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情人》女主角珍-玛琪:梁家辉的亲热戏不好玩

原标题:《情人》女主角珍-玛琪:梁家辉的亲热戏不好玩

如今的珍·玛琪已有一个3岁的儿子

拍《情人》时,珍·玛琪只有十七岁

与新片中的搭档杰夫一起受访

羊城晚报记者讯  曾因主演电影《情人》而声名大噪的英国女星珍·玛琪日前来北京为新作《巴黎宝贝》配音,该片将于七夕上映。时隔20年,再度与中国男星合作,她由衷赞叹此番的搭档邓超和当年的梁家辉一样出色。接受羊城晚报独家专访时,谈起因情色镜头而极富争议的成名作《情人》,珍·玛琪首度向中国记者透露,当年她曾面临巨大压力,甚至为此离开祖国远避巴黎。说到激动处,她十分感慨:“有人居然认为我和梁家辉真的做爱,那是对我们的莫大侮辱!”

说《宝贝》

“知道邓超要当爸爸了”

羊城晚报:《巴黎宝贝》的中国导演王菁为什么会找到你?

珍·玛琪:她非常喜欢《情人》,我也是从她那里才知道,原来《情人》在中国的影响力有那么大,虽然它从没有公开上映过,呵呵。

羊城晚报:你喜欢艾玛这个新角色吗?

珍·玛琪:这部电影里每个角色都在寻找爱,艾玛也不例外,最后她发现其实爱一直就在自己身边。艾玛和我之前饰演过的角色都不同,她是个非传统的女人,通过精子银行,采用人工受精这样非传统的方式得到孩子,看似个完美主义者,其实内心独孤而脆弱。

羊城晚报:你自己就是一个妈妈,在这部电影里饰演一位单身母亲,是否觉得驾轻就熟?

珍·玛琪:我这次到中国拍戏,和儿子分开了很长时间,对我真是一次巨大的考验,我非常想念他。看到饰演我女儿的小女孩,我就有一种母亲的冲动,想把母爱倾注在她身上。那个小姑娘刚开始并不太活泼,但时间长了,可能在我的感染下吧,她变得开朗自信了很多。后来剧组转战巴黎,我让儿子去片场探班。他看到我和小女孩的对手戏,就跟我抱怨:“妈妈你怎么总在拥抱她。”我才发现原来我儿子吃醋了(笑)。看来作为妈妈,要当演员真不容易。

羊城晚报:在事业和家庭难以兼顾的时候,你怎么选择?

珍·玛琪:在怀孕之前,我已经打定主意要做妈妈,所以刻意减少了工作量。但我没想到,如今做了母亲,事业反而更好,片约也更多了。儿子现在3岁多,还没有上学,如果条件允许,我会带着他去片场。我总觉得在旅行中可以学到很多知识,见识外面的世界,对孩子的成长有好处。

羊城晚报:你对邓超这位搭档印象如何?

珍·玛琪:邓超是个非常幽默风趣的人,肢体语言很多,还给我表演武术动作,常常逗得我直乐。他还有不少鬼点子,像有一场戏,他就主动提出让我用慢动作来打他的脸,他做出非常夸张的挨揍的表情。我们都觉得这个点子很绝,于是大家一拍即合。我的性格很男孩子气,喜欢开玩笑,所以和邓超很投缘。

羊城晚报:知道邓超要当爸爸了么?

珍·玛琪:知道。其实在拍戏期间,他和饰演他女儿的小姑娘对戏时,我就看到他自然流露出父爱,当时我想,这个男人当爸爸一定不错。我还把自己怀孕的照片给邓超看。我儿子生下来的时候有10磅,所以我肚子特别大,看得邓超都惊呆了,他说:“哦,天哪,难道我老婆(孙俪)以后的肚子会变成那个样子吗?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羊城晚报:想过与其他的中国导演和演员合作吗?

珍·玛琪:我很喜欢古装武打片,如果有机会,我想尝试。在英国会看到很多香港电影,真正内地的电影就很少。在很多英国人眼里,香港就是中国的代表。我想随着时代变化,大家会意识到其实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城市,才更能代表当今的中国。

忆《情人》

“我没有跟梁家辉做爱”

羊城晚报:你在好莱坞和布鲁斯·威利斯拍过电影《夜色》,也有相当的关注度,但后来似乎减少了在好莱坞的拍片量。

珍·玛琪:那段经历很有意思。好莱坞似乎特别喜欢英国演员,也许是因为我们的口音吧,他们有个误解,觉得说英国口音的人都来自优雅而富贵的阶层,甚至和英国皇室沾边。其实我出生于一个工人家庭。后来电影拍少了,并非因为不喜欢好莱坞,而是我想退回到一个普通人的生活,重新审视自己,究竟是否想继续做个演员。

羊城晚报:无论是《情人》、《夜色》还是如今的《巴黎宝贝》,你塑造的角色不是性感神秘,就是优雅妩媚,似乎都和你本人差别很大。

珍·玛琪:其实我从未觉得自己性感过,即使在《情人》里。当时导演雅克阿诺告诉我,他不想找一个看上去很性感的女演员,他看中的是我身上自然流露出的少女气质,他觉得那就非常有女人味了。生活中,我比较男性化,喜欢运动,喜欢和孩子在一起玩泥沙,我总是不愿过分关心自己的仪容和穿着,那种生活让我觉得很累。

羊城晚报:等儿子长大后,你会让他看你曾经主演过的电影吗?

珍·玛琪:可能有些电影,要等他到一定岁数才能看吧,比如我的成名作《情人》。事实上,在20多年以前,因为有很多做爱的镜头,《情人》在英国是非常非常受争议的,我也面临了巨大的压力。如今20多年过去了,英国的电视屏幕上也有不少露骨的镜头了。我想等我儿子长大后,他看到那部电影,也一定不会大惊小怪的。

羊城晚报:你刚才谈到压力,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珍·玛琪:我在学校也算有名气,因为15岁的时候就做模特。拍完《情人》,我17岁,高中还没毕业。虽然那部电影给我带来很多金钱上的收益,但也让我收获了很多异样的目光。那种感觉很不好受,好在有些真心对我的朋友帮助我渡过难关。

羊城晚报:接拍《情人》是你自己的决定吗?你的父母有没有看过电影?

珍·玛琪:当然是我自己决定的,我非常独立。当年我去做模特,就是违背了父母的意愿,自己一个人从家乡小镇跑去伦敦。一开始我父母没有看过《情人》的剧本,导演雅克阿诺做了很多很好的准备工作,和我父母沟通交流,他告诉我父母:“我把你们的女儿带去越南,拍一部很严肃的探讨人生的电影,拍6个月,我会好好照顾她。”最后导演没有食言,把我平平安安带回来了。

羊城晚报:在《情人》里和梁家辉拍亲密戏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会笑场吗?

珍·玛琪:事实上我一点也不觉得那种戏很好玩或者有趣,因为《情人》是一部很悲伤很压抑的电影。记得那时候,我总是戴着耳机待在一旁,就像缩在自己的小空间里一样。我想梁家辉也很紧张,因为很多时候他也比较沉默。也许我当时太小了,如果是现在,我想我会从容很多。

羊城晚报:你俩平时都不怎么交流吗?

珍·玛琪:我和梁家辉拍片时有点隔离的感觉,他英文不是很好,完全依赖于导演做沟通,而我们两个人的角色都是很叛逆的,所以那种状态反而有利于情绪的培养。不过,他是个好人,非常友善。

羊城晚报:你们俩还有联系么?

珍·玛琪:拍完《情人》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总是凑不到一起,某一次我和导演都恰好在香港,可他偏偏又去外地拍戏。

羊城晚报:曾有人说你不愿意提及那部电影,为什么?

珍·玛琪:当时英国媒体对待这部电影的方式让我无法接受,他们竟然说我和梁家辉在片中真的发生了什么,好像我们真的做爱了似的。但是我们没有!他们把演绎的东西弄得很具象化,这是对我们人身的一种侮辱,我很愤怒。我是一个英国人,我跑到法国去避开那些流言蜚语。当时的传媒只看到那些激情戏,却没有发现隐藏在背后的那么多严肃的主题,社会阶层的、东方西方的,《情人》里有很多深刻的涵义。不过,后来我去好莱坞拍电影,看到他们的电影宣传时,才明白原来当初媒体那样报道,其实只是想突出电影的卖点,为了能把电影推销出去,只是一个宣传策略而已。

余姝、初颖宇

上搜狐微博 与明星对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