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榆树徐凤山涉黑团伙横行十年覆灭(组图)

原标题:吉林省榆树徐凤山涉黑团伙横行十年覆灭(组图)

法网恢恢横行十年榆树徐氏涉黑团伙覆灭

吉林省惟一被列为2005年公安部第二批督办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告破

新闻提示

榆树市是一个县级市,第二松花江蜿蜒流过,滋养着这片黑土地。榆树生产的大豆、玉米名扬神州,因此赢得了“天下第一粮仓”的美誉。

然而,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这个小城经历了10年的“梦魇”,以徐伟为代表、以徐氏家族为“班底”的一股黑恶势力掀起了滔天浊浪,称霸一方,暴敛钱财,欺压百姓,残害无辜,一个充满勃勃生机的天下粮仓一时间阴云密布,魑魅横行。

多行不义必自毙!正义的利剑伴着霹雳般的春雷在新世纪的第5个初春,刺穿浓雾,呼啸而至。随着时任榆树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徐凤山的中“剑”落马,以徐氏“二虎”为核心、鱼肉乡里、称霸一方的涉黑团伙被一举摧毁。

案露端倪

一起劫案 牵出黑幕

2005年3月,初春的长春,冰雪消融,乍暖还寒。

长春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二大队领导率队前往榆树市协助当地警方进行命案攻坚,获得一条线索:被当地百姓称为“黑道老大”的徐伟抢劫一笔巨款。经过工作,侦查人员初步掌握了这起抢劫案的犯罪事实。这时,长春市公安局也接到省公安厅主要领导的命令:对此案严查!

举报信件反映徐伟无恶不作,经常伙同社会无业人员持枪械敲诈勒索,伤及无辜。当地百姓慑于淫威和其家族势力,忍气吞声,路见徐伟如同遇到瘟疫一样,惟恐避之而不及。有的外地投资商来榆树投资后,被恶势力搞得血本无归,颠沛流离。

长春市公安局党委部分成员专门听取了案情汇报,认为案情重大,应迅速成立专案组,以这起抢劫案为突破口,扩大外线侦查范围,搜集相关证据,办成铁案。

经研究决定,由分管刑侦工作的长春市公安局副局长率领刑警支队队长主抓此案,刑警支队二大队抽调业务能力强、政治可靠的民警全力攻坚。

3月中旬,经过严格选拔的侦查员重返榆树,在案发地进行秘密走访,寻找知情人了解情况,秘密展开对徐伟犯罪团伙的侦查。

慑于淫威 不敢报案

经过一个多星期的紧张工作,警方掌握被打劫的两人是哈尔滨人,被抢现金16万元。

案发后,被害人为什么没有报案?难道被害人的钱款来路不明,还是遭到威胁恐吓?办案人员有疑问更有愤慨,决心查个水落石出。

4月初,侦查员几经周折联系到了被害人,经过反复工作,被害人才同意配合警方工作。为尽快与被害人见面,获得第一手证据材料,侦查人员火速赶赴哈尔滨。当专案组找到被害人了解情况时,虽然在家乡,被害人刘某仍心有余悸,办案人员耐心说服,表明态度和决心,刘某才声泪俱下地道出了心中的委屈。

3月8日那天,刘某与朋友经人介绍来到榆树,与徐伟等人“推牌九”赌博。赌博结束后,徐伟输了几万元钱,心有不甘,预约二人再赌,两人推托有事。徐伟领着几个人以对方出“老千”为由,将刘某二人堵在清华园洗浴中心的包房内,进行威胁、殴打两个多小时,抢走人民币9万元。徐伟还觉得没解气,又将二人挟持到新世纪洗浴中心,再次进行殴打,索要100万元。直到深夜,不堪忍受毒打的刘某给家里打了电话,家人连夜送来7万元钱,刘某二人才逃难似的离开榆树。有了第一手证据,案情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扫黑风暴

统一指挥 专案调查

正当警方紧锣密鼓开展秘密工作时,吉林省纪委也在深入调查徐凤山涉嫌违法违纪的问题。

5月28日,省纪委、长春市纪委有关领导来到长春市公安局召开紧急会议,传达了中央纪委和省、市领导指示精神,省委、省纪委、省委政法委和省公安厅的有关领导分别作出指示。

鉴于徐伟与其父亲徐凤山涉嫌违法犯罪的情况,按照省、市领导的指示精神,此案被定为“5·18”案件,相关部门立即成立了“5·18”案件专案调查组。省纪委统一指挥协调,分两条战线开展工作:由省纪委、长春市纪委、长春市检察院反贪局负责徐凤山违法违纪问题的调查;由省公安厅有组织犯罪侦查队和长春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二大队负责徐伟犯罪团伙案的侦破。

惊弓之鸟 “飘”进法网

就在专案组进行外围调查取证时,事情却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5月31日,徐伟因过量吸食毒品(麻古)有些精神恍惚(用他们的“行话”讲就是已经“飘”了),家人担心他出事,以“举报”为名向禁毒部门反映情况,欲借助警方的力量对其进行强制戒毒。18时许,禁毒民警接到举报后,来到榆树市供热公司二楼徐伟的办公室,准备依法传唤徐伟,可自知罪孽深重的徐伟以为末日来临,破窗跳楼,将右腿摔断,被警方拘捕后送往附近的医院。

事发突然,为避免走漏风声,影响整个工作部署,专案组决定调整工作方案,急令在榆树工作的专案人员立即赶到医院,封闭现场,连夜将徐伟押解回长春进行治疗。

押解途中,细心的民警发现有两台车形影不离地跟在后面,马上意识到有人跟踪,徐伟虽然被抓,可其“余威”还在,对手不可小视,必须时刻保持高度警惕。车辆驶入长春市区后,专案民警沿街串巷绕了两大圈,甩掉跟踪的车辆,才将徐伟押送到指定地点。

当天夜里,专案组对徐伟进行了第一次审讯。由于吸毒过量,徐伟的精神还处于极度亢奋状态,虽两三天没有睡觉,但仍两眼放光,丝毫没有困意,对办案人员的问话要么答非所问,要么置之不理,甚至谩骂看守人员,完全一副市井无赖的样子。专案民警此时表现出了极大的耐心,以静制动,以守为攻,因为他们知道,徐伟的这种表演,不过是色厉内荏,同这种“黑老大”打交道,不仅要斗勇,也要斗智。

6月1日3时许,有些清醒的徐伟看到面前陌生、严厉的面孔,渐渐失去了往日的威风,开始断断续续地交代。

全面出击 扫荡群丑

5月31日22时许,专案组的另一小组经过连续3个昼夜的工作,将徐伟团伙的主要“干将”吴长宏堵在长春市一酒吧内擒获。被徐伟视为心腹的吴长宏,知道大势已去,交代了与徐伟的关系。专案民警根据吴长宏的交代,在朝阳区南湖新村吴长宏的亲戚家里搜出各种枪支7支,其中长枪3支、短枪4支,军用手雷一枚以及猎枪子弹26发、口径枪子弹79发。如此“精良”的黑装备,让见多识广的专案民警也感到惊讶。

为防止徐伟团伙成员狗急跳墙,专案组一方面加大对徐伟、吴长宏的审讯力度,组织人员对徐伟住处及办公室等地依法进行搜查;另一方面根据掌握的情况,将警力分成若干抓捕小组,对徐伟的团伙成员立即收网,防止其铤而走险或闻风外逃。

随后,专案民警开始四面出击,围追堵截。

6月1日17时,专案民警在榆树一快餐店内将徐伟团伙成员王云岩抓获。当天另一名团伙成员孙哲在家中落网。

6月2日18时,团伙主要成员张力军毒瘾发作,外出整“猴(杜冷丁)”时,被专案民警秘密擒获。

6月2日13时,专案组依法对徐伟住宅进行了搜查,收缴存款和扣押、冻结账户900余万元,金银首饰数十件。

6月9日,对于曾任榆树市公安局巡警大队教导员的曹立忠来说,是终生难忘的一天。这天上午,曹立忠接到大队通知,令他参加一个紧急会议,内容保密。满腹狐疑的曹立忠刚一迈进会议室的大门,便被专案民警拘捕,目瞪口呆的曹立忠没有想到,在电视剧中看过的一幕,自己却成了主角,他十几年的从警生涯以这种不光彩的结局宣告终结。

曹立忠,徐伟团伙主要成员。徐伟刚“出道”时,曹立忠还是个刚刚参加工作、默默无闻的民警,家境贫寒。10多年前,在处理徐伟参与的一起治安案件中,二人结识,自此开始交往。徐伟利用其在榆树的势力,帮助曹立忠“脱贫致富”,而曹立忠则自认为攀上了

“高枝”,一步步蜕变成为一个为虎作伥、助纣为虐的警界败类,每当徐伟遇到“麻烦”时,曹立忠便会冲到前台,亮明警察身份,帮其躲祸消灾。

狗急跳墙 负隅顽抗

徐伟的团伙成员除了赌棍、毒鬼,还有亡命之徒。6月25日,专案组获得可靠消息,徐伟团伙主要成员何洪军、孙继民要前往榆树市境内的五棵树镇后炮屯“摆事”。专案民警立即在二人必经的榆陶(榆树至陶赖昭)公路下乡路的地方佯装修车,守株待兔。

15时,何、孙二人开着夏利车“摆事”返回,刚拐弯离开村庄,还没来得及加速,就被专案民警拦住了去路,这时夏利车的后门突然蹿出一人向村外狂奔,民警在后紧追不舍,临近一堆柴火垛时,追击民警确认该人就是绰号“小老虎”的何洪军。

何洪军背靠柴火垛,从怀中抽出一把卡簧刀,负隅顽抗,民警鸣枪示警,“小老虎”凶相不减,拼死抵抗,民警再次扣动扳机,子弹击中了这个亡命之徒,枪响刀落,“小老虎”被生擒。与此同时,另两名民警在禾苗葱郁的农田里将亡命狂奔的孙继民擒获。

随后,专案组马不停蹄,连续出击,相继将徐伟团伙的其他涉案人员王效雨、罗洪林、赵锐丰、彭淼、翟力军、张海燕、叶海龙等收入法网。

乘胜追击 天涯擒凶

徐伟团伙成员纷纷落网,但也有个别的成员侥幸逃脱,成了漏网之鱼,亡命天涯,这其中便有徐伟的妻子冯秋艳、弟弟徐鹏。

7月12日,根据省纪委和省公安厅的统一部署,省公安厅有组织犯罪侦查队通过艰苦的努力,在榆树将涉嫌包庇的徐凤山的司机李文飞抓获,将已潜逃至深圳的徐鹏、徐鹏女友及其亲属苑德镇抓获归案。专案民警根据徐鹏的交代,将其出逃前藏匿起来的价值97万元的宝马吉普车和马自达等高级轿车缴回。这个倚仗其父权势平步青云的纨绔子弟也就终止了“锦绣前程”。

徐伟团伙的各种经济往来账目一般情况下均由冯秋艳掌管。因此,要想彻底揭开徐伟团伙的全部黑幕,必须将冯秋艳抓获归案。为此,7月初,长春市公安局有组织犯罪侦查队受命抓捕冯秋艳。

10月中旬,专案民警经过缜密侦查,获得一条重要线索:冯秋艳在大连出现。专案组立即派员前往大连,11月5日17时许,专案民警敲开了大连火车站附近一户高层住宅的门,将冯秋艳当场抓获。

徐伟犯罪团伙成员一一归案,但该团伙的另一名重要成员徐怀玉却一直在逃。

徐怀玉(绰号“老玉子”),男,43岁,榆树人。该人系徐伟团伙的重要成员,心狠手辣,涉嫌两起命案。“5·18”专案组成立后,一直将抓捕该人作为重要任务,指派专人开展工作。11月11日,专案组抵达海南。11月19日,徐怀玉出现在海口,20时许,民警在该市一胡同内将徐怀玉擒获。

11月22日,专案民警将杀人潜逃、隐姓埋名达8年之久的徐怀玉押解回长春。

恶行昭彰

霸道支书 一路高升

徐伟,别名徐大伟,榆树人称其为“徐大”,39岁,榆树市供热公司副经理。出生在榆树市恩育乡富家村,仅上过小学3年级便辍学流入社会。

徐伟的黑色人生轨迹,必须得从其父亲徐凤山说起。徐凤山原本就是个争强好胜之人,因其霸道“压茬”当上了村支部书记,一步步爬上了乡党委书记的位置。徐伟十几岁就开始参与赌博,经常打架斗殴,到处惹是生非。作为父亲的徐凤山从自己的成长经历中认为,男人应有些野性和霸气,徐伟倚仗着父亲变得越发放纵。后来,徐凤山开始发迹,重权在握,家人也跟着沾光。渐渐长大的徐伟也成了职业赌徒,心狠手辣,经常被警方拘留和收审,徐凤山不但不加以管教,还四处托关系,为儿子讲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有了当权父亲的庇护,徐伟在社会的恶势力越来越大。

1999年,徐凤山出任九台市代市长。大权在握,他最先考虑的是家事,是次子徐鹏。因为徐凤山在榆树市任副市长时,把没念几年书的次子徐鹏的档案落到榆树市公安局后,徐鹏一直没有上班。此次异地任职,机会难得,上任不久,徐凤山便把徐鹏“调”入九台市公安局,安排到治安科。徐凤山调回榆树任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后,徐鹏也跟着“调”入榆树市公安局治安大队,随后又被提拔为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

父亲和弟弟的巨大变化,让徐伟看到了权和钱的作用,做“老大”的欲望迅速膨胀。为了却旧案,徐伟从外地回到榆树后,先到公安局“投案自首”,然后召集昔日一些狐朋狗友,沿着榆树最繁华的大街,“威风”地出现在市民面前,以此证明“徐大”又回来了。其弟徐鹏也为徐伟的恶行推波助澜。

滥杀无辜 榆树称霸

近10年间,徐氏父子在榆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凡是和他们打过交道的人,轻则血本无归,倾家荡产,背井离乡;重则致伤致残,含冤丧命。

为夺取“老大”的“地位”,徐伟丧心病狂,滥杀无辜。1997年初,徐伟回到榆树后,听说有个叫刘民的人,开了个“暴风一族”歌厅,在社会上很有名。当天晚上,徐伟便找来一伙人,商量着先试探一下刘民的反应。2月上旬的一天,徐伟的同伙曹某找到刘民的朋友,故意找茬,双方“约”在一酒吧内,徐伟出面“摆事”,邀刘民前来“谈谈”。刘民知道徐伟心狠手辣,后台也硬,便请来了徐伟的舅舅姚云铁到场说和,姚没把曹放在眼里,当场扎了曹一刀。徐伟认为这是刘民有意“设计”他,不给面子,便怀恨在心,决意“收拾”刘民。

3月中旬的一天,徐伟纠集公主岭市无业人员彭淼、长春市无业人员王效雨持长、短枪各一支,在榆树市交通宾馆威胁刘民,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刘民只好告饶“赔罪”,暂时躲过一劫。4月初,徐伟团伙主要成员郭庆山、张力军到刘民的“暴风一族”歌厅以带小姐出去吃饭为名,向刘民挑衅,被刘民拒绝。徐伟得知后大怒:“混大了,不给我面子,必须崩了他!”

4月7日中午,徐伟和主要团伙成员张力军、郭庆山、徐怀玉、曹立忠在一起密谋“收拾”刘民。当天下午,郭庆山和张力军再次来到刘民的歌厅,看见屋内人很多,便给徐伟打电话要枪,徐伟让郭庆山到曹立忠的车上取来了一支“东风三”口径枪,几分钟后,徐怀玉将自己的自制手枪交给了张力军,三人一起来到歌厅。徐怀玉负责敲门策应,郭、张二人闯入屋内持枪顶在刘民头部,郭庆山恶狠狠地扣动了扳机,致刘民当场身亡。

案发后,徐怀玉被警方抓获刑拘,后被取保候审。之后,徐伟又出资帮助张力军、郭庆山潜逃。一年后张力军回到榆树市公安局自首,此案因郭庆山没有落网而一直悬而未决。直到“5·18”专案组成立前,三名元凶和相关涉案人员一直逍遥法外。徐伟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将这起惊天血案当作了炫耀“实力”的资本,他曾多次扬言:“如果有谁不买我的账,就把郭大山(郭庆山)调回来。”

刘民被害后,作案元凶相安无事,徐伟因此声名大振。有了这次的“成功”,徐伟更加甚嚣尘上,胆大妄为。

刚直书记 被殴身亡

1998年11月30日凌晨,阴风干冷,月隐星稀。共青团榆树市委家属楼外,几个黑影躲在月亮门的墙根处。7时15分,随着一下沉重的击打声,一名中年男子倒在血泊之中。5分钟后,前来接班的司机发现倒在地上的是恩育乡党委书记周凤杰。

周凤杰在长春住院一年多,先后做过四次开颅手术,医疗费用花去近30万元,院方最终诊断伤者头部右颞骨粉碎性骨折,勉强保住性命,但已成为植物人。2000年5月17日,周凤杰含冤离开了人世。令人发指的是,在周凤杰治疗期间,周的妻子和儿女不断接到恐吓电话,凶徒在电话中要挟不准报案,否则杀掉其全家。

“5·18”专案组查明:周凤杰遇害缘自不给徐伟“面子”,印证了人们的猜测。难怪案发后有人说:“在榆树如此猖狂,手段这么毒辣,敢朝乡党委书记下手的,没有别人,只有徐大伟。”果不出人们所料。原来周凤杰在任恩育乡乡长和党委书记期间,徐伟倚仗其父的权势多次登门“拜访”,想弄点钱,周不买账。

1998年隆冬时节,徐伟再次来到恩育乡,与周“谈事”,刚直的周凤杰不仅没有答应徐伟的要求,还直斥其非。徐伟怀恨在心,决意报复。他电话邀来得力“干将”翟立军进行密谋,由何洪军、孙继民、叶海龙三人实施作案。事后,徐伟“赏”了翟立军等人5000元钱。

沆瀣一气 只为捞钱

徐伟交代,1992年,徐凤山当上榆树市副市长后曾对他说:“别总‘耍’(指赌博)了,干点正事,我分管城建,政府有个经济技术协作委员会的劳动服务公司,你去当经理,利用这个位置可以搞点建筑材料或者其他买卖。”徐伟一边网罗社会人员,一边开始“经商”。劳动服务公司是挂靠在政府名下的公司,完全是个空壳,主要业务就是“对缝”。徐伟步入“黑道”的第一桶金,就是在这里掘出来的。

1993年,徐伟利用其父的势力与一家当地的装潢公司承包工程,结算时徐伟摆出一副无赖的样子,强行分得巨额利润,公司负责人马某不肯遭受损失,到当地政府上访。徐伟知道后,领着几个手下将“不识相”的马某拉到郊外一顿毒打,指着挖好的土坑怒骂:“要命还是要钱,如果再要钱、告状就把你活埋在这里。”

事后马某因遭受巨额损失,装潢公司难以维持生计,不停地逐级上访。其间,徐伟多次派人追杀,但该人宁死不屈。正是马某等人的多次反映,为案件的侦破起到了推动作用。

猖狂“衙内” 抢男霸女

也是在这年的秋天,徐伟到与榆树市相邻的黑龙江省五常市赌博,发现赌友刘某的妻子张某长得漂亮,顿生歹念。几天后,已有妻室的徐伟纠集手下开车去五常,手持枪械、刀具等,于22时许将刘某夫妇绑架。

途中,他们将刘某推下车,把张某拉回榆树,关在徐家20多天,强行占有。时任副市长的徐凤山知道徐伟一房二“妻”,仍视而不见。后来,被害人在五常报案,五常警方到榆树抓捕徐伟时,被徐凤山出面“摆平”。

敲诈勒索 无恶不作

徐伟伙同曹立忠只打了两个电话,就敲诈个体业户司某5万元;榆树市建筑公司拍卖办公楼,徐伟、徐鹏兄弟二人四处扬言,故意哄抬物价,搅和得无人敢参与竞拍,最后,价值300余万元的房产,被徐家兄弟90万元买走。徐伟看中城郊的一块建设用地,找某局长审批,只因局长答应慢了点儿,办公室被砸得稀烂,最后,徐伟花40万如愿买到了地块,不到一个月,转手净赚130万。

经专案组调查核实,从1995年起,徐伟及其团伙成员寻衅滋事、无端殴打他人数十起,敲诈勒索数十人,勒索钱财60余万元。

2002年,长春市中级法院在榆树市法院审理徐伟团伙成员罗天志一案时,徐伟与身着警服的徐鹏带领20多名团伙成员在法庭上摔杯子、辱骂法警,致使庭审中断。法院及时将情况向上级进行了汇报,最后由一个中队的武警战士荷枪实弹连续警戒了三天,才将罗天志案审结。

2001年初,时任榆树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徐凤山利用负责招商引资的职务之便,规划修建港榆花园。第一期工程,徐凤山交由当地开发商吴铁海承建。在建设过程中,徐凤山出资300万元,其余全部由吴铁海垫付,而徐凤山却要求与吴利益均分。这种赔本的买卖吴本不想做,但一则已经投入大量资金,二则惹不起徐家父子。没办法,吴铁海忍气吞声继续施工。2002年4月工程结算时,吴铁海损失1000多万元,经商多年积攒下来的家底一下赔个精光。由于怒火中烧、不堪重负,吴铁海突发脑血栓,卧床不起。据吴铁海的儿子介绍,当他拿着欠条找徐凤山要余款时,徐凤山态度蛮横,当场矢口否认欠款。次日一早他就遭到一伙不明身份人的毒打。港榆花园竣工后,一律都按商品房价格出售,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冯秋艳就收到售房款1400多万元。港榆花园共三期工程,28栋住宅楼,约15万平方米的建筑面积,徐凤山究竟从中渔利多少人们不得而知,但总体算下来,三期工程获利有5000万元之巨。

徐伟还借助父亲的权势,倒卖粮食器材,牟取暴利。从1998年至2002年,徐伟开始往榆树各粮库强行贩卖输送带。榆树36家收储粮库,其中25家粮库有徐伟推销的粮食器材。仅输送带一项,徐家父子就非法获利300余万元。徐伟还向粮库强行推销苫布等粮食器材,其中丙烯苫布进价85元一块,徐伟卖到595元。有的粮库因为有积压器材,刚说明情况,还没敢提出不要,就遭到徐伟等人恶骂甚至毒打。4年间,徐伟先是强行推销,后来干脆利用父亲的权力以调拨的名义向粮库摊派,总共非法获利近千万元。一家粮库保管员不无感慨地说:“这些器材还够使用20年!”

父子落网 百姓称快

6月29日,徐伟犯罪团伙案作为吉林省惟一的一起被列为2005年公安部第二批督办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从中央到地方,各级领导对侦办“徐案”的决心和态度,是徐伟犯罪团伙始料不及的。徐伟被羁押期间,还心存侥幸,指望着父亲能“救”他,只可惜徐凤山也自身难保。

6月7日,徐凤山被省纪委“两规”。8月5日,检察机关以受贿罪将徐凤山依法批捕。

获此消息,参战的专案民警更是斗志昂扬,信心百倍。这时,长春市公安局决定在原刑警支队二大队的基础上,成立有组织犯罪侦查队,具体负责此案的侦破工作。

徐氏父子在当地可谓一手遮天,在专案组核实的45起案件中,仅有3起报案,其余案件在当地公安机关不见任何记载或档案资料,由此不难想象徐氏父子当时的熏天气焰。

记者随专案人员在榆树采访时,一名正直的干部曾说:“榆树这地方就是徐家的天下,谁得罪了他们,破财是小事,弄不好还要丢掉性命。徐家想办的事,徐凤山先用权力开路,徐凤山办不了的事,徐伟兄弟掏枪上,他们是不达目的不罢休!”

徐氏父子落入法网的消息传开后,人们拍手称快,奔走相告,甚至燃起了鞭炮。

罪行昭昭

父“撑伞” 儿“出枪”

“榆树这地方就是徐家的天下,谁得罪了他们,破财是小事,弄不好还要丢掉性命。徐家想办的事,徐凤山先用权力开路,徐凤山办不了的事,徐伟兄弟掏枪上,他们是不达目的不罢休!”

扫黑成果

这场从2005年3月开始的“打黑风暴”以缴获高级轿车7台、长短枪7支、子弹100余发、军用手雷一枚,时任榆树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徐凤山及其两个儿子乃至团伙成员共计26人落入法网而暂告一段落。徐氏家族这个集杀人、抢劫、敲诈勒索、寻衅滋事、非法持有枪支弹药、强迫交易于一身,涉案金额达几千万元,横行榆树十余年的黑恶势力团伙也就此宣告覆灭

徐氏父子恶行录

敲诈勒索

■强行向粮库推销输送带、苫布,丙烯苫布进价85元一块,徐伟卖到595元;一家粮库积压的粮食器材还够用20年

■规划修建港榆花园,徐凤山只出资300万元,却要与开发商均分利润,工程结算时,开发商损失1000多万元,气得突发脑血栓,徐凤山则坐收巨利

滥伤无辜

■听说一个叫刘民的人开了一家歌厅,很有“名气”,便纠集团伙成员将其开枪打死

■刚直的乡党委书记不买徐伟的账,被徐伟找来的3个人打成重伤,不治身亡

欺男霸女

■已有妻室的徐伟发现赌友的妻子长得漂亮,便纠集手下手持枪械、刀具,将赌友夫妻绑架,将其妻关在家里20多天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