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邻居的澳门风云:17岁进赌场 输光300万和青春

原标题:女邻居的澳门风云:17岁进赌场 输光300万和青春

陶子见到过从1000块钱赢到150万的绝地翻盘,目击过输掉几个亿的倾家荡产,听说过几个月赚走13个亿以至于被赌场封杀的赢钱传奇。她还说,就在她工作的厅里,发生过杀人焚尸的火拼。

每日人物(ID:meirirenwu) 文 / 韩 逸

编辑 / 陈 璇

搬进合租房之前,中介小哥一再夸奖了我未来的邻居,“人特随和,脾气特好”。但在踏进房门的那一刻,一个小个子女人斜立门口,用大嗓门颠覆了他的描述:“你怎么又没穿脚套!我跟你说了多少遍要穿脚套!”女主人横眉冷对,好像千军万马要杀过来。我躲在迭声赔不是的中介小哥身后,头都没敢抬。

小个子女人叫陶子,不上班,每天只做做家务,看看理财,典型全职太太的日常。我羡慕她好命:“先生能挣钱,幸福喔!”

“他这算什么,我以前一夜挣几十万!”她笑得像只大虾,捧着肚子窝进我的豆袋沙发里,好像在讲一件多么好笑的事情:“我在澳门赌场做过7年,经手不知道几个亿!”

“几个亿?你?”大概我满脸都是大写加粗的不信,陶子抱着毯子,又往沙发里陷了陷,给我讲了讲她纵横赌场的过去。

入城

陶子的青春,从17岁踏进澳门葡京赌场那一刻,就结束了。她跟所有的老板说自己27岁,并为没被人看出实际年龄而悄悄得意过。事实上,在那个地方,根本没人留意你17岁还是27岁,没人留意你是男是女,甚至没人留意你是人是鬼。

好多人从人变成了鬼。“赌场是完全毁你三观的地方。”陶子见到过从1000块钱赢到150万的绝地翻盘,目击过输掉几个亿的倾家荡产,听说过几个月赚走13个亿以至于被赌场封杀的赢钱传奇。她还说,甚至就在她工作的厅里,发生过杀人焚尸的火拼:马仔和赌客合谋,干掉了催钱的老板。

“钱是你的一切。”再回想起,陶子无法描述那种让她感到空虚和恐惧的生活,赌场里灯火通明,每个人看起来都礼貌而友善,但是为了钱,人可以不顾一切。

可“钱带来的开心就是一下子,很快就没了。”她起先冷眼看着,最后无法避免地卷了进去。

陶子做的工作是洗码,即兑换现金和筹码。那是赌场和赌客都离不开的角色,“就像是拉皮条”,赌客找她把没法兑现的“泥码”换成真金白银,赌场从她那里追回债款。她们逡巡在大厅里寻找合适的目标,把他们引进贵宾厅,带他们“玩大的”,从中抽取数量可观的佣金。

17岁的陶子比同龄人更善于察言观色,很快从一个普通拉客户的小“扒妹”变成仅凭名字就能借高利贷和预支筹码的洗码人。她的目标很容易辨识:穿着体面、拿着现金码、一次下注比较大、玩得“比较随意”的人。“看起来有玩得更大的能力。”

洗码人不需要培训,直接上岗,巩固客户也十分简单。对有偿还能力的赌客,陶子会酌情赊账,他们手上没钱了,就找她拿筹码继续玩。“他玩着玩着,我就是他爷了。”

陶子赶上了澳门博彩业最好的时候。2003年,大陆开始推行港澳“自由行”,大量内地赌客涌入澳门,也是从这一年开始,陶子入了赌城。

“几乎有酒店的地方就有赌场。”除了葡京、金沙等较大规模的赌场,其他普通星级酒店也会有自己的小型赌厅,外面看去不起眼,里面的人都像是打了鸡血。

他们趴在桌子旁边,眼睛紧紧盯着要开的牌,嘴里大声喊着“顶,顶,顶!吹,吹,吹!”想要喊出一幅好牌。如果开出了大牌,押对了的欢呼声能顶破天花板,如果押错了,人的魂儿一下子就抽空了。

澳门威利斯赌场内景,下方能看见人的地方即赌场大厅。

陶子周旋在大大小小的赌场中间,变成上了发条的挣钱机器。接完一桌就直奔下一桌,饿了就在赌场叫个盒饭。“睡俩小时就能接着忙活”,常常一个礼拜都看不见外面的太阳。

迷失

陶子只在贵宾厅里面洗码。那里有“外面”没有的拖码,台面下的赔率可以达到一赔十。这意味着,赌客在台面上输掉100万,相当于赔掉1100万。赢钱也是一样。在“外面”的大厅里,一场牌有“限红”,庄家和赌客的下注总额不能超过一定的数字,而进入贵宾厅,一夜暴富和倾家荡产都会来得更容易。

“我们那里谁都知道这是违法的,但都在做。”

陶子的一位客户,就是玩拖码,3个月输掉了几个亿。那是一位潮州老板,最初只是跟着朋友去赌场随便玩玩,不小心一发不可收拾。聊天多了,陶子发现那人的钱“都是自己辛苦挣的”。潮州老板从摆水果摊白手起家,卖过西服、牛仔裤,做过家具、房地产,慢慢做大才有了后来的身家。陶子不忍心,豁出去不挣钱,劝他不要再玩,可也没有用。

赌徒的心理,永远是寄希望于“下一把”的侥幸,但换来的只有越输越多。还是带他来的朋友帮他通知了家人,他以后就再也没有在赌场出现过。

“后来我们还成了微信好友,看着他在朋友圈里打打太极拳,抱上了孙子,过普通人的生活。”至今陶子都替这位“输得起”的老板可惜,“人特别好,低调、节省,是被人家给带上道的。”

赌场的筹码,分为现金码和泥码两种。现金码可以直接兑换现金,泥码必须通过洗码人兑现。

更多时候,赌客都会把手上的钱输得一干二净。有一个客户,手头上只有1000块钱了,他买了一把“对子和”,一把下去就是两千,两千翻四千,他每次都是不管不顾地把所有筹码往前一推,偏偏把把都对。天亮的时候,硬是赢到了150万。“他那种人,是在刀口上面舔血,只要下一把出了问题,钱就都没了。他胆子大呀,幸好那天晚上的行情是跟着他走的。”

我以为这是一个励志的大逆转,就多了一句嘴:“他最初带着多少钱来的?”

“他来过好几次,每次都输个几十万,加起来也是好几百万了。”陶子说,盘面上看起来有赢有赚,但如果长时间浸淫其中,很难赚到钱。“赌场把赔率都算好了,你怎么可能赢钱?”

有赌客输光最后一分钱之后毒瘾发作,缩在房间里鼻涕眼泪一起流,仍然把家里打过来的路费拿去翻本,跟最初迈进赌场时的西装革履简直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她也丝毫不会同情,“出来玩,玩的就是个调调味,没钱你就不要去赌啊”。

身处赌场中的陶子,眼睛里只有洗码和赚钱两件事。

“所以不怕他们不还钱?”我比较感兴趣的,还是赌场里是不是真的像黑帮片演的那样,“老板身后一排黑西装墨镜,一言不合就拔枪砰砰砰”。

“当然不会跟那个一样,”陶子笑话了我的无知,“实在还不上才会被断手断脚,平时催债都非常客气的。”

借了高利贷的人,会有专人陪同,一起吃睡。每次下注,借贷方都会“抽水”,从赌资中扣取三成抵利息。如果一周之内不还钱,轻则软禁断指威胁,重的会被挑断脚筋。

因为害怕被催债,有位赌客在金沙赌场输光所有后,直接从二楼跳了下去。楼不高,人也没摔坏,只是有点骨折。这成了陶子和姐妹们嘴里的笑话,“那种人,其实没有真正有钱过。跳楼谁会管?该还钱还是得还钱。”

100万的交易,陶子可以抽佣1万块钱。很快,她的银行卡里有了自己都不知道具体数额的6位数存款。钱来得太轻松了,挥霍也变得轻而易举,有天晚上,她一夜抽佣50多万块,还了一部分借款,其他全部花在买首饰和奢侈品牌包上面。

看着眼前帮我算计买矿泉水去哪个超市更划算的陶子,我有点恍惚。“挥金如土,多爽的日子啊,你干嘛不过了?”

“过啥?那不叫人过的日子。”陶子把自己缩进睡衣里,开始说得很小声,皱着眉头,像是要睡着。

堕落

洞察赌客的一切需求,安排好他们赌博期间的衣食起居,是陶子这个行业的基本服务。客户的嗜好千奇百怪,包括毒品和小姐。“太正常了,你身边的人都那个样子,你根本意识不到那是坏的,就像吃饭喝水一样,看见也不奇怪。”

一开始她不认识小姐,也不理解客户的暗示。有客户看她年轻,叫她单独去房间里送东西,想趁机占便宜。未成年的陶子懂危险,摆出拼命的架势,叫得惊天动地:“你要碰我,我就去死!”人家才尴尬罢手。

当时为赌客提供性服务的并非都是全职小姐,还有不少手头紧张想要筹措赌资的“兼职”。陶子还为找“兼职”小姐闹过笑话,好不容易在客人的房间里等来了救命的敲门声,结果门外站着两位三四十岁的大姐,“一看就是生过孩子了”。

陶子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只能转过身跟客户赔笑。“你不陪这不陪那,至少陪我弄两口!”客户有点着恼,要陶子陪他吸毒。

陶子不敢。因为和毒品唯一一次直接接触,差点要了她的命。 2004年和平常没有任何差别的一个下午,陶子进宾馆洗码仔们休息的房间,想讨口水喝。她没留心满屋子的人都拿着特制的工具,呼吸从瓶子里喷出来的烟雾,更没注意到,他们把瓶子里面的水倒给了她。

那是麻果(一种冰毒片剂)泡过的水,吸毒者偶尔喝,反应不会很强。陶子是在早上回家休息的时候发觉心率过速的,她开始喘不过气,隔着胸腔感觉心脏“想要跳出来”,更糟糕的是舌头僵硬,眼睛也闭不上了。舍友吓坏了,因为她“整个人都烧黑了,讲话都讲不转”。

陶子知道是毒品起了作用,根本不敢去医院。她的眼睛整整睁了一个礼拜,整个人因为没法睡觉而恍惚,只能死扛。第二天照样起来去接待客户,他们都觉得她不正常。“如果是玩过(冰毒)的人看见我,一眼就能看出来我是咋了。”

那次险遇反而成了陶子的护身符。自那以后,身边的人再怎么劝,她都坚决拒绝。“我是命大啊,要是沾上那个东西,才真的一辈子都出不来了。”

被骗

陶子没想到,她离开赌场的真正原因,竟然也是因为输光了钱 。在赌场工作的前五年,她从来都“玩得不大”,下注只是凑凑热闹。有时候遇到同乡朋友借钱,她能帮就帮。有个荆州老乡,还未成年就被人骗到赌场陪客,陶子拿出4万块钱帮她赎身回家。后来,老乡没钱堕胎,陶子又给她打了1万8。

大部分“借”钱的人,再也没有出现过。就连在楼道里打过一次招呼的邻居说做生意赔了钱,都从陶子那里借走4万块。她对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邻居印象深刻,因为三五年后,那人再回澳门,找到陶子,还给她6千块钱。“说明他人不错,会想着要还。”

新葡京外景。陶子从前就从右边的侧门进去,上三楼贵宾厅工作。

陶子习惯用钱作为衡量所有人和事的标准,包括形容现在的老公大军。“他特别老实,就是那种,你给他100万,他能在一年后把那些钱原封不动地还给你的人。”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她被骗过。拿走陶子积蓄的人叫阿红,是陶子初中很要好的朋友。两人在澳门的相逢富有戏剧性又叫人尴尬,一个是介绍赌客嫖娼的掮客,一个是卖身谋生的流莺。陶子认出阿红后,把她带在身边同吃同住。在没有什么朋友的赌场里,阿红成了陶子最贴心的人。

变化是2008年产生的,那一年,阿红沾上了赌。一开始,她只是用陶子的名字预支筹码,后来偷偷拿了她的首饰去典当,这些都没能引起陶子的警觉,“只是劝她玩小一点”。但就在年底,趁着陶子去珠海办工作签证,阿红抵押了家里价值20多万的首饰和奢侈品,拿着她的50万块钱,不告而别。

陶子觉得失去了唯一的友情。“你也骗我,他也骗我,去他妈的,留着钱干嘛,还不如我自己赌去。”8个月里,她陆陆续续输掉了300万。之前半点没感受到赌徒的心理状态和情绪起落,而慢慢地,她开始领会到输钱的痛苦,“意识到自己从前做的事情,原来是让那么多人家破人亡的坏事”。

输光了积蓄以后,陶子打电话给家里要钱,说自己遇上了难处。陶子的父母都是农民,从村里到镇上的银行,只能坐固定的班车。母亲担心了一晚上,天一麻麻亮就揣着6万块钱,背着家里人,独自骑自行车到镇上汇款——她甚至不知道银行几点营业,在门口一直站到开门。

陶子至今记得接到母亲电话的早上,她在床上半梦半醒,听说钱到账,第一反应是跳起来,脸都没洗就冲向当铺。她取了所有的钱,跑到赌场大厅离门口最近的一张桌子上,没一会儿就输掉了那6万块。用掉的时间,比母亲汇款的时间还短。

这件事情让陶子警醒。虽然当时的她对6万块钱一点都没放在心上,可她被自己迫不及待的赌徒心理吓到了。“忽然发现我变成了以前最看不起的那种人,一心就想着翻本。”从那天开始,她萌生了去意。

“难道人生的意义就是赚钱,像是死了一样活着吗?”忙活了7年,忽然一下子什么都没了。陶子后悔没在最有钱的时候回家置地买房,多给父母留一点钱。她把最好的青春留在了澳门的大小赌场里,甚至,用她的话总结说,她没有拥有过像其他女孩子那样青涩的青春。

童年时代,陶子是村里出了名的大嗓门,什么都敢做。人还没有摩托车高的时候,她就自己骑上父亲的挂挡摩托车,手上油门转到底。“轰”的一声,80迈的速度飙出去。母亲在后面边追边骂,吓得一身冷汗。

17岁那年,和母亲同村同姓的叔叔喜欢她的泼辣爽直,认她做了干外甥女。决定命运的一天,表舅舅随便问了一句,“小幺姑,愿意跟舅舅去澳门赚钱哦?”“去呀!”小陶子以为那是又一辆刺激的摩托车。

留下还是离开,生存还是毁灭,成了当时陶子每天都在寻思的事情。“我想活得有意义,那就一定要改变”。2010年,陶子趁着去珠海复核入关证件,在那里纠结了整整一年,“特别想回去,可是不敢。”她知道,回去可以挣到很多钱,可是也相当于回到了万丈深渊。

离开

最终,她决定北上,去北京找份最普通的工作,从底层做起。刚到北京,她应聘了一家SAP会所,张口就要一个月8000到10000块钱。“我心想不能和以前一样了,就少要点吧。”老板吓到了,根本没理她。几次碰壁之后,她发现问题出在薪酬要求上,就直接问,“你们这能给多少吧?”

“试用期1800,包食宿。”第一份工作的老板给了她这个答案。陶子安顿下来了,想走完自己选择的人生。

就是在这时候,她从微信“附近的人”里摇到了大军。他不介意陶子的过去,反而觉得她善良。“他说我虽然接触的全是钱,但根本不知道钱是怎么一回事。”不善言辞的大军只用了半年,就为陶子花光了之前三四年的积蓄。这些陶子一无所觉,在她看来,自己的生活标准已经较从前“一降再降”。

陶子在公园里的近照,现在,她闲暇时喜欢外出走走,看看自然风景。

陶子觉得要“赎罪”。她正在努力变成和从前完全不一样的人,把微信头像换成了一尊金光闪闪的小佛,上网听佛教音乐,不再吃肉。虽然还是会炒炒期货,但她目前最大的目标,不是攒钱买房,而是给大军生个儿子。

“性格像他就很好,安稳平淡。”这话说完,陶子一脸疲惫,用有点得道成仙的淡然表情看我。很明显,现在的她很满足。

聊到日头都下去,小屋里慢慢黑起来。我沉浸在人生起落无常的故事中还没走出来,陶子忽然惊醒一样,从沙发中跳起来,“哎呀坏了!看看几点了?我们家那口子快回来了,我得赶紧做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