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子弹飞》十大知识点 凉粉血案引自金庸

原标题:《让子弹飞》十大知识点 凉粉血案引自金庸

近日全国热映的电影《让子弹飞》,改编自四川作家马识途的小说《夜谭十记》中的一篇《巴陵野老:盗官记》,原著讲述的是北洋军阀时期,一个嫉恶如仇的土匪用钱买了一个县长官位,白天审案为百姓申冤,夜里则扮成响马杀富济贫的故事。1986年导演李华就曾根据小说改编成电影《响马县长》,而此番到了姜文这里,则被改得“面目全非”。《让子弹飞》充满姜文式的奇思妙想,但又内含典故,所含信息量极大,搜狐娱乐独家整理《让子弹飞》十大知识点,揭秘影片背后的故事。

一、黄四郎实为霸气伪娘

黄四郎虽然很霸气,但是他的“枪”是“弯”的

敷面膜、修指甲,并且毫不掩饰此种另类行为的角色便是鹅城霸主黄四郎。时癫时狂,亦阴亦阳,并且还能时不时飙出几句英文,这位霸主的品味的确有那么一些不凡。虽然在鹅城县长进城时,异常彪悍的说了句“霸气外露,找死!”但这个恶霸的嬉笑怒骂间仍透露着一丝另类的“潮”气,颇有伪娘作风。

黄四郎说自己很想念胡万,他还说我就不好色。这对话着实让人想入非非,发哥说,这是因为姜文给这位角色设置了背景,“原来有五个妈妈,有五个妈的男孩都比较内向,后来长大就是‘弯’的。你想想你从小有五个妈带着你的话,你还有别的女人会进来吗?”也就无怪乎在鸿门宴中,这位设宴的东家一直面带各类真真假假的笑容,彻头彻尾地将伪娘的“柔软”执行到底。

二、老六剖腹证清白,与金庸小说雷同

张默说自己是兄弟们中第一个死去的,原因只是为了一碗凉粉。虽然是个土匪,但是换了身份当了县长家的公子,自然更是要注意公众形象。虽然贵为少东家,但也不能动辄就说自己的老爹是李刚。剖腹开膛取凉粉,请问到底是一碗还是两碗?

舍生取义的故事在武侠小说中并不少见,而张默这段有些血腥的取凉粉戏码在金庸的武侠小说《飞狐外传》中有似曾相识的情景。钟四嫂一家被凤老爷逼得走投无路,终于拿起菜刀将“小三子的肚子剖了”。当年金庸也曾向佛山镇上文化界人士详加打听,“吃螺误为吃鹅,祖庙破儿腹明冤,乃确有其事,佛山镇老人无一不知”,但此事之具体的年代及人物姓名,却已年久失传,据说今日佛山的佛祖庙里的北帝神像前仍有血印石为此千古奇冤做见证。若是一去,不妨一看。

三、老六手指墓碑造型始于诺曼底

老六死于剖腹,本是悲凉的事情,但随着其墓碑的惊艳登场,全场顷刻笑翻,悲剧效果瞬间被间离。木质,手形,顶竖“六”字状,上书“六爷之墓”。我们不禁乐呵的认为,老六那几个哥们,每个人死了可能都是这种手形,可能早就约定好了,悍匪嘛,都很有想象力。

此样另类墓碑造型,灵感之源竟是来自于美军在诺曼底的墓。姜文说,这些墓在《拯救大兵瑞恩》里就被拍过,一片白大理石,十字架。“但是真去那儿看一下,就发现,99%是十字架,但个别的墓碑上是一个六角星——犹太人,不是基督徒。我就很惊讶,一直没注意过这个。那代表了不同的信仰,”而在“子弹”里的自家兄弟,“老六老三老五,死了你给弄个什么呢?他们肯定有自己的规矩,老大就是竖大拇指。”土匪的创意,不服不行!

四、马拉火车历史上是真实存在的

火车由马来拉着跑,怎一个天马行空的的逻辑?据说,“马拉火车”作为故事开场的创意,是姜文决定将小说《夜谭十记》改成剧本并创作玩车的最初动机。

老汤坐火车来当县长是姜文的点子,随后他就向编剧危笑提出了一个历史命题,“你去查,历史上有没有马拉火车?”历史还真给力,果真就有这么一出。在光绪年间,因开滦煤矿需要而建造一条运煤的铁路,但慈禧太后终认为此举损害了大清的龙脉,改革派为求得朝廷的支持,在曾震惊中国封建大地的唐胥铁路上就出现了马拉火车的滑稽一幕,中国近代工业就是在这样荒诞的局面下开始的。而编剧们找到的证据是另一组黑白照片,“当时整个长春的大街上确实有纵横阡陌的马拉火车的轨道,特别好玩。”

为了将这梦幻场景还原到大银幕上,姜文可谓是煞费苦心。先是努力在北京的郊县开凿了一条蜿蜒10公里的铁路;然后又是花了俩月的时间训练8匹汗血宝马,再是去把两辆解放牌汽车的拆了去做火车,而火车上冒着的颇有感觉的白蒸汽,来源就是车厢内巨大的“火锅”。火车上的十八星旗,是武昌起义的中华民国湖北军政府旗,后来被代表五族共和的北洋政府五色旗和国民政府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所取代。

五、介错人:不成功便成仁的军人情结

介错人,指某人自杀时被找来作为助手在最痛苦一刻替其斩首的人

鹅城黄四郎摆的鸿门宴,其凶险与刺激可一点也不输于楚汉争霸时项羽宴请刘邦那顿,虽不乏美酒佳肴,但却暗藏杀机。高手过招,觥筹交错间的紧张对峙自是激烈异常,甚至以自裁为赌咒。一个从日本的切腹仪式里来的名词就这么被摆在了台面上,到底何为介错人?为何鹅城里的人比咱都懂这个?

介错人是一有着武士道气质的概念,指的是在自杀时,那位被找来作为助手在最痛苦一刻替其斩首的人。这个词中充斥着浓烈的“不成功便成仁”的精神胜利法情结。历史上,北洋军阀们拍照,都是带着佩刀的。而蒋介石的中正剑也是用来自裁的,国军的所有军官都发这个剑。

姜文这次又给大家一个学习的机会,“介错人这个事儿,大部分军人是知道的。像讲武堂出身的张牧之这些人,又去过日本,必然知道。”

六、万民伞:古典英雄的人民战略

万民伞在电影中多次出现,代表着民心与民意

强盗入城,骑着高头白马,赫然撑着的却是三把万民伞。姜文骨子里涌动的还是古典主义的英雄情结和家国天下的革命情怀,却始终没有端着也不是歌颂。

所谓万民伞,是老百姓给清官送的伞。伞上缀有许多小绸条,上书赠送人之名氏,大概是越多越好。最早出现在清代,张鸣教授在《尴尬的万民伞》一文中提到,“万民伞这玩意,绝对属于我大清时代的事儿,那时候,但凡县令老爷离任,都得有万民伞,伞越多,越有光彩。寓意很清楚,有伞,说明此大老爷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是给老百姓遮风挡雨的伞。”但之后,却沦为了“绅士来还官的情”(《糊涂世界》卷十)的一种尴尬表示。

“子弹”中的万民伞,绝对代表着民心与民意,最后的攻陷碉楼则完全是依靠人民力量的一次阶级斗争。月如银盘,万民伞这个美丽的意象出现三次,张牧之挑的就是一个“怒”字,毕竟,谁都知道,人民群众才是历史的创造者。

七、娱乐圈也有这么一位花姐

“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李碧华的这句冷言冷语在《让子弹飞》中却不再通行。电影虽是荷尔蒙当道,但鹅城四美,却惊艳四座,媚态丛生。周韵扮演的花姐虽是名妓,但生生有了男儿的情和义。角色介绍赋予花姐的是这样一句话:“花姐是黄四郎所开艳阳楼中的奇女子,身怀一手打鼓绝技,其出淤泥而不染的气质也吸引了张牧之。”姜文饰演的张牧之以前跟随的松坡将军即蔡锷,中国近代名将,主张“军人不党”主义,主张军人不介入政治,军队国家化,服从宪法,反对军队为政党服务,袁世凯称帝后民间传说他在名妓小凤仙的帮助下逃回云南,起兵讨袁。所以黄四郎称花姐为小凤仙。

白面红唇、打鼓出场,这个“民国小凤仙”始终带着点女子罕有的豪气,手握双枪、身着麻匪军装的她始终充斥着江湖女儿的味道。实际上,娱乐江湖中也有这么一位名气响当当的“花姐”,她就是曾一手捧红范冰冰、李冰冰等人,而现在又恰巧是刘嘉玲、周韵的经纪人的王京花,有一个段子,说王京花就是因为对《天地英雄》中那个没有台词的周韵印象太深,最后毅然决然地签了她,并且多年来“宠爱”有加。姜文在电影里为周韵的角色取此名,想必自有所指。

八、露点:制片助理为艺术“献身”?

姜文依旧是那个浓烈的姜文!虽然电影风格转变,但《让子弹飞》中依旧是荷尔蒙当道。直视性感,展尽魅惑,女儿身的娇羞百媚都能在姜文电影中酣畅淋漓地绽放。不脱一衣,却在无形之中化解男儿柔肠。

性感是蕴藏在骨子里的,露点并不是姜文电影性感的关键词,但片中的一场关键戏,黄四郎为栽赃给麻匪帮,派人假扮麻匪凌辱良家妇女。而这位良家妇女担当了片中唯一裸露镜头,勇于露点的竟是为艺术“献身”的电影制片助理。这一“献身”瞬间却是让剪辑师为了难,而观众在影院里看到的最终效果是片方逐格剪出来的,保证了“全片无露点”。

九、超级客串:韩三平和陈凯歌也来打酱油

贺岁档的三巨头在给《让子弹飞》配音时的合影

姜文喜欢让身边的工作人员打酱油在业内并不是什么秘密,当年《太阳照常升起》中喊“我恨我恨我恨”的花痴女就是公司里的会计。《让子弹飞》中更是毫不夸张的玩起来“全民总动员”。从床底下钻出来的葛优的傻儿子竟是电影的制片人和出片人马珂,而那位为艺术献身半裸上阵被强暴的大胸民女则是电影的制片助理。姜文的父亲也在电影中频频露脸,他就是不停在镜头里出现的打麻将老头。编剧也不甘示弱,攻陷黄四郎碉楼后说着“县长,这把凳子归我了”,把姜文从凳子上赶起来的是编剧郭俊立。而同时兼着副导演和编剧的危笑戏份则最多,他扮演的土匪老七被姜文盘问时的一句“大哥,你是了解我的。我从来不做仗势欺人的事儿,我喜欢被动”,全场爆笑。

冯小刚在片头出场扮演真的汤师爷,而韩三平和陈凯歌的声音也出现在本片的川话版本里,作为没露面的超级客串,两人均为片中群众演员配音。麻将桌上,一句经典的“和了!”就是出自两人之口。而且本片的川话版似乎才应是正宗,1920年的民国,尚没有统一的官方语言,方言横行才是真实的情况。8年后,1928年国民政府定国语的时候,北京话以一票的优势战胜广州话,成了国语。

十、真正的的鹅城在哪里?

“带着老婆,出了城,吃着火锅还唱着歌”的马邦德要去鹅城上任,这座城有权倾一时的恶霸黄四爷,有打着大鼓的乡土民风,还有的就是街道上时不时走过的几只鹅……鹅城到底在哪里?这个地方“鹅”城与“吃螺误为吃鹅,祖庙破儿腹明冤”的那个“鹅”又有何关系?

电影里的鹅城是在四川,而历史里真正存在的鹅城则是广州惠州,这是一个彰显着地理时空概念的命名。此名最早见于苏轼在惠州所作的《上梁文》:“鹅城万室,错居二水之间。”而南宋王象之所撰的《舆地纪胜》中记载,有一位仙人骑着木鹅从北方飞来,看见惠州山清水秀,便降落西湖中不愿离去,木鹅化作一座山岭卧于湖畔,从此惠州城得名“鹅城”。

很有缘分的是《子弹》的拍摄地江门开平距离鹅城也不过200多公里,之所以选择开平,制片人马珂表示,“第一次看到开平碉楼群落,就觉得怎么会有这么巧的地方。《让子弹飞》的年代背景是北洋军阀时期。而那正是一个中西交融的传奇年代,而发哥扮演的也是一个有海归色彩的当地霸主,碉楼既保留了明朝建筑风格,又混搭了西式华丽风的建筑,作为发哥的府宅简直是天衣无缝的选择”。而葛优死前让姜文拿出委任状仔细再读一遍,姜文才发现委任状上写的是到康城而不是鹅城上任,葛优当年曾凭张艺谋的《活着》拿过康城(戛纳的另一译名)影帝的。

文/李雯雯

相关链接:

上搜狐微博 与明星对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