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天辛大师:警惕山东沦为保健品传直会销老窝

原标题:天辛大师:警惕山东沦为保健品传直会销老窝

官商勾结逆淘汰,横行朝野多少年

查询商务部直行业管理网站发现,全国内资销企业共58家,数量排名前三的为山东(11家)、广东(7家)、天津(6家)

核心问题,百亿级别的保健品企业销售额,到底治了多少病、救了多少人?一个企业在大谈社会责任、公益事业的时候,应该先看一下自己的双手是否干净。像变戏法一样把万千家庭的救命钱转移到自己手上,不管过程设计地如何“合法”“合规”,不管事后如何贴金、洗白,都不改其吸血的本质。这种“一将功成万骨枯”式的企业,就是吸血的巨兽,它长得越大,脚下的森森白骨就越多。

近些年,保健品市场乱象此起彼伏,涉及的商家举不胜举,受害人更是数不胜数。理财、保健品和电信诈骗,被认为是老年人面临的三大最常见的受骗形式。可是,这些骗局的受害者,绝不仅仅是老年人。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数据,中国保健品生产企业数量达到了2317家,保健品规模以上企业数量增长至近600家。中国保健品行业规模已增长至2376亿元,全球占比达16%,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保健品市场。

中国保健品数量较大,其中不少保健品的成功都依靠洗脑广告词“C位出道”,其公司及创始人的命运也各不相同。从年龄分布看,56岁以上的老年人保健意识最强,对保健品的消费频次最高,基本服完就买。老年人不仅购买频率高,花钱也不绝不含糊。虽然半数老年人每年在保健品上的消费不到1000元,但仍有9.5%的老年会每年在保健品上花10000元以上。

中国消费者协会在全国消协组织受理投诉情况分析中指出,老年(保健品)消费者权益受损的案件依然高发,一直是投诉的热点和难点,部分经营者的行为已经不是普通的民事纠纷,而是违法犯罪。当然,受害的消费者不仅是老年群体。

《武汉晚报》报道称,有离职员工揭保健品骗局,“只要吃不死人,什么都敢吹”。换句话说,虽然不是每一位购买保健品的消费者遭遇都这么糟糕,但谁又能保证下一位消费者不会被夸大了治疗效果的保健品所戕害?

权健总部礼堂,面对2000名参会观众,权健依然在夸大其保健品治疗效果。主持人介绍,权健的秘方产品治好了一位来自山东青岛家人的疑难杂症。此人现在为权健集团“尚德体系”高级别人员。而在宣传片里甚至把火疗等同于权健,治病等同于权健,但对于火疗所引发的事故却只字不提。

“保健品诈骗频发的根本原因是国民保健不是靠运动保健,而是相信保健品的所谓神奇功效,这就给不法分子提供了市场。”吴景明说,“目前 保健品诈骗主要的坑骗对象还是老年人,因为老年人容易被欺骗。尽管诈骗手段并不算高明,大多以小恩小惠为诱饵,比如优惠、旅游等,但仍有不少老年人上当受骗,因为大多 老年人处于比较孤独的状态,不法分子就以关怀为手段乘虚而入,使得很多老年人将大量资金投入其中

虽然保健品不属于药品,但是却可以向公众宣传:具有某类特殊的功效。但是这种模糊的界定,意味着:保健品到底有多少保健功能,不需要国家监管机构验证,只需要保健品公司,自己证明:产品的疗效有多完美。

这就是典型的:既当裁判,又当球员。那么如何让消费者相信产品疗效强大?自然是冲击力最强悍的狂轰乱炸式的广告!有数据显示,保健品的成本,仅仅只占零售价格的10%左右,但是广告费用却是所有成本中最高的。

中国的保健品为何如此猖獗?虚假宣传,故意混淆,恶意炒作…….

中国的保健品为何如此猖獗?自然是:利润高企,作恶成本低下。

放眼曾经驰名国内的保健品市场,从“中华鳖精”到“三株口服液”,从“红桃K”到“鸿茅药酒”,涉嫌违规销售甚至是非法传的岂止是权健?整个保健品行业都恐怕都难逃自造神话的尴尬。很多保健品企业宣传疗效,甚至通过欺诈手段获得老年人信任,推销产品,说他们图财害命并不为过。只是民不告,官不究,如果没有什么人命关天的事故,主管部门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些保健品企业一般都会给地方带来巨大利税,甚至成为地方政府的“摇钱树”。

当整个保健品行业,都被贴上骗子的标签。这显然不仅是一家企业的问题。在悲剧发生后,我们仅仅怒斥权健,而不反思,如何从根本上扭转乱象。

马克思曾说:如果有100%的利润,资本家们会挺而走险。如今面对动辄高达数倍,甚至十几倍的利润,而且还不用付出任何代价,试问谁不心动。何况,还是百富榜这种野心勃勃的巨头。

保健品的推销过程顶多不过是炒一下什么“纳米技术”“生命科学”的概念,或者借着“祖国传统医学”的幌子招摇撞骗,再拉几个乌合之众穿上白大褂冒充专家来撑门面。但是,保健品是不是真能保健?恐怕能够拿出真实的实验数据的企业并不多。人们对保健品危害的认识则远没有对杂牌医院案件来得直接深刻。因为莆田系医生违法比较易于辨别,而对保健品的认识则要模糊得多。

况且目前,市面上绝大部分保健品都有两个特性:一是没毒,二是没用。”

虚假广告的恶劣影响,远比我们想象中大。而在广告的监管上,只有改变定义模棱两可,权责不分,惩罚代价极小的现状。才有可能倒逼行业:良币驱逐劣币。而对于我们普通人而言,只需要谨记一句:所有的保健品,都是骗子,没有例外!

权健之于天津,可类比于鸿茅药酒之于内蒙古,长生生物之于长春。在问题爆发之前,它们是当地的“纳税大户”、“优秀企业”,但是聚光灯一打过去,却发现它们的商业模式经不起推敲,或者干脆说挣的是黑心钱。地方上当初给它们的荣誉,都成了打在自己脸上的耳光。

保健行业的乱象由来已久,也与主管部门对保健品的审批和监管松弛难脱干系。尤其是随着新媒体的普及,借助新媒体的保健品营销如虎生翼,也为监管带来了困难。地方政府因为利益关系进行的地方保护,上级监管部门像神仙一样看民间打架,给保健品的虚假宣传甚至借机传也提供了空间。

识别吸血式企业不是难事,只需要近身观察它们的运作,听听各方的风评。经常出现的局面是,一些在外面恶评满身的企业,在本地却被呵护有加。最怕的是,有些地方认为这些企业吸的是别人的血,还能“反哺”本地,便不以为意,甚至大开方便之门。尤其是一些经济落后地区,上规模的企业本来就少,所以不加辨别。殊不知这种短视思维为祸甚烈。顶着雷求发展,迟早是要付出代价的。当“脓包”挤破的时候,其所在地方的名誉会污损,当地职能部门要被追问监管之失,相关个体还要遭受有没有利益关系的拷问。扪心自问,真的值得吗?

若不是舆论推着走,我们很难看到监管部门在保健品监管上能出来走两步,这种现象亟须改变。

政府部门审批混乱和监管缺失必然会带来整个行业的逆选择,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后果,这恐怕不仅将为这个行业的发展带来毁灭性影响,还会直接危及到很多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