了她,在《天师执位》、《射雕英雄传》、《十三妹》、《生锈桥王》中遇见了她,在杂志的纪念专刊里怀念她,在亲友的访问中了解了她——翁美玲的死,在她葬礼的那一天终于形成了龙卷风,刮遍了全城。

如果不进演艺圈,翁美玲未必是这个命运,但如果翁美玲不是这个命运,她未必就是翁美玲,多少人要苦苦留住她,以为她的可爱、任性便是她的全部,岂知这可爱与任性里也埋藏着自毁的恐怖。

翁美玲的幼年还算幸福,因为当时的家庭还算“完整”,在亲生父亲去世之前,他们的生活很宽裕,翁美玲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从幼时的照片上看到的翁美玲,鼻梁比较塌,额较高,是个“香港出生的香港女”,日后成年便长成了一个蒜头鼻。当然,在香港这个弹丸之地,翁美玲依然是个美女。

翁的生父是香港一名海官官员,且官衔可能不低,但早已有妻有妾,因此翁美玲的母亲张明仪并非正室,没有合法的地位和名分,自然没有权利进入“夫家”,享受一个“妻子”的正当权益。同样,翁美玲可算是一位私生女,作为其父亲的亲生女儿的身份无法得到认可。

正因为有这样的身世背景,翁美玲的一生便波折不平。她童年的幸福指数,与生父的命运为温度计起起落落。幼时,翁美玲的家境很好,父母将家安置在山顶,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家里也请了佣人照顾她。本来工人和主人吃的饭菜是不一样的,可是阿翁从来都只喜欢和工人一起,吃些简单的咸鱼咸蛋,搞到她家人很生气,还要打她屁股。那时她父亲还没去世。

阿翁小时候每天前,她妈妈都要喂她喝一杯,她的妈妈看着她捧着牛奶乖乖的。就放心得走了。然后有一天工人说每天晚上小姐都从楼上倒东西下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妈妈就在楼下打开窗户来看,看到小阿翁偷偷的把窗户打开,把牛奶倒下楼来,以为没有人知道。

后来阿翁上了小学,每天家里的工人都做了很好的三明治让她带到学校当中午饭。阿翁每天都带了一个空的饭盒回来,大家都以为她吃了,后来阿翁的妈妈去开家长会,碰到一个同学家长,然后人家就说,我儿子天天都夸你们家的三明治做得很好吃,现在都养的胖胖的。阿翁的妈妈很吃惊,一问之下才知道阿翁不喜欢吃午饭,又怕家人骂,就每天都把饭给一个男同学吃。

但很不幸,彩云易逝,这样的幸福时光太短,翁美玲长到七岁时,她的海关官员父亲去世,翁美玲的母亲无名无分,得不到夫家人的接纳,也得不到遗产,从此家道中落。翁美玲与母亲共同生活,命运不堪。

这种童年经历,并没有把翁美玲历练为一个心胸开阔的女子,相反,她看待事物的观点比较尖锐、愤世嫉俗,在翁美玲的家书里,少女时代的她便多次提到这个社会是个“人吃人的社会”。她坚强成熟,同时又固执倔强。

在父亲去世之前,翁美玲童年之幸福,与其他孩子无异,同样是万千宠爱于一身,俨然一个小公主。但年幼的翁美玲,大大的眼睛,于纯真中又有着一种莫名的惶惑和忧愁。翁的乳名叫做囡囡,这个很“作小”的乳名,可见父母对她的宠爱之深。

在翁美玲的身份档案里,她的籍贯一栏填写的是安徽,但不知这是她父亲还是母亲的籍贯。翁母自翁父死后,骤然之间断了生活来源。幸而翁母张明仪有一位谊弟陈景,感情甚厚,翁美玲母女深得其照顾,根据陈景的口述,陈曾在翁父弥留之际亲口答应会好好照顾翁美玲,才使其合眼离世。他说:“四岁囡囡就跟着我生活,她是跟着我长大的,她七岁时,她的亲生父亲逝世,当时,他死不闭眼,我对着他的遗体说:你安息吧,囡囡及家姐(翁母)我会尽一切能力帮助她们,囡囡我一定要供她上大学,让她出人头地。我说完这些话之后,她亲生父亲终于闭眼了。”

正因为有这一层关系,翁美玲与这位谊舅的关系亲密甚于亲舅舅,在她在港发展时期给母亲等家人的邮件里,信件起头通常是“、舅舅”,而她的继父廖锦棠,翁美玲只会在信件结尾时捎带着问候。翁与这位陈姓谊舅的关系非同寻常,在她心中的地位堪比亲生父亲。

从陈景的讲述中,似乎可以得到这个信息,他不仅与翁的母亲张明仪相交深厚,同时也是翁美玲父亲的好友。但关于翁美玲这个神秘生父的身份背景,陈景并没有怎么透露。

陈景极爱翁美玲,将她视做亲生女儿,因为爱好绘画,有不错的美术基础,陈景便用自己的笔墨记录下了翁美玲的每一步成长,从儿童到少女,再到《射雕》后的大明星,总能看到翁美玲这个舅舅眼中的外甥女的形容。

舅父的绘画才能,同样吸引了年少的翁美玲,有一段时间,陈景几乎每天都会为翁美玲作速写画像,翁也很快对美术也发生了兴趣,并日渐浓厚,亲手画下了许多寓意深刻的作品。而这个爱好,还直接影响到了她长大后移居英国。她在大学,学的就是纺织,其中包括时装设计。这也是她的舅父的影响,她在采访中透露:“读纺织也是舅舅影响。他是学油画的,他说我有艺术天赋,所以鼓励我向自己的兴趣发展。”

从童年开始,翁美玲爱留长发,因为她认为长发很美,据说小时候,她每剪一次长发便要大哭一回。当时的学校不准留长头发,每次家人拿起剪刀令她被迫割爱的时候,也就是失声痛哭的时候。而进入演艺圈,成名之后,她的一头长发,反而成为她的美丽“商标”,不仅她自己,家人和公司也不准她将长发剪去。

和“长发妹”的形象相匹配的是,童年时期翁美玲的眼睛也不小,被周围的亲朋称为“大眼妹”,这个美称,也延续到她成名。

用翁美玲的话说,她自小就是很难教的孩子,调皮、顽劣,不服管教,有男孩子的性格。成名后翁美玲接受传媒的访问,将童年“劣迹”如实供出。

“‘你自小就难教的了,可能是被我们几个纵坏了。’我长大之后,妈妈提起往事,便会笑着说。”翁美玲在成名后接受访问时如是说道。翁母口中的“我们几个”指的是翁美玲的父母以及她的舅父陈景。

翁美玲不好教,除了顽劣,而且事故频发,她记得最清楚的一件事便是因为贪玩而差点淹死。“我最记得,有一次我闯了大祸,还差点丢了一条小命。那年夏天,妈妈带我到浅水湾去游水,不过她自己和几个朋友一起游干水(打麻将),把我放在岸边让我玩水。”

独自一人玩耍的翁美玲,很快显露孩童的贪玩和无知,她说道:“初生之犊不畏虎,无知的我,不喜欢被泳圈箍着,便偷偷放开泳圈,独个儿走向海中,不料愈走远发觉海水愈深,我吓得惊呼起来,还好救生员及时发现我的所在,把我救起,自此之后,我便变成胆小如鼠了。”

翁父去世之后,翁美玲的舅父陈景便与她们母女俩关系更加密切,陈景一部分地承担了抚养翁美玲的义务。但对于一个没有血亲的舅父,童年的翁美玲便产生了特殊的好感以至于“爱意”,如果舅父谈了女朋友,她的心里还会莫名其妙地吃醋。

“记得小时的我,经常向舅父撒娇,竟然要他喂才吃饭(注:此时的翁美玲已满七岁,不是),而看到舅父结识女朋友,我心中便很不高兴,大概是担心舅父被人抢走吧!于是我在他的女友面前向他撒娇,令他大感尴尬,因此他的女友对我的态度各走极端,或是很疼惜我、或是很憎我。”

后来,翁的舅父与舅母Shela结婚时,翁美玲已经成年,并在香港发展,童年时代懵懂的情爱感觉早已烟消云散,翁美玲对于这个情深义重的舅父只有尊敬和祝福。她特地从香港飞到英国去担任伴娘。每次写往英国的家书,也是以“妈咪、舅舅和Shela”起头,对于这位可人的舅妈,她早就失掉了当初傻气的妒忌。

翁美玲自小便爱艺术,、舞蹈和绘画都是她所喜爱的。

关于艺术细胞,翁美玲自信自己很早就有了。似乎从这个时候起,翁美玲便种下了进军娱乐圈的种子。“记得年纪很小,我便十分热爱舞蹈,一听到音乐,会不自觉地随着音乐节奏摆动身体。后来,我还学过芭蕾舞呢!”聊起过去的这段“艺术人生”,翁美玲总是很兴奋,毕竟这个时候,对于艺术的喜爱是出于一种真实的感受,而不是从影之后,许多角色的饰演身不由己。

她在访谈中同时透露了她对于绘画的爱好,以及和舅父的情谊。“另一方面,由于舅父是个画家,他还为我绘画过不少肖像,因此受到熏陶,后来我在英国升学深造时,便选择了纺织设计系。还准备在时装方面大展拳脚,想不到命运的安排,竟是要我重返香港,过着在荧幕上表演的生涯。我小时候是很顽皮的,简直不像是个女孩子,我喜欢舞刀弄剑,妈妈甚至担心我会变成一个男人婆。”

童年时,家人将她与冯作比,让她感到兴奋不已,仔细端详冯宝宝和自己的样子,连她自己也觉得和冯宝宝很相像,这让她不免感到一丝自恋的快乐。

在采访时,翁美玲有些得意地回忆这些往事,当然最后不忘记谦虚一回:“不过听说冯宝宝小时候很乖,我就不同了,由于是家中独女,父母和舅舅争着宠我,自然把我宠坏,我妈也说我自小就很难教。”

就像《射雕英雄传》里的黄蓉一样,翁美玲也有很男孩子的一面。小时候,因为父母宠爱,翁美玲行事任性,喜欢我行我素,不把母亲的唠叨放在心中,做事风格完全不像个女孩。

曾有一次,邻居的男孩教她捉蜻蜓,她一学就会,之后便立刻在屋前的沙滩捕捉玩耍,自娱自乐,一口气之下,捕捉了四十多只蜻蜓,全部放在一个盒子内,把它们带回家去。因为在盒子上弄了几个透气的小孔,在她一觉醒来的时候,满屋子已飞满了蜻蜓,害得父母与舅父不得不齐齐出动赶走。

更过分的是,除了捉蜻蜓,翁美玲还喜欢舞刀弄剑,以至于让翁母担心她长大变成男人婆,于是常常买洋娃娃给她玩,让她养养闺阁中女孩子的温柔恬静。谁料她玩洋娃娃和别的女孩子不一样,只喜欢脱光它们的衣服学医生替洋娃娃看病、探热、检验身体,有时就把母亲送的玻璃项链拆散,把珠子当丸,给洋娃娃服食,说那些珠子是洋娃娃要吃的药。

幸好,爱玩的天性也包括了绘画和跳舞,于是翁母便让她学跳芭蕾舞,只要听到音乐,她就左摇右摆起来。在翁美玲不少童年照片中,都能见到她翩然起舞的形象,她曾多次跳舞参加学校的庆祝活动。

延伸阅读:私生子内心的痛苦

一项调查发现,非婚生子女组精神症状自评量表的测试总分和阳性项目数都高于对照组评分。精神症状自评量表中,非婚生子女组的抑郁,焦虑,敌对,人际关系,这4个因子分均高于对照组。另外,非婚生子女组的艾森克人格测定中N(神经质)分,E(内外向)分,与对照组N分及E分相比较均有统计学意义的差异。结论研究结果表明非婚生子女存在在社会中受到歧视常存在自卑感,过度敏感的增高使他们有人际关系处理不良,导致他们人际关系敏感因子分的异常。

同时,正是由于人际关系失败使其在生活中常伴有紧张体验和焦虑,导致他们的抑郁因子和焦虑因子分增加。长期而负性心理情绪的影响会在一定的诱发因素下出现敌对性增加,导致了敌对因子分上升。在人格(EPQ)的研究中我们发现,非婚生组人格测定中N分较高,表示他们经常被紧张,不安全,焦虑,失去快乐感的情绪所左右。而他们在人格中的E分较低,表明他们相对于原生子女的个性而言更为偏内向,除了他们认可的亲人外,一般对其他人显得警惕性增高和冷漠,不喜欢群体的活动。而其P及L分无明显差异。

2-1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