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藏族自治州暴力事件真相揭露(组图)

原标题:甘南藏族自治州暴力事件真相揭露(组图)

“参与暴力事件的骨干分子头上、胳膊上都绑有黑布条标志,一些县城和乡下发生的暴力活动互相呼应”

已是4月中旬,天气回暖,甘南草原的绿色正在不断扩展,而一个月前的阴霾已渐渐散去。

本刊记者获悉,4月14日和15日,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合作市、夏河县公安部门分别在当地一些寺院查获了一批违禁枪支、刀具、爆炸物和藏独“雪山狮子旗”等物品。

在甘南暴力事件中受损最严重的玛曲县城,43岁的商人信子龙站在被烧毁的店铺前对前来采访的中外记者说,政府正在帮助评估损失,他已经从政府领取了1000元慰问金、两袋大米和一袋清油。“我希望政府快点把楼盖起来,在借款方面帮助我们。我对未来的生活很有信心。”信子龙说。

和信子龙一样,甘南藏族自治州60多万各族人民的生产、生活秩序目前已基本恢复正常,甘南藏区社会稳定局势已得到控制,政府各项工作正在有序展开。

风波骤起

3月14日,夏河县。藏传佛教格鲁教派六大寺院之一的拉卜楞寺正在举行一场传统佛事活动——“祭龙法会”。下午4时许,数十名不法分子举着“藏独”组织的“雪山狮子旗”,呼喊反动口号,在夏河县城主街道游行。

3月15日,拉卜楞寺举行“亮宝法会”。佛事活动结束后,一些不法分子手持“雪山狮子旗”,在夏河县城游行,少数不法分子乱掷石块,砸毁夏河县公安指挥中心等单位和商铺窗户的玻璃,一辆警车被砸,6名武警战士和2名公安民警受伤。同时,夏河县博拉乡也发生不法分子打砸事件。

3月16日,打砸抢烧等暴力事件范围扩大。碌曲县200多名不法分子上街游行打砸;碌曲县西仓寺一些不法分子冲进西仓乡政府,将乡政府大门和办公室门窗全部砸坏。玛曲县有100多名不法分子上街游行、打砸纵火,部分商铺被焚烧,6辆汽车被烧毁,8名公安民警受伤,不法分子还将玛曲县弹药库及4名守库人员、公安110指挥中心及11名执勤民警包围,并堆积易燃物品准备纵火。

3月18日,事态进一步升级。当日藏区传统的“插箭”活动结束后,甘南州不少地方出现了由少数僧人带队、部分不法分子参加的打砸抢烧事件。在夏河县阿木去乎镇等地还出现了数百人的马队、摩托车队与现场维持秩序的公安、武警对峙的局面,犯罪分子气焰嚣张,有的围困工作组,有的打砸村委会,甚至袭击基层干部的家庭。18日当天,甘南州有15个乡镇的政府、派出所都程度不同地遭受冲击和打砸抢烧。

甘南藏族自治州代州长毛生武4月9日在合作市接受中外记者集体采访时说,从3月14日到3月19日,不法分子蛊惑煽动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在甘南州夏河、合作、碌曲、玛曲、卓尼、迭部6个县(市)进行打砸抢烧活动,打砸和烧毁各类房屋4279间,砸坏和烧毁车辆74辆,砸毁供电设施622处、供水设施590处、供暖设施278处。

“暴力活动是有组织的”

毛生武透露:“参与暴力事件的骨干分子头上、胳膊上都绑有黑布条标志,表明这些暴力活动是有组织的。甘南的一些县城和乡下发生的暴力活动互相呼应。不仅国内的藏独分子互相联系,他们还与国外的分裂分子进行联系。”

从3月14日到事态基本被控制的3月19日,藏独分子在甘南藏区不断变换手段制造事端。刚开始时,他们主要攻击县城;在政府加强对城市的控制和防备后,他们又转而攻击乡镇、村和干部。根据公安等部门掌握的情况,不法分子还有针对性地制定了暗杀名单。

有关部门在分析甘南藏区暴力事件的一份报告中说,这次事件呈现出一些不同寻常的特点:一是发生在各地的暴力事件与拉萨暴力事件遥相呼应,有着密切的联系。二是制造事端的方式经过精心策划,多点开花,聚散迅速,并不断由城市向乡镇、牧区蔓延和转移。三是背景非常复杂,幕后黑手隐藏很深,其指挥、联络的系统性特征明显。

甘肃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刘敏认为,此次发生在藏区的打砸抢烧事件“藏独”色彩浓厚。一是没有直接诱发因素,过去藏区和其他民族地区发生的不稳定事件往往有寺产、草场纠纷等诱发性因素。二是没有明显的酝酿发展过程,而是突然爆发,连锁反应。三是没有政治之外的利益诉求,直接提出的是“藏独”的政治目标。

毛生武指出,这次事件是改革开放以来甘南发生的最严重的暴力事件,是由极少数民族分裂分子策动的。截至4月8日,甘南州已有2204名参与打砸抢烧事件者投案自首,其中519人为僧人。

据毛生武介绍,截至4月8日,甘南州已依法刑事拘留432人。在2200多名投案自首的人员当中,因犯罪情节轻微,认罪态度好,已有1870人被释放,其中413人为僧人。目前对部分嫌疑人正在依法进行审理。

还草原以宁静

自3月14日甘南藏族自治州连续发生不稳定事件后,甘肃省委、省政府迅速作出安排,采取果断有力的处置措施,及时扭转藏区不稳定局势。

甘南州公开发布告全州各族人民书,讲清事实真相和事件性质;发生打砸抢烧事件的县市发布通告,发动群众检举揭发,督促犯罪分子投案自首;有威望的宗教上层人士发表公开讲话,分化瓦解敌对势力,做好信教群众工作;省政府新闻发言人向全社会发布处置甘南不稳定事件的情况通报。

从3月19日开始至今,甘南藏区事态得到有效控制,社会秩序基本恢复正常,全州各市县的机关、企事业单位恢复正常工作,工商户、市场恢复正常营业,学校已全面复课。

甘南州政府目前已经下派干部到基层,帮助受损企业、商户追回一些被抢走的物品,同时帮助他们向银行贷款,尽快恢复生产。对受损的企业、商户,省、州政府决定免征税收,免收各项政策性收费。

“在农区,我们还向部分农户免费发放籽种,以较低的价格调运化肥,帮助农民恢复生产。目前市场农资价格稳定,没有出现哄抬物价的现象。”毛生武说。

藏汉团结不容破坏

玛曲县是此次甘南藏族自治州暴力事件中被打砸和受损失最为严重的县市。

信子龙是当地受损最严重的个体商户之一。暴力事件发生前,他主要经营烟花爆竹和农副杂货。他估计,自己的经济损失在140万元左右。

自小在玛曲长大的信子龙认为,这次事件虽然影响了自己的生意发展,却不会影响他和藏族朋友之间的感情。“平常,我的藏族朋友多得很,现在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变化。”他说。

在路边摆摊贩卖戒指、耳环等一些小饰品的藏族商人旺顷同样认为,这次事件不会影响他和汉人朋友的关系,只不过自己的买卖不如以前兴旺了。

“原来每天能赚20块,现在每天大约就赚10块,最多的一天也只有12块。”旺顷告诉本刊记者。他认为,暴力事件对当地旅游业的影响只是短期的,长期不会有太大影响。

在玛曲县藏医院门诊部实习的曼日玛乡夏秀寺学医僧人次成坚措,3月16日在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门口亲眼目睹了一名公安干警被暴徒袭击的过程,并不顾自己安危救下了这名警察。

“我看到这名警察被一群暴徒打倒了,头上流着血,暴徒还要用刺刀刺他。作为一名僧人,出于善心,我就冲了上去,用自己的身体掩护住了这名警察。后来,我劝走了那些暴徒,把那名警察背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次成坚措回忆说。

甘南州代州长毛生武表示:“我们一直以来实行的各民族平等、团结、共同繁荣的政策是完全正确的,是不会改变的。”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谭飞

视频报道

亲历甘南

从3月14日到3月19日,甘南州的夏河、合作、碌曲、玛曲、卓尼、迭部6个县(市)陆续发生了打砸抢烧事件,而3月16日发生在玛曲的暴力事件则是全州最为严重的。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